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不得不暗自佩服楚天河的手段本事,十年之中将大楚整治得井井有条。

行至皇城脚下,唐子玉便下马过了皇城前的清水桥,来到朝阳门前,已是站满了候着早朝的官员们。唐子玉行之所至,一些官员看在眼里无不眼中惊讶,开始飞快地寻思盘算我出现在这里所传递出来的朝廷最新势力变动与官场走向的信息。一些唐派官员则笑脸相迎,躬身问好。

“无暇!你怎么在这里?”柳静元惊喜的声音在唐子玉身后响起。

唐子玉回头微笑不语,却冲他打了一个眼色。柳静元很知趣地没有继续沿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只是对他打了一个眼色,挤了挤眼睛,兴奋之色溢于眼神。

柳静元不比唐子玉,他虽然也是放荡不羁的人,也爱纵情声色,穿行于花丛之中,但是他却是堂堂状元出身,天子门生,现在国士院任四品从知事大夫,翰林院博士,同时还是太子殿前行走。虽然名义上是个随从,但是楚天河把他这个当朝有名的大才子放在太子的身边,便是希望太子一来能够和学识渊博的人在一起耳濡目染,多学勤问,二来也是将人才放在太子身边,帮他培养属于自己的能臣帮手。

所以,柳静元虽然年轻,但沾上了太子这一层的关系,目前正是朝中年轻一派官员中的红臣,大好前途,指日可待。

唐子玉暗中观察了一下,苏派官员此时在朝臣中仅占二成不到,而唐派朝臣却占了四成有多,而且按照目前的朝局来看,还有陆续增加的趋势。前一个月前还是苏家在朝廷之上一手遮天的局面,此时竟然转眼便成唐家一支独秀。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得不让人感叹官场上的风云变幻!

唐子玉一一应付着前来恭贺和想探问情报的官员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着搭讪的官员们。

过不多一会儿,一名太监立于午门正大门的城洞之中,提着嗓子一声高呼:“早朝时分到,各官员入朝觐见!”声音尖锐高亢,顺着深邃甬长的城洞送了出去。

接着清水桥两侧偏桥上站着的两名太监手持震天鞭,连甩三下,发出三下清脆震耳的响鞭声,取三合天下,天下大统之意。

淳于楼位于武官之首,行于左侧;右侧为吴行,位于文官之首,行于右侧。两对人排成两条长龙,缓缓地穿行过午门城洞,虽有百人之众,却鸦雀无声,唯有沙沙的脚步声在城洞之中回响。由于唐子玉属于特招入宫觐见,目前还没有任何的官衔,只是一个空头的子爵头衔,所以,便挑在武官队伍的最后面跟了进去。

穿行过午门之后,再走过金水桥,便来到乾清宫宽敞的广场之前。百官各自站好自己的位置,静静等待着召见的旨意。紧接着,乾清宫大门洞开,内务府领事太监黄德标手持玉拂尘站在门口高声道:“圣上有旨,传百官早朝觐见!”百官呼啦拉一起跪下,三叩九磕,山呼万岁,分两队鱼贯而入穿过乾清宫前最后的一座桥玉水桥,走入乾清宫。

唐子玉目前身无半职,根本就没有资格入朝议事,只能是跪在乾清宫之外,静候传旨。

柳静元故意留在最后,走过他的身边,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低着脑袋挤了个鬼脸,示意他不要焦急紧张。看着柳静元进入乾清宫的背影,唐子玉脸上露出微笑:“这个小子,竟然担心起我来了!”

楚天河向来勤政,早朝的时间是非常漫长的,官员们大多都是在家如厕了以后方才敢来。唐子玉跪在地上,膝盖接触着冰冷的麻石砖,已经麻木得没有任何感觉,唯一庆幸的就是早晨真的听楚凤来的话,有嘘嘘过!

这帮家伙,什么事情,至于磨这样久么?

一个多时辰过去以后,唐子玉面无表情地跪在地上,心里面开始慰问楚天河的第八十二代祖宗的直系家属。不对,不对,刚刚记得慰问的是第八十代,怎么一下跳到八十二代去了?算了,再从第七十一代那一代开始慰问起吧,反正那一代慰问得有点不够爽!

正在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唐子玉忽然想到,自己是皇帝亲姐姐的儿子,这样骂来骂去,不是骂到自己的头上了么?心头一阵郁闷之余,便听到乾清宫中传来一声细小的呼叫声:“圣上有旨,传大将军王唐勃之子,唐子玉觐见!”

紧接着乾清宫门口的太监便立刻高声将这话大声重复了一遍,声音传到玉水桥上的太监,便像接力棒似的又是一嗓子传了下去,传到午门城洞中的太监那里,声音一路尖锐嘹亮,响彻在大楚皇宫的上方:“唐子玉觐见!”

