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二麻子的兴头一下就被这喊声给浇灭了,他好不懊恼,提到便向那院门口走去,他要看看到底是哪厮这般不知道规矩,胆敢在唐府大呼小叫的,也顺便在这群小娘皮面前长点威风面子。

刚走到转弯便见一个人带着一阵清香,如风似火一般往自己怀里撞进来。胡二麻子第一反应便是:是个女人!那人比高大的胡二麻子要低半个头,眼见要撞到他怀里,一抬头,却见一张秃顶芝麻脸鬼一样在眼前晃悠,顿时一声惊叫,抬手便是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胡二麻子的胸膛上。可怜胡二麻子还以为自己要有艳遇,连这女子长什么模样都没看清楚便被人一掌给放得飞出去几米远。

这女子便是胡无双。好在她武艺修炼到家,劲力之间收放自如,方才那一掌虽见威势,却不伤人,劲力把握得极到好处。

这唐府胡无双不知道来了多少回,里面的花花草草弯弯绕绕早已是熟门熟路,府中的婢女仆人更是能说得上名字,今日却是突然看见这么一张生面孔,又长得如此恶劣之极,只把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送了这人一掌,心中正在惊魂未定,却见那人一个翻身站起来,一声怪叫:“兀那小娘皮,你做死么?胆敢对你大爷动手!”

胡无双最受不得激,一听见这话便两条眉毛竖了起来:“黑炭团,你说什么?”

胡二麻子眼见远远的婢女已是笑成了一团,风头没出到,倒被人一掌放了鸽子,心中好不懊恼,张口便骂道:“不长眼的小娘皮,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知道大爷我是谁么?胆敢在这里放肆,不想活了?”

胡无双冷笑道:“你又是哪根葱?”

胡二麻子生平最受不得女人的激,手中鬼头刀一横,将胸口拍得似擂鼓一般嘣嘣做响:“你听好了,你大爷我乃九龙山大王,大爷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背后,龙头在胸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胡无双一听他满口跑黑话,心头暗想:“坏了,怎么这有土匪头子跑到唐哥哥家里面来了?我可得把他拿下,好在唐大哥跟前长一回威风。”她也不言语不细想,银牙一咬,双掌一错,脚下快步上前,抬掌便劈。

胡二麻子这边一看,好家伙,他连姓名都还没来得及通报便见那女子上前也不言语,一掌便劈了过来,连忙鬼头刀一迎面一劈,嘴里面一边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的回敬。

就这样,两边你一掌我一刀,一来二往便热热闹闹的打开了。一边是仗着大刀在手,战阵经验丰富,誓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规矩的小娘皮;一边是仗着武艺精湛,峨嵋招术奇妙,打定主意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山贼大王给拿下邀功。一个吼声连连,一个斥声阵阵,两厢打得倒也热闹万分。

胡二麻子虽然有刀在手,但吃亏在武艺与胡无双实在是相差太远,一个是落草为寇的山大王功夫,一个是名门正派的嫡系真传,两相比较自然天壤云泥,不可同日而语。只是胡二麻子却胜在毛深皮厚,多年闯荡一身横练功夫倒也了得,吃了胡无双几掌竟也没事,鬼头刀几次反手劈下来却险些伤了她。

胡无双虽然师出名门,一身功夫实打实的底子,但是却极其缺乏实战经验,与胡二麻子这种平日里便在刀头打滚的人不能相比,她虽然仗着身法奇快,每每欺身近前抬手一掌便能打中此人,但她又想将此人毫发无伤的擒下,好在唐子玉跟前显一显手段,掌上用劲便留了几分,一时半会伤不得他。

一时间,两边几十回合下来,竟然是你来我往互相都奈何不了对方。

胡无双一个翻身,从胡二麻子头顶翻过,脚却向后一踢,正踢的是胡二麻子的后脑勺,这正是峨嵋派的小登天腿中的绝招“飞燕回廊”。胡二麻子几十合下来,已是打发了性,他倒也了得,听得脑后风声做响,一声大吼,错步蹲身,回手便是一刀,正是“暴虎冯何”,这一招攻防兼备,便是唐子玉看见了也要大喊一声:好!

胡无双见那一刀似奔月流星,极快便砍向自己的腰间,她一声清喝,体内提气,身子一轻,竟在空中一翻,巧到毫厘的躲过了这一刀,她方一落地,脚下旋踵,双手一招“翻花落叶”,两掌密不透风的便扑向了胡二麻子。

胡二麻子一刀未功,一声大吼:“来得好!”又提刀扑了上去。

这二人此时都已是打发了性子,战意高昂。两边又是几十合过去,胡无双的步法渐渐流畅,招式之间也越发的娴熟,峨嵋派正宗的内家功夫便逐渐显露出了威力。只见这院子里,似乎都是她的身影,到处都是她的掌风,胡二麻子手提一把鬼头刀已是不知该劈向何处,只得凭多年厮杀的经验出刀,已是渐渐的落了下风。

他二人在这厢打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那厢本意是想看热闹的婢女仆人们已是目瞪口呆,乱做了一团。

“我的老天爷啊,我没看错吧,那好像是胡府的胡大小姐吧?”

