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真是一步登天啊!出身好就是不一样!静元我好羡慕啊!”这声音,不用回头便知道是柳静元跟了上来。

唐子玉心中苦笑,看来这个家伙还不知道白云郡之行将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唐子玉回头一看,不仅看见满脸笑容的柳静元,更看见不远处的太子楚帧脸上带着一丝关切的笑容向他点头打着招呼,唐子玉点头笑着回礼。此时,他已是朝中大臣,不能和皇储有过多的结交,要不然御史一道奏折便能让他惹上大麻烦。不过,话说回来,正三品的武官,他一个连兵都没有带过的毛头小子便这样凭空坐上了,这也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了。但是却不会有人说什么,因为他是唐家的少主,是不败大将军王唐勃的儿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皇上和苏家联手做下的局,就连唐家的少主唐子玉都没有怎样推托,其他人更不会去做仗马直言触这个霉头。

这些话唐子玉却不能和柳静元明说,只能是笑道:“这个是自然了,只不过这小小秦淮已经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这倒是个伤脑筋的事情!”

柳静元啪地一下打开扇子,笑道:“久闻花若兰一手精妙厨艺,静元我是神往已久,难道子玉兄莫非想一人独享口福么?”

两人边说边笑,倒也渐消了唐子玉心中的块垒,两人出了皇宫来到当前的天街上。唐子玉一笑,策马与柳静元在大街上缓缓而行,道:“你这个家伙哪里来的消息,打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了!不过,既然静元你话说出来了,我也就不好意思敝帚自珍了,这不,就随我上兰舟吧!”

柳静元大喜,正要和唐子玉拍马向前,便听见后面一个严厉的声音突然响起:“放肆!堂堂大臣,怎可出入烟花巷柳,成何体统!”

唐子玉和柳静元同时吃了一惊,连忙回头看去,却是内阁大学士曹进朗掀开轿帘一脸怒容地望着这两个有名的风流浪荡子。

唐子玉虽看见这轿子在他们旁边,但是却没有想到上面座的竟然是这个老顽固。他和柳静元说来都是这个内阁大学士的弟子,于情于理都应该翻身下马,拜领师责。曹进朗却一手拦住正要施礼的两人,冷哼一声,道:“慢着,老夫可当不起你们两个的大礼!”

唐子玉和柳静元相互看了一眼,苦笑不已,不敢作声。

曹进朗仔细地盯着两人,忽然叹了口气,说道:“上马,我们一路聊聊吧!”

沿着皇宫前的天街,唐子玉、柳静元与大学士曹进朗缓缓而行,接受着曹大学士谆谆教诲,如受地狱一般的煎熬,唐子玉心中痛苦无比。眼看便要走完天街,走到四大街道的十字路口和曹大学士也要在此分道扬镳的时候,唐子玉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曹进朗一路上喋喋不休,无非是在说子玉入朝为官要上对得起皇上国家,下要对得起黎民百姓,要公正廉明,为国效力等等。

唐子玉心中暗自冷笑,脸上却是一片笑容,口中慷慨道:“老师尽管放心,我唐子玉之前虽然放荡不羁,但是此时入朝为官却也识得大体,懂得轻重,必定忠君为国,报效朝廷!”

正在唐子玉毫无羞耻的大放阕词的时候,只听见玄武街的方向传来一声惊惶的叫喊声:“救命啊!”

咦,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很好听的声音!

唐子玉这个久在胭脂堆中厮混过来的人立刻反应了过来,莫不成,这就是传说中千载难逢的英雄救美的机会?

正好可以当着曹大学士的面前显示一下他唐子玉与人为善,搭救穷苦老百姓的侠义心肠!想到这里,唐子玉顿时将在朝廷受的郁闷窝囊气抛到了九霄云外,两眼似夜猫子见到了鱼一样放光,精神倍长,和柳静元一样,伸长了脑袋向那个方向望去。

曹大学士听到这声音,顿时怒道:“光天化日之下,京城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明天我便要向皇上启奏此事,这京城的差役竟是一群蠹虫么?”说着,他向唐子玉和柳静元喝道:“你们两个还不上去看看!”

柳静元喔了一声,拍马上前,唐子玉却是嘟嘟囔囔道:“那么着急干什么,都还不知道长什么样子,要是救了一个丑女怎么办?”

曹大学士大怒:“你说什么?”

唐子玉立刻陪笑道:“老师息怒,子玉立刻便去!”

唐子玉清咳了一声,挺胸收腹,大马金刀地纵马上前,威风凛凛地望着那跑来的人影。他一眼望去,却见一个女孩,披头散发,神色惊慌,穿着一身粉红色仕女服,脚下着一双翠绿绣花鞋,向他们跑来。身后几个汉子,一路吆喝紧随其后。

唐子玉仔细一端量,哈哈,美女!

弯弯的柳叶眉,一双桃花眼,眼神惊惶却惹人爱怜,身材娇小,腰仅一握,便仿佛那迎风柳条,一步三折。仅仅是那红尘之中轻轻的一瞥,唐子玉已是看出这女子的绝世风姿。他顿时心情激荡,摩拳擦掌地就冲上前去,大喝一声:“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不怕王法么!”

