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凤来将眼前这情形看在眼里,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呵呵一笑,为唐子玉解了围:“好了好了,看来我平日里是太纵容你们了,这般的没规矩,都嚷嚷些什么哪?子玉,你来有什么事吗?”

这话一出,这些丫鬟们都是一个个极为精灵的人物,立刻见好就收,笑嘻嘻的起身告退,临走前交头接耳的轻声低笑,尤其是绿芽走出了几步,回眸一望,见唐子玉正目视着他微笑,脸上又是一红,似兔子一样飞快的去了。

此时,这凤来阁方才安静下来,唐子玉顿时松了口气,摇头笑道:“哎呀,真是闹死我了!”楚凤来看着他,嘴角含笑:“没事少惹些风流债,自然就会清净许多!”唐子玉苦笑道:“哎,娘啊,你这话不厚道啊!孩儿我像那种四处沾花惹草的人么?”说完,看着立在旁边的芸儿。

谁料芸儿和楚凤来一起点头,异口同声道:“像,非常十分以及相当的像!”

唐子玉无语,摊了摊手,道:“好吧,既然都盖棺定论了,那我多说也无益了,我冤哟!”楚凤来笑道:“好了,你也别闹了,你来是有什么事?”唐子玉道:“没事便不能来看看自己的母亲么?母亲风采照人,真是羡煞我等啊!”楚凤来呵呵笑道:“哟,今儿个嘴儿这么甜,抹了蜜啦?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儿?是不是求我办什么事?”唐子玉见楚凤来说破,嘻嘻一笑,对一旁芸儿道:“这一进门连口水都没喝,渴死我了。”芸儿极是乖巧,立刻会意,轻移莲步的去了。

楚凤来目送她离开,转过头来对唐子玉道:“好啦,人走啦,到底什么事儿?”

唐子玉笑道:“这许多日子没有来看过娘了,想跟娘聊两句。”

楚凤来端起跟前的一碗茶,笑道:“嗯,咱们娘俩是该好好聊聊,毕竟这一阵发生的事也不少。”

唐子玉理了下思路,笑道:“前一阵,娘的宫中之行,似乎收获不小?”

楚凤来微微一笑,说道:“动静是闹得挺大,皇上那儿暂时没什么反应,至于其他的效果如何,就要待日后方知了!”

唐子玉端起一碗丫鬟们剩下的凉茶,也不顾忌什么,喝了一口,咋巴了下嘴巴,笑道:“呵,投石问路嘛,娘可曾看出什么端倪?”

楚凤来摇了摇头,说道:“现下还不好说,这人心隔肚皮的!”她忽想起一事,对唐子玉说道:“听说唐银枪给你带了个徒孙回来?”

唐子玉嘿嘿笑了一下:“娘,你的消息还真灵通。”楚凤来斜斜地望了他一眼,轻笑道:“子玉这么大的人了,娘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少不得唠叨两句,你可要注意着点,不要引狼入室啊!”

唐子玉也不知道是在尝着茶杯上的脂粉,还是在尝这茶,只见他翘腿仰头细细品位,过了会,说道:“娘,这您可就多虑啦!皇城内这巴掌大点的地方,有什么地方干净,有什么人又干净?将来我还要开楼子,您想那楼子里的姐儿们哪有干净的?不过,我就还怕她们这身底太干净!要不然,我这窑子开着就没有意思啦!”

楚凤来道:“哟,这话可听着稀罕啊!人家是唯恐家底不清,听你这口气,好像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唐子玉嬉皮笑脸地说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查,则无徒!有些地方要是太干净了,我从哪里去作乱去啊?我就是巴不得这个池子越乱越混越好,我就越好浑水摸鱼!”

楚凤来笑道:“你这个小子,瞧你那皮样!好啦,你有分寸就好!为娘也就不操这份空心啦!”

唐子玉偏了偏头,想了想,决定跟楚凤来摊了关于花若兰的牌,道:“想来娘也知道孩儿在外面有一个看中的女子。”楚凤来吃了口茶,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终于肯跟娘说啦,我还在想你打算瞒着为娘到什么时候?”

花若兰的事情一直悬在唐子玉的心头许久,饶他才智过人,聪明绝顶,碰上这种事情却也是寻常儿女一般,心头万般犹豫,千般思量,却不知道该怎样开这个口。他,唐子玉,大将军王唐勃长公主楚凤来的贵胄后裔,要娶一个烟花女子为妻,这能说得过去么?

