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二麻子看的心胆俱裂,迫不得已又是一刀,那长枪枪身吃力,一弯之下又被唐银枪借力,枪尖挽了个枪花又扎了过去,速度和力量却又比方才要更快更大!胡二麻子已是傻了,无奈之下只好举刀又挡,却似掉进了一个无底洞,唐银枪手中的长枪本来出枪的速度和力量只有五分,但这几招下来不断的借着胡二麻子自己的力,速度和力量不断增长,这长枪已是舞得在空中呜呜做响,枪尖一团红樱似勾魂无常的狞笑一般令人惊怖。

好在唐银枪并不真要胡二麻子受伤,枪尖每每出招气势惊人,但是锋利的枪尖往往扎透了胡二麻子的衣服刚刚触到皮肤便立刻就缩了回去,并不曾伤到半分皮毛。唐子玉回头看在眼里,会心一笑,便回头不再多看。只是胡无双和赵芳两人落在后面目瞪口呆的看着唐银枪满天遍地的红樱四处翻飞,两人愣愣的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道:“如果是我,该如何对付?”

十几招过去,胡二麻子已是气喘如牛,浑身汗流浃背,他骑在马上,脚下无力,根本无处用劲,只得凭着腰力支撑,而唐银枪得到唐子玉的枪法真传后,便被唐子玉送回了沧州当了一个游击将军,他久在马背征战,马术娴熟之极,骑在马上跟站在地上一般的灵活。二人武功本来就相差甚远,再加上这一进一出,饶是唐银枪似喂招一般的进攻,胡二麻子也已是有些支撑不住了。唐银枪眼见这十几招过去,胡二麻子还在硬挡,终于忍耐不住,刚要开口指点,却见胡二麻子此次竟眼睁睁的看着那枪尖扎过来,挡也不挡,左胸露出了一个老大的破绽,唐银枪终于破口大骂:“错了错了,你这个蠢材,左胸露出这么一个大破绽,想被人开个满堂花么?”

胡二麻子借机收了手,一阵牛喘:“师,师父,这是俺故意露出来的破绽啊,只要对手来攻,俺便顺手这么一拖刀就能把他的兵器荡开,然后再顺势反手一刀……”

“你在痴人说梦啊,你当别人都是傻子么?慢吞吞的来攻你的破绽?你看好我这一枪!”唐银枪手中长枪一递,这一枪似毒蛇吐信,迅若闪电,枪尖在胡二麻子的胸口一点,握着枪杆尾端的手一抖,这枪不等胡二麻子架住便又缩了回来,只把胡二麻子愣在了马背上,额头上汗如浆涌。

“哇!师,师父,徒儿知道错了……”

“错在哪里?”

“俺不该想当然,以为天底下的高手出手的速度都差不多,所以才卖这个破绽,却没想到如果对手速度够快,完全能够在俺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就得手。”

“嗯,瞧不出你五大三粗的,倒也有几分头脑!孺子可教!嗯嗯!”

“可,可是,这么说来,俺岂不是一辈子当不成高手了么?”胡二麻子满脸沮丧。

“这话怎么说的?”

“照师父你这样说,那岂不是天底下出招最快的人武功就最高了么?”

“哪有的事!照你这样说,那岂不是你师伯唐剑的武功最高了?他出剑的速度可是天下第一!”

“那,那,那……”胡二麻子挠了挠头皮。

“那什么那,你是不是想说,那你师祖宋晚秋又排第几啊?”

“自然是天下第一了,他出招速度比唐剑还快么?”

“刚刚还夸你有悟性,现在怎么笨得跟木头一样?来来来,我问你,江湖虽然分各门各派,招式派系杂分不穷,但天下武功招不同,但理相同,你说说这武功讲究的是什么?”

“呃,招式的精妙,内力的深厚和出招的速度!”

“唉,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说的倒也没错!我再问你个问题,你虽然是个落草为寇的山贼,但是武功底子倒也不错,当年跟谁学的?”

“嘿嘿,多谢师父夸奖,俺幼时跟九台山的一个老和尚学的。当年俺在家乡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本来和村头的荷花好上了,却没想到却被城里的张员外把荷花霸占了去。俺一气之下便在一个晚上摸进了张员外的院子将他打死了。后来被官兵追捕得无处可逃便逃上了九龙山落草为寇了。不过天幸遇到师父,嘿嘿……”

“九台山的老和尚?我说你的刀法怎么有点达摩刀法的意思呢,敢情是这么回事!”

“哇,达摩刀法?俺说当年俺问那个老和尚这是什么刀法,他怎么都不肯说呢,原来这么有来头!”

“你手舞足蹈个啥,你这刀法就根本学的不对,不仅神不似,而且形也不似,十分功夫让你最多学到了两分!亏你还这么高兴,少林寺的绝学让你糟蹋了个体无完肤!”

