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唐子玉挪动了一下脑袋。

花若兰咯咯的笑着,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脑门:“好没出息!”

唐子玉张开嘴巴接住一个被剥得赤裸裸的葡萄,嚼了两下,挤出里面又甜又冰的汁,转头吐出几粒籽来:“是啊,牡丹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花若兰大笑,唐子玉按住了花若兰的手。两人一阵嘻笑打闹,满室皆春。

良久,两人闹得累了,唐子玉便又将花若兰当成了枕头,一边用嘴接着花若兰剥好的葡萄。花若兰看着眼前的这男子似一个极为调皮的大男孩一般,脸上微微笑着。只是过了一会,她忽然道:“你说,何永堂的事情会是谁做的?”

这一句话天马行空,突如其来,唐子玉几乎呆住了。

两人方才还在调情打闹,怎么这片刻的功夫竟然就转的如此之快?

唐子玉笑道:“不是都有定论了么?”

花若兰挽了挽因为打闹而有些凌乱的发髻:“可奴家觉得不像是东瀛人做的,因为这案子太大,却又破得太容易了点!”

唐子玉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你说的很对,我也这样认为。”

花若兰又继续说道:“那会是谁做的?”

唐子玉一笑:“你不会怀疑是我做的吧?”

花若兰笑道:“这件事情对相公来说只有害处不会有好处,你不会做的!”

唐子玉一愣:“这又是什么说法?”

花若兰微微一笑,这笑容让仰躺着看她面容的唐子玉觉得有些高深莫测。花若兰慢条斯理,却又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说何永堂死后,谁会去接他的位置?”

唐子玉心中一动,隐约察觉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却是仍然没变:“管他谁呢,少爷我只管眼前风流才是!”说罢一只手身上去便去摸花若兰一边的酥胸。

花若兰也不拦他的手,只是低着头,看着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口气仍然似在唠家常一样:“你说,若是伍廷峰在皇上面前举荐你出任白云郡水师督统一职,你说皇上会不会答应?”

唐子玉脸色大变,霍然起身,身上顿时密密麻麻出了一层汗!

他眼神如刀,直直的看着花若兰,眼中的神色瞬息万变,极为复杂。

广云州是苏家的大本营,白云郡临海本是商贾云集,海上贸易繁荣的重镇,苏家一半的钱财便出自于此,自然更是苏家势力的重中之重。此番倭寇犯边,连连袭击白云郡,唐子玉未尝没有些幸灾乐祸隔山观火的味道,但是若是按照花若兰的思路这样一分析,竟是带出一个惊人的阴谋!

若是伍廷峰真向皇上举荐他出任这水师督统一职,只怕以他的资历和地位,再加上楚天河向来利用苏唐两家相互平衡相互制约的手段,当真是十有八九会是被御批的!那么果真如此,这便是借刀杀人之计!他还落个为国举贤的清名!要知道,他那如花似玉的小女儿正是苏家老二苏文衾的正妻!

这杀人的刀会是倭人么?或者是苏家想等他入白云郡就职之后借着白云郡这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有利条件索性将他解决了一劳永逸?

他看得清楚这一点,皇上自然更会看清楚这一点!

所以,这杀人的刀是倭人还是苏家,楚天河都不会介意!若是苏家杀了他,只怕他借此机会再顺势整垮苏家,那他就成了最大的赢家了!

想到这里,无数个疑问似气泡一样不断的翻腾上来。

以苏文绾之能,以苏家的实力,真的能让区区倭寇占到那么大的便宜么,整整一年都没有剿除干净,还搭进去一员水师大将?想到这里,一个更可怕的念头在唐子玉的脑中浮起。

花若兰仿佛猜到了他心里想着的念头一样,剥了一个葡萄,放在自己嘴里,自顾自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些倭人为什么这么听话,怎样对苏家有利,他们就怎样做!”

晴天霹雳!

这句话就似一道闪电,瞬间将唐子玉眼前照亮!

若是倭寇与苏家暗中勾结,那这里面的学问就太大了,这趟水就深得有些吓人了!

唐子玉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惊才绝艳的女子,只觉得她这般鬼神难当的才智令他有些毛骨悚然。试想这大楚才智高绝之人多如牛毛,但无人能够看出苏家的这一手翻云覆雨的手段,而这一足不出户的绝色女子仅凭平日里来客和他对她提及的只言片语便有如此推断,怎么能不让他感到惊悚!

“是不是苏家的预谋,只看伍廷峰(伍达字)会不会举荐相公就见分晓了,还望相公想好应对之策才是!”花若兰巧笑倩兮,丝毫没有看破当代智者计谋的得意。

唐子玉起身后退一步,正色束服,深深的一个躬身大礼:“以前听师父说若兰乃天下奇女子,我还只以为若兰以其行,其姿,其艺冠绝天下而称为奇,今日才知道若兰之大才不在苏文绾之下!”

