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举剑迎挡汹涌而来的刀气,整个人犹如被巨浪击中,顿时向后狂飞而去。

小黑在空中轻灵地转身,在兰亭上轻轻落下。

两人凛然,遥遥对视着。

小黑将黑龙杀插在亭子的顶盖上,伸出一只手,缓缓解开身上的黑色长袍。

墨一般的长袍如一片乌云从亭上飘落,小黑露出一个男人最完美的身材!

与唐斩魁梧如山一般的身形不一样的是,小黑的身体堪称是男人中最完美的身材!

他的上下半身与四肢的比例堪称黄金比例,出奇的协调;身上的肌肉在黑色贴身劲服的勾勒下一块一块的隆起,显出强大的爆发力。

小黑将黑龙杀举在眼前,露出一双眼睛,血红的舌头兴奋地舔舐着剑锋:“再来!”

小黑跃起,在如血的天空中,黑色的他,散发出一股有如实质一般的凛冽杀气,仿佛阳光在一瞬间都被遮掩,大地的一切都被笼罩在这黑暗之中。

小黑整个人开始飞速旋转,化作一条黑色的龙卷风,狂烈地向唐斩撞去。

小黑的必杀绝技之一:黑龙绝狱杀!

“找死!”

唐斩大喝,双手发劲。

破阵刀破土而出,带起一阵纷飞的泥土,向那黑色龙卷风的中心劈去!

“铮!”

两股疯狂的力量猛烈地撞击在一起。

泥土飞溅,在空中停顿。

黑色的飓风顿时凝固。

破阵刀在空中凝滞。

黑龙杀插在破阵刀宽厚的刀背上,小黑握着黑龙杀挂在破阵刀的刀背下。

小黑与唐斩两眼对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

怎么可能!

唐斩看着小黑妖异的面容,忽然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寒气。

突然,小黑嘴角露出笑容。

时间像泄闸的洪水一样,疯狂流动。

黑龙杀快速拔出,小黑低身如豹窜向唐斩,黑龙杀向唐斩小腹刺去。

唐斩怒喝挥拳,准确地轰向小黑的头颅。

小黑举剑,锋利的剑锋迎向拳头。

唐斩拳头忽然下落,轰向小黑的胸膛。

黑龙杀再次封住拳头进袭的方向。

唐斩露出冷笑,拳头在半途忽然收回,脚下转动,一个翻身躲开黑龙杀,手腕借着身体的力量将巨大的破阵刀再次挥舞!

小黑举刀硬劈!

刀剑相击,火星四射。

兰亭古道上响起一阵密集的铁器交击的声音。

破阵刀被黑龙杀劈得伤痕累累。

唐斩猛然怒喝,头发根根竖起,身上的肌肉突然暴起,魁梧的身躯仿佛又涨大了一圈。

破阵刀仿佛一下变成了轻盈地兵器,在唐斩的手中挥舞起来丝毫不费力气。巨大的刀身越舞越快,逐渐变成一团飞舞的灰影,发出恐怖的破空声,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毁灭着靠近他的一切事物。

小黑的剑越来越慢。黑龙杀仿佛就是这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覆没在这灭顶的巨浪危险,却又每每有惊无险。

小黑的剑每一次挥动都仿佛带着一缕细丝,缠绕在巨大的破阵刀之上,每缠绕一分,破阵刀的速度就慢了一分。

唐斩明白小黑想消耗他的体力。

小黑也明白唐斩是想和他硬碰硬,一鼓而定!

唐斩攻得很疯狂,每一刀都如洪水滔天,汹涌澎湃,丝毫不见退潮的迹象,反而更加狂暴。但他若攻不下来,气息衰竭,则必败!

小黑守得很坚强,每一剑都如金丝缠线,细密绵长,坚固的防守中暗藏着锐利的反击。他守持不住,门户洞开,则立死!

两人仿佛被卷入一个死结,都无法停下自己手中的武器,只能咬着牙拼死地坚持,不死不休!

在古道的另外一侧。

小白颈部的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止住,脸上仍然是挂着笑容,身形飘忽不定地在唐剑身边游荡,时不时有如幽灵一样发出致命一击。

唐剑肩膀的短剑也已经拔出,鲜血染红了袖管,血珠顺着他的手滴落在地,溅洒开来。

他手中的长剑依旧迅疾,往往是小白刚一近身,长剑便突然暴起,后发先至地刺向小白。

一时间,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

古道西风,兰亭碧草。

僵持的战局进入了困局,双方短时间内都无法取胜。

唐剑、唐斩、小白、小黑,四人分别捉对撕杀着。这四人都不约而同地想道:“这时对方若是来了援手,那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便听见古道的一头传来一声破锣也似的喊声,那声音虽不悦耳,却也洪亮无比:“哇,师父,前面有人在火拼啊!我们绕道走吧?”

小白身形猝停,瞬间来到小黑的旁边。

小黑大喝一声,黑龙杀横扫出一股凛冽剑气与唐斩硬拼一记,两人分别弹开。

唐斩借着与小黑硬拼反弹的劲道退到唐剑身边。

四人不约而同地停下手来,向来人望去。

只见那人身材高大,头顶上稀疏寥寥,下巴上寥寥稀疏,一脸麻子巍然壮观,不是唐银枪在九龙山收的山贼徒弟胡二麻子,那又是谁?

