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笑闹了一阵,渐渐便散成了几堆人,一些清高一点的清客相公们各自聚在一团说笑,一些自诩风流的便和一些美貌的戏子们相互调笑弄情。唐子玉此时已是换完了装,身上穿的是青白色的绸缎长衫,白皙清秀的面孔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显得既英俊潇洒又风流倜傥,太子楚帧此时也是脸上没了戏谑,与他边走边说道:“子玉此行凶险难测,也真亏了你这个英雄胆,这个时候也有心情看戏唱戏。父皇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不过我料来也有他的苦衷,子玉不要往心里去。若有什么需要援手的,子玉尽管开口!”唐子玉一笑,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得去嘛!凶险不凶险的光是在一旁担心是没用的,太子的心意子玉心领了,不过此时朝局微妙,太子还是不宜插手进来的为好,若是我在白云把差事办砸了,太子在皇上面前美言两句,也好有个照应和退路。”

楚帧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正在与楚鄯、楚崆两人说话的楚天,说道:“这些个弟弟们也都是很担心你的,你不要多想,你们一起看戏一起学文,一起玩耍长大的,将来都会是你的后援,子玉此去可放手把差事办好,将来也好跻身朝堂出入相阁。”唐子玉也看了一眼与他十四岁来一同玩到大的三位皇子皇孙,心中琢磨着楚帧的这番意味深长拉拢他的话。

难道,这位太子也有些等不及了么?

唐子玉笑道:“太子说的,子玉当然明白。若非如此,子玉便不会送这样一个大礼给诸位兄弟了。”楚帧听了他这话,也是一笑,道:“也就你点子多,还有两个多月便是皇上的春秋大寿,我正寻思送个什么礼,你便出了这么一个绝好的主意。我代各位皇兄弟先谢过了!”唐子玉摆手笑道:“自家人,不说这个了。只是我自去白云,各位皇兄弟可要好好的练戏,不然皇上大寿的庆典上出了茬子,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我自晓得的!”楚帧淡淡的笑着“你家的下人在那头可是等的心急了,你去吧,估摸着是有事找你!”

唐子玉与众人告了声辞,便和王子安去了。一路上问来,却是楚凤来找他回府,有事商议。

唐子玉回到府中,马不停蹄的便到了楚凤来的凤来阁,长公主楚凤来早已是等候多时。

“母亲久等了,孩儿来迟了!”唐子玉一进屋便大大咧咧的坐在楚凤来的旁边,捻起桌上的一枚冰镇了的葡萄,皮也不剥便放进了嘴里。

楚凤来在一旁微微笑着,姿态雍容,端庄华贵,唐子玉看得竟是一呆,笑道:“娘真是越活越年轻了,这竟是让孩儿看呆了眼,就连豆蔻年华的女子竟也有些不如。”楚凤来一笑,说道:“那比你那花若兰又是如何?”

唐子玉心中一震,但他见机极快,脸上的笑容不变,用试探的语气问道:“娘,见过她了?”

楚凤来微笑着看着唐子玉将眼前的葡萄剥了皮送到嘴里细嚼慢咽,一双细长的丹凤眼仔仔细细的盯着唐子玉的眼睛,过了半晌才说道:“是见过了,的确是国色天香。孩儿的眼光,倒是不错!”

楚凤来的语调让唐子玉听着有些不踏实,他道:“那,娘的意思是?”

楚凤来笑道:“没什么,只是娘觉得既然子玉对这女子情有独衷,做母亲的,自然是要放在心上,重点观察观察。”唐子玉在一旁点头笑道:“那是自然!”楚凤来盯着唐子玉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娘问你一句话,你要如实回答!”唐子玉心中一紧,道:“什么话?”

“这个女人,你究竟知道她的来历么?”楚凤来的一对细长的凤眼之中射出电一样的光芒,刺得人发寒。

在这一瞬间,唐子玉几乎顿时被楚凤来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所完全压倒,在他眼前的这个年过六旬的女子虽然头发仍旧乌黑,面容依然华美,但是,几十年帝王贵胄之间的权谋争斗让她拥有着一种寻常人所没有的气质与气势!唐子玉被楚凤来问得居然一窒,已经历练得心境稳如泰山磐石的他也不禁有些心慌,他王故左右而言他,说道:“自然了解,娘为何如此说法?”

