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一听,心中一紧,暗道:来了。

他前些日子近乎儿戏一般的到胡府和赵府去退婚,这件事情虽然没几个人知道,但也是大事,如何瞒得住?当天事发之后第二日便有胡府和赵府的仆人到唐府来找楚凤来询问是否有此事。楚凤来惊诧之余自然笑着对来人好言相慰,说断然无此事,这必定是他们小孩子之间闹着玩的事情,不必当真。两家得了回复,胡重山和赵宜都是一笑,便将此事抛之脑后,但难免一些有心人得了这个消息便在暗地里无风起浪。这件事情若是楚凤来不问起,那才叫一个奇怪。

唐子玉笑了笑,应道:“孩儿倒不至于如此不明事理。这番做作虽然对无双妹子和赵芳妹子来说有些不通情理,但是却是做给皇上看的。皇上可是巴不得我们几家离心离德哪!胡无双和赵芳天真烂漫,不懂这官场上的事儿,我若是给她们透了风儿,虽说不见得一定会传出去,但是戏却是一定做不成了的。”楚凤来听他这样自圆其说的一番解释,倒是无话可说了,只是笑了笑,说道:“你能有如此想便是更好。只是如今的局势想来子玉筹划多年也十分清楚,胡赵二家是我唐家的力助,此时万不可节外生枝,自断其臂。更何况无双和芳芳这两个丫头,聪慧可人,家学渊源,正是我儿的良配。况且这两个丫头为了将来可以长伴你左右辅佐你,投入武林名门,学得一身好武艺,这份痴情作为又岂是寻常女子可以做到?你万不可误她们!”

唐子玉听得这番话,竟是有些痴了,呆呆的木然不语。

楚凤来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双和赵芳年纪都已是不小了,本该找个良辰吉日早些为你们完婚才是。至于花若兰的事情,为娘倒是能够理解体谅你,将来若是要娶进来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有两件事需得孩儿应允。”唐子玉心中一颤,连忙道:“何事?”

“第一,进门为妾,即便为妻也位在赵芳和胡无双之后;第二,此事需得你父亲点头同意。”

楚凤来一说完,唐子玉的心便沉了下来。

妾?

花若兰这样的女子若是为妾,岂不是冤了她?不过就是出身差了点,堕入红尘,为何就要遭此作践?若是纳为妾,我何须如此烦恼费心?

唐子玉低低的笑了一下,抬起头来,眼中的神色坚毅无比,声音虽是低沉却是百折无回的语气:“娘,孩儿四岁跟在师父身边,从小学的便是安邦治国,平定天下的大本领。父母给我举世无双的天赋,师父教我万人不敌的本领,孩儿从小便立志做奇男子伟丈夫,这些年来虽是明珠蒙尘,郁郁不得其志,但是这心却是越发的火烫。孩儿每每想起当年九死一生的血战,便夜不能寐,食不能咽。孩儿以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姿态招摇于世,吃的便是不能随心所欲肆意行事的亏。”

唐子玉站了起来,声音渐大,手势挥动,眉宇之间英气逼人,语气越发的斩钉截铁:“但是,孩儿却想,大丈夫立于世,却不能娶一心爱女子为妻,这又算什么男人!娘,孩儿若是不能娶花若兰为正妻,宁愿终生不娶!”

这话似宣言,意气风发,这话又似雷鸣,振聋发聩!

楚凤来呆呆的注视着唐子玉昂扬而去,那倔强少年的身姿让她默然良久,长叹无语。在她的偏房门中,走出一名男子,龙行虎步,身姿伟岸,正是大将军王唐勃。

楚凤来感觉到他的到来,头也不回,只是有些呆呆的看着唐子玉远去的身影,似追寻着当年意气飞扬的时光,痴痴的说道:“你也听见了。”

唐勃声音低沉:“嗯。”

楚凤来轻轻一笑,神情似在飞忆,又似在缅怀:“真像啊!“她嫣然回首,眼角边细细的鱼鳞纹也挡不住她这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魅力,这笑容合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让人猛然觉得眼前这个已经日渐衰老的女子当年一定是一个颠倒众生的绝色美人。

“子玉,他真像当年的你啊!”楚凤来近似梦呓一般,喃喃的说道,身子慢慢的依偎在了这个背阔如山的男子怀中。

唐勃抬首,头发花白的他微微一笑:“风云渐掩英雄色,这天下是他们的了。”

过了几日,唐子玉没见那茶伙计薛涛登门,本来并不指望他会来了,却没想到在第六日的时候全叔到藏剑阁领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薛涛。

薛涛穿着一身青布长衫,已没有了半点街头小民,酒肆小厮的模样,只见他长相不见得有多出色,身高也不见得多高,但是他步伐稳健,气定神闲,虽入豪门,但眼中炯炯有神,目光凝聚而不四顾,丝毫没有半点平民乍见豪华官威的不安与惶恐。

唐子玉在心中忽然一动:这个薛涛必定不是普通人物!

