独孤望月心中苦笑。

怎么几年不见,连你也来和我拿起这样的腔调了?

真的是一入侯门深似海么?

就连当年曾经一同经历磨难与挑战的女子,在如今也不能随意说话了么?

这皇后的身份,还真是累人呢!

独孤望月幽幽一叹,这富丽堂皇的寂静内室中突然多处了几分幽怨,良久,她说道:“他,他还好么?”

长公主显然没有料到独孤望月接下来是这样的一个问题,愣了一会,也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妹妹还是没有忘记他!”

独孤望月眼中露出一丝苦涩的神情。

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一个男子,岂是能说忘就忘的啊!

虽然如此想,独孤望月的脸上却是仍然笑意融融,说道:“姐姐别多心,妹妹只是随便问问。唐大将军乃国之栋梁,姐姐莫非还担心妹妹是如此放不下之人么?”

楚凤来看着独孤望月的眼睛,眼神绵里藏针,见她的视线不自觉地移开,心中不免有些好笑。

看来这人一旦沾上了爱情,再聪明的人也一样变成笨蛋,就算是独孤望月这般聪慧高贵的女子也不例外的啊!

可转念一想,自己当年不也这样么?楚凤来心中不免带了些同情,只是神色依然未变。

楚凤来笑道:“怎么说起这个了?那都是小孩子时候的事了,过去了就不要提了!相公他挺好的,只是闲在家里面老是念叨着要为皇上出力呢!”

独孤望月心中一热,想起了当年唐勃英姿飒爽的身影,想起了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生于战场,应当死于战场!

当年就是这份英武与豪情才会吸引住她的心的吧?

可如今,这曾经的沧海,却无法再容纳神女的泪水。

独孤望月寂寥一笑,落寞的神情一闪而逝。但她毕竟久居深宫,心智坚定远超常人,她立刻调整了心态,笑道:“我听说圣上有重新启用大将军王的心思。这次想来大将军王又可跃马沙场,建功立业了!”

楚凤来笑道:“男人们整天想的就是打打杀杀的,我们就不要说这些事情了!让他们男人们去操心去吧!”

独孤望月道:“还是姐姐看得开,这几年修身养性的日子看来没有白过!”

楚凤来笑道:“妹子你就别笑话你姐姐了,今天姐姐就是来走动走动。这么些年的都没个来往,我这个做姐姐的啊,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这不,今天就将功补过来了!”

说完,楚凤来对外面招了招手,一名太监捧着一个玉盘,上面乘着一个翠玉雕空的小宝盒。

这宝盒是用非常稀有的青玉雕琢而成。这种玉平时就连拇指大小也是难寻,寻常开价也要到白银十万两,要想雕成一个拳头大的盒子状,可以想象这原本是一块多大的青玉!且不说这小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就说这个宝盒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了。

独孤望月不动声色地拿起这个小宝盒,道:“哎哟,这可真是稀罕事物啊,这箱子就已经做得如此精致漂亮,那这里面的东西岂不是更加不得了?”说完又将那青玉宝盒放了回去,说道“这我可是不敢看了!”

楚凤来笑吟吟地说道:“这是姐姐送给妹妹的一份礼物,还请妹妹笑纳呢!”

独孤望月不再看那盘子一眼,笑道:“姐姐,你这几年没来这宫里走动,不知道这宫里的规矩已经是越来越严了,前些日子还有宫女嫔妃因为私受银两而被责罚,我这个做皇后的,自然要更加克己服礼才是嘛!”

楚凤来不悦道:“难道姐姐送妹妹一份礼物,还有这许多规矩么?”

独孤望月柔柔地笑道:“还请姐姐谅解!”

楚凤来凝视了她一会,无奈笑道:“真拿你没有办法!”

独孤望月握着楚凤来的手,说道:“姐姐一片心意,妹妹只能心领了,改日再给姐姐赔罪!”

楚凤来一笑,仿佛方才的不悦未曾发生过,她轻轻捧起拿块精致的青玉宝盒,说道:“既然这样,也不难为妹妹了。不过这东西要着也没用了!”

说完,扬手便向地上摔去。

独孤望月骇然失色,连忙拉住楚凤来的胳膊,说道:“姐姐,怎可如此!”

楚凤来对她道:“妹妹若是不要这玉,姐姐实在想不出这世间还有何等的女子配得上这等瑰宝。与其束之高阁,还不如玉碎无存来得爽快,省得它也受那凡夫俗子的闲气!”

独孤望月无奈道:“姐姐好手段,好口才!妹妹收下便是了,快放下吧!”

楚凤来笑道:“这就是了!”拉着独孤望月的手坐下,对捧着玉盘的小太监说道:“这儿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独孤望月摇头笑道:“这许多年不见,姐姐果然还是老样子啊!”

楚凤来笑道:“妹妹不必多心,这礼物啊我给你们都准备了一份,只是你这份是头一份,也是最好的一份。所以,妹妹就不用操心坏了规矩了!”

