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素秋心中恍然,站了起来,低着脑袋,双手在身前搅在一块,扭捏不已。

楚凤来冲她笑着点了点头,对唐子玉道:“子玉,你给她安排一个好住处,既然到了我们唐家,也算缘分一场,不管她以前吃了些什么苦头,今后可得好生照料着点。”唐子玉笑着点了点头,道:“方才我们正在议这事儿呢,这不,无双妹子和芳芳妹子自愿给素秋姑娘传授武艺呢!”

楚凤来笑道:“无双和芳芳的功夫都是出自名门正派,想来是好的!这样的安排,我也放心。”说着,楚凤来转过头对黄素秋道:“我们唐家以武立族,习武成风,凡是丫鬟小厮都会一点拳脚功夫,这乱世之中,你学一点防身的功夫想来也是一个安身立命的好事。”

黄素秋听着长公主的温言,心中一暖,眼窝子立刻就红了,哽咽道:“长公主宽厚待人,容纳民女于家破人亡之际,收留未亡人于新寡之时,民女感激涕淋,此生不敢忘此大恩大德,愿终生在唐府为奴为仆,以死相报,不敢有负!”

楚凤来微微一笑,道:“不必如此言重,等下你就跟芸儿下去,换身干净点的衣服,找个好一点的房子安顿下来,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唐家的人了,我们唐家虽然不像宫中有许多的章程制度,但毕竟也是大家,一些规矩你还需要学上一学,以后你就要多用心才是!”

黄素秋又跪下,磕了两个头,走到芸儿身边,学着赵芳方才的样子施了一个礼。芸儿看着她施了一个仕女礼,也就是名门望族千金见长辈时的揖福礼,不禁掩嘴笑着将她赶紧拉到一边,小声笑道:“这位姐姐莫要多礼,有些礼是不能随便乱来的。”黄素秋一听便知道又闹了笑话,一张脸红如落霞,两手羞得都不知道该怎样放。芸儿带她出了唐子玉的藏剑阁,笑道:“姐姐莫要紧张,跟妹妹来吧。”说着拉着黄素秋的手,一边轻言安慰,一边跟她拉起家常,领着她远去。

楚凤来着看着芸儿拉着黄素秋离去,回过头来对唐斩等人点了点头,微笑示意,道:“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辛苦你们了!”

唐斩、唐银枪等人跪下谢礼,道:“为唐家主母、少主效力,万死不辞!”

楚凤来对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站起来说话,道:“你们也算是我们唐家的老臣子了,都是跟着子玉一块儿长大的,自己人贴心,我有些话也不瞒着你们,白云郡一行,只怕是少不了你们跟随的,有你们在,我也放心许多!”

唐斩、唐银枪和王子安拱手施礼,大声道:“请主母放心!”

楚凤来缓缓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投向新面孔胡二麻子,道:“听说你原来是个山大王?”

胡二麻子被楚凤来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连忙跪下,磕头道:“不敢瞒着英名而美丽的殿下,您长得可真漂亮,比俺老胡见过的所有女人加在一块儿都要漂亮!您说得没错,俺原来确实是一个落草为寇的山大王,但前些日子遇到了师父大人,心里面琢磨着我师父大人是个英雄人物,他的师父和主人必定是更加了得的英雄人物,投靠这样的一个硬靠山,岂不是比落草为寇要有前途么?所以,俺老胡便跟着他下山当官儿来了。”

胡无双这番话粗中带细,话虽糙但却处处拍着楚凤来和唐家的马屁,这等颇为低劣的马屁由着这么一个山野之人粗声粗气的说来倒也比那些舞文弄墨的人刻意奉承要受用得多。胡无双和赵芳在一旁听了都是低声轻笑,楚凤来听他说话有趣,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这粗才说话倒也有趣!”

胡二麻子大着胆子抬起头来,瞅了瞅楚凤来的脸,道:“俺虽然粗俗卑鄙,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也听说过长公主的威名,在俺们那块儿,都称您为什么什么凤,俺想着您肯定就是那百鸟至尊的长公主殿下了!”

楚凤来呵呵直笑,手中攒着块丝巾,指着胡二麻子,对着唐子玉道:“你上哪儿弄来这么一个妙人?说话也当真有趣!”

唐子玉笑道:“这也是一场缘分!小五路上没了盘缠,本想上山做点劫富济贫的事情,却没想到碰到了强盗祖宗,于是便带回来这么一个土匪头子!”说完详详细细的将唐银枪跟他说的前后经过当成了笑话说给了楚凤来听,说得几位还不清楚胡二麻子来历的女人都是笑得花枝乱颤,尤其是与胡二麻子还莫名其妙打过一场的胡无双,一双美目看过去,往昔的芥蒂便在这嘻哈一笑之中便烟消云散了。

楚凤来与王子安唐银枪和唐斩等人细细叮咛了几句,又与胡无双和赵芳聊了几句,便对唐子玉说道:“子玉,依为娘看,赵芳说得很有道理,你手下的几个人虽说功夫极硬,但是毕竟都已经曝了光,前几天苏家对你手下四绝的正面硬捍就已经说明与我们敌对的各大势力说不定都有了能够牵制你得力手下的力量。赵芳和胡无双虽然行走江湖经验尚浅,娘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是眼力却也还有,以我看来,她们功夫在江湖上来说还是不错的,你带出去历练历练,将来一定有大作为!”

