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笑了笑,抓着他的胳膊也紧了紧:“好,好,回家了就好,我也很想你们!”唐子玉目光在眼前的几人之间来回打转,当年还显得青涩的少年已经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了,这几个人就是他这十年来费劲心血培养的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唐门最为强大的七组是家族势力,非家主不能动用,当年他为了积攒以后自保的力量,在各地搜罗来的孤儿中挑选了这四人,尽心培养教导,今日终有所成!唐子玉与手下这四绝虽说是上下级关系,中间又带着师徒情分,但是唐子玉从未把这几人当下人看待,视若兄弟手足,感情深厚,非同小可。十年的心血早就在彼此之间化为了一种比血还要浓的深厚感情。

苏文绾如果真的狙杀唐剑成功,那对唐子玉的打击可谓是如断一臂!

几人几年来初次见面竟是这般伤的伤,昏迷的昏迷,这般的凄凉,又讲起这些年在江湖上飘零闯荡的日子,都有些唏嘘不已。几个大男人正说着,红月已是来了。

“皇天菩萨,你们这是怎么了?又上哪里打架了么?”这是一个如清泉一般清澈的声音。

屋里的男人们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感觉如在沙漠之中饮了一口冷水,神清气爽,不约而同地向门口望去。

红月头上的淡黄色蝴蝶簪简单地串起一束马尾辫,身上穿着一身翠绿色的连衣裙,下面露出一双淡黄色的绣花鞋。婀娜多姿的身材站在门口,微微的测逆光打在她的脸颊上,印衬出一张秀气的面容。

男人们眼睛一亮,只觉得这女子仿佛不经意间发现的一朵山间小花,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暗暗地散发着淡淡的芬芳。

这女子便是是大楚有名的外科圣手,两年前被五毒教追杀,家破人亡,于末路之时被唐子玉无意中救下。后来便成为唐家府中的供奉之一。

唐银枪回过神来,小声询问唐子玉:“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唐子玉没有理他,连忙站起身来,将红月迎进了房,说道:“哎呀,你来了就好,快来救命,我的这几个兄弟的性命就交在你的手里了!”

红月白了他一眼,没好声道:“男人啊,就知道打打杀杀,真是讨厌!”

唐子玉前些日子着实被红月整得有些郁闷,不敢轻易招惹她,只是陪笑道:“红月姑娘悲天悯人,菩萨心肠,快点救救我这几个兄弟吧。”

唐银枪和唐权唐斩等人相对着望了一眼,看向唐子玉的眼神立刻变得不一样了。

少主竟然对眼前的这个女子如此低声下气,一定有内幕!

难道跟她有一腿?

唐银枪不怀好意的想……

红月人不离包,包不离人,身边依旧是那个白色绣花小包。她婷婷玉立的站在门口,一双秋波也似的眼睛望房内一扫,里面的男人们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她也不待唐子玉招呼,走进房来,眼睛在众人身上扫了个圈,便在唐剑和剑侍的身上停了下来。

红月娥眉微蹙:“谁下的狠手?”

说完,又抬眼看了身边的男人们一眼,说道:“你们这么多大男人,怎么就照料不好一个女人?”

这话一说出来,屋里的男人们脸上都有些挂不住,微微脸红,不敢与红月责难的目光对视。

红月看了唐子玉一眼,摇头道:“你们男人果然都是靠不住的!”

这话细细琢磨起来有些暧昧,但此刻唐子玉却是无心与她说笑,只是苦笑无语。

红月两手柔夷在剑侍身上快速游走:“锁骨骨折、臂骨被折断,体内严重失血!”红月打开随身的小包,抽出一根一碰就软的金针,凝神屏气,将那金针插入剑侍的膻中穴,过了一会,她拔起金针,凝神注视了一会,脸色微变,抬起头来,盯着唐子玉,眼神有些严厉又有些奇怪:“怎么回事?她体内怎么会有……”

唐子玉脸色不变,打断她的话,问道:“情况怎么样?”

红月盯着唐子玉的眼睛看了一阵,发觉他早已知道她体内有毒的事情,微微一沉吟,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不是她体内的九蛛连环毒使她体内的血液循环变慢减缓了出血的速度,她早就死了!”红月打开随身带着的小包,取出一排大小不一的金针,对身旁几个五大三粗的男子看了一眼,开始把他们往外赶:“你们是不是要回避一下?非礼勿视!”

唐子玉笑了一下,带着唐银枪等人从房里面退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长公主身旁的贴身丫鬟芸儿找了过来,盈盈揖了一福,脆生生地说道:“公子,主母有事请您去内堂一趟!”

唐子玉问道:“我娘可讲是何事?”

芸儿摇了摇头,说道:“未曾说起,只说公子回来之后便立刻去见她!”

