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见唐子玉一一边教训唐银枪,嘴里面却一点也没停下,一条西湖醋鱼已成了西湖排骨,另一之手已是伸到了叫化鸡的盘子里面。胡无双顿时大叫起来:“喂,你还是不是人啊!你这样子我们怎么吃啊!亏你还是名门之后,真是丢脸!喂喂,芳芳妹子,你说这个人……”胡无双正说时,扭过头来一看差点没噎住一口气。却见赵芳慢条斯理的挑着盘子里面的南海贝螺,旁边已经叠了老高一堆!

“混帐啊!你们这些不知廉耻的家伙!”胡无双顿时气得张牙舞爪,丝毫不顾忌形象了,伸手便向盘子里面抓去,也不管抓到了什么,油腻腻一把便往嘴里面塞,一边吃还一边又叫又笑。这一幕如果让最重礼法的胡重山看见了,估计得怕气死了吧……

这厢吃饭吃得像过年一般,另外一边则仍然是几个桌子上坐着执刀佩剑的武者们一声不吭,偶尔抬起几个阴沉的眼神向唐子玉那个方向望去,却又立刻收了回来。

唐子玉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藏在酒杯之后的嘴角却是微微一翘,露出个笑容。

花这么多的心思来布这么一个局,究竟是谁呢?苏家?倭人?

让我来揭开这个谜底吧!

小二上完最后一道菜,转身离去,走得离他们远了方才回头凝望一眼。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这个貌似卑微男人的眼中此时散发的光芒是一种怎样的锋利与寒冷!

笑吧,闹吧,这是你最后的一顿饭了!

我唐东正才是唐家未来的主人,谁也不能阻挡我带领唐家前进的步伐!

唐子玉,让我亲手了断你吧!

深夜。

热闹的跃马镇进入了夜色之后也逐渐变得安静下来,偶尔有一两声狗吠回荡在小镇之中也会很快被浓重的夜幕所吞噬。这是一个极普通的夜晚,小镇上的居民也大都渐入梦乡。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一个夜晚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在唐子玉歇息房间的窗户缝上露出一双在黑暗之中发亮的眼睛,这双眼睛细细的眯着,透着缝隙仔细打量着房内的情况,过了片刻,便消失在窗户边。

在那眼睛消失的时候,房内的唐子玉和唐银枪同时睁眼,相视微微一笑。

该来的还是来了。

会是谁呢?

是刺杀何永堂的那批人么?

“少主,我怎么觉得这些事情没有这样简单啊?”唐银枪声音压得极低。

“怎么说?”唐子玉低声问道。

“你不觉得他们露出的破绽太明显了么?”

“嘿,他们装得其实都很不错,但是在一些不该露出马脚的地方露出了马脚,引人生疑……”

“如果这些破绽是他们故意露出来的呢?”

唐子玉悚然而惊,在黑夜之中借着窗口照进来的清冷月光,他猛然扭头死死的盯着唐银枪的面孔。

“都准备好了,他们睡得比猪还沉!可以动手了!”东厢尾房中,一名年轻的男子穿着一身夜行服,对另外一名男子低声说道,在他的身后是一排手持漆黑手驽的杀手。

“嗯,动手!”这名男子站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面容,声音低沉,十分果决坚毅,显然是平日位高权重之人。

二楼走廊上迅速出现十来名手持短弩的刺客,他们悄无声息的将西厢一号房和二号房的门和窗都包围得水泄不通,用短弩指着房内。他们身后的一名男子一挥手,一场箭雨便开始了!

两名刺客同时把两边厢房的门一脚踢开便立刻闪到一旁,另外两名刺客将这两间厢房的窗户用力一掌打碎,其余的此刻举着手驽,短箭便如雨一般向房中覆盖。只见这些刺客窗户边站三人,门口一站一蹲四人,共分两组,手中持着一把一次可以连续发射三箭的诸葛连弩,第一组射完后立刻退下装短矢,另外一组立刻上前抠动弓弦发射弩箭,如此反复不歇。只听得房内叮叮当当的声音响彻不绝,这箭雨将房间内每一寸的地方都覆盖了一遍,便是武功再如何了得也无法在这样小的房间内抵挡着如此如瀑布一般的箭雨。这声音只持续了茶盏功夫,刺客们将所有的箭矢全部都倾泄到这两间房中,方才停了下来。

门外的刺客们借着月光放眼看去,却见这两间房中,房顶,墙壁,床上,桌上,地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白色的箭羽,似下了一场大雪一般。那为首的黑衣人看了一眼,仰头放声大笑起来:“这样的箭雨,便是铁人也射烂了!都说这唐子玉如何的了不起,我看也不过如此嘛!竟在这做了冤死鬼!”说完,这些身后的黑衣人也跟着放声大笑起来。

顿时,客栈之中便满是大笑之声,于这寂静无人的黑夜之中远远的送了出去,十分的诡异。

那黑衣人笑了一阵子,忽然觉得这笑声有些不对劲,立刻收了笑声,喝道:“别笑了!去里面检查一下!”说完,周围的黑衣人便立刻收了声音,但是却仍然有笑声传来,却是从楼下传来的!那黑衣人一声怒喝:“什么人?活得不耐烦了么?”

