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行定眼一看,竟是眼下极为敏感的人物,唐家的少主唐子玉!他心中打了一个顿,道:“不知是唐公子在此,失礼失礼!方才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接到下属的通报,说这里发生民斗?”

唐子玉决定耍赖把这件事赖过去,他仰天打个哈哈,说道:“当今圣上英名神武,天下太平安康,百姓安居乐业,谁会闲着无聊没事找事,冒犯侍卫长大人虎威啊?”

张行面含笑容,左右打量着我们这些人,指着昏迷不醒的唐剑和剑侍说道:“那唐公子可否解释一下,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唐子玉一时找不到好的借口插科打诨,心头心思转得飞快,说道:“呃,你猜?”

看着张行不善的面孔,唐子玉接着说道:“最近风干物燥,我的手下没事自己出点血,不犯法吧?”

张行脸色难看,道:“那他们身上的剑痕是怎么回事?”

唐剑和剑侍身上的伤不能再被他这样拖下去了,必须得尽快打发这个麻烦的家伙!

唐子玉嘴角含笑,语气渐渐的不善起来:“不用剑插那么几下,怎么放血啊?督统大人有所不知,适当放血延年益寿的喔!”唐子玉说着说着,眼睛冷冷地在张行和他的士兵们身上转来转去“不知道侍卫长大人想不想试一试啊?”

张行看着唐子玉不怀好意的笑容,背上渐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他身后的一百名白盔卫兵都是久经沙场的战士,感受到这股杀气后,一声整齐地低喝,拔剑持盾,声势慑人,甚是威武。

一时间一股凛冽的杀气冲唐家诸人直逼而来。

唐权和唐斩,一人肩扛巨剑,一人背负双手,不约而同地向前跨了一步,仿佛一面无形的墙,顿时将这股杀气给逼了回去。

张行虽然铁面无私,但也不是傻子,在眼下如此敏感的时机,又在唐家即将重新起用的大局下跟唐家的少主过不去,那简直是自己找死。

眼见两边一言不合便要动手,张行举手止住跃跃欲试的手下,拱手说道:“唐公子小心了,不要以为你们唐家可以一手遮天便为所欲为,视皇法于无物!”张行义正词严地说道,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唐公子,好自为之!”

唐子玉丝毫不为他所动,啪地一声打开扇子轻轻摇着,微笑道:“多谢侍卫长大人关心!最近不大太平,大人可要注意身体喔!”

张行转过身,别过脸来,嘴角露出冷笑:“彼此彼此!”

唐子玉拱手道:“不送!”他目送着这位铁面侍卫长的离去,心中心思飞转。他回过头来看着五绝中的四绝,唐斩浑身外伤,唐剑重伤,唐银枪受伤也是不轻,只有唐权全身而退。

他将手下武力最为高绝的几个人调回京城,却没想到在第一时间便遭到迎头痛击,如果不是唐斩等人及时赶到,只怕唐剑今日危矣!

两家暗斗,犹如水火,真是不可有一丝的大意马虎啊!

唐子玉心中念及苏文绾的手段,背上忍不住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他恨恨的想道:苏文绾,你不要太得意了!

“这么说,失败了?”

苏文绾闭着眼睛,面容平静的站在水池旁边。

福叔在一旁垂手躬立道:“剑侍在第一时间便鸣箭示警,唐斩、唐权、唐银枪分别赶到,唐子玉和子安也随后而来。”

苏文宇在一旁道:“他们倒很快的动作!”

苏文绾脸上浮起一丝笑容,缓缓张开的眼帘中泛出锐利的目光:“你以为分散在大楚各地的四绝及时聚拢在一起,会是巧合么?”

苏文绾微微思索,醒悟道:“难不成,他们接到密令都不是同一天?”

“当然不是!唐子玉将他们每一个人的路程长短,以及路途上可能发生的一些意外都算了进去。四绝虽不是同一天接到密令,但是他们彼此之间有相互联系的密令,彼此协调进京的时间与步伐,于同一天几乎同一时间赶到京城。”苏文绾娓娓而谈,脸上露出欣赏的笑容。

苏文宇眼睛睁大,说道:“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太离谱了!他,怎么做到的!”

“唐子玉对五绝的功力深浅以及性情脾气了如指掌,这刀剑拳枪四绝有如他的四肢,平日里四绝行踪飘忽,捉摸不定,难以下手。我本想趁此时机断他一臂,没想到还是被他算到了。唐家这个庞然大物虽然势力惊人,但是大将军王与长公主年老,唐家其余派系只知相互争斗,这些碌碌之辈,不足为惧,我们真正的大敌便是这个把自己隐藏起来欺人盗世的唐子玉啊!”苏文绾微微笑着“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做我的对手啊!”

苏文宇脸上平静下来,道:“京城高手云集,怕是要有一场风波了!”

苏文绾微笑不语。

唐子玉诸人回到府中,却意外地看见一长串的马车和坐轿排在唐府的大门口。唐子玉一惊,人当场呆住了,脑中顿时心思飞转。

这是怎么回事?