独孤望月苦笑。

“方才和皇妹都说了些什么?这样兴高采烈的?”楚天河接过独孤望月递上的一片温手巾,擦了把脸,说道。

“也没说什么,就是平日里家长里短柴米油盐的一些事情,寻常之极!”独孤望月轻笑道。

“听说,皇妹这次还给你带了珍贵的礼品啊,是什么?拿出来让朕也见识见识皇妹的手笔!”楚天河笑道。

独孤望月吩咐下人将礼品乘了上来,说道:“陛下好快的消息!长公主的这份礼,哀家都还没来得及看个究竟!如此正好,就有劳陛下了!”

楚天河从玉盘中拿起那小小的青玉宝盒,脸上水波不兴,稍微打量了一会,说道:“皇妹这次还真是花了大手笔啊!”说完,将宝盒的盖子轻轻掀起。一股清澈透骨的香味便立刻飘散在这房间之中。

楚天河吃了一惊,说道:“好香啊!什么东西!”

独孤望月好奇地靠近前来。两人凝神望去,便见那小玉盒之中乘放的是一盒洁白的香粉。

独孤望月轻轻地用小指甲盖刮了一点,放在鼻间闻了闻,又在手背上抹了抹,惊讶地说道:“是百花养颜粉!”

楚天河哈哈大笑:“这个妹子,真是好手笔!这样稀罕的宝物都让她弄到了!果然有手段!”

百花养颜粉传自西域,需要人工采集一百余种名贵花卉的花粉,然后以独特秘方制作而成。

这百花养颜粉稍微涂抹在皮肤之上,不仅带着一股清淡高雅,凝而不散的香馨之气,是极佳的香料;同时据说服用了这百花养颜粉可还老还童,青春常驻,更是极佳的美容养颜的珍品。

这百花养颜粉由于制作困难,周期过长,基本上属于有市无价的物品。这世间,许多大富大贵之人,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

楚天河笑吟吟地看着独孤望月脸上不可抑制的欣喜之色,道:“既然皇后喜欢,那就心安理得地收下吧!这礼品虽然珍贵,但是于情于理倒也说得过去。”

独孤望月将那玉盒放进盘子,吩咐下人退了下去,笑道:“真是好香,只是闻了一下,便仿佛这身上都带着这股香气了!”

独孤望月虽然面容笑意盈盈,可心里面却对长公主的手段感到暗自佩服。

用极其昂贵的玉盒来勾起人的好奇心,又一掷千金地将玉盒砸掉,让人不得不收下这份礼品。最后,在里面却是安排的是任何女人都不会拒绝的礼品。

这等投其所好,毅然决断的本事真是寻常须眉也差之甚远。

“呵,这许多年没有进过宫门,这一来就是这么大的手笔!这景象怎么透着股寒气儿啊?”楚天河把玩着独孤望月擦了养颜粉的手背,耐人寻味地笑道。

独孤望月倚在楚天河的身边,温柔笑道:“圣上多虑了,这不都是自家人么!”

楚天河嘿嘿笑着,说道:“嘿,自家人!”

楚天河站起身来,负手走到庭院。外面凉风习习,树枝轻颤。

楚天河轻叹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唐府。

“公主殿下,这么多年没见,您还是一如当年貌美,真是羡慕死老奴了。哪,皇上吩咐老奴将这东西亲自交到您的手上,你接好喽。老奴也不多打扰您了,这就回宫禀复去了。”黄德标笑着端上了一个金盘,上面用锦布盖着,不知道装的什么。

楚凤来让芸儿去取了一张银票,笑着对黄德标说道:“公公辛苦了,这是一点点敬意,还请笑纳。我这么多年没有进宫,这宫内的事情早已是生疏了,当年许多认识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幸亏你还在,这让我进了宫还有个可以说话的人不是?想起来你当年还是从我的门下出去的,现在可出息了,内务府总领事,风生水起了啊!”

黄德标接过那张银票,看也不看塞进袖管里面用小指头一勾,便将那银票弹了进去,动作纯熟,显然是老手了。他躬身笑道:“哎哟,您这么说岂不是折杀抬举老奴了不是?老奴当年在宫中能为主子效力,这是老奴天大的福分,现在也是一样,主子一句话吩咐,老奴自当赴汤蹈火,以报主子当年深恩。”

楚凤来点了点头,吩咐芸儿接下了那金盘,亲自起身送黄德标到了门口:“你别多想,我说这话是忽然想起当年我们主仆一场的情分,这几十年过去了,心中有些感慨。你如今跟在皇帝身边,也就是跟在我弟弟身边,这很好,你要尽心办差,不要辜负了皇恩浩荡。”

黄德标有些动容,躬身倒退十步之远方才转身离去。

楚凤来送走了黄德标,进屋看着那盖着锦布的金盘,脸上微微笑着,她揭开一看,却见一青玉盒放在上面,正是她送给皇后独孤望月的那份。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