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宇微微一笑,抬手下了一子。

苏文绾用白皙修长的手指捻起一粒云子,淡淡地说道:“大哥,你棋艺退步了!”

苏文宇叹了一口气道:“平时琐碎事情太多,俗事缠身,怎能不退步?”说完,他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文绾你的棋是越下越厉害了。只是,你不觉得你这步棋走得太险么?”

苏文绾抬眼看了苏文宇一眼,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二哥好像话中有话啊!”

苏文宇皱着眉头:“听说皇上昨日于养心殿因为苏派官员的问题大发雷霆,当场杖毙一名小太监。”苏文绾抬眼看了苏文宇一眼,还没说话却见他的仆从福叔进来,向两人躬身一礼,递上了一份奏报。苏文绾拆开细细的看了一遍,起身进屋将奏报立刻付之一炬,回来后继续投了一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苏文宇眉头微皱,眼睛炯炯地望着苏文绾,似乎在等着他的话。苏文绾头也不抬,飞快的落子,苏文宇也跟着飞快的下,两人你来我往,闷声不语的对弈着。

过了一会,苏文绾轻轻闭上了眼睛,仰着头,眉头不自觉地锁在了一起,薄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他轻轻的说道:“皇上要启用唐子玉了。”

苏文宇一颤,眼中竟然发出激动和高兴的光芒:“啊,是么?他终于要出来了么?”

从十年前在宣武门看见那个叱咤风云的少年开始,苏文宇就把唐子玉认定成了自己毕生的对手,这一刻他的胸口似乎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这团火焰炽热燎人,却是为了证明一颗武将的心。

苏文绾抬头看了一眼天边流动的白云,淡淡的说道:“唐家要苏醒了……”

大楚,要乱了……

对于苏文绾这没有丝毫理由的推测,唐子玉并不知晓,他甚至连楚天河要启用他的半点风声都没有收到。他此刻十分的焦头烂额,却是为了修青楼的事情。

首先便是没钱!

光是买地便花了二百万两银子!秦淮物价极高,这地皮更是寸土寸金,唐子玉虽然贵为唐家少主,在秦淮堪称一霸,但是这霸占土地的事情他却是做不来的。眼下买了这块地,按照他的想法要将这原来的酒楼给推倒重建,那又是一笔巨款!眼下这买地的钱已是让唐府捉襟见肘,现在管家全叔看见唐子玉就像看见鬼一样,见面就躲。

总不能买了一块空地空着吧?

唐子玉恨恨的想。

其次便是没人!

百事无人不行!

这一点唐子玉十年前便十分的清楚,所以他暗中培养了一大批死士。王子安跟在他身边时间长,既是伴读又是保镖,原是他的得力助手,但是他去买地这种事情虽是办得,但是让他操手盖一栋楼子,那却是杀了他也办不来的事情。至于五绝,那是更不用说了,一介武夫,让他们来办,非把青楼办成武馆不可。

说到办这个楼子唐子玉虽是着急,却也无可奈何,他要开的不是寻常青楼,他唐子玉要开的一定以后让文人争相传诵,富豪趋之若骛,权贵莫不云丛的天下第一青楼!

名字他都想好了,便叫倾城一笑楼!

无千金者,休想进楼!

到时候看那小榭居的小娘皮还敢如此嚣张!

说道小榭居的萱萱公主,唐子玉心头便是难受,想他如此身份,如此地位,如此条件,什么时候让人挤兑过?而且还是被一个青楼女子挤兑成这个样子!便是名头天下最大的第一名妓也是对他青睐有加,以身相许。她一个败亡国家公主的身份凭什么这么嚣张?

正当唐子玉心头烦乱的时候,蒋雯雯却突然到了,满脸的惊惶和一身的香汗。

“唐公子,你快去救救我家小姐!有人要对小姐不利!”

唐子玉猛然回头,一张脸立刻沉了下来,冷峭的脸上发出逼人的寒气,让蒋雯雯竟然一看之下不自觉的将下面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心中怕的退了两步。

小姐说的的确没错,上位者平日里不动怒便不见其威武之处,一旦动怒便是风云色变!

唐子玉跟随宋晚秋学艺十年,想的便是在这苍茫大陆之上横扫千军,统合百家,一荡昏昏乱世,却没想到在一场政变之中被折了矛头,削了锐气。之后,他在秦淮混迹十年,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与流氓为伍,与纨绔为友,世上几无人知其威名。面对苏家和皇上的挑衅,他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以至于天下人都以为他这个落架的凤凰,谁都可以欺!

唐子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刀子似的目光从里面直射出来,让人不寒而栗!他缓缓打开扇子,声音冷得似寒冬飞雪:“谁?是苏家的人么?”

蒋雯雯愣愣的看着平日里这个满脸笑容,放荡不羁的男子,眼前这模样仿佛不认识了一样,她低声道:“不是,是上官震。”

上官震!

