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权单手再挡。

苏三又借着这股反弹力在右侧踢出一脚。

刹那间,苏三两条腿在空中如巨斧挥动,连劈十三次!

十三连环踢!

这十三下连续左右侧踢都被唐权一一挡了下来。

苏三大喝一声,借着全身的力量和腰腹腿脚的力量,在空中一个正向翻滚,两脚脚踵如两只铁锤狠狠地砸向唐权的天灵盖。

泰山压顶!

唐权双手交叉挡住这力大招沉的一击,脚下顿时入土三分!

苏三翻身落地,阴沉着脸看着笑容淡定的唐权。

唐权放下双手,轻笑道:“你还是这样性急啊!看样子上次的教训,你好像没有记住的样子!”

苏三不语,上前提脚高踢,正是一招威力巨大的“半月斩!”

这一脚因为划出一条弧线,然后重重落下,以击打对方肩胛而使人丧失战斗力而得名。

唐权单手高抬过顶。

手臂和小腿相撞在一起,发出低沉的肉击声音。

苏三收腿,反身侧踢,小腿如鞭,甩向唐权。

唐权吐气开声,右拳从腰间直击而出,重重地与苏三的脚掌撞在一起。

两人同时震开。

唐权拍了拍手臂上的脚印,淡淡地说道:“有长进嘛!”

苏三冷冷地看着他,说道:“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

唐权微笑,说道:“看样子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说完,他右拳高举齐眉,拳面向前,左拳斜伸向下,拳面向下,两脚一前一后,不丁不八。

这正是天下第一人宋晚秋的独门拳法,“霸皇拳”的起手式,“拳倾天下”!

苏三虚步弓身,左手成掌,右手成拳,向前伸出,这也便是少林腿法中大力金刚脚的第一式“降妖伏魔”!

秋风肃杀,落叶纷飞。

一片枯叶在空中飘舞,轻轻飘向唐权的拳头。

“啪”!

树叶刚碰到唐权的拳头,便立刻爆裂成粉末!

碎片四处飞溅。

就是现在!

几乎是同一时间苏三动了!

苏三左脚踏出,腰间扭动,身子转动,右腿旋风般踢出,紧接着身形压低,左脚扫堂接右脚侧踢,跟上空中二连双飞踢,落地左右飞燕脚。

苏三仿佛同时多出十几条腿,变成一道灰影,狂风暴雨一般向唐权踢去。

唐权眼睛微眯,心中一紧。

来了!

鬼脚三的绝招,群魔乱舞!

俗话说:拳是两扇门,全凭脚踢人。

如果说,鬼脚三的两条腿进攻像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似飓风过境一样狂暴,如刀削如斧劈一般威猛,那唐权的两只拳头就像两扇紧闭的铁门,稳稳地挡住了所有的进攻,那两扇门之后冷静淡然的目光如亘古的星辰,依旧闪亮。

唐权被踢得节节后退,每退一步,身体便踏出一个深深的脚印,但那脚印却稳而不乱,退而不慌。

苏三仿佛有永不完的力气一般,两条腿毫无休止地挥动,一下接一下地砸在唐权坚固的铁门前。

就算这是世上最坚固的铜墙铁壁,我也要用自己的双腿将他砸得粉碎!

苏三大喝一声,右腿高高抬起,脚尖与左腿脚跟成一条一字直线。

脚尖缓缓落下,空气仿佛被切割开来。

空中纷飞的落叶飞过。

脚尖滑落,将飞叶一分为二。

唐权眉头一皱。

他竟然练成了破空踢!

唐权再退一步。

脚尖在他眼前如利斧劈落。

唐权双手交叉挡在身前,眉心流下一缕鲜血。

竟然,受伤了!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唐权眼中开始燃起如火焰一般的眼神。

“不错,真的有进步!”唐权伸手将血迹擦去,微微笑着“不过,到此为止了!”

“现在轮到我了!”

唐权眼神忽变,一声大喝:“大地狂啸!”一拳猛然向地面砸去。

“咚!”

大地瞬间剧烈颤抖,地面的黄土像地毯一样涌起一层波浪向苏三袭去。

苏三只觉得一股剧烈的力量从脚底涌了上来,将他向上抛去。

不好,下盘空了!

苏三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躺下吧!”唐权出现在苏三眼前,一只手准确抓住苏三的咽喉!

唐权手指正要发劲捏碎苏三的咽喉,却见苏三的眼中露出诡异的笑意。

唐权心中一紧。

只见苏三两条腿如蛇一样迅速缠绕在唐权的脖子上,两只手抓着唐权伸出的胳膊,整个人全部吊在唐权的手臂上。

十字取颈术!倭国柔术!

十字取颈术是倭国柔术中用于擒拿的一招。这是一招以两腿锁住对方颈部,再用双手扭住对方胳膊,以腰腹腿脚发力,双手扭动,带动全身的力量将敌人掀翻,瞬间扭断敌人颈部的狠辣招式。

他怎么会这一招?

唐权心中暗惊!

苏三两腿发力,唐权上身顿时如泰山压顶,不自觉地向下弯去。

缠绕在唐权脖子上的腿如两条巨大的蟒蛇,紧紧地捆住他的脖子,简直无法呼吸。因为手臂吊着的重量和苏三手臂的扭拿而传来一阵阵的肌肉撕裂感。

苏三狞声说道:“没想到吧!我看你怎么逃脱!”

