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巾帼圣手!”唐子玉称赞了一句,转头又吩咐了唐权与王子安几句,要他好好照料受伤的其他人,便急匆匆地赶往内堂。

他却不知道,他这一前脚离开,红月便后脚又进了门来。

待他从楚凤来那里回来的时候,唐银枪已是苦不堪言。

只见红月举着三寸长的银针,对着眼前的一个脑袋比划着,眼看着要扎进去了,手却又抬了起来,嘴里面念叨着:“斜刺太冲,太冲太冲,太冲在哪里……”

这句话在其他人听起来倒也还罢了,但在唐银枪听起来,简直宛如耳旁响起一个惊天霹雳,只把他吓得魂不附体,嘴里面立刻嚷嚷起来:“我说我的姑奶奶,你这不是纯粹拿在下开玩笑么!堂堂金针圣手居然不知道太冲穴在哪里,说出去谁相信啊!”

红月举起白晃晃的银针,示威一般在唐银枪眼前晃了一晃,道:“怎么,不相信我的医术啊?”

唐银枪看着那泛着银光的针头,脸上简直可以挤出二两苦汁,哭丧着道:“你这是公报私仇啊!”

红月冷哼一声,看也不看,那针头便对着唐银枪的头顶扎了下去,三寸长的银针顿时入头三分,那熟练的手法和独到的内家功力让在一旁的唐斩等人看的暗暗点头。

红月玉手掩嘴呵呵一笑,道:“你看,这不是挺准么?”

唐银枪嘴里苦得简直像含了两斤黄莲,偏生脸上还要陪笑三分,那哭笑不得的表情端的是十分精彩。

自打京郊一役结束后,唐门四绝除了唐权以外人人挂彩,一时间唐子玉手上几乎没有可用之人,好在自己这方虽然受创不小,但总算除了唐剑以外,其他几人没有因为伤势而丧失战斗力。在唐子玉的交代和嘱托下,唐府四大供奉之一红月便拎着她的绣花小白包来到了四绝的住处。

本来双方相安无事,可偏偏红月一看见唐子玉走后唐银枪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心中想起他在背后议论自己的话,心中女孩子家家的小孩子脾气便不免有些发作。唐银枪倒霉倒也算了,只是可怜连累了唐斩等人。唐剑与剑侍伤势严重,被红月像包木乃伊一般包裹得严严实实,躺在床上别说动一下手指头,就是动一下眼球,只怕都成问题。唐斩更是作孽,浑身外伤,到处都是口子,红月拿起根绣花针如同绣花缝衣一般在唐斩身上一阵飞针走梭,把唐斩打得浑身都是补丁。现在轮到唐银枪了,这位白马将军沙场上虽然是威风八面,可此时也不得不低头求饶。谁让这个姑奶奶连少主也不敢惹呢?

唐银枪偏了偏脑袋,看了看浑身补丁的唐斩。唐斩倒是心胸开阔,冲他咧嘴一笑,对红月的折磨丝毫没有芥蒂,嘴里还说道:“红月姑娘刀子嘴豆腐心,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四弟你忍一忍就过去了!”

唐银枪郁闷得要死,嘴里碎碎的念,一点也不像一个叱咤风云的将军:“说得好听,我这点伤明明包扎一下,拿金创药就可以解决了,偏偏要用什么银针……”

“你说什么!”红月扬起手中银针,又是一支扎了下去,恐吓道:“竟敢怀疑本姑娘的医术!”

这一针下去,唐银枪的鼻腔里顿时流下两条红龙,鼻血慢慢地沿着人中流了下来。

红月一看他的样子,顿时哈哈大笑,浑然没有医者慈悲为怀的自觉,唯有满心恶作剧得逞的欢喜。

唐银枪鼻血暗暗流淌,自己却浑然不觉,脑袋上像插了两根细细的香一般,一动便晃悠不停,他见红月又怒又笑,心里暗想:这女子真是个疯子,时喜时怒,可怕之极,我老人家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以后可不敢惹这个魔星了!他连忙陪笑道:“哪敢哪敢,在下的意思是杀鸡焉用牛刀,姑娘的医术生死而肉白骨,世人景仰。在下这一身粗皮烂肉哪里用得着劳动姑娘大驾啊!”

红月哼了一声,又拿起一枚银针,道:“你少来这套!你这个人啊,我算是发现了,满嘴胡说八道,就没一句是真的!”

唐银枪大窘,忙道:“误会啊误会啊!”

红月打断了他的话,喝道:“别动,小心银针错位,还想不想要命啦!”

这一下吓唬只把唐银枪吓得连眼珠子顿时都不敢动,出气都小心翼翼,小心地说道:“好好好,不动不动!”说完眼珠子不停地上翻,想去看那头顶的银针究竟是个怎样的情况。

红月看他的表情有趣,忍不住噗哧一笑,道:“你这个人虽然嘴巴坏坏的,倒也有趣!这样吧,我跟唐子玉说一声,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好些新药和新下针手法正缺一个试药人呢!”