楚凤来看着已经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的胡无双,疼爱的拍了拍她的脸颊,说道:“我们大楚也不是没有出过女武状元和女大将军的嘛!”说着,她竖起了一根手指,继续说道:“这是其一!其二,对方不一定知道她们的实力,这就等于隐藏了自身的实力,在风险莫测的白云郡,胡无双和赵芳会成为你的一支奇兵!”

楚凤来微微偏了偏头,她没有说出下面的话,唐子玉却已经了然于心。楚凤来说的话,唐子玉都是承认的,这两个女子也许能够帮得上大忙,但是也会成为他的软肋。唐子玉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娘,你倒是宠着她们,说得十分有理,但是她们两家的父母能同意么?”胡无双连忙道:“同意的同意的,一定同意的!”

唐子玉冷笑道:“只怕你们是想先斩后奏,半路上等着我吧,那样我不带上你们也得带上你们了!”唐子玉一句话说得胡无双顿时一窒,有些尴尬得看了赵芳一眼,看样子完全被唐子玉给说中了。赵芳却是微微一笑,说道:“子玉哥哥在担心什么?当初我与无双姐姐上山学艺,家父若是不同意,我们能成功么?此行虽是凶险,但我们姐妹俩若一意孤行,家中府上可有人能拦得住么?子玉哥哥还请放心,若是哥哥执意不愿意让芳芳和无双姐姐随行,那我们必不让自己成为你的拖累便是!”

这番话软中带硬,柔中带刚,含着情带着理,又带着几分要挟,实在是棘手之极的话。唐子玉听了也不禁无语,楚凤来便笑道:“赵家生的好女儿,这么伶牙俐齿的,居然能把我家孩儿说得哑口无言。好了好了,你们的事,我寻个空儿去跟赵广成和胡步熹他们两个说说。当年,他们两个刚进朝堂的时候我便认识他们了,想来这个脸面是要给的!”

一番话说得胡无双眉开眼笑的,连忙拉着赵芳在一旁跪下谢了。

楚凤来与众人又说了会话,便自起身告辞离去了。她却是没有注意到,赵芳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含着一丝微笑,心中轻轻的低语道:“其三,可以把胡赵二家牢牢的绑在唐家的战车之上,而苏家此时还没有完全放弃离间胡赵二家与唐家的关系,所以会对唐子玉一行人下手之中有所顾忌,对吧,长公主殿下?”

秦淮苏府,步云阁。

“你说的很对!”

虽然已经进入夏天,但是步云阁内仍然是门窗紧闭,不透丝毫缝隙。这几天苏文绾肺疾又犯了,见不得一丁点儿的风,他穿着一件银色长褂,微微咳嗽着,对身旁的苏文宇说道:“赵宜虽然是个书生,但他也是打仗出来的人,算得上是个儒将,他心里面是极向着唐家的,所以,想要离间赵家和唐家的关系,太难,得不偿失!但是,胡重山老奸巨猾,极有城府,当初答应和唐家的婚事,一来是皇上亲自做的媒,二来是想攀上唐家这个高枝,于是便顺水推舟成了这门亲事。但是,这些年来唐家一直在走下坡路,你不见胡重山这个老狐狸就开始渐渐对唐家疏远了些么?当初纵容他女儿学武,这事想来他于无人处是要偷偷后悔那么一下的!不过,这只老狐狸现在看着唐家隐隐有要抬头的架势,风往哪边吹,他估摸着又要往哪边倒了!所以,离间唐家与胡家便在这个胡无双的身上。好在这胡无双尚未嫁入唐家,事情还有周转。”

他一口气说这么长的话,已是有些微喘。身旁的苏文宇默默的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背心上渡了一道真气过去。苏文绾觉得胸口暖洋洋一片,咳嗽也好了许多,他扭头笑了笑,说道:“大哥不必如此,这是治标不治本的事情!我体弱惯了,没事的!”

苏文绾在房间内走了两步,来到房内挂着的一张大楚地形图上,看着白云郡的位置,笑道:“我花了这么多的时间,这么多的精力在这里做了这么大的一个局就是为了把唐子玉套进来!所幸的是,他果然入局了!但是,唐子玉乃世之猛虎,此次下山,虽然已让他远离了深林,但是一扑之力却不可不防。尤其是他的武功究竟到了一个什么境地,我们竟是毫不知情,这将是此次白云郡的未知变数之一。况且,我们若是打草惊蛇,唐子玉拼死突围,我们有足够的武力能拦得住他么?要知道当年,这可是一个十四岁就在尼布罗撒战场上十进十出的对手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