楚凤来意味深长的盯着他看了一眼,站起身来,叹了口气,说道:“我是见过她了,她不仅长得像你所说的那样漂亮,更像你说的那样是身怀不世之才!”唐子玉疑道:“那,娘……”

楚凤来冷冷一笑,身上那股在宫廷之中长年养成王族之气在此刻散发四溢,她说道:“一个女子,能有这样的容貌已是不简单的一件事情,自古红颜多薄命,若她是个寻常女子,想来下场现在已可以盖棺定论。但是,她不是!这是一个极有才情的女子,非常的有才华,极富智慧!”楚凤来此时眼中已有些迷离,眼帘微微的闭合着,似乎梦呓一般的喃喃低语:“一个长得这样美的女子,精通诗文,琴棋书画无一不通,难怪会艳名遍布天下!但,若她的才仅限于此,那便好了!可惜,她不是……”

楚凤来猛然睁开眼睛,两条黛眉紧锁,死死的纠缠在一起,声音低沉得让唐子玉这个她的亲生儿子都有些害怕:“这个女人身怀宰相治国之术,胸容平定天下之策!你向皇上要尚方宝剑的主意,是她出的吧?她竟是把皇上的心理琢磨得透了!一个女子,精通帝王心术,眼光如此毒辣,心智高绝得让人害怕!这样的人,就算是个男人,也必定会是称雄一方的枭雄,可她偏偏是一个女子!我站在她的面前,竟然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看不出她想要什么,我实在是想不出该怎样驾驭这样的一个女人!你确定你了解她,确定你了解她的一切么?”楚凤来站在唐子玉的跟前,带着一股皇族天生的威仪与母亲对儿子与生具来的威压,一字一顿的说道:“这样的女子,你也敢娶么?”

唐子玉已是跪了下来,他磕了三个响头,抬头盯着楚凤来的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斩钉截铁的说道:“若是连一个女子都征服不了,孩儿将来如何征服天下!”

静,这房中静得可怕,楚凤来脸上的表情似凝固了一般,只眼神越发得犀利,两人一上一下,彼此对视着。

良久,楚凤来缓缓的点了点头,脸上似初春破冰一般,露出一丝笑容,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的微笑:“好,既然你这样说,那娘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起来吧!”楚凤来把唐子玉拉了起来,眼中锐利的眼神已是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母亲对儿子的关切与慈爱:“子玉南行在即,可有什么计划和打算?”

唐子玉坐了下来,想了想说道:“此去白云郡,如若深入虎穴,只可速战速决,不可与苏家进行对峙持久消耗。若不然,失去了地利,则将身陷不测之地,纵是我们唐家财雄势大,也不可与苏家在他们的地盘上进行决斗。”

楚凤来点了点头,微微笑着:“你果然长大了!你这些日子天天和那些王爷们混在一起看戏吃酒,想必是想混淆对方的视听吧?”楚凤来站起来,说道:“只怕是你的这些动作,不仅瞒不过皇上,更瞒不过有心人啊!不要弄巧成拙了才好!”唐子玉笑了笑,说道:“本来就没想到能瞒过他们,孩儿知道,孩儿的一举一动早就被他们监视得严严实实的,除了咱们这个府里面还算干净,这秦淮竟是没有干净点的地方。不过,孩儿还是那句话,孩儿不怕这水浑。既然瞒不过,索性孩儿就假戏真做,索性找了个借口把太子给拖下了水。频繁与东山王、河朔王,以及与我这个即将外调的唐家少主联系,这个太子的举动想必会让我们的皇上,和那些一直期望着太子摔跤,好借机窥觑国之大器的其他皇子们有所心疑吧!”

楚凤来一笑,看了看唐子玉,说道:“你即有分寸,那就更好!你去忙吧,娘年纪大了,有些乏了!”唐子玉拜了一礼,退到门口,正要离去,却听见楚凤来忽然喊住他,悠悠的说道:“你的那个花若兰,有空让她到府上来走动走动吧!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熟悉!”

唐子玉一愣,一边琢磨着这句有些意味深长的话,一边告了辞。待他出了凤来阁,外面风一吹,他才发现他的背上竟已湿得透了!

又过两日,唐子玉忽然接到全叔递上的一张刻有唐家唐字的木牌,说有一个女的递来的。这块木牌是他发给唐斩专用的,唐子玉正觉得纳闷的时候,伤势已经痊愈的唐斩却忽然想起来他在白云郡海边渔村救下的一个女子,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下。唐斩此时已是知道了唐子玉的处境和即将南行白云的凶险,便开口道:“少主,会不会是苏家的奸细?”

唐子玉哈哈一笑,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奸细?这样都能派个奸细来的话,那这天底下的人只怕都姓苏了!别想那么多了,走看看去!”说罢,便和唐斩、唐银枪和王子安出了门。方出门,唐子玉便见全叔身后跟来的那个女子,眼睛顿时就直了,嘴里面不自觉地嚷嚷道:“哇,熟女啊!”

众人:……

打小就在海边长大的黄素秋在平日里就连他们渔村附近的城镇都很少去,就是平常买些衣裳头绳什么的事物都是托其他人捎带着回来。几乎是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虽然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黄素秋在进入秦淮之前也隐隐约约地知道,她要投奔的是一个极有来头的人物,位高权重,在楚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这次去秦淮真是凶险难测,其实像她这样的小户人家若不是横空遭遇如此惨祸,恨人恨到了骨头里,她又怎会横下一条心,来到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未知祸福的地方?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