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边么?

不,在后面!

唐剑拔剑!

反手后撩,身体迅速随着长剑转过身来!

拔剑术之翻身斩!

长剑仍然后发先至,像长了眼睛一样像小白的咽喉噬去。

小白左手短剑回挡,右手短剑向唐剑的咽喉刺去。

唐剑目光冷峻,如野兽一样冷冷地注视着自己的猎物,对刺来的那一剑视而不见。

剑器交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白的短剑瞬间被长剑恐怖的速度和力量给震开。

长剑长驱直入,直取小白的咽喉!

小白右手的短剑已经吻上了唐剑的咽喉!

冰冷的剑锋立刻激起唐剑喉部一层密密麻麻的疙瘩。

唐剑眼中一片死气,他不躲不闪,脚腕瞬间发力,一股力量从脚瞬间经过腿,传到腰,送到胳膊,递到手腕。手腕急速抖动,长剑竟然再次加速!

拔剑术之寸劲!

小白大骇。

无奈之下!小白再退!

身形立刻退到五米开外。

唐剑阴冷地盯着小白,喉咙处出现一线细细的血丝。

小白的脸颊有一道细长的剑痕,一滴鲜艳的血珠从他的脸颊滑落。

小白伸出一只手,擦干脸颊的血珠,将带血的手指放在口中吮吸了一下,笑道:“拔剑术以及抖腕寸劲,看来又是一个平手啊!”

唐剑心中凛然。

瞬间就能看破他二次发劲的秘诀所在!

剑灵小白,果然名不虚传!

唐剑目光越发阴沉,体内的血液却开始剧烈燃烧。

他英俊得近乎完美的脸庞露出一丝微笑,仿佛寒冬暖阳,仿佛春雪初融。

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小白与唐剑相视一笑,彼此都在对方眼中看出惺惺相惜的欣赏与必杀对方的决心!

这样的对手,无论怎样都不能被允许存在!

冷风乍起,带起满天烟尘。

飘零的落叶掠过两人的鬓角,吹起飘飘的衣袖与不羁的长发。

杀!

唐剑与小白的两度交手,只发生在一瞬之间,小白进退之间有如鬼魅幽灵,瞬间来去,唐剑拔剑有如电光火石,雷霆霹雳。

虽然两人一触即开,但是却都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

剑侍在一旁看得惊心动魄,两只手捂紧了嘴巴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直到两人再度分开站定,方才一口气从胸口喘了出来。

“与其有精力担心其他人,不如先担心你自己的情况吧!”一个极有磁性的声音在剑侍耳边响起。

剑侍扭头一看,却见小黑脸上挂着冷冷的笑容,眼中露出噬血的神色。

剑侍不自觉地退了一步,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眼睛快速地瞟了一眼正与小白对峙的唐剑。

不能让主人分心!

剑侍的眼神变得镇定淡然,她倔强地仰视着逐渐逼近的小黑,脸上露出不屈的神色。

小黑行至剑侍跟前,单手托起她的下巴,微笑道:“你还真是一个会替人着想的丫头呢!”小黑说完,看了不远处的唐剑一眼,眼中露出残忍的冷笑:“只不过,你的心思似乎并不被领情呢!”

剑侍心中仿佛被狠狠割了一刀,眼睛不自觉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唐剑,眼中幽怨深深,那一段不远的距离仿佛变成了一段无法征服的天堑。

剑侍收回目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眼神坚定。

小黑微微笑着,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剑侍的肩膀:“挺坚强的,不过,没有关系,我会让你喊出来的!”

剑侍身体微微发抖,眼中却是倔强无比。

小黑手上发力,剑侍肩膀发出清脆的骨折声。

雪白的牙齿将嘴唇咬得出血,剑侍的脸色惨白,拼命不发出一丝的声音。

小黑将头靠在剑侍微微发抖脑袋旁边,嘴唇碰着剑侍的耳垂,血红的舌头轻轻舔舐:“不要着急,我们慢慢玩。他们两个会打很久,我们也会玩得很久!”

剑侍眼中现出一种绝决的神色,惨然一笑,声音因为剧痛而嘶哑:“你听说过九蛛连环毒么?”

小黑手掌温热,抚摸上剑侍另外一只胳膊。

“喀喳!”

骨头断裂声再次响起。

剑侍浑身颤抖,没有哼一声,身体完全瘫软在小黑的怀中。

远远看去剑侍一身红衣,小鸟依人一般靠在一身黑衣的小黑怀里,男的笑容温柔,女的娇小可人,仿佛天作绝配。

“九蛛连环毒是一种在体内种毒物的蛊毒,平时不发作,唯有当身为鼎炉人死去以后,毒性便立刻发作。”剑侍声音颤抖,艰难地说着“当毒发的时候,被下九蛛连环毒的人便立刻变成了毒物,任何碰到他的人都会立刻死去。”

小黑将脸靠在剑侍的脸颊旁边,轻声说道:“这样说来,那你死的时候岂不是很难看?”

剑侍惨笑:“但至少不会一点用也没有!”

小黑用手为剑侍拨开遮挡在她眼前的秀发,注视着她的眼睛,爱怜地说:“我明白了。”

小黑将剑侍扶起,后退一步,一只手伸到背后,抽出一把细长的剑:“在杀死你的时候,只要不碰到你,就没有事了,不是么?”

