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银枪身后的背囊中取出长枪,接好以后,拄着枪,坏笑道:“你们加油打好了,我是不介意背后偷袭的!”说完唐银枪冲小白点头笑了笑“尤其是你,刚才你的招呼打得很热烈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小白灿烂回笑,身形突然再次消失。

唐银枪大喝一声,长枪如毒龙出洞,快速点向身前空无一人的地方。

“叮!”

枪尖准确地碰上短剑,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白笑容一滞,立刻侧身向左急退,避开身后唐剑的长剑。

唐银枪在秋风中倚枪而立,微微笑道:“同样的招式不能对我用两次!”

胡二麻子看着唐银枪威风凛凛的样子,大声喊道:“师父,台词好耳熟啊!”

唐银枪恍若不闻,凝神看着唐剑与小白的激战。

手中长枪的红樱微微抖动,在一旁虎视耽耽。

小黑与唐斩在一旁再次开战,两人刀气纵横,剑气披靡,杀得愁云惨淡。胡二麻子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胡二麻子瞪着眼睛看着眼前几人的撕杀,对唐银枪大声喊道:“师父,上啊,去帮忙啊!”

唐银枪忽然回头,冷冷地盯着他,脸上嬉戏的笑容变成一脸严肃。

胡二麻子立刻陪笑:“不愿去就不去嘛,当我没说!”

唐银枪提枪向他缓缓走去,身上慢慢弥漫出一股杀气。

胡二麻子看着唐银枪慢慢走来,感觉有点不对头,对唐银枪摇手急道:“师父,俺知道错了!有话好好说啊,有话好好说啊!”

唐银枪一枪向胡二麻子的脑袋刺出,发出一声刺耳的破空声!

胡二麻子闭眼一声惨叫,那叫声凄厉入云,绕耳不绝。

唐银枪不耐烦地喊道:“叫什么啊,又没伤到你!”

胡二麻子闻声睁开眼睛,身上身下迅速摸索一番,强笑道:“原来师父跟我开玩笑来着!”

唐银枪白了他一眼,说道:“谁跟你开玩笑,看看你身后!”

胡二麻子转身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地下斜插一只羽箭,远远的地方站着两个人,一人身着白色劲服,手持长弓,背负箭囊;另一人身着灰色武士装,背着双手。

胡二麻子恍然大悟,一拍脑袋:“原来方才师父是救我来着!”说完,胡二麻子转身对那两人大声吼道:“你奶奶的,忒不厚道!居然背后放冷箭!”

那人闻声,抬手又是一箭,眼见那箭如流星奔月一般,两百步的距离刹那间便飞到眼前,只把胡二麻子骇得魂飞魄散,一屁股坐在地上。

红樱一闪,只听“叮”的一声,枪尖将来箭拨落。

那飞箭去势不停,斜斜地插胡二麻子中间,入地三分。

这一箭只把胡二麻子吓得七佛升天,抬眼看去,只见那挡开飞箭的红樱仍然颤抖不休,他此时才记得怕得张口大叫。

远远地便听见那放箭之人的声音笑道:“当面放箭便算得上好汉了吧?”

只见唐银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低声说道:“小将军苏羽!鬼脚苏三!”

唐银枪眼睛眨也不敢眨一下,死死地盯着苏羽的一举一动,因为他知道这两百步的距离对苏羽的任何敌人来说都是一段极其可怕的黄泉之路。

苏羽远远地站着,从箭囊中取出两支羽箭,右手开弓,“砰砰”两声,连发两箭!

便见那两只羽箭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分别射向唐剑和唐斩。

唐斩左臂立刻中箭,小黑乘虚而入,黑龙杀在唐斩的胸膛留下一道血沟。

唐斩一声怒吼,破阵刀横扫而出。

小黑与唐斩硬拼一记,身体像被巨浪击中,向后猛退,两脚在地上刮出两道深深的土沟。

唐剑腹背受敌,眼见那白色羽箭就要射中他的背心,眼前小白的短剑又几乎同时刺到。

奇门遁甲之开天术!

唐剑嘴角微翘,眼中忽然露出疯狂的血红之色,瞳孔中赤红一片。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

竟然有这样的事!

小白瞳孔立刻收缩如针,用短剑将射来的羽箭拨落后,立刻便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唐剑突然出现,长剑向小白背后袭去。

小白向前奔出一步,身形再次消失,出现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想不到,你居然也会缩地成寸的身法!”小白脸上仍然是不变的微笑。

唐剑长身而立,长剑轻轻搭靠在右腿边,修长的身躯微微颤抖,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唯有嘴角慢慢渗出丝丝血迹。

“看样子是用了超负荷的功法,现在快支撑不下去了么?”小白笑道。

唐剑不语,身形缓缓消散在空气之中。

小白也立刻不见,便听见空中传来他的声音:“死要面子的家伙!”

兰亭古道的西侧,枯草凋零,秋风萧瑟,空无一人,满是黄土碎石的地面上却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和空中传来的阵阵剑器交击声,情形十分诡异。

唐银枪猛然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盯着苏羽,缓缓走近:“你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唐银枪斜斜提着长枪,脚步慢慢,仿佛无视苏羽遥遥指着他的羽箭,缓缓的提步。

是了,就是这个!

