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田一刀露齿一笑,抽出腰间的武士刀,虚空一劈,道:“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特别期盼这一天的到来!九州国的武士不应该恃强凌弱去欺负一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我的刀,应该和真正的武士一较高下!”

博文正男笑了笑,说道:“很好,跟这些下流的海盗这么长时间的混在一起,你的武士道精神依然健旺,我很欣慰!但是……”博文正男语气一转“虽然你是九州国第一武士,你有把握战胜你的对手么?”

鬼田一刀摇头道:“不知道!我揣摩过他手下唐斩的武功,我和他相斗胜负只在五五之间!至于唐子玉他本人的武功如何,我不清楚!不过,听说他荒废了十年的功夫在女人的肚皮上,想来应该没有当年的神勇了!”

十年前的唐子玉,虽然仅仅一战,但却是这一战震动了天下,唐子玉这个名字一时间令天下武者无不侧目。

博文正男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里面射出锐利的光芒,说道:“你要这样想,那你就错了!”

“哦,为何?”鬼田的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

博文正男回过头来,一对精光四射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身前这个魁梧的男子:“因为猛虎再怎样收敛爪牙,终究还是猛虎!”

鬼田哈哈大笑,道:“也许吧!不过,博文君,你怎知我不是那打虎的猎人?就是我这样的武夫也知道这次相田小姐联络楚国的苏家共同狩猎,两方对一方,岂有不胜的道理?”鬼田话题一转,将手中的武士刀倒转的提了过来,一只手指轻轻抚摩着刀锋“不过,这种势力之争是你们操心的事情!我的刀只向强者出鞘!哪里有比我强的人,哪里就有我鬼田一刀!”

博文正男也笑着转身,道:“好志气!不愧是九州国的男儿!我们回去吧!相田小姐该等得着急了!”

鬼田呵呵一笑,道:“那我们一起回去吧!”

博文正男抬脚之前,回首凝眸,却见那碧波荡漾的大海涛声依旧,四周的海浪声不绝于耳,似他万千的思绪汹涌澎湃。他心里明白,他还有许多的话没有说出来,而这些话,即便是对着鬼田一刀这样直率的朋友也是不能说出来的。

两方对一方共同狩猎?

呵,鬼田啊,你还是看不明白啊!苏家是在驱狼吞虎,借刀杀人啊!若是杀了唐子玉,接下来就要轮到我们这匹飘荡在外的野狼了!

相田殿下,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与虎谋皮啊!

“什么?郡守大人难道想自违家命么?要知道,我三天前接到的可是苏家族长苏文绾的亲笔信!”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这个女人身上穿着一身极美的樱花图案的和服,她跪坐在榻榻米上,看不清身材和身高,只是如云的发髻上插着一根玉簪,显得高贵清雅。待她抬起头来望向面前的男子的时候,却能发现这个女子相貌虽不见得有多出众,但是她却长着一对极具风情的眉眼,在不经意间一个眼波流转便能夺人魂魄,令人迷醉。想来这世间一个女子哪怕相貌再平凡,有了这样的一对眼睛,也会是一个极有风情极具风骚的女子吧。

“好叫相田小姐知道,我家大人说了,苏文绾还是个小孩子,竟然连杀女人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反而不敢做大事,这是不能理解的。但是我家大人是顶天立地的伟男子,不做则已,要做便做的是天底下第一等的大事!这便让小人来通知相田小姐,以方便两家通气,共谋大业!”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秃顶,鼠目,兔唇,招风耳,面容焦黄,典型的败相,但是这丑到了极点的面孔之上有这一对小如豆的眼睛,这眼睛虽小,但是却精光湛湛,让这十足的丑相反而生出一股精明之气。

相田弥香紧紧地盯着这个男子,咯咯的笑道:“丑男,你瞧你这话说的,被宋晚秋誉为天下第一奇才的苏文绾居然被说成是个小孩子?郡守大人是不是有点太自大了一点?”

这个面相极丑的男子名字居然就叫丑男,这也真是名副其实了。他也不生气,嘻嘻一笑,说道:“苏文绾再厉害,但他离你很远;我家大人再自大,但他离你很近!”

“放肆,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相田弥香身后一名武士大声怒喝,腰间的武士刀立刻出鞘。面对这几乎赤裸裸威胁的话,相田弥香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脸上笑容不改,只是放在膝盖上抓着香巾的手紧紧的握住。她盯着丑男,目不转瞬,她身后的武士们一个个虎视眈眈,手按刀柄,只待相田弥香一个眼色便一拥而上将眼前这个长相令人厌恶到了极处的男子剁成肉酱。一时间,大堂之上杀机四伏。跪坐在丑男之后的两个随从无不汗流浃背,面色如土,眼神慌张,四处打量。

丑男面不改色,像是丝毫察觉不到这紧张的气氛一般,端起身前案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笑道:“好酒,相田小姐何不共饮?”

“你知道么?”相田弥香忽然露齿一笑,将大堂上肃杀的气氛顿时化得无影无踪“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郡守大人的眼光!像你这样猥琐卑微的小人居然也会被他派来和我这个四国大名之后来议事?”

