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惊奇的看着满脸涨红的胡无双,说道:“真是太阳打南边升起来了?这一趟门还真没白出啊,这么有长进?”胡无双一摆头,道:“哼,刚才某某人还冤枉本小姐来着!”唐子玉在一旁立刻陪笑道:“好了好了,现在某某人向你赔罪,可好?是不是没吃饱啊?要不要来碗过桥米线啊?我们刚刚吃过,很不错哟!”胡无双偷偷瞅了他一眼,暗暗露出了个笑,却立刻又收了起来,正色道:“看你诚意咯!”唐子玉哈哈一笑,连忙招呼伙计拖过来一张空桌子,将两张桌子合在了一起,道:“再来三碗!”说着转过头来对胡无双和赵芳说道:“你别看这个摊子小,味道还真不错!比我们家府上做得要地道多了,原来家里面那张师傅以前竟蒙我的来着!”

正说间,伙计已是喜笑颜开的又端了三盘过桥米线上来,惹得胡无双好一阵大呼小叫。赵芳看着胡无双忙着下菜,抿嘴笑道:“术业有专攻嘛,人家张师傅也不见得专门是做过桥米线的,这道理啊,我看和卖油翁的故事差不多!”

唐银枪在一旁接口笑道:“赵姑娘通情达理,真是天底下第一等善人,连个厨房的师傅也要帮着说两句话。”唐子玉心头暗道:“你爷爷的,这丫头下黑手的时候你可千万要记住你这句话!”口里却说道:“那是,还是古人说得好啊,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你看在家读万卷书都是白读的,这一出门你看这两个丫头果然长进许多,真是诚不我欺啊!”

正说着,胡无双一边鼓着腮帮子对泡了米线的汤吹气,一边白了他一眼,说道:“那还不知道当初是谁一听说我们要跟着来就像见了鬼一样!哼,现在知道拍本小姐的马屁啦!晚啦!”唐子玉笑嘻嘻的说道:“诶,不能这么说嘛,我师父曾说过,人是会变的嘛!”说着转过头来对胡二麻子说道:“知道这次为什么带你出来么?”胡二麻子一愣:“莫不是因为俺武功还过得去?”

唐银枪立刻在旁边用手指立刻就是一个弹指,骂道:“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给少主提鞋都不配!还好意思说!我真替你羞耻!”胡二麻子哭丧着脸,摸着被弹的地方,道:“这个俺就真的不知道了,少主英明神武自然早已是乾坤暗定,就不要问俺这个木鱼脑袋了!”唐子玉呵呵一笑,道:“这一路上你知道你师父为什么这么着急的在马背上传你功夫么?”胡二麻子道:“知道,怕俺不争气,在白海丢了少主的脸面!”

唐子玉笑道:“你这点功夫都上不了台面,也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不过既然都上不了台面了,那也就谈不上什么丢脸不丢脸的事情。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次白海之行凶险异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生命危险,到时候无双和芳芳妹子也许能够自保,也许不行,也许还能帮着我一点,至于你,我是绝对没有精力顾及到的。所以,到时候,遇到了危险,全部都要靠你自己,不要指望着你师父、师伯和我会来救你!进了我们唐家的门,你就只能指望着老死在我们唐家!只要你能成材,我就一定将你扶成参天树,但是如果你自己不争气,那就不要怪别人了!”

这番话温情中带着冷酷,勉励中带着刺激,听得胡二麻子一会如坠三九寒窟,一会如进三伏酷暑,心里面翻江倒海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滋味。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小人本是一个只见今天望不见明天的山贼,天幸遇到了师父,更幸运的是遇到了少主,能入唐家门下,将来无论如何,我胡二生是唐家的人,死是唐家的鬼!”

唐子玉拍了拍胡二麻子的肩膀笑道:“好,凡事打起精神来,多向你的几位师伯和师母们学着点!”说着拿眼瞅了胡无双和赵芳一眼,脸上带着坏笑。胡无双脸上一红,啐道:“呸,疯言疯语什么哪!这都是哪啊,也能说这样的话?”赵芳红晕上脸,娇羞得垂下了头,听胡无双的话说得越发暧昧,急急的扯了扯她的手。唐子玉哈哈大笑,道:“好妹子,成啊,这里不能说,改天我们私下里说!”

胡无双越发的脸红,嗔道:“给你鼻子就上脸,一边儿去!前一阵还要死要活的闹上门来要退……”说到这里立刻被赵芳给踩了一脚,胡无双极聪明的人立刻也明白过来这话不能说,马上含糊其词的把下面一个婚字给带了过去“现在倒是毫不羞耻的来说这疯话,变的真是比这南方的天气还变的快!我娘说的果然一点儿都没错,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说着拉着赵芳起身,一跺脚起身便走了。唐子玉含笑看着胡无双一番做作,也不说破,见两人离了摊子只是在前面缓缓的行着,便笑道:“怎么样,都吃完了吧?听小四说前面有个客栈,今儿个就在那里歇息一个晚上吧!马上就要进入苏家的地盘了,可不能让人家守了一个以逸待劳啊!”