“废话!睁大眼睛看清楚咯,那可就是未来的主母啊!这两个人干什么打起来了咯。”

“啊,那个是主母,那,那个黑脸大汉又是谁啊?”

“听说是少主带回来的一个什么什么弟子?”

“什么?那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你们这死丫头,不上去劝架,还在这边乱嚼什么舌头,不怕家法处置啊!”

“你说的轻巧,刀剑无眼,你怎么不上去啊?”

“我武功没你好,当然应该你上去了!”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全叔来了!”

这厢唧唧喳喳,似百鸟归林一般。却见管家全叔得了消息玩命一般在那厢赶过来,远远的便跺脚大喊:“快住手,快住手!”

全叔到了近前一看,心里面吓了一跳,好嘛,两人横眉瞪眼,似有深仇大恨一般,手下也已是毫不留情,刀刀要命,掌掌攻心。他连忙跳进场子里面,却听见那厢的婢女仆人们一声惊呼:“小心!”

却见胡二麻子一声大吼:“全叔让开!”一刀当头劈下,取的却是他身后的胡无双。胡无双此时也是欺身上前,这全力一掌离全叔的后背已是不足一寸,收招已是来不及了。说时急,那时快,只见全叔抬手便将那几十斤的鬼头刀迎面夺下,也不见他用的什么手法,身后却是背脊微微隆起,硬生生的接了胡无双一掌。全叔一个照面便夺刀到手,身后中了一掌,响得跟打了一个晴天霹雳一样,他人却是浑然跟没事似的,只是满脸的责怪:“胡闹胡闹!你们两个人怎么打起来了!”

胡二麻子和胡无双都是一惊,心里面都道:“这老头子平日里慈眉善目不显山不露水的,怎么如此厉害?真是小看他了!”胡二麻子来到唐府,这平日里的生活多半是全叔在负责打点,他却是不知道这貌不惊人的老者竟有如此功夫。胡无双更是惊诧,她自幼便在唐府进出,认识全叔已有十多年了,今日方知他竟是身怀绝艺之人。

胡无双见全叔接了她全力一掌,心里面有些揣揣,道:“全,全叔,你,你没事吧?”

全叔苦笑,捶了捶背,咳嗽了两声:“大小姐好厉害的掌力,老奴这身骨头差点就被你个捶散喽!”

胡无双见全叔夸她,脸上笑得十分灿烂,道:“我的功夫还可以么?”

全叔苦笑:“当然可以,不愧是名门正派出身!”

见这二人聊得相见甚欢,胡二麻子却一惊,打起了小九九:“坏了,这二人竟是旧熟,看来是自己人,打错人了!”脚底下顿时想抹油开溜。

却听见胡无双指着胡二麻子对全叔说道:“全叔,这个人是个土匪头子,你快帮我把他抓起来!”

胡二麻子一听,立刻转身横刀怒视:“你说什么,不服气我们再来打过!”

全叔叹道:“错啦,错啦,都错啦!”

胡无双满头雾水:“什么错啦?”

全叔道:“那人是少主带回来的人,唐银枪的徒弟。”

胡无双顿时呆了,有点愣愣的问道:“那,那这么说来,这岂不是……”

全叔连忙点头:“是啊,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胡无双一抬眼,便见胡二麻子一张丑脸极难入目,顿时啐道:“呸,谁跟他是一家人!他武功那么差,怎么可能是枪绝唐银枪的徒弟!”胡二麻子虽是在唐子玉和唐银枪等人面前点头哈腰俯首顺耳,但在女人面前向来是要咬紧牙关顽抗到底的,尤其是眼前这女子身材高佻,面若海棠,极是貌美,方才身形展动之时动若脱兔,此时立足下来却静若处子。试想胡二麻子怎肯在如此绝色面前丢了分子?

胡二麻子一眼瞪过去,道:“我才跟我师父学几天武艺便能跟你交手这么多回合,若是再多学几日,哼哼!”

胡无双听了这话,刚要瞪眼,却见全叔在一旁和稀泥道:“好啦好啦,大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下人一般计较。”她本是直肠子,气来得快也消的快,偏了偏头道:“嗯,那你赶快去练吧!难得肯有一个人全力与我比武,平日里跟唐大哥练的时候,他都不肯出全力,没劲死了!”说到唐子玉,她脸上顿时来了神采:“对了,唐大哥到哪里去了?”

全叔一愣,道:“老奴也是不知啊,只是知道今儿个一大早,少主便和子安一同出门了,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胡无双满脸的失望,今儿个兴冲冲来找唐子玉,莫名其妙跟这个黑炭团打了一架,竟是扑了个空,顿时心头好生无趣,撅着嘴巴向全叔告了个辞便打道回府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