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三被福叔轻轻放倒在地,脸色红润,一条命算是保住了。

唐权在一旁看着福叔旁若无人的将苏三料理完毕,一时竟然看不出这身形发福的中年人一举一动之中的破绽来!

更让他感到心寒的是,眼前这个中年人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在他看来,这个人却是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在高速的轻微晃动,以造成无法判断具体位置的效果。

这是谁!

江湖中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唐权拳头捏紧,手掌心竟然不自觉地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方才是你伤的他么?”福叔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苏三,问道。

唐权微微点头。

福叔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手脚还真重啊!要是我再晚来点,只怕又是一条人命了!”

唐权淡淡笑道:“江湖中人,刀口舔血,生死之事,怕是早已看淡了!”

福叔道:“那老夫有个不情之请,少侠可否给个面子?”

唐权拱手道:“少侠不敢当,前辈但说无妨!”

福叔道:“我想请你们两边罢手,如何啊?”

唐权说道:“争斗由彼开始,自然也可以由彼结束!”

福叔又叹了口气,道:“不错,现在的年轻人能有这份度量,很是了不起!只不过,老夫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少侠可否通融?”

唐权道:“前辈请讲!”

福叔指了指远处正和小白重新进入对峙局面的唐剑说道:“我家少主吩咐我取这个人的首级回去,不知道少侠可否让开一条路?”

唐权冷冷一笑道:“这个我可做不了主!”

福叔道:“不让?”

唐权摇头道:“不让!”

福叔轻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是非要动手不可了?”

唐权不敢怠慢,身形不丁不八的站着,气息牢牢地锁定了眼前的福叔。福叔拱了拱手,说道:“还请少侠手下留情,不要拆了老夫这把老骨头!”

唐权不置可否,面容严肃,渊停岳峙,如临大敌。

福叔捶了捶背,弓着身子,没有半点高手风范地唠叨道:“现在的年轻人,唉……”

唐权浑身内力澎湃激荡,气息涌动,衣角无风自动。

战局一触即发!

就在这个时候,场中诸人忽然听到一旁有人鼓掌大笑,声音清晰入耳:“真是精彩,苏家闹这样大的动静来欢迎弟兄们回京,真是失礼失礼啊!”

唐门五绝中的唐斩和唐权听了这个声音,无不同时罢手,撤出战局,面露微笑。

唐银枪与苏羽几乎同时撤离兵器,两人相视良久,眼中都有笑意,苏羽笑道:“看来唯有隔日再分胜负了!”

唐银枪轻描淡写地将肩膀上的羽箭折断,脸上重新挂上玩世不恭的笑容道:“这一箭我会报答你的!”

苏羽将颈部的鲜血止住,笑道:“彼此彼此!”

唐剑勉强脱出战局后几成血人,脸色惨白,看不出一丝人气。

小白等人和唐门四绝转头望去,不是唐子玉与王子安,那又是谁?

小白等人心中一紧,难道猎人要变成猎物了么?

福叔听到声音传来,慢条斯理地转过身,露给唐权一个大空门,不紧不慢地拱手对唐子玉说道:“不知道唐大公子驾到,有失远迎!”

唐子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前辈这是哪里的话,离进城还这样远就劳师动众地来欢迎我们,真是让人愧不敢当啊!”

福叔叹了口气道:“只可惜照顾不周,有失名门风范!”

王子安大怒,方要提步上前,便立刻被唐子玉暗中拦住。

唐子玉拱手道:“早就听闻当年前辈的‘破神手’功夫威震江湖,改日定当讨教讨教!”这话一说完,唐家诸人立刻倒抽一口冷气,看向这貌不出众的中年男子的眼神顿时有些肃然起敬。

破神手刘福,一个极普通的名字,一个长相也极普通的男子,但却是当今世上唯一一个连续挑战了宋晚秋和周师师仍然能够生还的人,虽然都是败北而回,但是能在这两人的手里全身而退,这足以当得起天下英雄的敬佩!

福叔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他此刻身子微微发福,一副打扮实在是没有半分的高手风范,他叹气道:“老啦,当年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说完,福叔向唐子玉身后深深地望了一眼,接着说道:“看样子还有其他的客人来访,老朽先行告退了!”

