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男侃侃而谈,忽然发现自己说的已经有些远了,便将话收了回来,说道:“所以,我要告诉你们的是,现在这头猛虎离开了他的巢穴,来到了我们的地盘。此时正是攻击他的最好时候,所以我家大人派我来告诉你们此时正是精诚合作,共谋大业的时候,不要因为一些小问题而错失良机,坏了两家的友谊!”

博文正男冷笑了一下,刚要说话,便见相田弥香打了一个手势,将话又给咽了回去。相田弥香说道:“如果我们不听郡守大人的,似乎是不行了。但是他日若是苏文绾追问起来,这个责任谁来承担?”丑男一愣,看着相田弥香忽然哈哈大笑。这笑声无礼之极,让相田弥香的两条黛眉微微一皱,又迅速的散开。

“你笑什么?我刚刚说的很好笑么?不要跟我说什么两家友谊之类的话,你刚刚说的没错,这世上决定一切的就是实力,我们实力不如你们苏家,此时受制于人,那自然是没有话说。但是,若是我们听了郡守大人的话,改日苏文绾追究起来而郡守大人将责任全部推到我们的身上,到那时我们岂不是成了替罪羔羊了么?你们的如意算盘打得也太好了一点吧?”相田弥香嘴角含着淡淡的笑,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博文正男已是呆住了。

原来,是我多心了,相田殿下早就看明白了一切!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还是当年在花丛中追着蝴蝶乱跑的小女孩么?这还是当年拉着自己的裤管让他上树去抓知鸟的小丫头么?这还是当年大名被害哭得死去活来的小姑娘么?

相田殿下,你,终于也成长起来了呢!

自幼便追随在相田弥香跟前,成为护佑她生命的影子武士的博文正男此时欣慰的看着跟前的这个女子,眼神一下变得无限的温柔。不远处的鬼田一刀看在眼里,露出会心的一笑。

丑男此时笑声已是收住了,但仍然是笑意盈盈,默然不语,只是拿眼神望了望左右。相田弥香顿时会意,做了个手势摒退了手下的武士们,一时间大堂之上只剩下相田弥香,博文正男和丑男及两个随从。

相田弥香说道:“我身后的这位是我的侍卫队长,他说的话就等同于我说的话,所以不用对他忌讳隐瞒什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笑了。”

丑男笑了笑,说道:“相田小姐的见识令我十分佩服,但我刚才笑的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我笑相田小姐居然会想不明白,如果你协助我家大人完成此事,到时候坐在苏家族长位置上的还会是苏文绾么?”

相田弥香和博文正男顿时就呆了,两人情不自禁的相顾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疑。

“我知道你们现在在想什么,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家大人会做出过河拆桥的事情来,因为有你们的存在,我家大人在家族在朝中就越有分量,所以我家大人没有理由会做杀鸡取卵的事情。所以,此次计划势在必行。”丑男端起身前的一杯茶,慢条斯理的说道。

相田弥香叹了口气,说道:“我明白了。看来你们为这一天也准备了很久了,按照你们中原人的说法现在的我们就像过年的凉菜,有我们要过年,没我们照样要过年,是不是这样?”

丑男一笑,说道:“相田小姐若要这样想,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我还是那句话,两家合作,其力断金。其中利弊,想来相田小姐如此聪明之人,应该一想就明!好了,我的话已经言尽于此,该告辞了!”说完,已是起身向着相田弥香躬身一礼,带着两个随从扬长而去。

待三人出了海寇盘踞的小岛,上了船,海风吹来,丑男这才发现身上一阵冰凉,背上已是早已湿成了一片。他抹了抹额头上冒出的细汗,骂骂咧咧的小声道:“他妈的,这差使真是要命了!老子我差点没把小命丢在那里!”

他手下的两个随从早已是马屁连天,奉承不断。丑男回头瞪了他们一眼,大声道:“快开船,这鬼地方,老子一刻也不想再呆了!”

回想起刚才博文正男站在他跟前劈向他的一刀,丑男就不禁又出了一身冷汗,越想越是后怕。只觉得呆在那个男人的身旁,那种感觉就像泡在又厚又浓的血浆里面一样,让他毛骨悚然。

他不禁回首凝望着这个小岛,嘴里喃喃自语:“这要得杀多少人,才能有这样的杀气啊?”

“殿下,你决定好了么?”博文正男望着丑男远去的身影,对相田弥香说道。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实力决定的一切,还有什么好说的?”相田弥香此时已是一只手撑在榻榻米上,叹了口气,眉宇间闪过一丝柔弱,但转瞬又消散开来。她回首看着博文正男,伸出一只手,嫣然一笑,说道:“拉我起来。我累了,想回去歇息一会。”

相田弥香在博文正男恭恭敬敬的搀扶下站起身子进了里屋,她忽然转过头来,说道:“博文君,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就麻烦你约束好你的手下,按照苏成的计划行事吧。无论事成与不成,就在这一搏了!”