太大意了!

唐权眉头紧锁,他上身颤抖着,抵抗着苏三两腿和两手带来的恐怖力量。

苏三一声大吼:“断!”

唐权的胳膊里面咯咯一响,整条胳膊顿时软软的摊了下来。

脱臼了!脱臼的手臂再也用不上力,苏三的力道如同热刀劈奶酪一样迅速向唐权的颈部传去。

“我要拧断……!”苏三狰狞的声音在唐权的耳边回响。

因为脱臼而带来的剧烈疼痛并没有让唐权因此而慌乱失神,他反而几乎同一时间反应向前踏了一步,将身体重心向前倾斜,手臂向前舒展,身子向前倾的那一刹那忽然剧烈后退然后猛然身体向脱臼的胳膊一压,另一只手托着脱臼的胳膊将臂骨对准肩骨踝猛力一压!

只听见咯吧一响,唐权又将手臂接了回去!

这一脱一接,前后不过一秒的功夫!

苏三目瞪口呆!

唐权淡淡一笑:“确实很厉害!不过,我是没这么容易被打败的!”

“喝!”唐权一声怒喝,上半身猛然挺直,两只托着苏三的手突然发劲,将他整个人托举过头。

霸皇拳第八式,霸王举鼎!

“死!”唐权大喝,将他用力向地面摔去!

“轰!”

地面尘土飞扬,那声音仿佛陨石坠地。

天空的白云和唐权的脸在苏三的眼中剧烈晃动,他的耳边传来一阵阵的蜂鸣声和唐权清晰的一声大喝:

霸皇拳第三式,拳倾四野!

拳头在眼前一点一点的降落,扑天盖日一样遮盖了这世间所有的景物。苏三胸口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狂喷一口鲜血,抽搐了一下,不再动弹。

唐权慢慢站起,瞥了一眼被打入坑中的苏三,将眼光投到另一边的战局之中。

唐银枪和苏羽两人仍然对峙着,只不过两人仿佛刚才又交过了一次手。唐银枪的肩膀上被透穿了一只羽箭,而苏羽的颈部则滚滚流淌着鲜血。

红樱依然噬血地凝视着苏羽的咽喉,箭尖仍旧瞄准着唐银枪的面门。

唐斩身上血痕无数,破阵刀却依然威猛如旧。小黑的黑龙刀毒辣非常,无孔不入地在唐斩的身上寻找放血的机会。

小白与唐剑遥遥对视,两人浑身浴血,却都纹丝不动,身边杀气弥漫,剑气纵横,叶落而断。

唐权轻轻掸了一下衣袖,提脚向他们走去。

“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你想到哪里去!”

苏三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唐权止步,瞳孔收缩。

怎么可能!

苏三咳出一口鲜血,用袖口擦去,摇摇晃晃地站起,脸上露出厉笑:“战斗才刚刚开始!”

鬼脚苏三!

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最令人心寒的不是他如雷霆一般猛烈的腿法,也不是他如鬼魅一般的腿速,更不是他杂学丰富的腿功,而是他那鬼神一般令人敬畏的意志力与求胜心!

胸骨都碎了,居然还能战斗!

真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对手!

唐权背负双手,缓缓转身,摇头道:“何必呢!”

苏三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平静下来:“我们之间的恩怨,在今天了解吧!”

唐权淡淡笑着,双手从身后拿了出来,一只手张开伸出,一只手紧握成拳,放在腰间:“那我就成全你!”

两人的斜阳中对视着,晚风散乱着他们的头发。

苏三大喝一声,冲上前去,身形压得很低。

唐权眼帘低垂,轻吐一口气,左拳直线挥出!

苏三的腹部仿佛被一个巨锤狠狠击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飞了出去。

苏三一次接一次挣扎爬起,又一次接一次,再次上前。

唐权轻轻叹气:“躺下吧!”

霸皇拳第五式,霸气冲天!

唐权仿佛一瞬间变成一位威武的金刚大士,脸上肃穆一片,像是要放出万丈光芒一般。

左拳缓缓挥出,拳头周围的空气仿佛开始扭曲!

苏三摇摇欲坠,瞳孔放大,眼中只剩下那缓缓逼近的拳头,心中竟然提不起一丝求胜的念头。

苦练三年的结局,仍然是这样的惨败么?

难道,他真的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天才?

结束了……

拳劲在空中破出一道气流,向苏三的胸膛碎骨处轰去。

那气流仿佛在空中幻化成一个金光闪闪的战士,挥舞着手中的长枪杀气腾腾地向苏三冲去。

这是唐权最可怕的绝招!

御气成形,隔空杀敌!

眼看那拳劲就要轰在苏三的胸口。

忽然一只手伸出来,挡在他胸前。

那杀气腾腾的气流仿佛泥牛入海,只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便顿时消失。

唐权心中一惊,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来人。

江湖中能这样轻描淡写地接下他这一招的人,绝对不多见!

只见一个两鬓斑白,身形发福的中年人一只手挡在苏三身前,一只手背负身后。这人身着粗布土灰色长衫,穿着一双蓝色纳底布鞋,一副管家打扮。

正是苏家的大管事,福叔!

福叔仿佛像没有看见唐权一样,将苏三扶住,两手如翻飞蝴蝶,连点苏三身上的紫宫、玉堂、膻中、气户、俞府、云门、神藏、太乙、鸩尾九处穴位,认穴之准,点穴之快,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