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纸扇轻摇,点头道:“也好,方才费了这么久的口舌,毕竟累了,这口可是干得很哪!”

两人挤过人流,来到这个挂着“三碗茶”三个字的茶摊。唐子玉轻笑道:“这名字有何来意?”王子安笑道:“少爷有所不知,这家茶摊,看似不大,但生意却是不错。任何客人来,他都是只卖三碗茶,多了绝对不卖。一来,很多人冲着他这个新鲜劲来,二来他这儿的茶水也确实不错。您一会尝尝便知道了。”

“这位小二,来两碗茶!”王子安对着茶摊的一个年轻小伙子大声说道。

“哎,来喽!大碗茶两碗!”茶伙计送上两个大碗,举着一个巨大的茶壶为二人倒满了两碗茶水。

走了这些许时间的路,着实口渴得厉害,唐子玉和子安毫不客气地捧起碗一饮而尽。

这茶水冰凉彻骨,饮入体内,周身清爽。

“哈!”

唐子玉畅快淋漓地呼出一口长气,卷起手腕处的袖子,大声喊道:“好茶!再来两碗!”

那茶伙计又欢快地应了一声,却将唐子玉和王子安饮尽的茶水碗端下,捧上两个中等大小的碗,倒满茶水。

唐子玉微感疑惑,却没出声,仍然是将面前的茶碗端起,一饮而尽。

这第二口喝此茶,又觉得滋味不同。

只觉得这茶水此时没有方才那样冰凉,喝下去以后多处一股温暖的舒畅。唐子玉一时大奇,连声喝道:“什么茶如此美味?再来两碗!”那茶伙计脸上带着微笑,又将二人面前的中碗收去,放上两只小碗,倒满茶水。

唐子玉举杯饮尽。第三杯再饮,细品之下,只觉得这茶水虽然粗淡,却满口余香,令人回味无穷!

唐子玉放下茶杯,对茶伙计笑道:“你们这究竟是什么茶?怎么我以前没有喝过这种茶?”

茶伙计肩膀上搭着一条洁白的毛巾,笑道:“店官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怎么可能知道这贫苦人家吃的茶叶!这茶啊,叶子宽大粗壮,像树叶一般,故名叶儿茶。这茶平凡之极,四处都有卖。店官可能是第一次喝这种粗茶,所以倒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这茶伙计口齿伶俐,面目清秀,能言善道,更难得的是言谈之间不卑不亢,眉宇之间有股子灵动之气,让唐子玉对他顿生好感。他看着这茶伙计笑道:“不知道店家方才为何要为我们两次换碗,第一次换中碗,第二次换小碗?此中可有讲究?”

“我见客官来的时候,遍身热汗,口渴难忍。此时需饮大碗,方才解渴。当喝完第一碗,口渴则稍解,再喝第二碗就需换中碗,以使客官不至于饮茶过多,而至反胃。至于想喝第三碗的客官大多是想再回味一下方才的茶味,所以此时需换小碗,细细品位。”

这番话一说出来,唐子玉立刻对这茶伙计刮目相看!

这个茶伙计看起来如此年轻,居然对客人的心态摸得如此透彻,而投其所好,这真是一个天生的管家!这闹市之中果然藏龙卧虎,一个小小的茶摊,居然有如此人才!王子安跟随唐子玉多年,心知唐子玉最是爱才,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对这个茶伙计起了招揽之意,便问道:“这个摊子可是你的?”

茶伙计神色之中忽然闪过一丝黯然的之色,但随即便笑意吟吟地说道:“不曾是,这摊子是王老头家的,我只是帮着打点杂工,赚两零花,补贴家用而已。”

王子安笑道:“那你愿不愿意跟着我们公子啊?”

茶伙计露出惊疑的神色,抬眼看着眼前衣着华丽的唐子玉:“不知这位公子是?”王子安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茶伙计脸色陡变,便欲弯身行礼。唐子玉连忙用扇子托住他的腋下,不让他拜下去,说道:“不必多礼,你可愿意到我府上来做事?”

茶伙计心有疑虑,问道:“小人本一草民,何德何能蒙公子爷抬眼高看?”

唐子玉微微一笑,目光直直的盯着茶伙计的眼睛,似在这一瞬间看透了他的五脏六腑一般:“你一定不是普通人!我见你眉宇之中隐有郁郁不得志的神情,便想给你个机会让你施展你一身的所长,不知道你可愿意?”

茶伙计脸色微微一变,迅速便恢复正常,他稍微想了一会,说道:“公子既然看得起小人,小人自当效命!只是,此事还需和家中贱内商量一番,方可答复!”

唐子玉颇为好笑地看着他,想不到此人居然还是个惧内之人。他用扇子拍了拍茶伙计的肩膀,说道:“不急不急,两日之内答复我!”

说完,王子安递上一面刻有“唐”字的木牌,对那茶伙计说道:“你若想好了,便拿这块木牌到唐府后门找一个叫全叔的人,他自会为你安排去处!”

