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绾喟然长叹,一旁的苏文宇也是想起了十年前宣武门之战的惊心动魄之处,当年唐子玉带着百余飞虎骑在城楼上横冲直撞的情形仿佛依然历历在目,他的脸色也渐渐的阴沉了下来。苏文宇道:“要不要我到白云郡去……”

苏文绾摆了摆手,呆呆的注视着白云郡的位置,说道:“不可,白云郡的郡守是我的大伯,苏成,他是我们父亲的哥哥,又是苏家的元老。这个人向来不服我,我也管不动他。你就算拿了苏家令牌去了也没用,那里的苏家人是听你这个‘钦差’的,还是听他们的主子苏成的?一军二将,不可不可,还不等唐子玉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便要自己乱了!”

苏文宇道:“那如何是好?”

苏文绾笑了笑,说道:“所以说,当今之际我们要想在白云郡尽全功,就要在一个‘拖’字上面下功夫!”

“拖?”苏文宇眼前一亮。

“对!拖!”苏文绾语速平缓,音调中带着些清冷之意“白云郡是我们苏家起势经营之地,势力雄大,可稳胜唐子玉这过江龙,下山虎。但是,若是胜过他,不难,难就难在怎样克尽全功,把他给拖死在白云郡。以唐子玉的武功,若是我们来势汹汹,把唐子玉打疼了,打怕了,那他就要逃回他的深山老林。所以,我们要先挑他的随从下手,把他的羽翼一点一点的折断,让他愤怒发狂,在白云郡失去理智的寻找敌人。唐家的少主如果要在白云郡大打出手,唐家也不会坐视不理,那我们便可利用白云郡这个大磨盘,一点一点的消磨唐家的力量。更何况,唐家还有个名义上的少主会在一旁掣肘!”

苏文绾脸上平静得古井不波,像是在说家常事一样说着这足以影响天下大局走向的大事,他轻轻的说道:“京城里面现在越发管的严了,朝局错综复杂,不宜再在京城生事。所以,人人都以为这次我们要向唐子玉下手,却绝对想不到我只是想借着唐子玉南行之际,向他随行的亲近之人下手!”

“传我的命令!”苏文绾冷冷的说着,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容反抗和质疑的威严“此次参与围杀唐家猛虎的苏家子弟,不可与唐子玉进行正面交锋,多寻机刺杀他的亲近随从!”

“是!”苏文宇躬身应道“谁是第一目标?”

苏文绾嘴角向上翘了一下,算是一个笑:“胡无双!”

大楚沧州,青山郡。

“主子,唐子玉带着一行人从秦淮出发了!”一个身着灰色布衫,仆人打扮的人带着几分谀笑说道。

“嗯,事情都安排好了?”说话的这个人约么三十出头,中等身材,脸微胖,面容平和,眼中炯炯有神,若有熟悉唐家的人看见此人,便会一眼认出,这是现任唐家族长唐伯安的长子,唐东正。

这人若是光看面相会让人以为他是一个极温和且斯文有礼的人,但是只有熟识他的人才知道此人心狠手辣果敢决绝,实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当年唐伯安膝下也也有三子承欢,但自从他当上唐家家主之后,二子唐暄闽在一次外出中死于刺杀,凶手至今没有下落;擅长骑射的三子唐风于一次意外中落马摔死。唐伯安的子嗣顿时就变得凋零起来,在这两次意外之中受益最大的唐东正靠着他那张温和诚恳的面容没有被人有过多的怀疑。但是,两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整个唐家都认识到了这个男子的可怕之处。

唐伯安当年年轻的时候在外风流潇洒,欠下一起风流债,在外面留下了一个私生子。两年前,这个私生子失去了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的母亲,带着唐伯安留下的信物找到了居住在青山郡的唐伯安。唐伯安此时膝下就只有了唐东正一个儿子,此时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亲生儿子,意外之下更多的是惊喜。大喜过望的唐伯安将这个名叫唐礼的男子接进了府中,大摆了三天三夜的酒席庆祝寻得此子。

但是,正当众人酒过三巡,唐伯安带着微熏的酒意去唐礼的房中喊他出来见见家人和朋友的时候,他却震惊的发现唐东正却在唐礼的房中,一手持刀,刀上血迹斑斑,在他身后,唐礼已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面对唐伯安近乎疯狂的愤怒,唐东正旁若无人的从怀中取出丝巾擦掉脸上带着的点点血渍,温和的面孔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唐家的传人,只一个就够了,那就是我!其他人与其留下来与我争,不如我先除掉他们,以免祸起萧墙,我们唐家毁于内乱,你说对么?父亲?或者,父亲你想为你的这个私生子报仇,想杀掉你现在唯一一个亲生儿子?呵,不要生气了,接受这一切吧,谁让我是你的儿子,目前唯一的儿子呢?”说完,唐东正带着微笑与他的父亲擦肩而过,丢下一句冷酷无情几近极点的话:“这叫弱肉强食,父亲,是你教我的!”