唐子玉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说完,他转过身对王子安说道:“子安,你去把小一他们安顿好,为他们找一些上等的金创药来,实在不行就等红月为唐剑和剑侍治完伤再麻烦下她。”

唐银枪笑道:“我可不敢劳烦她!她连公子你都敢教训,那我们还不得被她吃下去啊?”

“被谁吃下去啊?”

红月忽然打开门,冷冷地看着唐银枪。

人后说人最忌讳的便是被当场捉住,唐银枪顿时一脸尴尬,唐斩和唐权两人也是目视蓝天,左右环顾。

唐子玉为唐银枪找台阶下,佯惊道:“这样快就结束了?”红月白了他一眼,鼻子里面冷哼一声,傲然道:“你以为我‘金针圣手’的名号是浪得虚名么?”此时正是大拍马屁的最好时机,唐子玉自然不会错过,拱手陪笑道:“不敢不敢,失敬失敬!”

唐斩忽然单膝跪下,大声道:“多谢姑娘妙手相助,我代五绝诸人相姑娘答谢!”唐斩声音如雷,一句话在耳边说完仿佛滚雷一般,一阵阵的在耳边回响,红月吓了一跳,见这个如山岳一般魁梧的男子竟然跪倒在地上,连忙伸手虚扶了一下,道:“救人活命乃医者的份内之事,何必如此多礼!快快请起!”说着,红月抬起眼,瞥了一眼在一旁正使劲揉着鼻子的唐银枪,说道:“不过,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高兴了!至少不像某些人,把人当成洪水猛兽!”

唐银枪脸上越发得苦涩,不敢接一句话。

红月在这唐府平日里不能随意出门,除了有时捉弄一下这个唐子玉给自己找找乐子以外,便是整日的泡在瓶瓶罐罐跟前跟一些枯树皮和烂草根打交道,早就闷得坏了。今日突然见到这些生人,又是一个个来头不小的架势,生平最喜欢热闹的红月早已是暗暗打定了主意,要找一个看着顺眼一点的陪她好好玩上几天。平日里唐子玉身为唐府的小主人,如今早已成年,听说明年就要与那胡家的小姐和赵家的小姐完婚,府中上上下下早就拿他当主人看待,再加上家主和家母也有意纵容,这上上下下弄得唐子玉生生的增出许多的威严,让下人们不敢亲近。红月虽说是唐家高高在上的四大供奉之一,与唐子玉平日里见面也不需见礼的主儿,但若非唐子玉惹上了她把她招惹恼得狠了,她轻易是不敢招惹这个高深莫测的男子的。

红月心下盘算,这唐斩身材魁梧高大,骨骼粗壮,肌肉盘根错节,块块坟起,一看便是天生神力,外家功夫练到了极至的绝顶高手,这样的人脑子里面一定是缺根筋,肚子里面一根肠子的人,如为友则可托付性命,但若是找他一起寻乐子找玩儿,光看那满脸的木头样便知道找他一起玩儿还不如自己养只小狗来得有趣。

那中等身材,相貌平平,双手却洁白如玉的男子,一看便知道浑身的功夫全部都在拳头之上。江湖上用拳练到炉火纯青的境地之后无不是靠着一身高深的内力,这男子太阳穴虽是平整无奇,但是眼中晶泊剔透,深不可测,竟是内力已至反朴归真的境界!看着眼前这个男子,那渊停岳峙的宗匠派头让红月暗暗吐了吐舌头。这人像我的爹爹,找他玩儿?不妥不妥,大大的不妥!

再看至这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相貌极美的白发男子,竟是让红月看得有些出神,但仅仅是魂魄出窍了一会,红月便回过神来,立刻将眼前这绝美的男子排除在外。她叹了口气,暗自的想,老天爷,这男人都长得美成这样,整日的和这男子在一起,那天底下的女人还活不活了?

她却不知,这唐剑正是这天底下最是冷心冷面之人,一手快剑称绝天下,是世上恐怖之极的刺客。她若是找唐剑玩儿,只怕不出一息便要剑下香魂消散,呜乎哀哉。

红月思绪飞转,心思便打到了唐银枪的头上。眼前这男子身材修长,面容英俊,气质不凡,眉宇之间灵气涌动,一看便是知情趣的男子,再看他身上血迹斑斑,但神色之间却毫不在乎,显然是身怀绝技之人,找这样一个男子为伴,想来乐子要多上很多。

红月打定主意,转过头来对唐子玉说道:“那女子身上骨折的部位已经被我接好,体内的九蛛连环毒我没有办法除去。男子身上的剑伤,我已经缝合完毕,体内的经脉已经损坏,要细细调养。我开了一张药方,现在去抓几副药来。”

红月说完,片刻也不停留,便自顾自的去了。几个男人傻傻地目送着眼前这个女子的离去,半晌才回过神来。

进得房后,唐子玉等人仔细看了一下唐剑身上的伤口,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只见浑身的伤口上的线缝得整齐细密,如同刺绣一般。唐权动容道:“如此短的时间,如此快的手法,简直骇人听闻!”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