唐银枪大骇,脸都吓得白了,只觉得若是真的成了这个女子的跟班下手,这辈子只怕就从此暗无天日,要呜乎哀哉了!唐银枪猛地站起,双手直摇,道:“不可不可!”

红月俏脸一板:“不要乱动!”唐银枪顿时僵住,满脸苦笑。

就在这时,唐银枪忽然看见唐子玉轻手轻脚地从门前走过,仿佛一下见到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般,大叫道:“少主救命啊,少主!”

红月一惊之下,回头一看,便见本想溜走的唐子玉仰天打个哈哈,道:“啊,红月姑娘,你忙吧,本少爷我纯属路过,就不打扰你们了!”

唐子玉从花若兰处回来,本想来看望一下唐斩等人,谁想却看见红月正在大逞雌威。想起这个丫头的一些手段,唐子玉忍不住连腿肚子都有些哆嗦,连忙祭出无敌法宝中的“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对于这个当年救回来的红月,唐子玉可谓是头大到了极点。当初是看中了她的美貌才出手相救,带回府后,唐子玉才发现这个姑娘极不好伺候。脾气大不说,眼光更高,有的时候竟然连他这个救命恩人都不放在眼里,口里面经常语出不逊的,若是她老人家心情好了,便听一下差使,若是心情不好,那就不好意思了,本姑娘拒不听遣!若是脾气来了,平日里整得唐子玉一干人无缘无故拉两天肚子这都属于正常事情。一时间就连号称“秦淮十害之首”的唐子玉都着实怕了这个客大欺主的丫头。好在她来了之后,对长公主的关节风湿病着实下了点功夫,这病大为见好,楚凤来看重她的医术又极其喜爱她这个无拘无束的性子,不仅给了她唐家供奉一职,更是默认了她在府中一些出格的举动。

红月虽然得了长公主的宠爱,倒也没有闹出一些太过分的事情,只是经常在她的供奉府捣鼓一些药物和医经,平日里也不和府中其他人多加来往,若不是长公主经常念叨着她,把她时常喊过去说说话,要不然还真想不通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怎样能够忍受这样的一份寂寞。

红月瞧见唐子玉像躲瘟疫一样躲着她,顿时拉下了个脸,冷冷地道:“站住!”唐子玉故作潇洒,啪地一下打开扇子,摇道:“红月姑娘,还有何吩咐?”唐子玉一边说着,心中一边郁闷:这府上究竟是谁说得算,怎么听着她像是我的爷?

红月一指唐银枪,道:“这个人以后就给我了,我有用处!”

唐子玉一听吓了一跳,心想:好嘛,真是河东狮子大开口,就算是当今皇上也不敢跟我这样明目张胆的要人啊!我说你这个姑奶奶也太糊涂吧?人称“白马银枪”的楚国将军,唐门五绝中赫赫有名的枪绝,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你当这是一个扫地的,张口就要啊?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嘴上却是不会这样说的,唐子玉面有难色,道:“红月姑娘啊,这事我只怕是做不了主啊!”

红月脸拉得老长,道:“少来这套,五绝不都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么,给个把人给我用下有什么关系?”

唐子玉心中苦笑:我说你这个丫头,说你糊涂,你又不糊涂,说你不糊涂,你又糊涂得可以!总算还知道这个人五绝之一,但你知道了怎么也敢这样张口找我要啊,要是我答应了,那五绝岂不是要变成雇佣打手一流的人物了?更何况,这样的心腹大将怎么能让他呆在你身边浪费!

唐子玉虽然拿这个丫头没有办法,但是搪塞的理由没有十几条也有七八条,他拱了拱手,道:“红月姑娘这就有所不知了,先锋将军唐银枪这次可是奉朝廷调令回京,虽说是本少爷的下人,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越权调动的呀!”

唐子玉这一番帽子扣下来,又在言语中强调出唐银枪的官方身份,更是欺她红月对大楚军方的军职不太了解。要知道唐银枪根本就没得楚天河的圣旨甚至也没得到兵部的调令便回到了京城,按一般的道理来算,他这算擅离职守,是要削职查办的重罪。但是他本是唐家的家将,在唐家府兵之中任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对于自家的家将,唐家却是可以私自调动。红月气急之下却也奈何不得,总不可能让唐子玉自己替代唐银枪吧?她红月就算再没脑子,寄人篱下的自觉总还是有的,更何况这个唐子玉向来韬光养晦,一身武功学识深不见底,很有些卧薪尝胆的味道。平日里她虽然对他总是大大勒勒的,但是心中暗地里总是对他有些惧怕与提防的。

红月咬了咬下嘴唇,愤愤道:“你们这些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说完跺了跺脚,拎着绣花小白包,转身便走。

唐子玉心头莫名其妙,心想:干嘛又上升到男女理论的高度了?这都哪跟哪嘛!

唐银枪翘首望着红月窈窕俏丽的背影消失在眼中,长吁一口气,连忙拍马笑道:“少主,幸好你来得及时,要不然我这条小命就算交代在这里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