他平日里常夸花若兰的才华在苏文绾之上,这话花若兰却也听得出来,十分之中有九分是恭维之意,但眼前唐子玉的的确确被花若兰给震住了,这一刻他被眼前这个女子的智谋所征服,这十分之中,已是九分恭敬之意了。

花若兰也便是在此刻成为了唐子玉日后在府中所依赖的第一智囊。

花若兰浅浅的笑着回礼,宠辱不惊,她道:“相公言重了,奴家也就是随便猜猜,何必如此大礼?更何况奴家的推测若是真的,苏文绾步步为营,早就步好了这么一个局,相公若是跳了进去,恐怕以相公的神武,只怕也难全身而退。”

唐子玉的眉毛紧紧的挤在了一块。

若是伍廷峰真的举荐他,而皇上又同意了,他若是拒绝,那便是抗旨!抗旨的后果是什么,这不言而喻,亲者痛,仇者快尔!便是他神通广大,让皇上改变了主意,那么唐家将要崛起的势头与大局便会因此受到挫折,很难保证那些朝廷中惯于看风向的朝臣们不会重新又倒回去。这样一来,他的计划就要被打乱!

真是进退两难!

唐子玉抬头看着苏家的方向,喃喃自语:“苏文绾,你门也不出便已是将这天下都当成你的棋盘了么?”

花若兰上前,温柔的靠在唐子玉的身边:“相公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况且这一切是不是如奴家所说,还不一定是真的!”

唐子玉闭上了眼睛,心中静静的想着,细细的盘算,突然,他猛然睁眼,眉宇之间散发出虎视天下气魄,不怒自威:“这必定是苏文绾的计谋!十年前如是,今日亦如是!他想逼我入局,好,我就偏偏入局给他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倒要看看他怎样吞下我这粒棋子!”

这一刹那当年那个登高一呼则风云变色,举戈一挥则山岳崩颓的少年仿佛又回来了,花若兰在一旁目眩神迷,心襟摇动。

然而便在此刻,王子安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唐剑进京,遭到狙击!

唐子玉眉头微皱:“苏家的人么?”

子安点头,用极其罕见的严肃表情说道:“是剑灵小白和剑煞小黑!”

唐子玉啪的一下将扇子打开:“该来的终归来了!”唐子玉镇定的拍了拍子安的肩膀走下了兰舟。

没错,唐子玉和花若兰的确猜对了,这一切都是苏文绾设计好的局,但是他们只猜对了苏文绾之计的前面一部分,却没有猜中后面。

苏文绾的反击接踵而来!

秦淮苏府,步云阁。

房中书籍林立,灯火昏然。

“少主,他们来了!”福叔躬身道。

“为什么迟到?”苏文绾满脸的病态靠在长椅上,披着一件长衫,他放下手中的书卷,抬眼问道。

“哎呀,这繁华秦淮,美女如云,热情似火,我这样貌似潘安的男子一到这秦淮就被美女们缠住了,脱不开身啊!”

说话间,苏文绾的书房内忽然多出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进来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这个人穿着一件雪白色的长褂,双手笼在袖子之中。他发白如雪,一根根地披在肩膀两旁。

这人向前走了几步,让人看清了他的面貌。

那是一张极为柔和可爱的脸庞,一双大大的圆眼,仿佛随时都在冲看着他的人微笑。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显出一股大孩子般的淘气感。当他露齿一笑的时候,脸颊两旁一对深深的酒窝能够俘虏任何女人的爱心。

正是在白云郡边境刺杀何永堂的剑灵小白!

苏文绾眼睛微闭,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你还是老样子啊,娃娃脸!”

那人笑嘻嘻地说道:“你也一样啊,什么时候翘辫子啊?”

苏文绾轻轻咳嗽了一下,微微笑道:“还有些日子,不要着急!”

“是啊,不要死得太快了,要不然”那人笑容越发得可掬,眼中露出浓浓的笑意,头发无风自动,发梢微微扬起,双手依旧笼在袖中,浑身散发着一股骇人的杀气“我就没有什么乐趣可言了!”

苏文绾面容挂着淡淡的笑容,面前的油灯扭动着,一下一下的扑闪,照亮他灰白的面庞。

福叔向前走了一步,仿佛一座巍峨的大山,拦在了那人身前。

“好了,小白既然来了,小黑你就出来吧!我还有任务交代!”苏文绾面前压力立减,呼吸也轻松许多,开口说道。

房间的黑暗一角中传来一个极为低沉磁性的男声:“小黑不在!”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