唐子玉冷冷一笑!

区区一个武林世家什么时候也敢爬到我们唐家的头上来了?江湖中一个俊榜中排行第四的家伙也敢在我的头上撒尿?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唐子玉冷笑道:“好啊!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啊!”他猛的一合纸扇“子安,带路!”唐子玉语气平淡,却透出股浓重的杀气。

秦淮河,兰舟。

花若兰巧笑倩兮的避开眼前这位公子的一个搂抱,似贵妃捧月一般捧起一个茶壶,柔柔的笑着,这笑容之中有春风化细雨的温柔,也有腊梅立寒冬的料峭:“上官公子莫要着急,让人看见了,岂不坏了公子怜香惜玉,志趣高雅的名号?若兰这里也无甚酒水,便以茶代酒了,这云海望月等闲人也是很难品尝到的呢,还请公子赏脸!”

面对美人玉手捧上的一杯清茶,便是再色令智昏之徒心中也不由得一清。

但是上官震却是个例外。

他出身名门,身材高大,英俊潇洒,家传武艺,名满江湖,本是众星捧月一般高高在上人物,但他却在花若兰献艺秦淮的那一夜,整个人的魂都被眼前这个女子勾走了,从此以后他茶饭不思,武艺荒废,百次上门求见拜访却是每次都被冷冷拒绝。

当一颗高傲的心屡屡被无情拒绝践踏的时候,这颗心便会将这种伤痕化为仇恨,从而扭曲成一种变态的力量。

花若兰艳名遍布天下,像上官这样震慕名而来的人没有万儿也有八千。她很清楚,像她这样的绝色女子是不可能嫁入寻常人家的,便是嫁入了稍微差一点的人家,也会带来灭门之祸。

所以,她选择了唐子玉,在她看来,这个世上除了唐子玉,再没人能庇护她于群狼虎视之中!

“若兰,你为何正眼都不看我一眼?难道我就如此的不堪么?”上官震将眼前一盏千金的云海望月随手扔到一旁,苦苦哀求着“你知道么?自从看到你一眼之后,我每天睡觉都睡不着,吃饭都吃不下,你救救我,救救我好么?”

花若兰起身躲开上官震的又一个搂抱,退了一步,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冷清起来:“公子,奴家已经是名花有主的人了,还请公子自重!”

上官震道:“谁?是那个姓唐的么?”

花若兰一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上官震面容扭曲,痛苦不堪:“我哪点比不上他!那个成日里只知道飞鹰走狗,花天酒地的败家子,你竟然看上了他!你跟着他以后不会快乐的,跟我吧,我以后会像侍奉九天仙女一样的侍奉着你!唐子玉他本是一个浪荡公子,只知道玩弄女人,他也就是贪图你一时的美色而已。”

花若兰又是一笑:“那上官公子,奴家怎么才能知道,你不是贪图奴家一时的美色呢?”

上官震一呆,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花若兰仍然一笑,那笑容在上官震看来却似千万把尖刀,刀刀扎在他的心上。

“上官公子,奴家敬你是名门之后,今日你说的话,奴家就当没听见,不过以后如果再在奴家面前说这样的话,就不要怪奴家翻脸不认人了。”

上官震身子一晃,他痴痴的道:“为什么?我哪里不如他?”

花若兰有些可怜的望着他:“爱情不是买卖,没有可比性!上官公子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武艺高强,文采出众,何必青睐于若兰蒲柳之姿,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呢?”

上官震忽然大吼起来:“不!你是我的!你不从我,我就把你从他身边抢回来!”他面色如狂,一个虎扑向花若兰扑去。

花若兰面色不变,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疯狂的男子向她扑来,手里却是暗暗抓紧了一把短小的金簪。

便在此时,忽听见上官震背后一声怒吼:“贼子,敢尔!”

上官震只觉得背后一阵劲风袭背,自幼习武的他条件反射的回身便是一掌!

只听得“嘭”的一声大响,两人身子都是一震,相互退开。

上官震退了一步,再退一步便要撞到花若兰的身上去,这股巨力便要由她来承受。上官震一咬牙,硬生生的扎下脚步将所有的劲力全部自己扛了下来,顿时胸口翻腾,一口鲜血涌了上来,却又咽了回去。花若兰不通武功,却懂武功,眼见上官震如此,心头也有些感动,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上官震此时定眼看着那个背后偷袭他的人,又矮又胖,正是王子安!

他心头一惊!

虽说是背后偷袭,王子安却出声示警,是以他及时回身一掌反击,虽说近日由于这相思病,武功大退,方才这一掌又是仓促出手,但也有六成功力,非同小可!眼前这个矮胖子一掌接下却是身子晃也不晃的站定,此时站在他面前,抬头挺胸,锁眉怒视,竟是一副渊停岳峙的大宗师气派!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