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捂着两只眼睛蹲在地上,胡无双一阵劈头盖脸的乱打,尤自不解恨,这时又听见胡不离赵,赵不离胡的赵芳娇柔的声音清朗地说道:“姐姐不要打了,子玉哥哥说不定有什么苦衷呢?”胡无双停手,啐了一声,恨恨道:“什么苦衷!这个家伙,太狼心狗肺了!妹妹你低声下气的去跟那个女人学些什么老子的妇道?回过头来,他竟然当着你的面坏女子的清白!你不要拦着我,要不然我连你也打!”赵芳微微一笑,扶起唐子玉,从怀中掏出手绢轻轻地为唐子玉擦去因为被击打而从眼中溢出的泪水,说道:“子玉哥哥不是这样的人,是么?子玉哥哥?”正说着,却见自己身上正放着一只手。众人顺着这只手望去,却已是无语,只见这手的主人,正是唐子玉!

赵芳此时人已是僵了,胸前又酥又痒,想把唐子玉一把推开,却又舍不得。旁边几人已是看的两人目瞪口呆,不能言语。尤其是黄素秋回过神来后,越想越是羞愤,越想越是想不开。唐斩在一旁有心帮她下台,却左右为难,不敢上前说话,只急得抓耳挠腮没有任何办法。

黄素秋一跺脚便向外来时的路冲去,却没有想到在出庭院转弯的地方一下便撞倒了一个人,身体煞不住,一下跌入这个人的怀中。

这人大叫一声:“哎哟!哪个不长眼睛的不看路啊!”声音像破锣一般难听,不是当初的九龙山大当家胡二麻子又能是谁?

胡二麻子正骂骂咧咧的要把怀中的人推开,谁料这一推之下,竟然触手柔软,这人身上香气扑鼻,令人摇醉。

胡二麻子近距离一看眼前此人,一对柳叶眉,一双桃花眼,鼻若鹅卵,唇若点朱,瓜子脸型,容貌极美。胡二麻子一刹那间呆呆地看着这个女子,脑中顿时轰地一声像被雷劈中了一般张大了嘴,痴痴地看着这个女子的脸,口干舌燥,目眩神迷。

黄素秋一不留神,将胡二麻子撞倒,正要爬起身之际,却看见她倒在怀中的男子竟然相貌奇丑,一脸麻子坑坑洼洼,头上要秃不秃,惨不忍睹,而这人此时正一脸的色相傻傻地望着她,口水都快流了下来。黄素秋心头又是惊骇又是羞愤,一气一骇之下竟然嘤咛一声晕了过去,倒在了胡二麻子的身上。

胡二麻子怀香抱玉,只觉得打从娘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像此刻这样幸福快乐过,只盼着这一刻永远也不要过去。他愣愣地看着海棠带泪的黄素秋,只觉得这若晓露春花的脸上此时竟然是一片的宁静,胡二麻子忽然心中冒起一个念头:从今往后,他胡二麻子哪怕是流干身上所有的血,也再不教眼前这个女子流上一滴的眼泪;他哪怕受尽这人世间所有的屈辱,也再不能让她有一丝一点的不开心!

胡二麻子颤巍巍地伸出手,将黄素秋脸上垂下的一缕青丝抚到她耳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一张如桔子一般又老又皱的脸上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柔来。

黄素秋只是一时气缓不过来,不一会便幽幽醒来。谁知道那如恶鬼一般的面孔便在眼前冲她温柔而可怖的笑着,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老胡的女人啦!”

黄素秋只觉得天底下再也没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了,一时又吓得昏了过去……

红月用一双银筷捻着一团粘着药水的棉花,看着眼前的一双熊猫眼,忍不住又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唐子玉狠狠的一瞪眼,眼神虽然凶神恶煞,但是配上两个黑黑的眼眶,这副尊容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本来凌厉的眼神在此时看来却显得搞笑非常。

红月看着他的眼神,终于忍不住将银筷一丢,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不打紧,只引得房内本来无限严肃的众人也嘻嘻哈哈的笑成一片。

胡无双本来还想板着个脸,但是越看唐子玉那气急败坏的样子越是想笑,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旁边赵无双也是掩着嘴,将脑袋歪到了一边,偷偷的直乐。唐斩、唐银枪、王子安、胡二麻子等人却不敢像这帮姑奶奶们这样放肆。唐子玉虽然对待女性十分的宽容,但是对待男性下属那可是睚眦必报的,若是今日招惹了他,那今后就别想过上好日子,总有一天他会找个机会把这个仇给报回来。

王子安等人眼睛目不斜视,脸上肌肉绷得死死的,嘴角和眼角的肌肉不停地抽动,嘴里还有时候忍不住地会跑出一点气儿来,带出一点嗤嗤的声音,形容十分的古怪。

就连方才伤心欲绝的黄素秋立在一旁,偷偷瞧了几眼唐子玉,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只觉得眼前这个人说不出的滑稽可笑,仿佛又不那么可恨了。

唐子玉看着眼前几人,心中无比别扭,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挥了挥手,道:“想笑就笑吧!”

