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的奴仆竟然有这等的武功!

王子安这么多年,他竟然一直隐藏着身手么?

随从尚且如此武功,那么唐子玉呢?

上官震隐约有些明白花若兰的选择了,他缓缓的回头,只求再看一眼这梦中的女子。

花若兰的眼神穿过上官震向他身后望去,脸上露出如春风般的笑容,温暖柔媚。这个笑容她似国之珍宝一般从来没有对他露过,可如今却不吝的展露。

来的人,可是唐子玉么?上官震痴痴的想。

花若兰缓缓挪步,在上官震的身边擦肩而过。那浮动的暗香,一去不复返的在他身边流淌而过。上官震的目光痴痴的随着那女子移动,待那身影渐行渐远,身边的暗香也已烟消云散的时候,他才猛然伸出手来想拉住那女子的脚步,却已经太迟。伸出的空手,只抓住了一个窈窕的背影,痴情的双眼,只装下了一个一去无回的倩影。上官震的心在这黯然的寂寥之中被一点一点的磨碎,揉烂,烧成了灰……

少小成名,自幼在家族,在江湖便呼风唤雨受人仰视的骄子,此时的骄傲被彻底的击碎,上官震失魂落魄的向外走去,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站住!”当上官震与唐子玉擦肩而过,快行到船边的时候,唐子玉突然开口,冷冷道。

上官震停住脚步。

“就这样走了?不留下点什么?”唐子玉的面容冷酷得吓人。

花若兰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角,道:“算了,相公,得饶人处且饶人!”

唐子玉冷冷一笑:“不是我不想饶他,而是今日里来个上官震,明日里来个下官震,少爷我就不用做其他事了,整日里防着护花好了!今日正好,拿他做个榜样!”

上官震心口的伤宛如被人又放了一道口子一般,他勃然大怒,回身怒视,似一头走投无路的狼:“唐子玉!你待如何!”

唐子玉嘴角一翘,看得王子安心中一颤。这是他的主子要下狠手时才会露出的表情。

唐子玉背负一只手,看也不看他一眼:“我让你一只手,出招吧!”

上官震仰天狂笑,浑身劲力猛发,压得诺大的兰舟竟然一头猛沉!

“你找死!”上官震出离的愤怒,这种愤怒让他潜力全部爆发,功力竟然倍涨!

上官家族的风云掌在江湖的拳脚谱上排名第四,仅在宋晚秋的霸皇拳、周师师的惊天一指、少林寺的捻花指之下,可见其威力!上官震本是上官家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武功出众,数一数二,江湖上人送“武潘安”的美名。此时,上官震挟毕生之怒出手,威力非同小可。

但是,在王子安看来,上官震必败!

愤怒固然会让人力量倍增,但也会让人蒙蔽双眼,失去理智,这样的力量得不到正确的使用,只会点火。

“过大的力量有时候会失去速度,而当一个习武之人出手的时候失去了速度就意味,死亡!”

这句话是当年唐子玉教他武功的时候让他刻骨铭心的一句话,当时他全力一击,被唐子玉以极快的速度欺近身来,当胸一掌……

上官震的掌不愧为风云掌,一掌拍出,如千万掌,四周风云变色!花若兰为之色变。

唐子玉不屑一笑,身形突然消失!

上官震大骇,只觉得眼前一花,怀中便多了一人,他立刻一掌当头拍下!

唐子玉却对他一笑,这笑容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嘲弄,有讥讽,有怜悯……

那一刻,时间仿佛停了,上官震的手掌离唐子玉的头顶只有几寸的距离,但是却如同方才花若兰在他身旁经过时的一样,咫尺天涯!他眼睁睁的看着唐子玉洁白的手掌印在他的胸口,顿时一股极大的力量从他的胸口开始游走,顺着他体内的每一处经脉,似洪水猛兽肆意乱冲。

一掌!

江湖俊榜排行第四的男子便似一只小鸟一般被人活生生的放起,直飞到十丈外的秦淮河畔!

上官震落地的那一刹那,他体内经脉尽断,已成废人!上官震面如死灰,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是哭还是笑,在河岸旁等着他的仆从连忙一涌而上,将他护住带走。

王子安看着上官震的远去,再回头来看了一眼唐子玉,心头揣揣。

如此掌力竟然只毁经脉,没伤着他的身体,简直恐怖!

少爷的武功又精进了!

花若兰依偎在唐子玉的旁边,看着上官震的离去,心里面百感交集,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上官家族从此多事了!”

唐子玉低头看着他,温柔一笑:“不去管他,我唐子玉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有何面目立于世间!”

花若兰往唐子玉的怀里面挤了一下,似乎要揉进他的身子一般,从此不再分离:“奴家怕相公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唐子玉看着上官震远去的方向,一笑,风轻云淡:“撮尔小丑,无关大局!”

