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头发落下,如女人的裙摆一般轻轻垂打在他挺直的后背上。他无奈地转头,对那一角的黑暗说道:“我说,你什么时候能够不要说这种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啊?”

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个黑影。

这人个头比小白高出半个脑袋,穿着发型也是披肩散发,连身长褂,只是和小白相反,头发衣服漆黑如墨。这人走近几步,露出一张如女人般美丽的脸庞,眉如画,鬓如裁,唇红齿白,肤如凝脂,凝神在他脸上看得久了会越发得觉得这张比女人还要女人的脸会透露出一股令人心寒的妖异之气。

小黑走到小白的跟前,眼睛微微斜视着小白,说道:“你什么时候能不跟我作对?”

小白笑眯眯地说道:“等你死了,我就不跟你作对了!”

小黑微笑着,眼中隐约涌动着一股择人而噬的疯狂之意:“好啊,快点来杀我吧,我等不及呢!”

苏文绾开口打断他们,说道:“唐子玉把五绝调回来了,我要你们在他们进京汇合之前先狙杀唐剑!”

小白面容不变,眼中露出些许兴奋的杀气:“好啊,早就想和他过两招了!”

小黑接着说道:“你又打不过他!”

小白也不生气,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打不过他没有关系!我打得过你就行了!如果实在打不过,可以拿你出气嘛!”

小黑也露出一个微笑,那笑容比女人还要女人:“好啊,你过来试一试!”

苏文绾寒冷的声音响起:“不仅仅只有你们两个!”

小白转身摆了摆手,说道:“你最好劝他们不要碍我的事啦,要不然我可不管后果!”

小黑也看着苏文绾说道:“虽然他说的话向来不对,但是这次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苏文绾目送着两人推门离开,微微闭上了眼睛。

过不多会,门又被推开。

苏文绾眼睛睁也不睁,开口说道:“苏羽,苏三,这次拜托你们了!”

来人没有向昏暗的屋中再踏入一步,只是立在门外金灿灿的阳光之中,似一道剪影,看不清面容,只看见他身材标致,背着一壶箭和一张弓,另一人立在他背后,高出小半个头。为首的苏羽冲着苏文绾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苏三!”苏文绾忽然开口说道。

已经转身的苏三停住脚步,微微侧过脸来。

这是一张刚毅的脸庞,一道伤疤从眉心直飞入鬓。

“这次,你可能会碰到你的老朋友!”苏文绾说道“有把握赢么?”

苏三一笑,转身离去,高大的背影投在地上,拉出一道杀气腾腾的影子。

苏文绾听见离去的脚步声,眼睛闪烁不定,苍白的脸色涌起一阵潮红。

福叔站在他跟前,看着苏文绾,微微低下轻声说道:“少主可是不放心?”

苏文绾微微闭上眼睛,双手轻轻合在一起,放在身前。稍稍的想了会,苏文绾对福叔点了点头:“有劳福叔去看一下了,那两个家伙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福叔弯身鞠躬,慢慢地推开门,退了出去。

房中重新归于宁静,黑暗再次吞没这位年轻的少年。

四周寂然,唯有火盆发出细微噼啪声,偶尔溅出一丝火星,在这昏暗的房间中,黯淡飘散。

大楚国都。秦淮京郊。兰亭古道。

“主人,再往前面走十里路就到国都秦淮了呢!”兰亭古道上,传来剑侍悦耳的声音“主人,要不要在亭子里面歇息一会?”

唐剑依然冷漠,微微向兰亭瞥了一眼,迅速收回目光,步伐依旧。剑侍也收回目光,轻盈地跟在唐剑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在秦淮古道上缓缓走着,忽然听见一个声音传来。

“哎呀,像我这样如花似玉的男子,根本就不应该被派来执行这样的任务。跟这样的一块木头打架,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唐剑立刻停住脚步,一股浓烈得无法化解的杀气在他身上迅速扩散开来。

剑侍几乎与唐剑同时停步,扭头望去。

只见两名男子,一黑色长袍黑发如墨,背负双手;一白色长袍白发如雪,双手拢袖,从长亭中缓缓走出。

剑侍心中一惊:“方才经过那亭子的时候,明明没有人影!这周围视野开阔,他们藏在什么地方呢?”

心中想着,她手中暗自抽出一枚响箭,忽然用力向天上甩去。

刺耳的嘀鸣声响彻天空。

那是唐家预警的号令,附近只要有唐家的人在,便会立刻来援。

小白面如满月,两只眼睛笑成了一对新月,白皙的脸颊上绽放着两个深深的酒窝,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喜人。

小黑眉头微蹙,嘴角微翘,眼睛斜斜地看着身边的小白,比女人还要俊美的脸盘上散发着一股暗香浮动的气息。

剑侍眨巴了几下眼睛,愣在当场。即便是一个怀有浓重敌对心思的女人,也不禁为眼前男子的外貌所迷惑倾倒。

唐剑缓缓转身,每一个动作都仿佛要费尽全身力气一样。

小白嘻嘻地笑着:“你看,人家都喊人了!”

