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时无语,都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骑在马上迤逦而行的那个男子,只见此时已是逐渐日落,天边一道斜阳将这男子的身影拉得老长。唐子玉背对着他们,身上带了点霞光,似一道剪影映在了三人的眼帘之中。

此时,却听见胡二麻子忽然一摸脑瓜,破锣似的嗓子大声道:“我知道了,第三个层次就是,仙道!”

胡二麻子的声音顿时将眼前此时此景糟蹋得不成样子,唐银枪正要瞪眼,却见唐子玉恶行恶状的回过头来,怪声怪气道:“靠,我还樱木花道咧!”

一行人一路上打打闹闹,闲暇时间一个传授武艺,一个插科打诨,几人路上倒也不寂寞。待得又过了一日,一行人已是进入了广云州的地面。

“少主,你看,前面有一个小镇,我们要不要在那个小镇上打尖休整一下?”唐银枪拍马赶到唐子玉跟前,回头看了看胡无双和赵芳“两位姑娘快撑不住了!”

唐子玉本意想日夜兼程,再赶两日,好在所有人意料之外秘密进入白云郡,但此时看来胡无双和赵芳两人虽然脸上一股气仍然兀自强撑,但是身子已是明显得看着不行了,两条腿都微微发抖。这样的状况,如果真遇上了敌人,不要说杀敌了,自保都会成问题。

唐子玉点了点头,暗暗叹了口气,说道:“也好,你先去看看前面那个小镇有没有问题。然后回来告诉我。”

唐银枪得令后纵马快速的去了,一顿饭功夫之后便又回转。

“少主,是个叫跃马集的小镇。原本只是一个破落的小地方,但是因为挨着白云郡和南海郡,所以正当交通要冲,一些商人每每在此开集会市,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有一万人安居落户的小镇了。我刚刚打听过了,镇上有一家客栈,应该没有问题。我们这些日子连日兼程,想来敌人都料不到我们已经到了这里了。”

“嗯,如果这都能料到算计我们,那对手也太神通广大了一点。我们便去歇歇脚吧,也是该休整一下了!”唐子玉说道。

这个叫跃马镇的小镇不似其他小镇,会期十分频繁,时常就能见有外地的商人远道而来,落三错五的搭起席棚,一些有资本的更是建了小店,围着这小镇上的一座土神祠连绵起市,一二里间耍百戏打莽示的,测字打卦的、锣鼓、古玩书画、“马上撞”、小曲、滩簧、评话、弹词、对白、道情、打十番鼓的喧嚣连天,一点也不亚于京城秦淮玄武大街。只见大街上车水马龙,来往如梭,游人商客熙攘如蚁,夹着高一声低一声唱歌似的卖小吃的吆喝声:

“羊肉串了啊,草原上正宗羊羔子的羊肉串了啊,香喷喷的羊肉串了啊!”

“罗道子的小炒豆腐,谁要咯?当今圣上亲口金尝,颁赐近臣!”

“猪头肉,猪头肉!江一郎的十样五花猪头肉了啊!”

“刘胖子的翠梨炒肉了,不吃你要后悔!”

“走炸鸡,田家走炸鸡!香酥焦嫩!”

……如此种种,把这个小镇搅得开锅稀粥一般热闹。只看的胡无双和赵芳瞪大了眼睛,四处打量。赵芳还好,尚自撑的住,只是望望,而胡无双却是看着那延绵一条街的小吃早已是口水三千丈,一边手舞足蹈的拉着赵芳说这说那,一边是眼巴巴的看着唐子玉,只等他批准便要扑进那小吃摊大快朵颐一番。

唐子玉被胡无双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终于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好了,去吧,记住,不要走太远,一有不对就用我给你们的响箭。”这话还没说完,胡无双顿时欢呼雀跃,拉着赵芳已是跳下了马,钻进人堆里面已是不见了人影。

唐子玉还有话没说完,便已是眼前一花,看不见人了,顿时苦笑摇头,对唐银枪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跟了上去。唐子玉回头对唐斩和胡二麻子说道:“我们也在这里歇息会吧。”说着带着二人来到了一个宋记过桥米线的摊子。

两人方坐下便有小摊的伙计过来招呼:“几位客官,要不要来碗正宗的过桥米线?”唐子玉往四周略一打量,便见这个不大的小摊占了大约有两丈方圆的地方,摆了十张桌子,却是坐了不少的客人。唐子玉笑道:“找张没人的桌子,给少爷我弄干净点给我们一人来一碗吧!尝尝你们这里的手艺怎么样!”

这伙计个头略矮,黑面皮,一对黑眼珠在眼眶中滴溜溜的转,显得十分伶俐,对唐子玉只上下一眼打量便立刻发现此人气度不凡,不敢怠慢之下,带着三人来到一张无人的桌子跟前,手脚十分麻利的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干净,一边说道:“几位客官有所不知,我们这个小店您看似不起眼,却是远近闻名呐,你不信去附近打听打听,宋记过桥米线的名号,看有谁不知有谁不晓?想当年我家宋理德祖师爷参加宫廷御选,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杀到决赛入围,靠的就是这最地道的风味小吃,过桥米线!您想啊,这宫廷里的御菜哪一道不是名胗佳肴啊?咱们的祖师爷就偏偏靠着这看似并不出奇的风味小吃突出重围,直入天子御前,怎么样,有些来头吧?”