唐银枪骑着高头大马,一身银色衣服寸尘不染,背上背着个白色枪囊,他缓缓走入战局,忽然一笑:“现在形势好像被扭转了吧?”

小白笑容越发灿烂,手中短剑又开始转动。

小黑默然,唯有眼中噬血的眼神愈发强烈!

胡二麻子一眼便看见倒在地上的剑侍。那艳丽的容颜一下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大叫一声:“好标致的妞儿!谁这么狠心,下这样的毒手!”

说完,胡二麻子便要走上前去查看剑侍伤口。

胡二麻子走到剑侍跟前,蹲下准备抱她起来。忽然颈部一凉,唐剑的长剑冷冷地靠在胡二麻子的脖子上。

唐剑冷冷道:“滚!”

胡二麻子尴尬地回过头,勉强一笑:“我关心这美人儿而已,干嘛这么激动啊!你不想她就这样挂掉吧?”

唐剑目光冰冷,唇齿再次轻启:“滚!”

胡二麻子被唐剑有如实质一般的杀气骇得屁滚尿流,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回唐银枪的身边。

唐银枪翻身下马,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胡二麻子:“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不要爱心泛滥!”

胡二麻子委屈地说道:“白衣唐剑不是和你是一伙的么?大家都是自己人的嘛!”

唐银枪双手插在胸口,微笑着与唐斩打招呼,又冲面无表情的唐剑点了点头,扭过头来对胡二麻子说道:“自己人也有六亲不认的时候!反正你记住不要碰关于这个家伙的任何物品就对了!尤其是这个女人!”

胡二麻子仿佛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一样,低声顺气的应了一声。

也难怪,平日里在山寨之中当惯了猴子大王,现在一下见到江湖中几名顶尖的高手,自然是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唐银枪看着躺在地上的剑侍,道:“除了唐剑自己以外,任何碰过这个女人的人,都死掉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如果不想活了,可以去试一下,反正我也很好奇!”

胡二麻子连忙陪笑:“不敢不敢!给俺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唐银枪端详了一阵后,抬头看着小黑说道:“是你把她伤成这个样子的?”

小黑轻笑:“是,又怎的?”

唐银枪摇头:“没什么,我很期待木头会怎样对付你!”

小黑眼中露出兴奋的神色,转过头对唐剑说道:“好啊,多一个人,我不介意的!一起来杀我啊,或者被我杀!”

唐剑只是盯着小白,对小黑不理不睬。

唐斩来到唐银枪身边,看着他脸上挂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笑容,粗犷的面容露出微笑:“呵,好久不见了,主人居然把你也调回来了!”

唐银枪仰天打了个哈欠:“哎,本来好好的闲适将军做得悠闲自在,一个招呼都不打就被弄回来,一回来还就是打打杀杀!我们这些虾兵蟹将还真是辛苦啊!”

小白上下打量着唐银枪,笑容可掬地拱了拱手,说道:“想来这位就是白马将军唐银枪了。”

唐银枪也是一脸笑容,仿佛见到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也拱手道:“正是正是,想来二位就是剑灵小白和剑煞小黑了?”

小白笑道:“不是!”

唐银枪一愣:“不是?”

小白突然猝起发难,身形如电闪雷鸣一般出现在唐银枪跟前,手中短剑向唐银枪的面门狠狠刺去!

空白!

唐银枪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他甚至连反应都没有!但是他身体本能却救了他,向后急退。

唐剑的剑再次后发先至,向小白的背心插落。

小白回身挡开长剑,退回原地,脸上笑容依旧。

这一下,真是迅雷不及掩耳,饶是唐银枪武功高强,却仍然被小白骇人的速度吓出了一身冷汗。

幸亏有这个家伙在,如果方才没有这个家伙,我能挡下这电光火石的一击么?

唐银枪心中暗凛,眼中已没有玩笑之色,上下仔细打量着小白小黑二人。

唐剑瞥了唐银枪一眼,忽然说道:“没长进!”

唐银枪听见这话,立刻似小媳妇一般叫起撞天屈起来:“你这个家伙,怎么能这样说!我哪里能和你比,消遥自在的,还有个美女陪在身边!要知道在军营里面是很苦的,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像你一样,四处找人打架啊?”虽然话语极不严肃,但是身形却是遍布真气,以极为微小的频率暗自晃动,让小白摸不清楚他的具体位置。

唐剑冷冷道:“他,是我的!”

唐银枪点了点头:“放心,一定不跟你抢!这样快的速度,也就只有你能跟得上了!”

唐斩冲着小黑低声道:“这个家伙是我的!”

唐银枪无奈地摊了摊双手,说道:“你们都有活干,我为你们一起呐喊加油好了!”

胡二麻子连连点头道:“师父,好主意啊,师父!”

唐银枪一个响指瞧在胡二麻子的脑袋上:“好你个头啦!我在说笑都听不出来!”

胡二麻子抱着头,苦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