全叔将薛涛引入了前堂,与唐子玉告了个辞,便自去了。

唐子玉伸手笑道:“即来是客,不要拘束,坐!”

薛涛拱手笑了笑,躬身一礼,斜斜的坐了。

两人各自坐定,薛涛甚为矜持,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也不开口。唐子玉将手中的扇子两手捻着,轻轻抹开,又轻轻合上,一双眼睛似笑不笑的看着薛涛,也不说话。

两人无言,竟弄得这大堂之上寂静无比,后院之中传来唐斩、胡二麻子等人的习武之声都清晰可闻。

良久,唐子玉忽尔一笑,说道:“我记得与先生之约好像是两日,为何先生今日方来?莫不是瞧不来我们唐家不成?”

唐子玉见薛涛气质不凡,估摸着是哪个家族破落下来流落街头,身为小厮必定有其苦衷,因此以先生称之,一来琢磨不透他的身份,二来以为高抬示好之意。

在乱世之中,最为难得的便是人才。各国各大门阀都在使劲的将天下英才网罗在自己的麾下,若真是遇上有真才实学的,唐子玉向来是礼贤下士的。他刚才这番话,即维护了自己面子,又给了对方面子还顺带刁难了一下对方,以看看薛涛的反应与才智。

薛涛不卑不亢,起身拱手道:“公子言重。唐家名满天下,乃是我大楚栋梁,唐公子又是人中豪杰,我薛涛区区一介草民,能为公子效力,那是在下的造化。”唐子玉听得这话中已有攀附之意,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语气也渐渐严厉:“那为何今日才来?莫非以为我唐家门槛低无规矩么?或者是我当日没说清楚,还是我这放荡公子的话根本做不得话?”

这话尖酸中带着刻薄,在一旁的王子安都隐隐替薛涛捏了把汗。却见薛涛见唐子玉的眼神如刀一般逼了上来,微微一笑,眼神毫不退让的迎了上去,拱手道:“不知道公子是想要一个可以跑前跑后,端茶递水的佣人,还是想得一个可以出谋定策,争雄天下的国士?”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人竟以国士自居!看着薛涛的目光,唐子玉心中渐起疑虑,这人莫不是一个套?他前番话语中的争雄天下一语便有谋反的意思,其话若是传出去,简直是授人以天大的把柄。

“前者如何,后者又如何?”唐子玉打定了心思,问道。

“如果公子想要一端茶递水的佣人,那薛涛前两日便该来,更何况以唐家的威势地位,要寻一奴仆,何其容易,秦淮城门贴一告示,保证丛者云集!但若是想寻一无双国士,那便要今日方可!”薛涛微微笑道,语气之中自信彰显,令人无法小觑。

“哦,此话怎讲?”唐子玉也微微笑着,但这笑容显得有些高深莫测。薛涛一看之下,察觉不出眼前这人的真意何在,立时就垂下了眼帘,说道:“在下这些日来于秦淮街肆酒楼四处游走,打听了不少事情,这才敢到公子面前说点大事,班门弄斧。”

“哦?难得你有这个心思,我倒要听听先生所说的究竟是什么‘大’事!”唐子玉笑道。

薛涛一笑,反问道:“那不知,公子究竟是想做孟尝君还是想做齐桓公呢?”

这话的意思便是:公子是想做豪门还是想做霸王?

话说到这样赤裸裸的份上,已是逼得唐子玉无回旋周转的余地,唐子玉万万没有料到,这样一个街头巷尾的蕞尔小奴竟然突然蹦出这样一句骇人听闻的话!他一双眼睛突然闪出骇人的光芒,周身杀机涌动,连后堂练武的唐斩等人也感觉到这杀气纷纷停了手,回首凝望着这寂静之极的大堂。

薛涛被这突然而来的威压给震慑得几近窒息,他垂着眼睛,不敢与唐子玉扎人的目光想碰,背后手心全部都是汗。他方才的一番话是在家中与娘子仔细商量之后才说出来的,都觉得眼前正是他薛家再起一步登天的大好机会,与其入豪门而埋没其中,不如行险一博,以吸引唐家少主的注意力。

薛涛只觉得唐子玉虽然离他有几米之遥,但是这大堂之中冷冷的空气似万斤的重压一般向他四面八方层层的压过来,让他难以呼吸!莫非,赌输了么?薛涛的心中闪过一丝慌乱。

如果赌输了,那么这便遭了唐家少主的忌,能不能活着回来那便是一个尚未可知的问题。以唐家的威势,杀个把街头小民,又算得什么事了?

薛涛正在暗自强打精神,却忽然听见唐子玉冷冷开口,道:“孟尝君如何,齐桓公又如何?”

终于听见唐子玉打破着可怕的寂静,薛涛暗暗松了一口气,刚刚开口说了一句话:“在下……”便被唐子玉突然打断:“算了,我有些乏了,你先下去吧。”说完,他转过头来对王子安说道:“子安,你把先生带下去,找个地方好好在府上安置。先生是个有大才的人,要提防着心怀不测的歹徒意图加害于他,所以多找些仆人婢女好生照看着他,千万不能让他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