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秦淮,黄素秋立刻便被楚都秦淮的繁华给狠狠地震撼了一下。

秦淮河畔繁花似锦,美女如云,行人锦衣华裳,来往如织,大道上车如水,马如龙,街边两旁上商贩无数,叫喝声,买卖声交织混杂,好一派热闹繁盛的景象。只见玄武大街一街两行书画、玉器、碑帖、烟料、料器、瓷器、花木、旧书、唱书本的……旁边有狗市、蝈蝈市,一片叫嚷声乱叫。

“一包管保六个月,坐地户儿,药不死耗资您来药我了哟!”

“买过的您知道,带过的您认得,咱的首饰要是露出铜色,您给我拿回来!”

“吐蕃来的膏药!五痨七伤骨断筋折,您只用一帖管好!”

“卖孟家百补增力丸!不损阴,不损阳,一夜管睡百姑娘!”

平日里不怎么出门的黄素秋哪里见过这般喧闹的场面,一路行来,左看下,右看下,只把黄素秋看得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出,眼睛差点直了。

黄素秋一路上问路摸索向唐府行去,虽然因为人生地不熟,少不得有些羞涩胆怯,但是路人一旦听闻她要寻找的是唐家,却无不恭敬之中带着些惶恐的为她指路。待得黄素秋沿着秦淮河渐渐进入秦淮的青龙街,沿路的房屋府院层峦叠嶂,参差林立,极为壮观。

当时楚都秦淮号称天下第一大城,有五万户人家,四百余万人,从城头纵快马围着城墙跑一个圈需要两日夜之久!秦淮城的壮丽魁伟,可见一斑。

待来到唐府,递了木牌,被一个身材中等的管家领进了唐府后,黄素秋便觉得跌入了八百里云雾之中。这眼前的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石狮飞龙,彩凤飞天,三步一亭,五步一院,庭庭院院,层峦叠嶂,花草树木,锦绣繁华,其世家宅院的格局与气派只觉得让她目眩神迷,看得目瞪口呆。黄素秋跟在全叔之后,眼睛不敢四处乱瞟一眼,一路上穿庭廊,走大院,只感觉行至眼界开通处,大道无形;走到羊肠小道时,曲径通幽,这唐家的府院竟是深不见底!黄素秋跟在全叔之后,诚惶诚恐,亦步亦趋,头儿压得低低的,唯恐自己再出个什么差错,遭人耻笑了去。

待行得一袋烟的功夫,黄素秋穿过一段长廊,眼前霍然开朗,只见几名男子站在不远处的庭院中。这几名男子尽皆文秀辉煌仪威堂皇,尤其是中间一名男子,俊朗神丰,气派非凡,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就是廊下站立的三等仆妇小厮,丫鬟婢女都遍身绢绸体态尊贵,仿佛处处都有一股看不见的威压,把她压得抬不起头拉。

黄素秋正惶恐无依靠之时,扫了这几人一眼,只见之中有在海边救下她的恩主,心中激荡,忍不住要喊一声出来,却见恩主站在那中间一名英俊男子之后,一副奉其为主的模样,而那名男子正在与身后诸人言笑,过了一阵眼神才向她看来,一看之下却是猫儿闻见了鱼腥,再也转不开了。

黄素秋被这电一般的眼神一扫,顿时霞飞面颊,下巴紧贴着胸膛,不敢出一口大气。心中却在想:这男子长得气宇不凡,却为何眼神这般无礼?

只是她却没想得到的是,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有“秦淮十害之首”美誉的唐子玉!这眼神若是也算无礼的话,那紧接下来的这句话简直让众人当场晕死。只听得唐子玉眼神在黄素秋身上凹凸有致的地方来回巡扫了一遍,色色的一声大呼:“哇,熟女啊!”

众人跌倒。

全叔咳嗽一声,别过了脸去。黄素秋低着脑袋,虽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心中却知道这不是好话,一张脸红得像要滴出血一般,一双手攒得死死的,身子颤抖得十分厉害。

唐斩为人厚道,愣在当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唐银枪以手拂面,不欲见将要发生的事情。唯有王子安一副狼狈为奸的模样,也跟着装模作样的上下打量。

唐子玉摸着下巴,一副色狼得不能再色狼的表情,嘴里面啧啧有声地走上来,眼神像一只手一般将黄素秋浑身上下都摸了个遍。黄素秋顿时觉得自己掉入了魔窟,像一只无助的羔羊一样,浑身颤抖,害怕慌张。

唐子玉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王子安在一旁将脑袋凑了上来,说道:“少爷目测神功越发得精准了!”

这一番话说得众人满头雾水,黄素秋心中随不知这两人在说什么,但是看他们望向自己的眼神,想来不会是什么好话。心中又羞又愤,暗自悔恨自己不该往这个狼穴里面跳。

唐斩见黄素秋羞得直欲找一个洞钻进去,眼泪泫然欲滴,心中不忍,但平日里向来将唐子玉奉若神明,让他当面出言说少主的不是,那是杀了他也干不出来的事情。唐斩无奈之下,只得偏过了脑袋,望着唐银枪,求他帮忙替眼前这个身材高佻性感的美女解个围。

唐银枪本也不愿意当面触唐子玉的霉头,但他向来义气深重,最是看重兄弟之情,五绝之中唐斩又与他关系最好,此时看他眼神可怜焦急之极,心中一软,便上前开口道:“少主,我有一事不明!”