“师父,给俺留点面子嘛,两位师母都在看着呢!你看,她们都在笑呢……”

“知道丢脸就还好,你刚刚说武功在乎招式的精妙,内力的深厚和出招的速度,这原本也是没错的,你能想到这一层已是不简单。但是,你可知你说的这是能做到这三样的就是当世的绝顶高手,而且没有多年的修炼绝对不可能达到。你认为你现在这个半桶水的样子,有可能成为绝顶高手么?”

“似乎,没有可能……”

“算你有自知之明!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既然你投入我唐家门下就要有不断挑战当世绝顶高手的觉悟,因为我们唐家武学师承宋晚秋一脉,代表了天下武学的最高颠峰。站在山顶上自然风光无限,但是更要时刻面对无数高手挑战,因为山顶太险太窄,只有少数的人能够立足在上面,而下面的人很多,都想登上山顶,所以他们会不断的将我们从山顶上拉下来。”

“哇,师父,你说的好生恐怖,俺武功这么差,如果来个跟师父差不多的绝顶高手,那俺岂不是死定了?”

“没那么严重,了不起残废,要死哪那么容易!”

“师父……”

“好了好了,不要这样看着我,我要教你的是另外一种武学,也就是让你能够速成的武学。”

“天可怜见!师父,你对俺真是太好了!俺对你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有如黄河……”

“打住!你这小子怎么跟王子安什么没学到,拍马屁的功夫倒是学了个十足!你还想不想学了?”

“学学学!师父息怒!”

“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种武学讲究的是实战中的一击必胜,和江湖中的武功有颇大出入。由于这套武学出手全是进攻,无一招防守,攻敌必救之处,以进攻取代防守,以持续不断的猛攻击垮对手。这也是我们唐家武学的精髓所在。”

“啊,俺说怎么见大师伯唐斩为什么不和你过招练武呢,敢情你们一出手就全是制胜杀敌的招式,没有防守的招式,两个人一动手就是两败俱伤,因此不能对练,俺说的可对?”

“哟喝,有几分眼力劲啊!我这个徒弟没白收!那你说说,这套武学的基础是什么?”

“呃,俺心里面隐约好像知道点什么,但是却说不上来!”

“你说不上来我也不怪你,因为当年少主传我们这套武功的时候也是让我们自己领会其中的真义。唐门五绝,刀剑拳枪,因为我们每个人所领悟的不一样,因此武功路子也就不一样。唐斩领悟了力量的极致,因此他走的是至刚至猛的路子。唐剑领悟了速度的极致,因此他走的是快剑的路子,唐权领悟的是内力的极致,他天生异禀,修炼内力比我们要快一倍,因此他的内力独步天下。”

“师父,那你领悟的是什么?”

“我?我是最不成材的一个,什么都没领悟到,但什么又都领悟了一点点,因此我练的是枪,枪乃百兵之王,这个武器力量速度内力,缺一不可,想走他们三个那样极端的路子是不成的。”

“那,你若是遇上了他们三个这样的高手,岂不是就束手待毙了?”

“不然!如果对上唐斩,我会以快捷的步伐和迅猛的枪法来对抗他的力量,如果遇上了唐剑,我会依仗枪长的优势与他展开外围游斗,以不断的点刺进行猛攻,不给他出剑的机会。如果遇上了唐权,唉,这是最难对付的对手了,一个人内力修为如果修炼到了极致,即便是赤手空拳也有开天辟地的威力。我想如果遇到了他,我会避其拳锋,尽量避免跟他比拼内力的情况出现,如能拖到他内力不继时,当有胜算。”

“哇,原来师父你竟是最强的啊?”

“你这个蠢材,怎么没明白我在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刚刚要告诉你的不是我有多厉害,而是天下武功殊途同归,关键在乎以己之长击彼之短,实战之中胜负生死只在一瞬,哪有纸上谈兵这么简单?就像我刚才所说,如果我跟唐斩相斗,如果只要接实他一招,那立刻就是暴风骤雨的狂击,你自己也看到了唐斩手上的武器有多重,他出手有多快,被他如果压制住连续猛攻,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打成肉泥!而唐剑,他出剑的速度快到一般人根本看不见,和他相斗拼的就是你的步伐、头脑和预判性,只要你有一个失误,他的长剑就能立刻洞穿你的喉咙!而唐权,方才我说的是很简单,等他内力耗尽,但是若是等不到他内力耗尽,而你反而被他的内力压制得筋疲力尽了呢?”

“呃,俺明白了。”

“真明白了就好,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唐家的武学讲究的是速度,力量以及反应,至于传统武学的内力和经验只能在日后慢慢积累,一点也强求不得。你以后就主要修炼你的力量,提升你出招的速度!”

“那师父,那俺该怎么练啊?你不传俺招术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