唐子玉心头没底。

但凡他这种地位的人,婚配大多是身不由己的事情,譬如刚生下来便被皇上金口一开许配的两门亲事。他这样的皇亲权贵子弟,一旦婚娶,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他的父母唐勃与楚凤来虽说也是打破世俗常规的结合,但毕竟当时唐勃位极人臣,裂土封侯,与长公主相配也算是门当户对,龙凤谐宜。他,唐子玉,虽少小立下勤王之功,但是却有苦难言无法宣扬于世,忍气吞声十年来寸功未有,弹劾他无法无天,扰民非礼,横行霸道的奏折倒是不少。似他这般将花若兰护在自己羽翼下,以为私宠,别人纵有非议,倒也无法多说什么。即便是他将花若兰收入府中,纳为小妾,顶多也是一个放荡不羁,败坏礼法的罪名,更何况这朝中多少人纳秦淮花魁名妓为妾?数也是数不过来的。

但是,话说回来,若是想将这花若兰收入府中,明媒正娶的娶为正妻,却是难如登天。一来,大楚几百年来从未有娶青楼女子为正妻的这番先例,若开此先河,只怕那些满口之乎者也名义礼法的老夫子们便要翻天,无数的折子会像海水一样涌来把他给淹没,他唐家虽然强势,但也不得不畏这世事人言;二来,唐家此时如落群狼环视的包围之中,周围无数双眼睛都在死死地盯着他们,只要这个庞然大物一旦露出破绽,这些狼便会露出狰狞的獠牙,奋不顾身的扑上前去撕咬。他唐子玉可以不顾个人清誉,但是却不能不顾忌这冒天下之大不讳的事情;三来,此时他十年来的全盘计划正在按照他的设计一步一步的实行和实现着,此时正是开头的第一步,万万不能出半点差错,且不说周围虎视眈眈的外敌,就是家族中内敌也是鹰视狼顾,一年之后即将开始的家族族长选举这一重大事件便让他在此时不能不慎重!没有家族族长这一职位,他的计划万难实行。更何况,花若兰的真正身份正是被唐家灭门的死敌,乔氏一脉的后裔。若是让他的敌人知道了,只怕……

唐子玉千想万想,只觉得脑海中万千思绪纷踏而来,搅得他乱糟糟的,心头思路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但是,话又说回来,且不说花若兰这满腹的绝世才华,惊人智谋,将来会是一个如何了得的贤内助,就单单说她舍弃家仇血恨,不顾一切爱他的这份心便让他心疼心碎。

天底下有几个这样的女子能这样的爱他?

唐子玉想起他的师父宋晚秋的一句话:人生在世,无非就是面对这无情世界,寻一良伴,携手共渡罢了。

无情世界?

是啊,真心相爱,想长相厮守却左右为难,这世界的确是够无情的。想起与花若兰那一夜蓦然回首的相见,唐子玉喟然长叹。

长公主楚凤来一直没有言语,在一旁静静的观察着唐子玉脸上瞬息万变的神色,她淡淡的笑了。想当年,她也曾因为这儿女情长的事情而困扰,而胡闹,而奋然出手,于群雌之中火中取栗。然而现在再回首,已百年身,心头当年的丰采也随着这无情岁月的流逝而化为了一江春水,仅余些风花雪月的回忆罢了。

楚凤来看着眼前的这气宇轩昂的男子,只觉得在他的身上有自己的睿智才思也有他父亲的勇武果敢,这样的男子自然是招人爱的。但是,这个世界太复杂,群敌环顾,她不能不为她的儿子把四周盯得仔仔细细的,她不能让她最疼爱引以为豪的儿子因为这种事情而丧了他的一生。

楚凤来微微一笑:“怎么不说话了?”

唐子玉呆呆的,似有千言万语在嘴边凝滞,却半晌吐不出一个字来。沉默了良久,才仰天长叹,道:“孩儿,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

楚凤来满脸都是疼爱,笑道:“你若说不出,那便我问你答,如何?”

唐子玉点头:“甚好。”

楚凤来道:“那女子可叫花若兰?”

唐子玉点头:“对。”

“相貌身姿如何?”

“倾城……倾国……”

“那才学如何?”

“不在苏文绾之下。”

“咦,竟得我儿如此考语!是不是有溢美之嫌啊?”

“若兰慧芷兰心,不仅通诗书,晓琴艺,风流万方,大家姿态,更难得的是她喜好读史研兵,又周游各国,见识甚广。曾得我师父宋晚秋一句评语。”

“哦,是什么?快快说来听听?”

“胸有定国良策,腹有百万雄兵,天文地理,奇门八卦,三教九流,无一不通,无一不晓。虽是青楼巾帼,却不逊于乱世须眉,乃当世第一奇女子!”

“如此说来,我倒真是小看她了。”

“若兰为人低调,便似孩儿一般。未曾以其真面目展露于世。孩儿天幸,得其青睐,方知其才智绝冠。”

“世上竟有如此奇女子?这倒让我十分好奇,寻个日子我可要好好的瞧瞧。”

话说到这里,楚凤来的口风一直十分温和,唐子玉也渐渐的活泛了起来。他见楚凤来似有说通的意思,便笑道:“这有何难,改日我让若来上门来为母亲请安便是了。”楚凤来摆手笑道:“你少来打蛇随棍上这套,我可没说什么别的意思。无非就是瞧瞧这个把我的儿子迷得神魂颠倒不惜出手开罪上官家族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罢了。”

唐子玉本想借着这个风头敲打试探一下楚凤来的心思,谁想到这个心思刚刚冒了个头便被楚凤来一句话给噎了回去。却见楚凤来接着说道:“你上次到胡府和赵府去闹退婚,莫不成也是因为这个女子不成?”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