丑男哈哈大笑,丝毫不以这尖酸刻薄的话而感到恼怒羞耻:“小人也好,英雄也罢,都是应运而生,没有人天生就是小人,也没有人天生就是英雄。相田小姐看来还是没有从你们家族的覆亡之中吸取经验教训啊!”

他这话一说出来,在座的一众武士立刻大怒,纷纷起身立刻便要将眼前此人劈成两半。相田弥香眼角一颤,神色不改,举手做了个手势拦住了做势要上的武士们,语气如常的说道:“喔,你有什么高见?”

“高见不敢当!拙见到有一些!”丑男嘻嘻一笑“我之所以为小人,就是因为相田小姐你这位尊贵的大名之后此时也是一个岌岌无名沦落海外的小人,这岂不让人唏嘘感叹?”

“八嘎!什么道理!你胆敢污辱我家公主?找死!”博文正男刚刚进入大堂便听见丑男的一番高论,立刻勃然大怒,腰间随身佩戴的长刀立刻出鞘向丑男劈去。

“住手!”相田弥香立刻大声喝止。却见那刀稳稳的停在了丑男的头顶,头顶上本来就稀少的头发被这刀锋一碰立刻断落下来。

博文正男的杀气死死的锁住了丑男,他上前一步狞声道:“如再有对相田殿下不敬,小心你的脑袋!”这一刀如雷霆闪电,丑男还没回过神来便见博文正男已是抽刀回鞘恶狠狠的盯着他,方才那个有些忧郁沧桑的观海男子此时浑身杀气有如实质,一双眼睛血红得就像一头择人而食的猛兽一般。

这个男人身上的血气好重!

他杀过多少人?丑男在这一刹那被眼前这个身材矮小的男子所散发出来的杀气给震住了,身子都木了半边,但他是苏成精心挑选出来的人,这一失神只是一瞬。他眼中的焦距在那你刹那瞬间扩散之后立刻重新凝聚起来,散发出炯炯的精光。

“哎呀,真是无礼之人,你看我头发本来就少,还要劈掉几根,相田小姐,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丑男抚摸着又少了几根头发的头顶,嬉皮笑脸的说道。

看见博文正男的出现,相田弥香紧紧握住香巾的手便立刻松了下来,她面对着这个橡皮泥似的人物,笑道:“下人无礼,让你见笑了!”说着冲博文正男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又转过头来对丑男说道:“刚才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没太听明白。”

丑男笑道:“哎呀,相田小姐难道还没明白么?是实力啊!这世间的一切都是由实力决定的,相田家族的覆灭也是由于实力不及你们的天皇,而你们流亡至此沦为海寇也是因为实力不如我们苏家,这才遇到我这个小人。换句话说,如果相田小姐此时若是实力够强,那我便不是这样跟你说话,因为能够与真正的强者平等对话的也一定是一个强者。所以说,相田小姐若是个英雄,那我便以面对英雄的姿态出现,可惜你现在不是,所以我便是你所说的小人。这样说,相田小姐明白了么?”

沉默,丑男的一番小人英雄的理论说得博文正男和相田弥香顿时动容,两人相顾一眼陷入了沉思。

良久,相田弥香抬起头来,笑了笑,向着丑男一个欠身,说道:“我以前小看你了,受教了!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丑男毫不客气的在周围武士凶狠不善的眼光下受了这个礼,笑眯眯的说道:“不敢,还请相田小姐指教!”

“在你们苏家,像你这样的有识之士有多少?”

丑男哈哈一笑:“我原来只是一个街头每日乞讨为生的小乞丐,像我这样的人,苏家以车载,比我更强的人,苏家以斗量!”

“那,你们的对手,唐家呢?”博文正男突然说道。

丑男看了一眼立在相田弥香身后的这个真正掌握着这支海寇实力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

“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是连自己的对手都不了解,怎么取胜?”博文正男的嘴角含着一丝冷笑。

丑男盯着他,忽然一笑,道:“阁下看来很了解我们中原文化啊,你的汉语说的不错。但是你毕竟还是个东瀛人,你如果真正了解我们大楚的情况的话,就应该知道我们现在面前的这个敌人,他就像一头盘踞在深山的怪兽,百多年来没有人知道这个怪兽究竟有多强的实力。你只要仔细研究一下唐家,你就会恐怖的发现,这么多年来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敌人,无论这个敌人怎样的空前强大,每次的大战结束,唐家这个怪兽似乎都赢得还有余力。没人知道这个庞大的家族究竟有多深的根基,也没人能够逼迫这个家族全力以赴,我们的神勇的先皇无法做到,强大的辽海国也无法做到,如今轮到我们苏家来面对这个怪兽了。尽管我们无数次的研究分析过我们的对手,把他们的底细都调查得一清二楚,甚至我们家族年轻的族长在两年前便开始谋划了这样的一陷阱让唐家的猛虎跳了进来,但是我们仍然不敢说我们了解自己的对手,仍然不敢说是必胜!”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