在唐家看来,唐子玉自然有实力与资本说名满江湖的上官家族是撮尔小丑,但是在其他人看来,上官家族是一个令人仰视的庞大家族。

上官威武看着眼前虽有气息但却如同死尸一般的儿子,心头虽似刀绞,但脸上仍然毫无表情:“是谁干的?”

“唐子玉!”一个下人颤抖着说道。

“我去找他帮二哥报仇!”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从床头跃起,冲向门外。

“我也去!仙儿等等我!”上官飞一跺脚也向门外冲去。

“都给我站住!”上官威武的声音不大,却似定身咒一般定住了二人。他继续问道:“几招见的分晓?”

上官威武的声音太过于平静,让人不寒而栗,下人颤抖得越发的厉害结结巴巴的说道:“一,一招!”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上官震的功夫,他们自然是最清楚的,怎么可能一招便被打得如此模样?

上官威武面沉如水,良久,他忽尔放声大笑:“好!好!好手段!”

这笑声让周围的人不寒而栗,上官飞拉着上官仙连忙跪下,磕头道:“爹爹不要如此,爹爹平日里就告诫孩儿们不要招惹唐家,孩儿们不听话不懂事不争气,知道错了!爹爹不要吓孩儿啊!”在一旁上官威武的正妻周睛也吓泪流满面:“相公,别吓我啊!你怎么了?震儿已经这样了,你再倒下,你让我可怎么活啊!”

上官威武收了笑声,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我没事,只是笑那唐子玉好手段,骗了天下人,却终究没有骗过我!”

房内众人相互看了一眼,聪明的隐约知道他在说什么,笨一点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上官威武微微一笑道:“是狼终要吃肉,是虎总要咬人!老夫果然没有看错,唐家的猛虎开始吃人了!”上官威武背负双手,出门而去,冷冷道:“从今以后,谁再去招惹唐子玉,家法处置!”

与此同时,大楚青州白云郡边境,官道。

一辆两驾马车在大楚官道上疾驰着。

驾车的马夫“啪”的一下响鞭,回首对车厢内的人说道:“大人,还有一个时辰就到白云郡,马上就要落日了,我们等下可要好好歇歇啊!”

车厢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即将远赴白云郡上任总管白云郡水防清剿倭寇任务的靖海将军何永堂,他抬头应了一声,又低下头去看起手中的书来。

这人看得一阵子忽然听见外面“扑”的一记重物落地的声音,紧接着马车像撵过什么东西似的一震,把他颠得老高。他大声道:“怎么回事?”

正要骂人间,却见眼前一亮,一个人掀开马车车厢的门帘,露出一个头来。

这个人白发披肩,长得一张圆脸,娃娃模样,极为可爱,腰间一把长刀,身上穿的却是东瀛倭人的打扮。

何永堂立刻拔出身边的佩剑,警惕道:“你是什么人?”他透过这人的身子向外看去,马车已经无人驾驭,想来方才那掉下的便是他的车夫。

这人视何永堂手中长剑如无物,笑嘻嘻的问道:“你是何永堂?”

何永堂神色越发的警惕:“是,你是何人?”

那人笑了一下,道:“是就好,记住我的模样,要不然到了下面还不知道是谁杀的你!”

何永堂大怒:“大胆贼子,竟敢行刺朝廷命官!”说罢,一剑刺出。

那人向后一仰,身子便落下了马车。

何永堂连忙掀起车帘,钻出马车,爬到驾车的位置上,挥舞着马鞭,驾车狂奔。

“啧啧,看不出来,堂堂一任将军驾车的技术倒还不错嘛!”

何永堂听见这仿佛追魂一般的声音,扭头一看,顿时骇然!

却见那人长发飘飘,与马车并排而行,足下速度竟然并不逊于快马!

那人扭头一笑,笑容灿烂,何永堂只见眼前白光一闪,那人哈哈一声大笑,脚下加速,竟然把马车落在后面,眨眼之间便一人绝尘而去。

何永堂心脏猛跳,暗道,还好,此人不战自退,小命是保住了!一只手抚了抚胸口,然后双手捏着缰绳用力一挥,口中方要出声,便觉得喉咙翻滚,一阵剧痛传来。他低头一看,胸口已是血流一片,手上鲜血淋漓,他已是中刀了!

什么时候出的刀!

他竟然连刀都没看清!

何永堂向后一倒,载下车来,满天流云飞转,眼前逐渐陷入黑暗。两匹骏马拉着空车飞驰而去,留下一串的烟尘和一具逐渐冰冷的尸体。

就在何永堂殉职的地方,刚刚刺杀了他的这名男子已是从一处矮丛中钻出,身上的倭装已是换成了一套雪白的大楚长褂。他撇了撇嘴,将手中的倭刀扔到一旁的树丛中,然后双手拢在袖子里面,大大的眼睛咕噜一转,脸上露出了个小孩子般的笑容,他随手摘下路旁的一根野草,在何永堂的尸体旁边蹲下,用野草轻轻拨弄了一下他的鼻子,笑嘻嘻道:“喂,你可记住我的相貌了?要不然到了下面岂不是做个冤死鬼?”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