楼下的笑声越发的放肆了,黑衣人脸色变了,他从里面听出来有女人的笑声。

难道……

“小四啊,你说这些人晚上不睡觉,跑到楼上演这么一出戏,这是为什么啊?”楼下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这声音一听便是嬉皮笑脸的,极不正经。

“少主,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睡不着觉,思春了吧!”接着又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更加的油滑。

“哎呀,这么多男人一起思春啊,真不简单!你刚才听到没有,他们还要威胁人家咧!哎呀,真个了不得啊,弄得人家好怕怕呀!”这声音让黑衣人听得牙痒痒的,脸上一时红一时白,幸好是在夜里,倒也没让人瞧见。他大喝一声:“举火把!”一声令下,他身后的杀手丢下了手中的短弩,掏出一个火把,旁边的人用火折子点燃了,立刻便将客栈照得透亮。

这楼下大堂的饭桌上正坐着翘着二郎腿的唐子玉,一只手撑在桌子上仰着头看楼上的唐银枪,和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背上背着巨大破阵刀的唐斩。唐银枪和唐子玉两人正一唱一合的戏弄楼上的那批杀手之间,楼下却也已亮了烛光。却是胡无双和赵芳两人一人捧了一个烛台,脸上笑意盈盈的走了过来。

这两个女子身怀绝艺,胆子也是出奇的大,初次随着唐子玉行走江湖便碰到这等事情,心中不仅不怕反而脸上嬉皮笑脸的,真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胡无双一只手举着一个烛台,抬着脑袋好奇的打量着楼上的杀手,偏过头来对唐子玉说道:“杀手都是这般笨的么?”赵芳一只手举着烛台,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气的看着她,低声喝道:“无双!”胡无双也不理她将烛台放在唐子玉跟前的桌子上,过身来对着楼上的人,双手叉腰,骂道:“你们这般无耻下作算什么东西,有本事下来跟姑奶奶较量一番!”

唐子玉有些苦笑不得,按着额头让赵芳将这个缺乏管教的女子连忙按着坐下。胡无双虽然已是坐下,但是嘴里面仍然是衅词不断,气得楼上的黑衣人脸色发白,一声怒喝:“唐子玉,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

此时,客栈已是灯火通明,唐子玉仔细一看,竟是小二!

唐子玉拱了拱手,笑道:“失敬失敬!并非在下得意忘形,而是阁下太不入流了!这般小儿手段也敢拿出来现世,在下不得不佩服阁下面皮之坚韧!”说完,身旁唐银枪和胡无双等人又是一番好笑,只笑得那黑衣人咬牙切齿,在二楼暴跳如雷,却又不敢出手。心中恨恨的想:若非方才的箭矢都被一阵射完了,现在一阵箭射下来,我看你还笑!

他身后的黑衣杀手,一个个蒙着面,丝毫没有将楼下的嘻笑声当一回事,眼中寒光刺骨,看得唐子玉等人心中暗暗一凛。

待唐子玉笑声渐止,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在二楼西厢的走廊响起:“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道唐公子能否解疑?”话音一落,从走廊里走出一人,中等身材,面容祥和,目光锐利,正是掌柜!

唐子玉含着淡淡的笑容,道:“不知是何事?”

掌柜缓缓的走到众人的视线中间,那黑衣人和一排黑衣杀手都单膝跪下行礼,他缓缓点了点头:“起来吧,别给我丢脸了!”说完看着那黑衣人悻悻然起身,脸上一笑,竟是不将方才的失手放在心上:“你是如何发现这个局的?”

唐子玉一笑:“阁下竟然觉得这处处都是破绽的局也能称之为局?”

掌柜淡淡一笑,竟是胸有成竹:“喔,还请见教!”

唐子玉越发得觉得眼前此人不简单,心中暗暗警惕,手中啪的一声把扇子打开:“阁下和那位黑衣老兄伴的掌柜和小二十分的称职,我看不出破绽来。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日伴做客人和食客的便是阁下身后的几位黑衣人了?阁下心思缜密,怕我们发现这里的伙计身怀武功,索性将计就计瞒天过海,将这些人干脆扮作住入客栈的习武之人,这等心计确实了得,但是可惜却露出了个明显的破绽!这小小的客栈居然能看见夜兰香如此名花,岂不可疑?”

掌柜呵呵一笑:“哦,原来如此。”他此刻虽然处在下风,却是像已是稳操胜券一般,语气之间淡定让唐子玉和唐银枪心中觉得十分不安,只觉得眼前这人有恃无恐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很明显还埋有后手。

肚子里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胡无双却是大大咧咧的说道:“喂,你这家伙,你那些许伎俩早就被姑奶奶我看破了,你还有什么手段,快快使出来?”这话说得唐子玉顿时大汗。这丫头,还真是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