茶伙计接过木牌,目送着两人离去,眼中神色变换。唐子玉和王子安走了几步,忽又转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茶伙计此时拱手应道:“小人,名叫薛涛。”

“薛涛,薛涛。好名字,好名字!”唐子玉将他的名字念了几遍,转身离去。

待唐子玉走的远了,在一旁将方才情景全部看在眼里的王老头走上前来大声问道:“方才那人,是谁啊?穿得倒是挺有钱的!”

薛涛正在沉吟之中被他吓了一跳,看着唐子玉的背影,连忙摇手道:“噤声!这人是大将军王的儿子唐子玉!”

王老头骇然变色:“秦淮十害之首,唐子玉?”

薛涛看着唐子玉远去的背影,点头应道:“正是!”心里面却是喃喃自语“这人倒是和传言多有差别。究竟是去,还是不去呢?”

“我的机会,来了么?”薛涛眼神迷离,攒着木牌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出一股青白之色。

他这里暗自嘀咕着,却听得王老头跺脚骂道:“他奶奶的,竟然是他!这几个茶碗是不能要了!”

这声音在闹市之中清楚地传到唐子玉的耳朵里,一时间,他额头青筋一阵乱跳。

本少爷用过的茶碗就要扔掉,你奶奶的,这是什么意思嘛?

回到府中,全叔向唐子玉细细说了这一天府中发生的事情,唐子玉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胡二麻子这个家伙,刚来就惹上了胡无双这个辣女,以后估计是没好日子过了。不过,这厮倒有几分胆量和武功,能和胡无双这个峨嵋掌门的嫡传弟子过上一百来招,倒也有些意外,看来的确是个可造之才。

唐子玉小声的问身旁的全叔:“那你都查清楚了么?这个家伙的底细可好?”

全叔从袖中抽出一份卷宗,双手递给唐子玉,道:“老奴都查过了,胡二麻子原名胡三川,祖上世代都是落草为寇的山贼,家底非常干净。”他这说的却是胡二麻子的家底没有和苏家等敌对势力有联系,所以十分干净。当然,要是胡二麻子知道全叔居然说他家底干净,他这个祖宗三代都是落草为寇的山贼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唐子玉也不接过,点了点头,笑道:“既然你说没事,那便没事。等下你去红月那里传个话给唐银枪,让他盯好自己的徒弟,也尽点做师父的责任,不要什么事情都做甩手掌柜!”全叔一笑,便去了。

唐子玉目送全叔微微有些驼背的身影远去,转身便去了长公主的凤来阁。

进了门,却见楚凤来正在和一群丫鬟们玩斗棋的游戏,笑声阵阵,笑语盈盈,好不热闹。

唐子玉一笑,大声道:“好哇,这么热闹也不喊我凑个分子?”楚凤来听见这耳熟之极的声音,便抬起头来笑道:“子玉来得正好,替我教训一下这帮没大没小的丫头们!”楚凤来和唐子玉平日里都是极为谦和平易近人的人物,虽在府中高高在上,但是待下人却都是极好,一个穿着翠绿色衣裳的丫鬟抬起头来明眸皓齿的一笑,道:“主母这话好没道理,明明是主母您输了耍赖,怎么要怪在我们这些小丫头的头上?少主,您快来评评理。”

唐子玉见这气氛温暖融融,也是心头高兴,啪的一声打开扇子,道:“诶,竟有这种事情?说来听听?”

楚凤来用一根葱指戳了一下那个丫鬟的脑门,笑骂道:“做死啊你,越发的没规矩,竟然知道到你小主子那儿告状去了,说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是不是要我把你送到子玉的府上去啊?”这话一出,那丫鬟吐了吐舌头,脸上一红,扭捏道:“哪有这种事情,我就一苦命的丫头,主母不要胡乱编排。羞也羞死人了!”这话一出周围的丫鬟们顿时哄笑,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拆她的台。

“小骚蹄子,平日里没少少主长少主短的挂在嘴边,怎么今日口是心非起来啦?”

“是啊是啊,绿芽这丫头方才见少主进来,眼睛都亮了呢!”

绿芽被她们一阵调笑,又羞又恼,想站起来走,偷偷拿眼瞅了一眼唐子玉,却见那杀千刀的正笑意盈盈的望着他,平日里看起来本来就十分英俊的面容此时看来更是平增几番风采,一看之下顿时心襟摇动,脚下似生了根似的,又走不动了。

唐子玉见这丫鬟身貌具佳,在哪儿都是极出色的,尤其是一对眸子,水汪汪的似能说话一般,一个秋波送过来简直能勾人三魂六魄,这唐府实在太深,这丫鬟竟然以前还没见过,藏剑阁府上的丫鬟早已是被尝了个遍的唐子玉一见之下如同看见一朵水灵的月季,顿时心中也是痒痒,颇为意动。

这两人含情脉脉的当众放电,旁边的一众丫鬟却是不干了,一个个叫嚷起着说少主好偏心云云,推拉揉怂,唧唧喳喳,仿佛这房间中进了无数的麻雀,把唐子玉顿时闹得手忙脚乱。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