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唐子玉却是一个百年罕见的奇才。其本身武功究竟怎样,尚且未知,但就他出来的唐门五绝中已经露过脸的四绝便是天底下响当当的人物,武功在江湖中都是能和一派掌门平起平坐,排得上号的!

有好事者在问及唐子玉武功深浅之时,唐斩等人无不立刻肃然起敬,默然不语。这也让世人对唐子玉的真实功夫究竟怎样更加多了几分猜疑。

胡无双要和唐子玉单挑的话一说出来,唐子玉一愣,就像是听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忽的捧腹大笑,笑声震耳,不可自抑。

胡无双恼羞成怒,怒道:“笑什么?瞧不起人就出来走几招!”

唐子玉愈发笑得厉害,边笑边摇脑袋,还在笑得喘气的间隙处还插上几句唏嘘短叹之声。

胡无双被唐子玉笑得脸上似滴出血一般,又恼又气,一跺脚便要向门外走去。赵芳芳在一旁连忙将她拉住,道:“姐姐别生气,你的武功我们还不清楚么?那自然是极好的!我想子玉哥哥一定不是因为姐姐你的武功高低而笑,我说的是吧,子玉哥哥?”

看着赵芳芳一脸纯真的笑容,唐子玉哪能不明白这个水晶玲珑心的丫头在给自己找台阶下,连忙借坡打滚,连忙应道:“是是是,芳芳妹子说得不错!”

唐子玉嘴上应着,心中却又是警惕又是惊奇:这个妹子平日里推波助澜,煽风点火的事情可不少见她干,今日里居然干起好事来了?莫不是又有什么花招?

胡无双和赵芳芳这两个丫头,平日里名分上虽说是自己尚未过门的妻子,但行事都极为大胆,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行为风范,一天到晚像个疯丫头一样找自己的茬,跟自己过不去。弄得唐子玉一天到晚头痛不已。

虽然这两人平时行事是以胡无双为主,但是唐子玉非常清楚她们两的性子脾气。胡无双外刚内柔,行事虽然泼辣,但是遇事能力却是不强,以前让唐子玉头大的一些点子多是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实际上外柔内刚的赵芳芳出的主意。

赵芳芳听见唐子玉借着台阶下来了,胡无双脸上顿时缓了许多,微微抿嘴一笑,道:“既然不是,那子玉哥哥刚才是在笑什么呢?”

唐子玉脸上笑容一僵,打了个哈哈,道:“也没笑什么,只是想起一个笑话。”

赵芳芳天真无邪地笑道:“看子玉哥哥笑得这么开心,这个笑话一定是极好的,不如讲出来让我们大家都开心一下,如何?”

唐子玉心中暗骂:死丫头,我就知道你又没安好心。

唐银枪等人脸上也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完全没有一丝主上仆下的觉悟。

好在唐子玉颇有急智,脱口道:“好啊,这个笑话也许你们听过,我说出来你们可不准笑话的哇!”

赵芳芳一把将胡无双拉回到位置上,按着她的肩膀,笑道:“好的,我们大家都洗耳恭听了!”

她的这一番举动,落在王子安的眼里,却是暗中赞叹:芳芳姑娘说话的时机拿捏得越来越好了,真是左右逢源,将来这个家母怕是跑不掉了。

唐子玉无奈,只得张口胡诌:“从前有一个人向他的一个猎户朋友吹嘘他狩猎技法如何了得,并相约一日去打猎比赛。猎户信以为真,便带他到森林里面去狩猎。一天下来,猎户带着大小猎物来森林里面找他,远远便隔着林子大喊他的名字。那人听见他的呼声大喜,也大呼道:快来,我抓到了一头熊!猎户也是大喜,忙道:你赶快把它拖过来!那人却大声道:我也想啊,可熊不让我过来!”

笑话说完,唐斩等人哈哈大笑,赵芳芳、胡无双和黄素秋都是噗哧一笑,之后却是各有不同反应。赵芳芳笑完之后,手里捻着块手绢,掩嘴轻笑,眉角弯成了一道月牙儿。胡无双噗哧一笑,心中暗笑那个打肿脸冲胖子的人,过不多一会,这笑话越嚼越是发觉这个笑话仿佛就是冲着她自己说的,心中一怒,却又发作不得,脸色渐渐难看了起来。黄素秋却是心思单纯,笑了一下,便立刻收敛了笑容,不敢在这些老爷小姐们的面前放肆。

赵芳芳眼珠轻轻在场上诸人的面孔上溜了一圈,道:“那子玉哥哥觉得这个人究竟狩猎技法好还是不好呢?”

唐子玉笑而不答,王子安在一旁笑道:“这还用说么?自然是名不副实了!”

赵芳芳冲着唐子玉笑道:“子安说得是,这个人照这么说来,就是一无用之人,想来子玉哥哥也是这般想了?”

唐子玉微笑着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道:“你若是这样说,也是不错。”

赵芳芳笑了一下,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狡意,又道:“那那个猎户的技法自然是好的了?”