看那些马车和轿子的派头其中三品以上官员不下十名,难不成是来试探长公主和大将军王的态度的?还是嗅到了什么风声味道,提前跑来通门路拉关系的?

唐子玉眉头微皱,带着众人立刻转身从偏门走去。

来到偏门,却看见仍有五六个擅长钻营的官员守着偏门徘徊。

唐子玉刚一露脸,那些人便像闻见了鱼腥味的猫一样,立刻围了上来,唧唧喳喳,好不聒噪。

唐子玉心中担忧唐剑和剑侍的伤势,沉着脸,道:“你们都是什么人?怎地如此放肆?是不是在外面当官当得久了,进了京城就不懂规矩了?”

这番话一说出来,这些官员们们顿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其中一个比较机灵一点,身着下三品官服的官员,大着胆子接着唐子玉的话,说道:“公子爷责怪的是,只是久未见过长公主鸾驾,心中着实想念得紧,下官听说托公子爷、大将军与长公主的福,下官即将为当今圣上重用,便特地备了些薄礼,以表心中敬谢崇敬之情!”

这话一说完,其他人立刻心中后悔,怎么这马屁就让这小子给拍了去,于是纷纷接到:“是啊,公子爷,这话真是说道下官心坎里去了!公子爷念在下官多年为唐家效力的份上,引见一下吧!”

唐子玉心中再惊,怎么,皇上已经开始启用唐家的大臣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虽然心中惊疑不定,但面色却是渐缓,道:“既然知道自己是唐府出去的人,那就要有规矩!长公主与大将军王如若要见你们,自会传见,何须你们在这里徒费功夫!长公主与大将军王既然没有要见你们,那自然有他们的道理,你们也要多多体谅一下才是!”唐子玉也不愿过于怠慢这些唐派官员,语气之中平和许多。

几名官员都陪笑道:“那是那是!公子爷所言甚是!”

唐子玉陪着他们笑了一阵,忽然脸色一板:“那还不让开道,想看着我的下人因伤不治而死么?”

这几名官员被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让开,眼巴巴地目送着他们进入了唐府。有的机灵的立刻吩咐自己身边的下人,着送上等的金创药送到唐府来。

进门之后,全叔立刻迎了上来,满脸的苦笑:“哎哟,我的爷啊,您可算回来了!门口的人您看见了吗?家母正要老奴问您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唐子玉扭头吩咐王子安去请府中的名医红月来为唐剑等人疗伤,回过头来对全叔说道:“你还问我哪,我也是满头的雾水啊,这唱的究竟是哪一出啊?是不是哪出差错了?我娘干吗不见他们啊?”

全叔道:“家母说现在正是敏感非常时刻,此时见这么多些朝廷命官,这是受人以柄的事情,她还以为是少爷您弄出来的事哪!这事看起来也太怪了,我们唐府可是好多年没有官员登门拜访了啊,怎么今儿个一股脑儿都冒出来了?”

唐子玉沉吟了一会:“这事,我看有些蹊跷,你先去应付着那些官员们,不要怠慢了,从他们口中套些口风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个回事。”

全叔应了一声,转身便要走,却又被唐子玉喊住:“等等,我听他们口中说他们听到我们唐家将要被启用的消息,你去探探,他们这消息都是从哪来的。探明了,立刻告诉我娘,她会处理的!另外,你去告诉我娘,说我眼下有点事情走不开,一会去他那。”

全叔透过唐子玉看了一眼唐斩诸人,心中像明白了什么,一言不发,点了点头便走了。

见全叔离开后,唐银枪好奇地上来问道:“少主,这红月是何人?是这两年府中的新供奉么?”

唐子玉气不打一处来,回头便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道:“你这个家伙,眼前这么大事,你居然一开口就问女人,你真是死性不改!”

唐银枪捧着脑袋,脸上嬉皮笑脸的笑道:“这大事嘛自然有少主扛着,我们兄弟几个都是粗人,只懂得打打杀杀,少爷说了我们也不明白,反正我们就是少爷手里的刀,让我们砍谁,我们便砍谁!”

唐子玉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他,一脚踢过去:“什么乱七八糟的,说得好像跟地痞流氓一样,好歹是个从四品将军的人了,怎么这般的样子?”说完,对着唐权道:“小三,你身上没伤,小一和小二就麻烦你多照顾照顾了,这些日子我可能不会一直陪着你们,你们便在我这里歇息,将来我自有安排。”

唐权俯首,恭恭敬敬的说道:“我们的命都是少主给的,少主吩咐自当遵从!”

唐子玉点了点头,走到唐斩的跟前,拍了拍他结识的胸脯,笑道:“好家伙,又长壮了,怎么样,这几年过得还好吧?都吃什么了,长得跟头牛一样!怎么样这些伤没事吧?”唐斩咧嘴一笑,捶了捶胸脯,声音嘹亮:“不碍事!那鸟人若是再来,看我跟他再大战三百回合!至于在外面嘛,还不是老样子,只是在没有在家里面舒服,而且这许久看不见少主,心里面怪惦记的紧!”说着说着嘿嘿一笑,眼圈里面却是已经红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