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看去,却见这掌柜中等个头,一张圆脸带着点笑,显得极亲切,便也点头笑道:“听你这样一说,我倒真有些累了!一会给我们准备一些饭菜,拣你们店最好的饭菜来弄,可不要忽弄少爷我!”说着回头对唐银枪等人道:“都进房歇息下吧,待会一块儿下楼用餐!”

唐子玉和唐银枪、胡无双和赵芳、胡二麻子和唐斩六人分别进了各自的房间。唐子玉一进房便见这房中家具摆设倒也简单无奇,只是房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花香,令人迷醉。唐子玉仔细一看,发现在房中床头的一个小木桌上摆放着一盆花,这花不细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让唐子玉倒抽一口冷气!

这花枝叶并不茂盛,只是开着两朵不大不小的花,每朵花分三瓣,每一瓣花瓣颜色都各不相同,各分红、紫、白三色,中间的花蕊却又是嫩黄色。唐子玉虽然并不精通养花一道,但是这花却是认得的,就这小小的一盆花其价值就足以买下整个跃马镇!

唐银枪见唐子玉盯着这花的脸色都变了,奇道:“少主,这是什么花?我倒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花瓣有三种颜色的花!”

“沙国的国花!千金难求的夜兰香!”唐子玉的两条眉毛紧紧的锁在了一起,眼中露出惊疑的神色“看来当初我说对手料不到我们已经到这里的想法,是我错了!”

唐银枪满脸稀罕神色,上前仔细观察着这花,道:“这种小店怎么会有这种名花?”唐子玉心中一边飞快思量,一边缓缓沉吟道:“沙国的夜兰香本来就是花中极品,离了沙国绿洲的水极难成活,这花原本只存于传说,我还是在百花图志中看见过图样,想不到今日竟在此看见了真花!若是将这盆花带走,你最少可以把整个跃马镇都买下来!”唐子玉一边仔细欣赏着这花,一边说道:“你看这花瓣颜色,红的是纯红,色浓而不艳,紫的是枚紫,色重而不俗,白的是乳白,色凝而不散,花蕊共三根,每根的方向和花瓣方向都一样,这是夜兰香中的极品啊!万金也是买不到的!”

唐银枪的脸色也变了,正要说话,便见小二来敲门,道:“两位客官,您要的热水来了!”唐子玉回头应道:“进来吧!把水放在门口!”

那小儿进门来了,将水放下刚要转身离开,便见唐子玉忽然问道:“这花是你这儿的?”那小儿一愣,见唐子玉指着那花,便笑道:“哟,您瞧上这花了?这花是前些日子一位客人忘在这里的,一去竟没有再回来取。我家掌柜见这花和其他的花不一样,也就没有扔掉,仍是放在这房中,说是等客人回来再取。”说着,小儿看了看唐子玉的脸色,小心道:“如果客官不喜欢,那小人拿去便是?”唐子玉摆了摆手,道:“没事了,你下去吧!一会用餐了记得喊我们!”

说着,唐子玉将那脸盆端到了桌上,蘸着里面的水在桌面上写道:“你四处找找,看看这房中是不是有机关!”唐银枪点了点头,四处一寸一寸的打量探察,过了一会,便冲唐子玉喊了声:“少主!”便再不言语,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他过去看。

唐子玉走过去,便见床头处有一根藏得极隐秘的一根铜管,显然是用来偷听墙角用的。唐子玉仔细看了一会,便回到桌前,继续蘸水写道:“有铜管窃听倒也不离奇,只是方才那小二在说谎,这店偷着蹊跷!”唐银枪也蘸着水,写道:“怎么说?”

“夜兰香必须得要沙国绿洲中的水灌溉才能存活,用其他地方的水,两日便死!这靠近白云郡,离沙国几千里路的跃马镇怎么会有灌溉夜兰香的绿洲之水?”

“少主是怀疑这是家黑店?”

“现在还不好说!只是不明白如果这是家黑店,那为何煞费心机的弄一盆极品夜兰香放在这里?”

“如果是的话,那这家黑店的手笔也太大了一点!”

“所以我弄不明白这家店里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是普通的黑店,见人就宰,还是专门冲着我们来的?”

“如果是专门冲着我们来的,那我们是不是此时上路为佳?”

“不,静观其变,我倒要看看他们这葫芦里面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两人轮番写字,写完便擦,你一言我一语,迅速的交换了意见。又过不了多久,便见小二来敲门,道:“几位客官,饭菜准备好了?您是在房中吃还是在外头一起吃?”

唐子玉和唐银枪交换了一个眼色,唐子玉用极快的速度在桌面上写道:“不要声张,待会看我眼色行事!”唐银枪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蘸着水在桌面上写道:“少主,有我在,你放心!”

是了,小四,五绝之中,你的武功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你是最让我放心的!

