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歪着脑袋,瞥了瞥红月离去的方向,伸手将他身上的银针全部拔掉,说道:“红月姑娘虽然性子古怪了点,但是医术却是非常拔尖的,想来是在府中闷得太久,想找人说说话而已。”

唐银枪苦笑地指了指那银针,刚要说话,便见红月忽然又一阵风似的飞了过来,一把便将那几根银针夺下,冷冷对着唐子玉道:“别以为在背后说两句好话我就承你的情了!”说完指着唐银枪说道:“这个人,他中的箭上有九连化骨散,你如果想让他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功力化尽变成一个散人的话,那你就不要让他到我那里来!”说完红月哼了一声,翩翩离去,好不潇洒。

唐银枪目瞪口呆地看着红月离去,不自觉的摸着脖子上的伤口,傻傻道:“真的假的?”

唐子玉两手一摊,无奈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看小四你呀,还是乖乖的赴佳人之约吧!”

唐银枪苦笑道:“不是耍我的吧?”

唐子玉充满同情地看着他,道:“就算是,你敢不去么?”

唐银枪仰天无语。

苏家与唐家的几大高手们于京城外的一役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唐苏两派的官员因此役而相互攻击的折子似雪片一样飞到了楚天河的桌子上,却被他一手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苏家与唐家也十分默契的将各自的损失和着血咽进了肚子里面。

这一役细细思量一下似乎是个平局且并不起眼,但是苏家却以十分强硬的态度向世人宣告,唐家豢养多年的强大五绝在他们正面硬撼之下一重伤,两轻伤,而他们自己也是如此,这意味着苏家貌似也有不亚于唐家的武力,因此这一阵唐家要重新抬头的势头也在苏派高手的这一狙击下被挫了一挫。这让许多游离在两大阵营之外的一些中间势力纷纷大吃一惊,重新开始打起了小算盘。在这个乱世之中,谁的拳头最大谁的道理就最硬,实力就最强,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于京城一役之中遭到重创的唐剑已经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他的伤势并没有想象的那样严重,只是运功过度,经脉需要好好的静养一两个月。唐斩和唐银枪受的都是皮外伤,几日便是完好如初。唐权毫发未损,被唐子玉发配到兰舟之上充当起花若兰的专业保镖。唯有剑侍的伤势十分严重,外伤内伤加上体内剧毒一起发作,几日之内一直便高烧昏迷不醒,直至昨日方退烧脱离危险。

红月虽然性格活泼好动,颇为调皮,但对病人却是十分的尽心尽力,这些日子她日夜在剑侍的床边时刻关注着她的病情变化,睡不好吃的少,人已是瘦了一圈。但让人没有料到的是剑侍伤势稍一好转,红月便生龙活虎一般拉着唐银枪陪她尝试各种新药。唐银枪惊诧红月惊人体力之余面对这个魔女欲哭无泪。

此时,唐家和苏家这两个巨人仿佛角斗场上的角斗者,第一回合的互相试探让他们双方都感觉到对方实力强悍,都没有讨到任何的好处。第二回合的较量便稳重了许多,相互之间都不肯出第一招,只是遥遥的望着,而楚天河这个怂恿双方角斗的始作俑者却微笑着注视着两家的任何一点变化。宰相吴行依然沉默,长公主恢复了以前深居简出的日子,上官家族并没有像唐子玉料想的那样不顾一切的对他进行报复,大将军王唐勃依然每日练剑种花,丝毫没有要被重新启用的迹象,整个秦淮的各大势力似乎十分默契的彼此都消停了下来。大楚的国都唯有秦淮河依旧艳丽流淌,河畔的姑娘们倚门的笑容仍然是那样的招摇。

但是,大楚国都的平静并没有感染到其他地方。

白云郡的倭寇仍然泛滥猖獗,白云郡的水师督统一职已成火炉。苏派的官员有自己的打算,不愿意管,唐派的官员更不愿意自投死局,其他派系和中立的官员在白云郡没有当地地头蛇苏派官员的支持去了只是葬送自己的仕途,这一点天下的官员都是心如明镜,没有人愿意自己把自己放在火炉上去烤。楚天河留意的几个官员都纷纷告病,一时间,这个白云水师督统的职位竟成了天下瞩目的焦点。

在大楚的对面,辽海国从大战之中渐渐恢复过来,纳兰圭的声望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但是,据说辽海国的皇帝似乎并不打算与楚国进一步的开战,反而打算议和。吐蕃不愿意看见这两家议和的局面,他们更愿意看见这两个强国拼个你死我活,好从中渔利。高丽国从当年宋晚秋的打击中缓缓的恢复了过来,虽然已没有当年朴皴西坐拥二十万强兵的盛世辉煌,但他们依靠海运之便从更加遥远的大陆运回了火枪这一新式武器,并创建了一支八千人的火枪队。高丽国的野心也因为这支独一无二的军队而复活。至于与这片大陆的诸国隔海相望的东瀛,他们的天皇已经平定了各藩大名的内乱,各乡各野的武士开始被有条不紊的收编整队,似乎这个海上的岛国随时准备倾其全力参与到这片大陆的霸主角逐之中来。