几人结了帐,便跟着胡无双和赵芳的后面寻了上去。只唐银枪拉着胡二麻子在后面边走边说道:“方才少主一番勉励,话可能不太中听,但是却是为了你好!当初我是反对你跟来的,因为我唐家与苏家已成水火之势,这次之行白云郡又是苏家的虎穴,凶险程度可想而知,你武功又未成器,此次跟来简直是九死一生!但少主跟我说,你底子尚可,若是一板一眼的雕刻塑造,怕不要五六年的功夫,但是此时少主正是欲乘风而起的时候,要用人可等不了那么久!所以这才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让你在这极凶险的环境中自寻生路,自己以战养战,在战斗中提升自己的武艺!而我只能教你唐家武学的精要,至于怎样融会贯通,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着唐银枪递给他一个勉励的眼神,拍了拍肩膀,说了一句话:“我看好你哟!”说完追着唐子玉等人去了,只把胡二麻子一人留在后面发楞。

好一会胡二麻子才回过神来,追着唐银枪的背影喊道:“师父,台词好耳熟啊!”

唐子玉一行人来到跃马镇唯一的一家客栈,这店前临着街,后依着河,还没进门便见门口一幅对联,上联是“进楼三杯醉者也”,下联是“出门一拱歪之乎”,横批正是这店的名字“太白故居”。

唐子玉一看便笑,回头对赵芳和胡无双说道:“这店的对联和名字倒有几分意思,口气不小嘛!待我们进去看看!”胡无双也笑道:“这店能吹下这个牛皮,店中定有好酒,走走走,去喝他个不醉不归!”唐斩性沉寡言,却极好酒,听了这话,眼睛里面也放出光来,只待摩拳擦掌的痛饮一番。胡二麻子往日在山寨之中自然是花天酒地之人,听见这建议也不禁大声附和。只唐银枪还不露神色,只是面露微笑眼中警惕四处打量。赵芳在一旁看着这三个酒鬼,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偷偷拉了拉胡无双的衣角,拿眼神瞅了瞅脸上似笑非笑的唐子玉。胡无双见到这眼神,立刻撅起了个嘴:“好嘛,不喝就不喝,说说还不成啊?”心里面暗暗叫苦:若不是当初答应你出门什么都听你的,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这四五个人一下子就把这客栈的门口给弄得跟个集市一般热闹。还不待唐子玉说话,便见一个小二出来大声吆喝道:“哎哎哎,这是干什么呢?要住店就住店,要打尖就打尖,闹什么闹呢?把这里当成菜市集了不是?”

这几人在秦淮京城无一不是身份尊贵的金枝玉叶,哪里见过这等世态炎凉,一句话说得众人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唐子玉回头冷笑,掏出一锭银子抛了过去,道:“住店兼打尖!怎么着,还不过来牵马?”

那小二连忙将那银子接入怀中,双手捧起来一看,底白纹细,沉甸甸的怕不有十两之重,那银锭的底部还起了霜边,一口咬去明晃晃的一排牙印,正是太和五年出的九五银锭(纯度百分之九十五),底部还有京兆官府的官银印子。那小二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待抬起头时焦黄的面孔上顿时似掐了无数道边的包子一样,堆起满脸的笑容:“哎哟,小人吃屎迷了眼,竟没看出是几位贵客来了。快请进,快请进!”说着转身对里面大声吆喝:“有‘贵客’来了!里面的人快出来招呼啊!”

正说着,里面出来两个灰衣伙计点头哈腰的将唐子玉一行人的马匹给牵到了马厩。胡无双喊住其中一名伙计,说道:“哎,把我的黑风跟其他马分开,要不然被黑风咬死了可要你们赔!”这不讲道理到了极点的话把那伙计吓了一跳,回头望着黑风时,见这匹又黑又高的骏马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眼里目光不善,鼻子里面的气又粗又重,蹄下蠢蠢欲动,他连忙小心翼翼的在侧面牵引着,生怕这位大小姐的坐骑一时性起一个撅子把他蹬飞了,那才叫冤枉。

小二迎着几人进店,陪笑的说道:“客官千万莫怪,方才店里面来了几个习武之人,把店里面的客人都吓跑了,小人这才得罪诸位,还请各位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则个!”唐子玉听他一说,扭头望去,果然见东厢坐着几桌佩刀带剑之人闷头喝酒,气氛十分沉闷压抑。他回头,笑道:“不妨事,说不定跟我们还是同门同道中人!去吧,准备三间房,再准备点热水,等我们洗洗脸就要用餐。哎,对了,你们这个店是什么时候开的?”那伙计正要离开,听了这话顿时一愣,一时半会回答不上话来,忙扭过头去遮掩自己眼中暴闪的精芒。这时便见一个掌柜模样的男子上来打圆场道:“他是新来的,自然是不知道的。小店虽然不大,但是在这跃马镇却也是家喻户晓,托几位贵客的福,已有七八个年头了。几位贵客远道而来,满脸倦色,何不上楼洗洗身上的风尘?”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