唐子玉抬头与他相视一眼,两人在这疑雾重重的小店之中会心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这是一种男人之间相交多年的信任与友谊。

几人来到一楼西厢的坐好,却见另外一边的几桌武人们仍然是闷声不响的吃饭,连望都不望向这边一眼。按理来说,唐子玉一行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极扎眼的,唐子玉的风流倜傥,唐银枪的英气逼人,胡无双的姿容,赵芳的大家闺秀,唐斩的威猛魁梧,胡二麻子的恶行恶状,这几个人聚在一起是绝难不吸引人注意的。特别是唐斩,他身高高达九尺有余(两米多),身上又背着一件巨大的破阵刀,但凡天下习武之人无不会对其侧目。而另外一边的人的反应此时落在了唐子玉和唐银枪这两个有心人的眼里此时却觉得不正常起来。唐子玉招呼大家坐下,从行李中取出几副银质餐具,说道:“小心使得万年船!”说着对唐银枪打了一个眼色。唐银枪会意,起身大声吆喝着小二上菜。唐子玉却借着唐银枪说话的功夫,声音压得极低,说道:“都听好了,不要说话,不要问,一会绝对听我的指令行事,也不要东张西望,更不要面露神色,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这家客栈有问题,我现在越发的怀疑他们是针对我们来的!你们不要声张,一会试过了所有的饭菜和酒水再用。”

说完,小二已是领着几个伙计迅速的将一桌饭菜张罗了上来。唐子玉等人望去,虽然怀疑这店是家黑店,但是这桌饭菜却是极为丰盛!西湖醋鱼,叫化鸡,南海贝螺,淅川葫芦丝,没骨鱼,骨董汤,中间大碗盆中的主菜却是牛乳蒸全羊,一筷子下去却发现肉已是蒸得烂了,竟是胎中挖出的羊羔儿!这都是各地名菜,要吃上一两道并不太难,但若是要在一个地方同时吃到这样多的名菜,却是不容易的事情。

物一反常即为妖!这小镇中的小店竟然接二连三的出现这许多的名贵之物,岂是正常之事?唐子玉越发的肯定这其中必定有不可告人之处!

几人用银筷子一一试了饭菜、酒水,见唐子玉点了点头,便纷纷大快朵颐起来。唐子玉方才吃过了过桥米线,现在倒还撑得住不饿,只是用眼中的余光不停的打量着这家客栈的各个地方和角落。

胡无双揭开一坛酒,细细一闻,发觉这酒竟是三锭(一锭五年)的宫廷御酒,便是久居皇宫也是很少品到的,一闻之下已是有些神魂颠倒,笑道:“做个醉死鬼倒也不错!谁来陪我喝两盅?”赵芳在一旁掩嘴笑骂道:“你这个酒鬼,竟一点不像个姑娘家,见了酒就像没了命一样!真不知道你是哪染上的这毛病!峨嵋派难道全部都是一群酒仙么?”

胡无双笑嘻嘻的将跟前的银碗倒满,说道:“峨嵋山上酒仙是没有的,但是酒棍倒是有几个,我师兄半风道人就是个酒肉之徒,每次下山都能弄些好酒回来给我们这些师妹们尝个鲜,我是师父的得意弟子自然就分得多了点,谁料尝了几回便上了瘾,我看我这毛病想戒也难戒掉了!”

唐子玉见这两个女子在这种凶险难测的环境下竟仍然放声谈笑,自若如常,心中暗自佩服,眼中露出欣赏的神色,哈哈笑道:“待这次白云之行结束后,无双你想喝多少,我都陪你喝!”胡无双眼前一亮,但嘴巴立刻就撅了起来,说道:“你会这么好?少来!肯定是想拿街头那种一两十斤的酒来打发我吧!”唐子玉呵呵一笑,道:“正宗二十年的青州老窖酒!保证管够,怎么样?”胡无双眼前一亮,伸出洁白玉手,道:“君子一言!”唐子玉迎上击掌,道:“快马一鞭!”

两人一番说笑立刻把方才有些紧张的气氛调节的十分的轻松,赵芳含笑看着两人,唐银枪却怪叫道:“哎,还是胡姑娘魅力大啊!想我们哥儿几个出去几年,回来后想找少主讨杯酒喝都没有,只好依附冀尾,占点小便宜了,你说是不是啊大哥?”唐斩在一旁连忙点头。唐银枪正要说话继续挤兑唐子玉,一瞥眼却见胡二麻子正抓着一只肥油油的鸡腿,吃的油光满面,顿时骂道:“靠,不肖之徒啊!居然不等师父先吃,你就开始吃了!”说完抓起筷子伸手便敲在他脑袋上,一边敲还一边抓起一只鸡腿,正要往嘴里塞时,却见一个银筷子闪电般速度敲在他脑袋上,就听见一个声音骂道:“靠,不肖之徒啊!居然不等师父先吃,你就开始吃了!”

现世报啊现世报!

唐银枪怎么样都没想到这个现世报会来得这样快!他悻悻的将鸡腿放下,陪笑道:“少主,好歹都是当师父的人了,留点面子嘛,要不然以后怎么教徒弟啊?”桌上众人看着吃瘪的唐银枪都暗自偷笑,却不留神唐银枪忽然大叫道:“靠,少主,不厚道啊不厚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