王子安看着赵芳芳的笑容,心中忽然一动,抢着答道:“那是自然了,打了大小的猎物,收获丰足,比起那个自不量力却想去猎熊的人,那是要好得很多了!”

赵芳芳呵呵一笑,道:“那既然这个猎户技法很好,那他为何不去猎熊呢?”

王子安愣了一下,回答道:“想来是因为有自知之明吧!”

胡无双看着赵芳芳和唐子玉王子安的一唱一和,脸上越来越黑,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直想转身离去。

赵芳芳暗中捏了捏胡无双的手,示意她耐住性子,脸上却仍是甜甜的笑容:“那就是了,这个猎户也无一人猎熊的技法和本事。说来说去,两个人都无猎熊的本事,但这个人虽然自大而无猎熊的本领,却有牵制吸引熊的能力和自保的本事。那么这样一来这个不自量力的人若是能将这头熊牵制吸引住,再由猎户在一旁用弓箭射杀之,这不就可以合二人之力将这头熊猎之杀之了么?按这个说法一来说,这个人又岂是无用之人?”

这番话一说完,在座的诸人无不心头一震。

原来赵芳芳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说来说去,原来还是在说劝唐子玉带她们去白云郡一事。只是比起胡无双强来硬上的方法,赵芳芳曲线救国,便借题发挥,借力打力的方法不知高明了几百倍。这份聪明机智,快捷反应放在年轻一代,尤其是女孩子中那真是难能可贵,万里挑一。王子安的眼中露出一丝欣赏:绕了这么大个圈让公子跳了进去,不仅理由充分,而且后路都没有给公子留一个。这份机智,他也就只在天下第一奇女子花若兰的身上看见过。

唐子玉听赵芳芳这番话一说完顿时对眼前这个早早定下娃娃亲的丫头刮目相看,隐约中在她的身上看见了一丝熟悉的身影。唐子玉仔细一思量,恍然大悟,原来他在赵芳芳的身上感受到了花若兰的气息。是了,这份自信、这份机智、这份心机,这种迂回前进的行事风格,还有这种大气而又极具欺骗力与媚惑力的笑容,无一不是花若兰的招牌特色。

想来大概就是自己在当初不经意间在赵芳芳面前流露出对花若兰的敬佩而影响到了她,使得她开始慢慢的学习花若兰身上的气质与特点了吧。

唐子玉眯着眼睛盯着赵芳芳,心中一时感慨万千:这还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拖着鼻涕的小丫头么?这还是那个羞涩嗅梅,情窦初开的赵芳芳么?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她竟然有了这样的改变?

唐子玉想起自己带着柳静元去赵府退婚那次赵芳芳的神态与言语,一时竟不由得痴了。他之所以对这两个女子多有躲避,一来是为了掩人耳目,二来则是4岁开始便在宋晚秋跟前接受另一种教育,他心里面的潜意识之中实在是极其反感对这种被他人安排操纵命运的感觉。唐子玉恨屋及屋,却又无可奈何,不可避免的对这两位出类拔萃的女子便有了隔阂。

就在唐子玉发呆的时候,只听得大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掌声。众人向外一望,立刻站起施礼,道:“娘(主母、唐姨、夫人、长公主)好!”

长公主在侍女芸儿的陪同下,头上云鬟雾鬓,金钗横髻,身上穿着一身水黄色浣服,低垂如流苏般的群摆拖在地上形成了层层叠叠如云雾般的衣垂,显得雍容华贵,典雅华丽。楚凤来向诸人一一微笑点头,神态和蔼亲近,没有一丝一毫高高在上之色。在看到赵芳芳的时候,楚凤来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之色,对她招了招手,道:“是赵广成(赵宜字广成)家的女儿吧?快过来给我看看,许久不见了,越发得漂亮了!”

赵芳芳微微低着脑袋,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走着最标准的大家闺秀仕女步,盈盈地来到了长公主的面前,轻轻行了一礼,道:“赵芳见过长公主殿下。”

楚凤来满脸笑容,将赵芳一把拉起,亲热地执着她的手,笑道:“起来起来,咱们也算是一家子的人了,来这些虚礼干嘛!”说着,笑着对众人道:“都起来吧,能进这个屋的都是自己人,别这么多客套礼数,让人觉得怪生分的!胡步熹(胡重山字步熹)家的闺女也快起来,到我跟前来看看,哎呀,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众人知晓长公主虽然身份高贵,但平日里却很是善谈言笑,平易近人。

黄素秋虽没见过多少世面,但也知道楚凤来的名头,今日里一见,瞧着长公主那如春日一般温暖的笑容,听着那贴心的话语,只觉得平日里琢磨起来仿佛高高在上的楚凤来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黄素秋跪在地上,仰望着楚凤来,竟一时发起呆来。

楚凤来来之时已听得全叔大概说及了此事,心中也对这个女子颇感好奇和猜疑,便热情地对她招了招手,笑道:“这是谁家的孩子?还跪在那干嘛,快起来!”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