小黑轻轻的笑,眼神噬血,嘴角露出温柔的狰狞。

剑侍凄美微笑,翠绿发髻微微颤动。

小黑的剑,名为:黑龙杀。

是江湖名剑之一。

由于长剑饮血无数,呈墨绿色,剑身上纹着两条龙而得此名。

黑龙杀比一般的剑长约三寸,宽约一寸有余,像刀多过于像剑。

黑龙杀吐着寒冷的舌信,在剑侍的脸颊游走。

剑侍浑身颤抖,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游走的剑尖。

“先从哪里开始好呢?”小黑轻柔地说道。

剑尖在胸口停滞,缓缓插入。

鲜血溢出。

小黑伸出一根手指,在剑侍绝望眼睛前摇了一下:“不要怕,我很有分寸的,不会那样快就结束的!”

剑侍最后望了衣带飘飘的唐剑一眼,闭上了眼睛,秀气的睫毛在颤抖中期待死亡的宁静。

唐剑对不远处发生的一切,恍若不觉,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只有他手中的剑!

小白眨巴了一下眼睛:“我们两个这样耗着是没有关系,可那个女人好像不行了,你不表示下关心么?”

唐剑缓缓拔出长剑,将剑鞘丢到一旁。

他单手持剑,举剑齐眉。

森寒的剑身照亮他冷漠的目光。

小白无奈道:“真是拿你没有办法,绝情寡义的人啊!”话音刚落,小白瞬间在唐剑身前出现,短剑一上一下,一刺,一撩。

长剑暴起,仍然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直接刺向对手的咽喉。

小白微微侧身,躲过刺来的一剑,手中一把短剑顿时插进唐剑的肩膀。

唐剑身子一颤,长剑变刺为削,顿时在小白的脖子侧面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汹涌而出。

小白退回原地,想点住脖子附近的穴位止血。

唐剑的长剑如附骨之蛆,如影随形地跟到。

小白足尖轻点,如幽灵飘荡,快速飞退。

唐剑手中的长剑离小白的胸口始终只有一寸。

小白退,鲜血在空中飞舞,染红如雪的衣衫。

唐剑进,肩膀的短剑微微颤抖,面容依旧冷漠。

小白颈部血流不止,笑容惨白。

唐剑肩膀血涌如注,顺着短剑的剑柄流淌。

生与死的瞬间。

便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决定!

小黑抬眼看了一下如幽灵一般在古道上疯狂奔逃追逐的两人,嘴角露出冷笑:“你的主人好像不行了!身上插着把剑还能跑那么快!真是难为他了!”

剑侍浑身一颤,睁开眼睛望去。

剑侍惨淡一笑,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你的伙伴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脖子上那样放血还能逃得这样快,也挺了不起!”

女孩倔强地说着话,眼中却看着唐剑冷俊的面容愣愣地流下泪来。

黑龙杀在女孩的脸颊一闪而过。

剑侍白皙光滑的脸颊多出一道血痕,鲜血混着泪珠,滴滴洒落。

小黑微微一笑:“女孩子太多话,会讨人嫌的!”

剑侍也微微一笑,下巴高高抬起:“男人长得太像女人,也会讨人嫌的!”

小黑眼中笑意愈浓:“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女孩,我会舍不得将你杀掉的!”

黑龙杀轻轻舔舐着剑侍光洁的下巴,将她的头颅抬得很高,露出一片雪白的颈部。

小黑轻轻一叹:“可惜,再美丽的花也有凋谢的时候,再华丽的舞剧也有落幕的时候。”

黑龙杀高高抬起,墨绿色的剑身在空中释放着无声的杀机。

剑侍闭上眼睛,嘴角噙着不屈的笑容。

黑龙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突然!

一股猛烈而狂暴的气流向小黑冲来。

小黑浑身寒毛顿时倒竖。

黑龙杀回身怒劈,墨绿的剑身带起一股强烈的剑气向那气流冲去。

炎龙破杀!

“砰!”

两股气流狠狠地撞在一起。

烟尘弥漫,飞砂走石。

小黑的身影在烟雾中渐渐显露。

一双秀美的眼眸在黑龙杀的背后发出兴奋的眼神。

在他黝黑的眼眸中立着一位魁梧的男子,这男子手持一把巨型重刀,黑色乱发与褐色斗篷在风中飘舞。

“迎风一刀斩!唐斩!”小黑低声喃喃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剑侍在看见那魁梧的身躯的同时,脸上露出宽心的笑容,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地。

唐斩远远地站定,双手持刀,他声音如雷:“男人之间的事情,不要把女人扯进来!”唐斩一声怒吼,双手持刀高举,转身怒劈“你的对手,是我!”

破阵刀带出一股恐怖的破空声,仿佛划破了空气一般,刀气有如汹涌的巨浪向小黑狂冲而去。

小黑高高跃起,黑龙杀疾劈,一道锐利的剑气迎着洪流而上!

“轰!”两股气流再次相撞。

剑气锋利,瞬间破开唐斩的刀气,不减丝毫锐气向唐斩袭去。

刀气霸道,汹涌的巨流被一分为二,依旧狂猛地向小黑扑去。

唐斩怒喝,举刀再劈!

剑气硬生生地劈在破阵刀上,唐斩身形猛震,如山的身躯往后一仰。

唐斩大喝一声,破阵刀直插入土,稳住身形。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