小黑道:“好啊,人多点,杀着才过瘾啊!”

小白笑道:“那这次该轮到我了吧?”

小黑摇头:“一起上,别耽误事情!”

剑侍大声道:“你们两个人欺负一个人!”

小白对着剑侍露齿一笑,回过头来对小黑道:“把那个女孩也算上吧,你挑哪一个?”说完,又转过头来对剑侍笑道:“这下公平了吧?”

小黑耸了耸肩:“无所谓!”

小白笑道:“我不打女人的!”

小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笑道:“我倒不介意!”

剑侍不甘心地大声喊道:“你们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算什么好汉!”

小白将双手从袖中抽出,手里抓着两把女子常用的短剑,笑道:“你可以稍微反抗一下,小黑他最喜欢反抗得很激烈的对手了!”

剑侍怒呼呼地还要说话,便见唐剑一身白衣,在风中凛冽飘舞,默默地向前走了一步。

剑侍顿时默然垂首,将手中长剑递给唐剑,退开一旁。

“白衣唐剑?”小白笑呵呵地将两把短剑在手中轻轻转动着。

唐剑眼中看不出一丝生气,冷漠地注视着小白,仿佛像在看死物一般。

小白笑道:“人们都说你的剑很快,不知道跟我比起来如何?”

唐剑单手持剑,剑未出鞘,无语。

小白又笑道:“哎呀,果然跟传言中的一样,是一个喜欢不喜欢说话的木头呢!但是,你可知道只有死人才是不喜欢说话的,因为他们没办法说!”

唐剑仍然无语。

小白摇头笑道:“或者,弄了半天,我是在和哑巴说话啊!”

小黑怒道:“你有没有完,你不上,我就上了!”

小白无奈,像和老朋友聊天一样对唐剑说道:“真不知道这家伙脾气怎么那么坏,难道最近便秘么?”

小黑闷哼一声,扭头不再说话。

“废话不能杀人!”唐剑突然开口,声音湿哑“剑,可以!”

小白惊讶万分:“啊哈,真是意外啊!想不到石头居然开口说话了!真是稀罕事儿啊!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唐剑冷冷地盯着小白手中不停转动着的两把短剑,眼睛一眨不眨。

短剑停止转动,轻轻地垂放在小白的两腿边。小白露出小孩一般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很快的喔,你要小心了!”

唐剑后背微微耸起,整个人顿时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浑身散发出一股不可抵挡的锐气。

小白的微笑中透出一股淡淡的杀气:“我来了!”

小白左脚猛然踏出!

小白的身形顿时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瞬间出现在唐斩身前!

两把短剑如双头蛇的毒信,向唐剑刺出。

唐剑眼中的瞳孔猛然扩大。

江湖中最快的身法!

缩地成寸!

剑尖泛着寒光,飞舞的灰尘在空中缓缓浮动,小白的笑容在定格中灿烂。

唐剑手中的长剑一点一点的脱鞘而出,小白手中的短剑离唐剑的胸膛只有两寸,一点一点的逼近。

瞬间,长剑发出清吟,犹如挣脱束缚的游龙,洒出一蓬眩目的光幕!

小白脸上的肌肤立刻被森寒的剑气刺得疙瘩尽起。

长剑竟然后发先至,如闪电,如雷霆!

小白瞳孔顿时缩小。

退!

小白飞快的退!

江湖中最快的剑术!

拔剑术!

小白身形瞬间退回原地,仿佛从未动过,唯有长袍的衣角轻微摆动。

唐剑的剑依然在剑鞘之中,没有人看清他怎样拔剑,又怎样收剑,仿佛方才那一瞬间的刺眼光华不过是梦中惊魂的一瞥。

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之间!

小白依然在笑,他撅起下嘴唇,向上吹了口气。

只见贴在额头上的一缕白发忽然从中而断。

小白抬手轻轻接住头发,道:“哎呀,我的头发!真伤脑筋呢!”

小白轻轻吹了口气,看着几根银发在空中飘舞,抬头对唐剑笑道:“你的剑真的很快呢!不过,我也不慢!”

小白微笑着打了一个响指“啪”,唐剑胸口的衣服应声裂开一道口子。

唐剑眼中微惊,杀气更盛。

小白将双手负在背后,把两把短剑藏了起来。他上身微微倾斜,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唐剑,微笑道:“看来刚才是个平手!”小白左脚微微伸出,脚尖着地,脚跟悬空,他道:“不过,我刚才只用了一半的速度,如果你只有这样的速度的话,那下一次就将是你的死期!”

唐剑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小白身体又向前倾斜了一点,整个人如同在弦上的利箭,随时脱弦而出!

小白露齿一笑:“我来了!”

左脚猛然发力!

小白顿时消失!

唐剑悚然动容,瞳孔瞬间涨到最大!

消失了!

在哪里!

“在这里!”左边传来小白的声音。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