进屋之前,相田弥香停下了脚步,她回首一笑,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博文君。”

“哈依!”博文正男点头应道。

“幸好还有你在陪我!”相田弥香笑了笑,放下了垂帘,只留下一阵阵的暗香浮动。

博文正男目送着相田弥香,犹豫了一会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去。

唐子玉一行人带着尚方宝剑并在京城御林军的护卫下出了秦淮向东南而行,几人一路上日夜兼程,渐渐的进入了江州界面。胡无双和赵芳两人原本还是坐在马车之中,行得几日后发现马车毕竟速度太慢,而一行人若是在路途中耽误太多的时间则夜长梦多,恐有变故。因此,两人事下一权衡便弃车骑马,跟随唐子玉纵马而行。一路来,也亏得两人常年习武,又加上是自己执意要跟来,一股气强行撑着,两腿内侧的血泡都磨成了茧,几日在马上没下鞍竟也支撑了下来!纵是如此,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终于也有些支撑不住了,唐子玉看在眼里,眼见就要穿过江州界面进入广云州的地面,便开始渐渐的放慢了行程。

这样一来,不光是胡无双和赵芳两人暗自松了口气,其他人也是暗暗将一路上绷紧的心松了下来。

原本唐子玉预料的袭击并没有到来,反而是一路上一行人弃车从马,以极快的速度行进,想来是出乎了对手的预料,提前跳出了他们事先埋伏的口袋。一行人的速度慢了下来,累得快不成人形的人们便趁机伏在马背上歇息。只有唐银枪这个马背将军仍然生龙活虎,他纵马来到胡二麻子的跟前,说道:“我说,你不是吵嚷着要跟我学功夫么?现在教你,你学不学啊?”

“师,师父,你没看见么,俺这半条命都快没了!”胡二麻子趴在马背上要死不活的说道。

“看你五大三粗的怎么连个娘们还不如?”唐银枪拿眼睛瞅了瞅不远处落在后面的胡无双和赵芳,故意拿话激着这个头脑简单的土匪头子。

果然,胡二麻子最受不得这种激将法,立刻在马背上挺起胸膛,一只蒲扇般的手将胸膛拍得山响:“哼,谁说的,俺胡二麻子可是铁打的精钢,铜浇的罗汉,不是俺吹,当年俺一夜连御十女,都仍然金枪不倒!这点点小小路程算什么!”

唐银枪破口大骂:“靠,这两者有可比性么!”

“当然,都是在‘骑马’嘛……”

唐银枪:“……”

胡二麻子情急之下口放厥词,只把唐子玉笑得在伏在马上直不起身来,唐子玉回头对唐银枪笑道:“小四,你收的徒弟我喜欢,好有个性!够,果然是我辈中人!”

唐银枪勉强一笑,心头已是恨得牙痒痒的,再回头看时,胡无双和赵芳两人面红耳赤的落在后面,低着头满脸的偷笑。唐斩也是忍俊不禁,嘴巴一咧,见唐银枪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便借口到前面去探路,告了个辞,放马向前去了,但马还没走多远便听见唐斩如滚雷一般的笑声一阵阵的传了过来。

唐银枪再回头看胡二麻子时,见这厮竟是顾盼神飞,毫不以之为耻,反而以之为荣,心头大怒,顿时摘下马袋中的三截长枪拼了起来,一枪便向胡二麻子扎了过去。

这一下只把胡二麻子吓得背上顿时激出一层冷汗,连忙一个铁板桥倒在马背上,也亏得他马术颇为精湛,竟没掉下去。

“哇,师父,你这是干吗,不用动手啊!俺知道错了!”唐银枪手中的长枪一递出便如同春风细雨一般连绵不绝,只见那一团红樱被舞成了万多梨花,枪尖在胡二麻子的咽喉、肩膀、胸口、腰腹各大要害似一条毒蛇的毒信,四处乱钻。胡二麻子眼见这枪尖一下就递到了他的跟前竟不似虚招一样,枪枪要扎进肉一般,连忙吓得在马背上一个扭身躲枪,转手便抄起马腹边袋子里面的鬼头刀格挡。但是他却没料到唐银枪的枪法已得了唐子玉的真传,堪称当世一绝。当年唐子玉在宋晚秋门下艺成下山,随身带的便是一枪一剑,远攻近守,之所以能在万军丛中的尼布罗撒十进十出,如入无人之境,仗的便是这枪法了得!这一路枪法使出来,纵是在万军丛中也是无人能近其身,一杆长枪眼随心意,眼看哪里,枪便扎向哪里,最是不能挡的兵器,越挡越是痛苦,越挡越是危险。

眼见唐银枪一枪扎过来,胡二麻子眼疾手快,一刀劈过来,劈在长枪的枪杆前端,将那长枪劈得弯向了一边,却见唐银枪腰部一扭,手腕借着这刀劲顺势将长枪一荡,那枪身便似毒蛇一般,猛的一抖又迅速跳了起来,力量和速度竟比方才又要大了几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