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轿帘落下的时候,唐子玉抬望眼,却看见看见了一双凄美的眼睛挂着晶莹的泪水,那眼神空洞得似乎里面是一片苍茫的沙漠。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子,唐子玉心中暗道。

待他回头,却吓了一跳,此时周围为官的老百姓早已是骂声连天。

“我真是吓了我的乌龟王八眼,竟然以为这个小子今天怎么转起性来做起好事来了,果然是串通好了的!”

“这就叫狗改不了吃屎啊!”

“是啊,真是该天打雷劈啊!”

唐子玉听着早已是额头青筋冒起,忽然对着四周大吼一声:“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强抢民女啊!不怕王法啊!”

周围百姓吃了一吓,纷纷“切”了一声,作鸟兽散。

唐子玉叹了口气,对已是看得呆了的柳静元语气沧桑地说道:“唉,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想做点好事,难啊!”柳静元顿时满脸不屑,用扇子点了点肩膀后面,说道:“与其自哀自怜,还不如想想怎样应付好言官们的责难吧!”唐子玉透过他的肩膀看过去却见散朝之后的御史清流们一个个横鼻子竖眼睛的,估摸着明儿个一个参劾他“藐视王法,私纵家奴强抢民女”的折子就要堆满楚天河的案头。唐子玉微微一嗤,笑道:“就这些家伙?最是沽名钓誉的人,你看他们一个个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功德无量的,私底下不知道脏成什么样呢!”唐子玉说着,用肩膀碰了碰柳静元,斜了斜眼睛,说道:“你看见那个国子监祭酒文昌,文大人了么?怎么样看起来道貌岸然正气凛然吧?”柳静元疑道:“他怎么了?”唐子玉不屑一笑:“上个月这个老不修就偷偷在春香楼买了两个婊子回去当小妾,结果没两个星期,府中就传来两个小妾一个投井,一个上吊的信儿,其中发生了什么,尽自可知!”柳静元骇道:“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唐子玉冷笑道:“你瞧着呢,看这都人模狗样的,实际上都是斯文禽兽。这样的人,我都懒得搭理。再说了,他们最好能上折子把我参倒了,也好省得我费心费力,便宜我再回去当一个风流公子!你当我愿意出来接这费力不讨好的皇差么?”

柳静元一时无语,只得开口道:“唉,普天之下,莫非率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儿个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是万万不敢再跟你去兰舟吃酒了,你靠山硬,不怕别人参你,我可是多愁多病的身,经不起这风雨蹉跎,就先告辞了!”

唐子玉本来就自有其他打算,也不留他,与他便拱手告辞,两人各自去了。

唐子玉来到兰舟之上,却见花若兰穿着明黄色绸裙,肩上披着一件透明的丝纱,手持一张仕女扇,两条细细的柳眉微微皱起,如水波荡漾,暗藏一副慵懒娇柔的样子坐在矮案旁。王子安和唐权肃立在她的身后,垂着双手没有说话。唐子玉在几人中间坐下,两只手端着“云海望月”,食指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茶杯,发出“叮叮”的脆响声。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眼神极空洞的女子。这女子瓜子面容,桃眼杏腮,鼻若悬卵,唇若点朱,秀丽中透出一股暗香袭人的艳丽来。她身材虽然娇小玲珑,却火辣异常。

唐子玉仔仔细细的将这女子上下打量了几遍,饶是他在花丛中厮混得久了的人,此刻也不在眼里拔不出来。好容易回过了神来,唐子玉长吁了一口气,心中暗自想道:“真是天生尤物!”

王子安极机灵的人物,见这房内几人都不开口说话,料想是有私事,便轻轻拉了拉唐权的衣角,笑道:“我倒突然想起少爷竟是交代过我一些事情还没有办,唐权,你跟我一块儿去办吧。”唐权自然明白其中道理,与唐子玉花若兰点了个头便和王子安出去了。唐子玉点了点头,花若兰也冲他笑了一笑,两人目送他出去后,又将目光投到眼前的绝色女子身上来。唐子玉沉默良久,正准备开口,便见花若兰冲着他打了个眼色,示意不要为难于她。

唐子玉手中把玩着冬夏都不离身的折扇,心中暗道:呵,这可是同病相怜么?

唐子玉开口一说话,这房中沉滞的气氛便显得活络了许多:“这样吧,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不为难于你!”那女子眼皮一动,仿佛是个木偶一般,僵硬的微微抬起头来,眼神稍微有了点活气。

“你叫什么名字?”唐子玉问道。

那女子没有想道第一个问题居然如此的容易,愣了一愣,低着头,半晌才轻轻地说道:“吴江月。”

唐子玉眉宇一动,轻轻击节赞道:”江清月近人,好名字!”

吴江月苦涩一笑,眉宇之间浮起一股子楚楚可怜的柔媚之气,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唐子玉又道:”什么出身?”