唐伯安一世精明,却面对着他一手出来的儿子欲哭无泪,面对这个局面,唐伯安纵有天大的怒火也只有打落门牙和血吞了。酒宴之上,他借口唐礼面生心怯不能出来见人为由搪塞了过去,之后便严令唐府诸人不得互相传递任何关于唐礼的消息,只说唐礼被唐老爷子安置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于是,唐伯安的跟前就又只剩下了唐东正一人。面对这样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就算再笨的人也能闻出一些苗头味道,平日里一些看着唐东正十分亲近和蔼的下人们再看着他的时候已是会隐隐的有些发寒。

无论怎样,唐东正要成为下一任唐家家主道路上的障碍便剩下了他最大的对手,唐子玉!而此时,唐子玉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几乎都放在了他锁定的毕生宿敌,苏文绾的身上!

“嘿,主子,都安排好了!为了布置那么一个小店,我们可费了不少的劲儿呢!保管他有去无回!”灰衣仆人,笑着说道。

唐东正点了点头,目视着南方,微微一笑,点头道:“辛苦你们了,我会有赏赐的!”

“谢大人!”灰衣仆人讨好的笑着“也真亏了唐子玉那个色胚,明知道要入地狱,还带着两个女人同行,真是……”这灰衣仆人说得正起劲,忽然抬眼看到了唐东正低垂的眼帘下阴冷的目光,顿时背上密密麻麻起了一背的疙瘩,将下半截话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夏虫岂可语冰!你懂什么!”唐东正的目光不见得有多严厉,但是却像一股深不见底的幽潭之下极冷的一股冰水,让人在这炎热的天里也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战。“下去领赏吧!”唐东正有些鄙夷得看着这个仆人小心翼翼的离去,眼神重新又投向了南方,仿佛似一尊泥胎,一刹那便入定了。

唐子玉,你可知,你的一举一动,这天下有多少人在看着么?

你的敌人,真多呵……

太和十年,六月十日。

大楚境内,广云州白云郡的一个海岛上。

此时万里晴空,海风徐徐,碧蓝的海面上荡漾起层层微波。在海岛的一个隐蔽的小港口处,有一名身穿着黑白相间宽大东瀛浪人服的男子正双手拢在袖中面向北眺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博文君,你在看什么?”在他的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这名叫博文的男子头也不回,双手藏在衣服中从衣领中伸出一只手,抚摩着他胡须拉茬的下巴,叹了口气,淡淡的应道:“鬼田君,你来了。”

鬼田一刀是一个身材高大,体格魁梧,孔武有力的男子,他站在身材矮小的博文正男跟前就仿佛一座山一般。他与博文正男并肩而立,目光也投向那辽阔无边的大海,说道:“博文君,相田小姐正在找你,你快点回去吧!”

博文正男仿佛没有听见这句话一般,呆呆的立在那里,与海岛崖岸的涛声融为了一体,在这个时候,你如果仔细观察这个男人的话,你会发现这个貌不惊人的男人此时的两只眼睛里写满了故事,他满脸的胡子长满了沧桑。

鬼田一刀在他的身旁感受到一种安详的寂静,也沉默了下来。这两个一高一低的男人便仿佛雕像一般伫立在大海之畔。

良久,博文正男深沉的叹了口气,用一种近似于吟唱的声音说道:“好想家啊!”鬼田低头看他,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却见博文正男喃喃自语道:“东乡的清酒,富士山下的樱花,左田的小米桂花糕,还有鸟羽的寿司……”说着说着,博文正男低声吟道:“托得芳根东海边,琼英开遍养花天。轻云罩日暄尤好,飞雪翻风霁更妍。万朵婵娟含露重,一林烂漫映霞鲜。倘教此树在西土,当入赵昌图里传。”

这首赏樱花的诗在东瀛传诵一时,便是鬼田一刀这样的武士也是听得痴了,不禁喃喃道:“是啊,离家越久,思乡之情越浓啊!”说着,他转颜一笑,拍了拍博文正男的肩膀,道:“这不像你啊,四国博文家的千人斩魔王居然也会有这样软弱时候?让那些百菊里的忍者们知道了,该要背地里笑话你了!”

博文正男抬头瞥了他一眼,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说道:“随他们去好了!”鬼田一刀笑道:“你这样可不对啊,马上就要大战了,你手下的武士与忍者不合是会被相田小姐责怪的!”博文正男微微一笑,却没有再言语。鬼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博文君,不必担心,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家了!这次事情结束,我们就有资本回去复国了!”

博文正男摇头而笑,道:“鬼田君,你知道我们这次的对手是谁么?”“不是唐子玉么?”“那你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对手么?”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