唐子玉心中一紧,将腰杆挺得笔直,站起身来,借着掸去膝盖上的尘土的机会,揉了一下跪得发麻的膝盖。唐子玉走到领路的太监跟前,悄悄塞入一张银票,笑道:“有劳公公引路了!”领路太监不动声色地将银票塞入袖口,笑道:“公子爷少年有为,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唐子玉熟识这宫中的规矩,笑道:“还需公公多在皇上跟前美言两句!”领路太监笑道:“公子爷说笑了,日后还需多多仰仗公子爷多多提拔才是呢!咱家贱名李德子,还望公子爷记住了!”唐子玉拱手笑道:“日后若有飞黄腾达的日子,必定不忘今日公公领路之恩!”

李德子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在前头带路说道:“公子爷真是会说话,太客气了!像公子爷这样的富贵出身,咱家便是沾着公子爷的一星半点贵气,那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唐子玉口是心非地与李德子打着官腔,两人来到乾清宫前。李德子对他说道:“咱家就送到这里了!公子爷自个儿进去吧,公子爷从今往后只怕人生便从此不同了呢!”

唐子玉心头一跳,抬头看着乾清宫上方威严肃穆的字匾,心中忽然感慨万千。

十年前,手持利剑,御雄狮,拥圣驾,威风八面,名震天下,岂知命中竟有牢狱之灾?

十年中,纵情声色,享乐犬马,隐忍潜伏,卧薪尝胆,唯恐今上忌惮,怎料今日将复重起?

十年后,受命入朝,祸福难料,人生起落,唏嘘感叹,真是万事皆难预料!

唐子玉看着乾清宫的大门,里面黑压压的一片,深不见底,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沧桑感。这一步踏入进去,究竟是人生既定轨迹的延续呢,还是人生命运的转折呢?

不知道……

千百的念头在唐子玉心头如电飞转,他忽然想起花若兰的话:“相公身负家族命运,是天生不凡的人物,自然会有不凡的命运!”

不凡,是从一出生便注定的,还是此时这一刹那的迈步呢?

唐子玉最后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背后的景色。

天边,红霞满天,朝阳红艳,瑰丽万千。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按了按胸口花若兰送给他的玉佩,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站在门口大声喊道,声音浑厚响亮:“臣,唐子玉,叩见陛下!”

楚天河,十年不见,真是别来无恙啊。

随着唐子玉一声嘹亮的喊声,文武百官与楚天河的目光一起集中在了唐子玉的身上。唐子玉顿时感一股无边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他颇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暗自定了定神,以最完美无可挑剔的姿势跪拜叩首,高呼道:“微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天河的情绪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声音颇为欣慰:“子玉快快平身,许久没见,朕颇为挂念,近日可好啊?”

唐子玉肚里暗笑,本少爷平日里干的那些飞鹰走狗,祸害乡里,流连青楼,左拥右抱的事情只怕楚天河没有少知道,这时候偏偏来这样的问题。想是如此想,唐子玉脸上却是露出感动而又自责的笑容,跪下来叩首道:“子玉疏狂,平日只顾玩乐,有负圣望!”楚天河微笑道:“少年轻狂乃人之常情,子玉不必自责,起来说话吧!”

“谢皇上!”唐子玉借着起身的机会,迅速扫了一眼朝堂之上的众人。只见苏派为首的伍达(字廷峰)与赵宜捧着玉牌,正站在百官之前相互瞪视,他们身后的官员们也是小声的交头接耳,眼神不住地往唐子玉这里飞过来。

“看这架势”唐子玉心中暗道“莫非方才就是在议论我?”

唐子玉心中正暗自纳闷,楚天河立刻便解开了疑问,对伍达与赵宜笑道:“两位卿家不必争论了,幽州河道使一事,朕自有主张,董升这个人我看还不错,堪当此任!赵卿荐人不避亲,一心为国,此国士之风也!”

唐子玉听到这里立刻将眼角的余光瞅了过去。

幽州,地处凉州、燕州、云州、相交之地,乃交通要冲,商贾云集,兵家必争之地,岁入税收占全国十有其一。幽州河道使虽官职不大,却是地地道道的肥差。眼前这位个头不高,貌不惊人的老头子,却明目张胆地将自己的堂弟安插在这样的一个重要位置上,得利不说,兼且还获得皇上的交口称赞,当真是名利双收!久闻赵芳的父亲,兵部尚书赵宜老谋深算,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楚天河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还有意见,那便是自找没趣了。伍达闷哼一声,与赵宜一同拜道:“皇上圣明!”然后退回原位。

此时唐子玉正是上不上下不下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正木在大殿当中的时候,却听见楚天河笑道:“来人啊,给子玉看座!”

这一句话说出来,满朝文武顿时哗然!皇上早朝赐座,这是一种怎样的荣幸,大臣们一个个将惊讶艳羡的目光投到他身上来。唐子玉看着几名小太监抬着的紫金檀木椅,微微感到头皮发麻,若是放在他十年前,怕不是一屁股就坐了上去。而此时,便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坐在上面。唐子玉心中苦笑,拜道:“圣上折杀小臣了,满朝文武,无一不是前辈元老,子玉布衣白身,寸功未立,焉敢厚颜无耻的在长辈面前无礼踞坐?”楚天河听见寸功未立几个字的时候,眼皮忽然一跳,眼中闪电般略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即便恢复正常,笑道:“朕让你坐,你便坐,偏生哪里来的那么多的规矩!”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