那女孩气喘吁吁,眼看就要跑不动了,心中正绝望之际,忽见一英俊男子,白衣白马,立在大街当中,大喝一声。女孩眼中一亮,心中激动,脚下又快了几分,大喊道:“公子救我!”唐子玉偷偷看了一眼身旁曹大学士的脸色,却见他手捋长须,频频点头,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顿时心中暗爽,却听见大街上的老百姓纷纷议论道:“好一出英雄救美啊!”

“奇怪,这个唐子玉今天怎么转起性子,做起好事来了!”

“是啊,不会是串通好了的吧!”

唐子玉顿时无语。

拜托,本少爷我虽然平日里坏事是做得有点多,但是也不妨碍本少爷今天偶尔做一回好事啊!而且戏里面不都是这样演的么?少年郎英雄救美,弱女子以身相许!今天眼见这撞上门来的英雄救美这样的好事,不做上一做,只怕会要遭天遣的哟!

此时唐子玉满脑子想的便是那在脑海之中不停晃荡的以身相许四个大字,看着那越跑越近的女孩细细的腰肢,口水不知不觉便流淌了下来。

直到柳静元在一旁实在是看不下去,咳嗽了两声,唐子玉才自醒过来,嘿嘿笑了一下将嘴巴合了起来。

那女孩一下扑到唐子玉跟前,哭道:“求求公子大仁大义,救救我吧!”

唐子玉翻身下马,扶起这女孩,脸上却是一片大义凛然的神色:“放心,有本少爷在此,必不教那狂徒动你分毫!”

那女孩被唐子玉拉起,看见他色眯眯的眼神,错,是大义凛然的眼神,脸上顿时飞红一片,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飞了他一个电眼,脑袋迅速低了下去。

唐子玉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被这一记电眼电得浑身一个激灵,暗爽不已,心中暗呼:这英雄救美的事情,果然干得!

以身相许,以身相许,以身相许……

唐子玉心里面碎碎念着,抬头向那追来的几个汉子狞笑望去:“哥们,快点来吧,让小爷今天我轰轰烈烈地上演一回英雄救美吧!”

唐子玉不看还不打紧,一看之下顿时脸上笑容凝固,嘴巴张成一个圆型,脸色难看得像被人打了一个巴掌一样。

却见为首的那个人又矮又胖,一张肥脸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猥琐之极!

这人看见他,顿时大声喊道:“少爷,快将那女子抓住,别让她跑了!”

这呐喊之人,不是王子安,又能是谁?

唐子玉抓狂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英雄救美!

靠!有没有搞错,戏里面这个桥段不应该是我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的么?这是弄的哪一出啊?唐子玉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的眼睛看错了。却见那跑过来的胖子,一张丑脸越来越清晰,仿佛一个清晰得不能再清晰的恶梦。

唐子玉眼睛偷偷瞧了一眼曹进朗的脸色,只见他脸上黑得吓人,像涂了墨一般,闷哼一声:“朽木不可雕也!”放下轿帘大喝一声:“起轿回府!”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唐子玉脸上流下斗大的一滴汗,转过头来,望着那女孩。那女孩却没想到自己方逃离了狼吻,又入虎口,一脸绝望,已是瘫坐在地。

唐子玉黑着个脸,望着跑到跟前的王子安,低声怒道:“你搞什么鬼!光天化日的!”

呜呜呜,关键是我的以身相许啊!

唐子玉的心那叫一个拔凉拔凉的啊!

王子安苦笑,凑到他跟前小声道:“公子,这是我们上次见过的姑娘,奴才遵照您的吩咐,将长得漂亮的留了下来,谁料这女的身上怀有迷香,今儿个迷倒了我们两个人自个儿逃了出来!”唐子玉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一个大跟斗:“你做死啊!你不是跟我说都是暗娼和一些在窑子里混得不如意的中选出来的么?怎么个冒出个雏儿?”王子安苦着个脸,一张肥脸竟似个南瓜似的:“少爷!这些都是凤姐介绍的啊,她也没跟我明说,说是准备了一个小礼,只恨我这蠢脑袋没听出来她那言下巴结的意思,结果闹得这么一出!”

唐子玉已是无语了,低头看了一眼那个女子,心头暗道:这凤姐本是这秦淮河出了名儿的嬷嬷,手底下管着的姑娘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弄这么一出巴结一下也不是稀奇事。只是今儿个这事对景得让他实在是郁闷得无以复加,只不知道这个女人竟是什么来历。他暗自点了点头,小声道:“既然这样,就先把她带兰舟吧,容我事后慢慢问她!不要为难她!”王子安小心翼翼的陪着笑点了点头和几个人将这已是软得如稀泥一般的女子扶起,向后面的几个人招了招手,便街上人群之中立刻裂开一条缝抬出一顶轿子,将这个女孩装进了轿子。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