唐子玉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黄素秋身上收回,望着唐银枪道:“说!”

唐子玉看了一眼黄素秋,很小心地问了一句:“不知道,这目测神功有何作用啊?”

这一句话说出来,王子安险些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唐子玉瞪向他的眼睛,立刻面容严肃,目不斜视,形容搞笑之极。

这目测神功乃是唐子玉传自师承,与王子安平日里翘课在秦淮调戏美眉用的一个测量美女身材的方法。平日里看见了漂亮的女子,便上前仔细根据眼睛与经验测量一番,然后自给自足地幻想一番,端的是十分之猥琐。

唐子玉被唐银枪这样赤裸裸的一问,心中暗自不爽,仰天打了个哈哈,一脸严肃道:“这目测神功嘛,这你就不懂了,这便是传说已久用来测试一个人习武潜质的功夫!”

王子安险些又是一声失笑,但心中猛然想起少爷平日里整治人的手法,心中一寒,愣是让他硬生生地将已经喷到嘴边的笑声给憋了回去,一张胖脸涨得又紫又红,好不辛苦。

其他人见唐子玉说得严肃,不由自主地便信了三分,黄素秋也抬起头来,眼中露出一丝惭色,心想:竟然错怪了好人。唐斩大喜,抢了一步,道:“少主,真的么?”全叔却见惯了他这个大少爷的伎俩与手段,嘿嘿笑了一声,便转身离去。他本是下人,离去之后也没人在意。却听见唐银枪喃喃失神道:“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的神功,不通过切脉量骨测筋便可判断出一个人的习武潜质?想当年少主挑选我们的时候,直把我们浑身摸了个……”唐斩大声咳嗽了一声,满脸不快地望着他。唐银枪猛地回过神来,忽然看见唐子玉望向黄素秋的眼神越发得兴奋,忽然醒悟过来,恨不得一个耳光抽在自己脸上。

果然便听见唐子玉嘿嘿一声邪笑,道:“这门功夫虽是本少爷所创,但是毕竟未经过历练,有些不准是很正常的。毕竟还是要亲手检查过才比较可靠!要知道我们唐府收留人可是一定要过这一关的!”

说完,一双咸猪手便向黄素秋的身上摸去。

这手一沾到黄素秋的身子,黄素秋便浑身一颤,立刻便想要大叫起来,心中却忽然想到他方才所说唐府收留下人必须要经此一关,却不知道是真是假,以前只是听有的人说过,明师收徒是要验过浑身筋骨,觉得体质尚佳方才收录。只不知这唐府是不是真的有此规矩?

就在这一犹豫间,唐子玉的手便已经沿着她的肩膀摸到了胸前,浑身酥麻,一时她又惊又慌,脑中一片空白,愣在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唐斩满脸血红,敢怒不敢言,闷哼一声转过了身不再相看。唐银枪也是满脸黑线,道:“少主,你摸骨验身就好了,摸人家那里干嘛!”

唐子玉正借此机会大快朵颐的吃豆腐,心中乐得跟朵花似的。口中却道:“你懂什么,我这是在通过乳根穴为她打通体内经脉。”

唐银枪心想:这乳根穴能打通体内经脉真是天下奇闻,胡说八道。但是明知这是唐子玉吃豆腐的借口无语,半晌又道:“那少主,你的手现在放在她屁股上又是想打通什么穴了?”

唐子玉仰天打了个哈哈道:“这个嘛,这个嘛,待我慢慢解释!”

“解释你个头,唐子玉你这个大,大色狼,纳命来!”这声音怒极,却又高亢清脆,分明是女子的声音。

众人顺着这声音望去,却见这声音的主人穿着一身红色武士服,一派英姿飒爽的样子,不是胡无双又是谁?

唐子玉又惊又骇,大声道:“我靠,你是忍者么?神出鬼没的,怎么说出现就出现!”

只听得胡无双气急道:“我和芳芳妹子刚来寻你,便看见这样的事情,若是再来得晚些,竟是又要被你糟蹋一个清白女子了!”

胡无双的拳头说来就来,眨眼之间便到了唐子玉的眼前。唐子玉不敢还手,连忙摇晃着双手说道:“误会误会!听我解释。”

“听个屁啊,吃我一拳!”说完,一拳正中唐子玉眼眶……

黄素秋此时才回过神来,忽的一下眼泪就愣愣地流了下来,满脑子就是一个念头:“我被这个人玷污了!我不干净了!我不干净了!”她见眼前这个挨千刀的男子捂着一只眼睛,头晕目眩的站着,心中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拳又是向他另外一只眼睛打去。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