这一切的变化都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他们都在耐心的等待着时机,或者趁乱而起在这块大陆上搅起满天风云;或者积蓄力量以给予对手致命的一击。

在这种山雨预来风满楼的时候,有些人却是对这种暗潮汹涌的局面丝毫没有察觉,这种上位者在权谋与武力各种层面上的角逐似乎与他们并不相关,虽然他们都身在局中。

胡无双这一阵子非常的无聊,以至于每天在家里面练剑练到家里花园的花花草草都被她修剪得快成沙漠了。上次唐子玉闹的退婚事件给她的打击很大,虽然赵芳安慰她是唐子玉的玩笑。但是在她想来,这样的玩笑还是不要开的好,胡无双本来就十分脆弱的心灵猝然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这些日子在家里面足不出户的,弄得胡重山还以为这个丫头转了性子终于要乖乖的当起大家闺秀来了。

不过,任何的伤疤在时间的治愈下都会愈合,更何况对方是自己从小便崇拜爱慕的少年英雄呢?

赵芳这些日子也不来找她,专门去找那个狐狸精花若兰,据说是要去找那个什么若兰姐姐学点东西。笑话,一介青楼女子,能有什么东西好学的?卖笑么?

胡无双有些气恼的想。

这个赵芳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却是极有主见的人。当初虽然是自己提出要离家出走上山学艺的主意,但是天幸在她的策划下才能周密的得以实施,平日里一天到晚跟她在一起不觉得她怎么样,但是这些日子离开了她,却觉得好像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了。

想到这里,胡无双将手中的花瓣揉成了一团,恨恨的丢在地上。宁愿去找那个青楼女子也不愿意陪我,怎么跟唐哥哥一样?

哼,你不陪我去找他,我自己去!

胡无双打定主意,也不跟家里面人打招呼,自己独自一人便出了门。

胡二麻子也很郁闷,他自从随了唐银枪当了一个小小学徒兼跟班之后,往日一呼百应的威风日子便一去不复返了。在九龙山寨,他是老大,说一没人敢说二;但在唐府,别人说二,他不敢说一。尤其是在经历了京郊之战那一役之后,这只往日只是趴在九龙山寨那个井底的突然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大,这个世上的高手究竟有多强之后,他往日所累积的一点点小小的自信便似雪崩一般的崩溃了。

特别是来到这唐府之后,见到师父的师父唐子玉,那虽是年少但往往一个眼神过来威仪自生的气势便让他有些头皮发麻,更不用说他还没有见到的唐府的主人,一个活着的传说,不败的大将军王唐勃和名满天下的长公主楚凤来。

本来还打定了主意好好的跟唐银枪学得一身好武艺,将来也好出人头地,却没想到方进唐府他的师父便被一个叫红月的女人给收拾得服服帖帖,成了一个小跟班。这一下我们的胡大寨主简直要郁闷得找块青石板练铁头功了。

唐剑在养伤,就算没伤,胡二麻子也是不敢靠近这个家伙半步的。唐权成了私人保镖,唐银枪成了跟班。嗯,唐斩倒是在府中无事,只是每日举着个几百来斤的石锁上下左右的练,险些没让胡二麻子的眼珠子都蹦出来。

这样的猛男那是打死胡二麻子也不敢接近的。

百无聊赖之余,胡二麻子便在府中练他自创的鬼头刀法,弄得来来去去经过的婢女和男仆都还以为这是哪请回来的新护院,一个个对他倒也客气。这一来倒让胡二麻子越发的精神,满脸的疙瘩油光闪亮,还真以护院自居了。

这日,胡二麻子又在练刀。旁边远远瞧着的婢女都笑嘻嘻的看着他,小声的评论着。

“喂,你说他到底是谁啊?”

“我哪知道,兴许是少爷请回来的客人吧。”

“哪有这样的客人,长成这样?你看他舞刀的样子,好像只大,哈哈!”

“你不要命了,要让全叔知道你这样没大没小,你这小蹄子的嘴还不被撕烂去啊。人家长的什么样那是人家的事情,既然能在少爷的府上安顿,那就是咱们的爷,你有几个胆子敢这样编排人家?”

“嘻嘻,好啦,我知道了,弄得这么认真,难不成是看上人家了好攀上高枝?”

“你这个小浪蹄子,今儿个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老娘我的厉害了!”

远处婢女们一阵嘻笑打闹的声音让胡二麻子越发的兴致高涨,一手刀法舞得那叫一个没头没脑,暗无天日。按胡二麻子自己的说法,这套刀法施展开来那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他在藏剑阁门前的空地上提着把鬼头刀上下乱窜,刀片翻飞,十分热闹。正使得在兴头上,便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大喊:“唐大哥!唐大哥!”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