沙场上的千人斩将军,唐银枪!

平日里放荡不羁,玩世不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食将军,但是一旦认真起来,绝对是非常可怕的男人!

苏羽凝神静气,右手食指扣着弓弦,纹丝不动,左手食指轻轻扶着箭尖,锐利的寒锋遥遥地指着渐渐逼近的唐银枪。

唐银枪脸上不见一丝戏谑的表情,他眼神如电,喉咙滚动发出低沉的声音,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在扭曲。唐银枪缓缓举起长枪,红樱在风中猎猎狂舞:“你竟敢在我眼前伤我的兄弟!”

长枪剧烈旋转,如野兽咆哮一般,发出恐怖的破空声。唐银枪的身形在烈烈的风中有些飘忽不定,这让苏羽有些犹豫,放箭还是不放箭?

对于箭手来说,放箭的机会永远只有一次,他们追求的是一击必杀。

但是此刻,苏羽的瞬间犹豫给了唐银枪机会。

“雷霆万钧!”

长枪猛烈地横击在地面上,空中顿时飞起满天的泥石,在风中遮天蔽日!

地上传来一声接一声的沉闷撞击声,苏羽的眼前飞砂走石。

看不清楚了!

苏羽心中一惊,右手扣住箭羽的手一紧,箭尖犹豫着。

“不要小瞧我啊!”

唐银枪的身形突然从烟尘中破出,瞬间突袭到苏羽的跟前!

什么!这么远的距离,竟然一下就被逼近了!

唐银枪身形压得极低,一只手扶着枪身,一只手握着枪尾,枪尖乱甩,如战场上冲刺的骑士冲向苏羽!

“唐家枪法,青龙翱九州!”

苏羽深吸一口气,右手松开,满月长弓弹成半月。

三只羽箭排成一条直线,脱弦而出!

唐银枪睁大眼睛,那如闪电一般飞来的羽箭仿佛在他眼里划出一条如水波一般的轨道。

枪尖猛然抖动,将飞来的两只支羽箭磕飞。

第三支羽箭瞬间突破枪尖的防御,飞到唐银枪的面门!

唐银枪提枪横挡,羽箭准确地射在枪身上,弹飞到一边。

只是这么一会功夫,唐银枪已经离苏羽只有几步距离。

苏羽面容不惊,抬手举弓,又是一箭!

这一箭比方才那箭还要快了几分!

唐银枪只觉得“飕”的一声,那箭便奔到了眼前。

他勉强侧过身张口咬住那飞箭,牙齿立刻被震得溢出满嘴的血,借着侧身的力量在空中一个翻身,手中长枪闪电刺出,直取苏羽胸口。

这一枪的速度丝毫不亚于苏羽的飞箭,寒光闪闪的枪尖眨眼便奔到苏羽的胸前。

眼见苏羽就要中枪,忽然旁边一脚踢出,将枪尖踢了回去。

鬼脚苏三!

长枪在空中弯成一道弧线,唐银枪在空中翻身,一手接过那被震回的枪尖,在腰间转了一个圈,从另一边如毒蛇一般再次探出!

这便是沙场上最赫赫有名的枪法,回马枪!

枪尖闪着寒光,在苏羽咽喉停住。

羽箭在弓弦上蓄势待发,指着唐银枪的脑门。

唐银枪弓步提枪,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箭尖,额头上细细的汗珠悄悄渗出。

苏羽面露微笑,右手食指微微颤抖,枪尖威逼下的喉结轻轻滚动。

烟尘逐渐落下,两人如雕塑一般,静默对峙。

天边,夕阳正红。

风起,叶落……

唐银枪忽然一笑,吐出嘴中的羽箭:“我说了,不要当我不存在!”

苏羽也展颜一笑:“你的存在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两人相视对笑,都彼此盯着对方的眼睛,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稍有动静,两人立刻便要倒下一个!

苏三在一旁也不敢轻易出手。

方才那一记回马枪让他很清楚的认识到,唐银枪的枪究竟有多快!

他没有把握在红樱饮血之前杀掉眼前这个一脸微笑的男人。

冷汗在两人的脸颊流下,滴落在砂土中。

这是一场意志的角斗,谁的精神先出现动摇,谁就先死!

这个时候,突然远远的传来一记低沉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沉闷异常,仿佛一位巨人举足跺地一般。

相持中的三人顿时脸色一变!

周围的声音仿佛消失,唯有那一次接一次的脚步声在耳畔回响。

这声音仿佛死神索命前不急不慢的脚步声,一下接一下地扎在人的心坎上。

这会是谁呢?

苏三眼中神色一变,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远远逐渐走进的那个男人。只见血红的斜阳中慢慢走出一个男人。这人相貌普通,身形中等,缓缓的走近,却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威压。

苏三提步向他走去,两人相视站定。

苏三咬着牙齿,眼中仇恨如烈火燃烧:“唐权!”

唐权背着双手,淡淡一笑:“别来无恙啊,鬼脚三!”

苏三暴起,高高跃在空中,居高临下地踢出一腿!

唐权伸出一只手挡住踢向他面门的一腿。

苏三一只脚踢在唐权的手臂上,身子借着踢中的回力,扭过身子,在空中反身又是一脚,踢向唐权的左侧脸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