不用回头,唐子玉也知道那是九门侍卫长张行带领着巡城的御林军赶了过来。

毕竟此地不比其他地方,这可是京城重地,虽说是在京郊之外,但是这样私斗的事情还是不被允许发生的。在京城十里范围之内,持械私斗可是要掉脑袋的重罪!虽然这个重刑不可能落在唐子玉的头上,但是如果被抓到大理寺去和“笑面佛”赵成那个逼供高手去长相厮守,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笑面佛赵成此人乃刑部左侍郎,年轻的时候就以心狠手辣,六亲不认而闻名,是先皇手中的一把快刀,后因为得罪的人太多而被先皇重罪责难,几丧性命。

当今皇上登基之后,为了整顿吏治,重新起用了这条见人就咬的恶犬。赵成上任后,大刀阔斧,血流成河,一时间官场上人人自危,那些平日里手脚不干净的官员们无不谈赵色变,贪污腐败等现象立时肃清许多。

赵成此人经历了两朝大起大落之后,脾气性格竟然大变,由以前阴沉鸩毒,见人刻薄的性子变成现在逢人便笑,口蜜腹剑,因为一张园脸笑起来有如弥勒佛一般,便被称为笑面佛。只是唯一不变的是他那灵魂深处隐藏着的择人而噬的野性。

先皇曾对此人评论说:赵成此人,朕取起忠勇之性,恪守之心,但却恨其手段毒辣,刚愎自用。

唐子玉虽然没有碰到过这位有名忠毒双全的大臣,但是敬畏之心却早已有之,如若不是迫不得已,他是绝对不想和这种人去进行正面交锋的。

更何况,凡事只要被他沾了上来,不死也要脱层皮。

唐子玉笑道:“前辈太客气了!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改日子玉一定亲自登门拜访,到时候多多叨扰就还请多多包涵了!”

福叔微微一笑,拱手道:“静候大驾!”说完,转身离去。

苏羽将苏三抱起,跟在福叔的背后,缓缓离去。

小白和小黑并行走在他的身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望了一眼各自的对手,留下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便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子安目送着苏家的几大高手离开,冲唐子玉急道:“少爷,就这样放他们走啦?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唐子玉没有答他的话,只是快步走到唐剑跟前,飞快点了他身上几处穴位,说道:“你的血都快流干了!”

唐剑冷冷地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向前走了一步,仰头便倒!

唐银枪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扶住他,抬头对唐子玉询问道:“少主?”

唐子玉把了把唐剑的脉,他体内狂暴紊乱的气息吓了他一跳。

“这个家伙,用了奇门遁甲!我不是不让他用的么?”唐子玉惊道。唐银枪苦笑道:“少主,他若想用,谁能拦他啊?”

唐斩在一旁大点其头,唐权则摇头叹气。

唐子玉郁闷道:“这么些年不见,这家伙的臭脾气还是这样!真没意思!”

王子安在一旁急道:“公子,有牢骚回去再发吧,现在救人啊!”

唐子玉用扇子敲了他一下,说道:“急什么!跟你说过多少次,行大事者,不可急躁行事!”王子安摸着脑袋委屈万分,小声嘀咕道:“人家只是个跑腿的嘛!”

一个麻脸大汉忽然闯进唐子玉的视线,一下子跪在他面前,大声喊道:“唐银枪门下,首席大弟子胡二,拜见师祖,祝师祖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唐子玉顿时满头雾水地向唐银枪望去,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首席大弟子?还一统江湖呢!

却见唐银枪也是一脸苦笑,暗中踢了这个麻脸大汉一脚。唐银枪在唐子玉身前小声地解释了几句,这才明白事情的始末。

原来是个山贼头子啊,我说那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呢!唐子玉恍然大悟,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汉子,忍不住呵呵笑了出来:“好好好,难得你也能收个徒弟,我看他底子还不错,虽然长得特别了一点,但也不失为一个可塑之材嘛!”唐银枪也有些陪笑的说道:“我也正是这个想法!”

唐子玉笑着拍了拍唐银枪的肩膀,走到胡二的跟前,用脚尖轻轻踢了踢他,说道:“起来吧,看不出你这汉子还挺有几分机灵头脑,以后就好好跟着小四学武。”

胡二麻子打一看见唐子玉出现之后,就从众人的察言观色之中发现此人竟是他师父的师父,心中立刻便打定主意要好好巴结一番。此时竟然一举得中,心中心花怒放,脸上喜笑颜开,连忙站了起来,挺胸凹腹地站在一旁,说不出的神气。

唐斩抱着剑侍走了过来,说道:“主人,她快挺不住了!”

唐子玉看着唐斩一身的刀痕,惊讶道:“我看你才是挺不住了的样子!让我看看你们两个!”

“有谁能告诉本官,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唐子玉扭头看去。

一个头戴雀翎金盔,身着白甲的男子正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这人正是九门侍卫长张行!

张行的官位虽然不大,但是却是赵成嫡系一派出去的人物,一手培养出来铁面人物。平时掌管着京城附近的警戒与安全,哪里稍有风吹草动,他便会出现在哪里!

唐子玉也不愿意轻易得罪他,拱手笑道:“侍卫长大人,近来可好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