这话一说完,唐府的藏剑阁便险些被笑声掀翻了屋顶。红月第一个捂着肚子笑得蹲在了地上,怎么也直不起身子;赵芳芳将脑袋埋在胡无双的怀中,身子花枝乱颤,笑得喘不过气来;胡无双一边拍着赵芳芳的背,一边抬手抹着眼角笑出的泪水;黄素秋看了看唐子玉愈发郁闷的神情,又受到旁人的影响,想笑又不愿意笑,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又立刻用手掩住嘴,强行忍住不去看唐子玉,只是过了一下,忍不住又偷偷瞥了一眼,又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唐斩双手撑着腰,仰天大笑,声音洪亮,震得房顶瓦片颤抖不停;唐银枪挤眉弄眼,嘿嘿怪笑,他身边的胡二麻子裂着张嘴,嘿嘿的跟着傻笑,眼睛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黄素秋一动不动。

唐子玉待众人笑够了,敲了敲桌子,道:“笑够了没有?”

众人笑声渐歇,纷纷正襟危坐起来,只是眼中仍然是笑意一片。在座的各位除了黄素秋与胡二麻子以外,都很了解他们这个少爷的脾气,平日里说说笑笑,极好相处,但千万得掌握一个度,在这个度之内,唐子玉可以说是宰相肚里可撑船之人,超过这个度的话嘛,那就只好自求多福了。

唐子玉看见胡无双兀自肩头耸动,笑个不停,眼睛狠狠一瞪,怒道:“都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亏你还是名门之后,家传世代礼法都让你给糟蹋了!”

胡无双勉强收住了笑,一对柳叶眉笑得弯成了两道弯月,眼中秋波闪动,甚是撩人。她道:“谁知道你当时在干什么啊!更何况,你自己明明就是在调戏素秋妹妹,还明目张胆地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真是好不要脸!”

唐子玉闻言为之一窒,闷哼一声,扭过了头不再说话。

赵芳芳抬头轻轻道:“子玉哥哥也真是的,拓经开脉这种事情可以让我们女孩子来做嘛!毕竟素秋姐姐也是女儿之身,多有不便的啊!”

唐子玉冷哼一声,眼睛一翻:“你们有这个功力么?自己的九天凤鸣都一直练得个半吊子,也敢胡吹这种大气?”

胡无双大怒,两条柳眉立刻竖了起来,正要说什么,却被赵芳芳在桌子地下拉了一把,手心了被她写了一个“白”字,心中顿时醒悟了什么,强忍怒气一屁股坐了下来,脸别向一边,不再望向唐子玉。

唐子玉瞪大了眼睛看着胡无双,只觉得这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莫过于此,这出了名火爆脾气的丫头今日居然强咽了这口气?要换在平常,只怕早就是一番大战的开始了。唐子玉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今日这个丫头有些反常,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举动!

过不一会,胡无双气冲冲地又扭过头来对唐子玉道:“你望着我做什么?”

唐子玉看着这个蛮不讲理的丫头,一下气得笑了出来:“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啊!”

“我当然知道!”胡无双开始胡搅蛮缠。

唐子玉追问道:“你如何知道?”

“我说知道就是知道!”胡无双将不讲道理进行到底。

唐子玉无语,不再与她纠缠,将眼神投向黄素秋,沉吟了半晌,脸上露出歉然的笑容,道:“这位素秋姑娘,今日之事,不得已而为之,多有得罪,还请海量!”

黄素秋两手放在身前,不安的绞在一起,慌忙起身,道:“妾身家破人亡,还要多谢公子收留传授武功,成全民女一片心意。”说着,心中却回想起方才唐子玉的所作所为,一时间胸口发烫,被他摸过的地方仿佛又热了起来,脸颊红得吓人。

胡无双冷哼一声道:“摸都摸了,还假惺惺道歉!”

唐子玉无奈道:“难不成还让她摸回来才公平么?”

这一句话只说得胡无双和黄素秋两人腮帮飞红,一个啐了一声,一个红着脸低下了头去。

原来方才唐子玉却是借着手掌接触到黄素秋身子的时候,体内雄浑的内力迅速在黄素秋的体内游走探询了一遍,发现此女身上一点内力也无,于是心中一动,便用内力将她体内的经脉拓展了一遍,以弥补她习武过晚的缺陷和遗憾。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