吴江月又愣了一下,神情中显出一股痛苦不堪的神色,她双手抓着头,眼神又逐渐空洞起来,良久才仿佛梦呓一般,喃喃的说道:“海棠红,彩蝶飞,蜂舞乱丛中。青春年少不知愁,流连春色浓。楼阁乱,月清凉,梦醒人彷徨。惊看离散亲情断,却将人遗忘。”

唐子玉和花若兰相互看了一眼,心中被这曲哀绝的小词给弄得心头百转千回,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花若兰沉吟了一会,忽用川蜀口音说了一句话:“你是哪么子进的京?”

吴江月条件反应一般用川蜀的地方话回答道:“小女子是被那帮龟儿人贩子抓进来滴!”话才说完才回过神来,瞪大了眼睛望着花若兰,颤声道:“姐姐也是川蜀中人?皇天怜见,救救小女子吧!”说完激动得颤着身子跪在地上磕头不已。

唐子玉见这两个都美貌到了极处的女子操着一口子音调低沉的川蜀口音说话,倒也别有一番风韵。尤其是吴江月此时背对着她向花若兰叩首,背后勾勒出一条单薄而曲线窈窕的背影,那惊人的弧线让唐子玉一看之下险些窒息。

花若兰瞟了唐子玉一眼,眼神中带着似笑不笑的神情,看了他一看将目光收了回来放到吴江月的身上,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口音却已是改了回来,说道:“妹妹快起来,姐姐我不是川州的人,但是以前却到川州游历过一段时间,因此学了一点川蜀口音。你是川蜀吴举的女儿么?”

吴江月浑身一震,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花若兰,吃吃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唐子玉笑了一下,对花若兰说道:“看样子,被猜中了!你怎么猜的?”

花若兰嫣然一笑:“这首小令曲牌别出一格,多在川蜀流传。而半年前川州的大富豪吴远山,这个名满川蜀的吴举人却因为卷入一桩贩盐案而被灭了门,我原以为这川中名门的吴氏要断了血脉,没想到在这里却又碰到一个。奴家也只是随口猜上一猜,没想道却被我胡乱猜中了。”

唐子玉笑了一下,心想,这样的乱猜怕是当今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做的到呢!他也没有立刻说什么,只是发现在方才花若兰说到被灭门一句的时候,吴江月浑身颤抖了一下,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恨意,当花若兰接下来说到断了血脉的时候,吴江月浑身的一股仇怨之气又忽然间泄了下来。唐子玉沉吟了一会,说道:“想必你是很想替你的家人报仇了?”

吴江月抬头望了眼前这个掌握着她的生死大权的男子一眼,明眸善睐的眼中神色不停的变幻,一会森森的恨意在眼中不停的翻腾,一会迷茫的眼神在眸子中徘徊不定,吴江月一排洁白的贝齿用力咬着下唇,将红润嘴唇咬得一排白印。花若兰一时拿不准唐子玉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也没接他的话,只是在一旁轻轻摇动着雀羽扇,微微的笑着。唐子玉束起扇子轻轻敲打着掌心,也不说话,一时间小房内三个人都默然不语,压抑感扑面而来。

吴江月只觉得这一下一下的声音,记记敲打在她的心头,直把她本来就翻江倒海的心头闹腾得越发得混乱不堪。

那一夜,混乱的叫声,冲天的火光,雪亮的刀剑,满眼的鲜血,绝望的眼神,无数的画面仿佛在一瞬间在吴江月的眼前飞速闪过,忽的又汇成眼前这个男子的面孔。

过不一会,吴江月一笑,抬头道:“父母血仇,理当雪恨,但是,我现在柔弱女子,朝不保夕,才出龙潭,又入虎穴,前途未卜,生死不明,谈什么报仇的事情?我想我那地下死去的爹娘是要怨死我啦!”说完,两眼潸然泪下,凄凉可怜。

唐子玉笑了一下,将她的下巴抬起,目视着她,说道:“你明白你的处境就好,只要你不想着什么报仇的事儿,那你就在我这儿安安心心的,你只要在我这儿不往外跑,我想普天下不会有什么人大着胆子来动你。少爷我也不会逼你去作什么倚门卖笑的事情,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得给我交代清楚,要不然我这里是断然不敢留你的!”吴江月一双桃花眼一眨一眨,噙着些泪水,哽咽道:“什么事?”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迷香?”唐子玉问道。

吴江月一笑,凄然说道:“小女子在被这伙子人贩子抓来之前曾经遇到过几个劫色的匪徒,他们把我抓了起来,本意是要带回寨子里面供人淫辱。但是路上他们中有一个人心怀不轨,想把我单独带走享乐,便在其他几人的饮食里下了迷香,其他几人吃下去后发觉出来,双方便动了手。也幸亏其他几人已经中了迷香,那人与其他几人杀了个两败俱伤,我趁乱远远的逃到一边偷偷的瞧着,眼见他们都已是不行了才敢上前查看。我取了他们的钱财这才支撑着走了一段路,因怕路上歹人加害所以将那人的迷香给带在了身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