唐子玉见他噼里啪啦的说了一连串,示意胡二麻子和唐斩两人坐了下来,对他笑道:“看你说话不像南方人啊,竟有点像北边的?”伙计嘻嘻一笑,说道:“咱这不是走南闯北,什么地方口音都带了一点么?听这位公子的口音,像是从京城那边来的啊?”唐子玉一笑,却没答他的话,扔了一两碎银给他,说道:“千言万语,比不上真功夫一下,既然你说的天花乱坠,是骡子是马赶快拉出来遛遛吧?”

这伙计眉开眼笑将银子揣入怀中,他嘴上功夫极快,手上却也不慢,不一会便端上来三个大盘子,唐子玉等人望去顿时吸了一口冷气。吃这正宗的过桥米线头一回的一般都要被这阵仗给吓住,却见那伙计左右手一边一个大盘子,头上还顶了一个,每个都甚大,上面放着两个大碗大碗,一个大碗里面满满的是一碗黄澄澄的油汤,一个大碗装着满满一碗的米线,大碗的旁边搁着一摞的碟盘,里面摆着各色各样的肉脯和青菜,叠罗汉一样碗落碟,碟搁盘。那伙计稳稳的行来,竟似杂耍一般,那大盘里的油汤竟晃也不晃,一滴也没泼出来。唐子玉等人看在眼里已是暗暗的喝了一声彩,再看那伙计已是行到桌前将三个大盘放下,将里面的肉脯和青菜下饺子一般下到了油汤里面,最后将米线全部下了进去,笑道:“三位客官,您待会搅拌搅拌就可以吃了,您尝尝这味便知道小人所言不虚!不过您可得留神着点,您看着这汤一点热气都没有,其实全都被这油给盖住了,下面可滚烫着呢!”

唐子玉笑骂道:“你当少爷我不知道么,滚你的吧!若好吃,少爷我自然还要有赏!”

伙计弯腰一笑,便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胡二麻子闻着这味道已是饥肠辘辘,肚子里面折腾得翻江倒海了,稍微搅拌了一下搁了点醋,便迫不及待的捞起米线一把塞进嘴里,刚一塞进去便立刻又吐了出来,烫得哇哇大叫,正要乱骂,却见唐子玉一个瞪眼,笑骂道:“你个粗胚,方才耳朵竟是个摆设么?没听见那伙计说什么么?这过桥米线原传自大理的昆郡,这汤是刚刚滚过了才起锅的,盖了一层鸡油,最是滚烫不过,这才能把这一叠叠的肉脯和生菜给烫熟。却不知道有没有烫熟你这厮的猪舌头?”说罢和唐斩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胡二麻子只得陪笑,小心翼翼的将碗里的米线和肉脯又搅了搅,眼巴巴的看着唐子玉的动作心急难耐的等着时候,过了一会见唐子玉开始捞里面的米线,也重振旗鼓开始大吃起来。三人捞起米线,刚一入嘴,便觉得香气十足,米线嚼在嘴里筋骨上佳,滑爽回甜,带着汤中的鲜味却又不失米线的清爽之味,三人赞不绝口,也不顾形象,埋头大吃起来。

三人正吃的痛快,却见一个声音笑嘻嘻的说道:“原来你们在这里,让我们一阵好找!哟,吃什么哪,那么香?芳芳妹子,你要不要也来一碗?”唐子玉都不用抬头,便知道已是胡无双来了。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方才还寻思着没一两个时辰见不找你的人影哪!”唐子玉边吃边抬头笑道。

胡无双道:“哼,这么个小地方,乍看起来很热闹,细细一看卖的货却太土里土气,不对本小姐我的眼光!”唐子玉哧溜几下将米线全部吃完,用筷子捞着里面的肉脯,笑道:“那是自然,胡家大小姐嘛,自然眼光是很高的,这小地方的东西自然是入不了您的法眼的!不过,我怎么瞧着你好像是吃东西吃饱了逛不动了才回来的啊?”胡无双一愣:“你,你怎么知道?”

唐子玉哈哈一笑,指着胡无双的嘴角,道:“连嘴巴边上的油都没抹干净,什么模样!让你爹看见了估计得要气死了!”胡无双连忙那手在嘴角一阵乱抹,又急又气,道:“胡说!那,那是……”说着说着,一张俏脸涨得通红,话都说不下去了。唐斩、胡二麻子等人都是将头埋在桌子上偷偷的笑,却见赵芳过来,温言道:“子玉哥哥这次可是冤枉姐姐了,开始姐姐虽然一路上是忙着吃,那可是饿的坏了……”说着,胡无双已是满脸通红的去捂她的嘴,被赵芳含笑躲过,赵芳继续笑道:“姐姐吃了两串羊肉串之后已是回过劲儿来,便寻思着走远了怕子玉哥哥寻人不到,去久了又误事,刚一回头就遇见小四了,这不就一起回来了?我们方才可都还没吃饱呢!”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