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哈哈大笑,却不接她的话:“看破?好好好,可是唐公子,你有没有想过,这些破绽如果我是故意让你看破的呢?”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胡无双立刻叫道:“喂,你想危言耸听吓唬人么?”

唐子玉却是冷冷一笑:“我知道,你想让我的注意力全在你露出来的破绽上,而忽视了客栈房中的那盆夜兰香!”

掌柜眼中露出赞许的神色,轻轻鼓了鼓掌:“唐公子果然不凡,这些许伎俩果然是骗你不过!所以我想问你你的问题是:夜兰香乃当世奇花,虽然无毒,但是连续闻其香味,便会如品数斗烈酒一般,会大醉三日方醒。方才我的手下告诉我你们几位的房中夜兰香并未动过,为何各位都安好无事呢?”

唐子玉哈哈一笑:“我家的两个兄弟最喜饮酒,酒量又不怎样,酒品更是不好,喝醉酒了就撒酒疯,所以他们身上什么东西都可以没有,但是不能没有醒酒药!方才我们用餐放肆的饮了一阵酒,为了怕有意外醉酒的情况是以酒后都服了解酒药,这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掌柜拊掌大笑:“好个醒酒药!一解我心头之疑!”说完两人上下相视一眼,竟是一同高声大笑。

两人笑了一阵,声音渐收,唐子玉笑容可掬道:“阁下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胡无双已是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的想要上前一试身手,谁料方从腰间拔出长剑,便觉得胸口一痛,脸上花容失色,冷汗一滴滴的便从额头流了下来!胡无双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运气,谁料不运气还不打紧,一运气浑身筋脉便像万针穿身一般疼痛难当,腹部丹田刀绞似得疼痛。

中毒了!

胡无双的心顿时沉到了最深处,她脸色惨白,嘴唇蠕动了一下:“我,我的内力全没了……”

这句话宛如一个晴天霹雳,顿时把唐子玉劈得面孔骤然变色,连忙运气自视体内,结果一运气丹田之中空空如也,四周筋脉针扎难忍。他回首环顾众人,眼见众人也纷纷面容变色,便是唐银枪也是面色铁青,缓缓摇头。此时店中灯火通明,噼啪闪着烛火的烛台暗暗飘散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唐子玉就像一尊石像一样僵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方才的局面顿时被顷刻之间扭转,他们从上风顿时变成了绝对的下风。

怎么可能!

什么时候中的毒!

唐子玉心如电转,飞快的想着进入客栈之后的每一个环节。他脸上沉静得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开口道:“果然好手段,佩服!是我小看你了!”

掌柜一笑,语气颇为得意骄矜:“此刻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没关系,这毒药力可以维持三个时辰,我们有很多很多的时间!”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客栈之中顿时又涌出许多手持明晃晃大刀的黑衣人。

唐子玉对四周围得水泄不通的黑衣人视若不见,只是抬头盯着掌柜,说道:“还请赐教!”

掌柜哈哈一笑,说道:“唐子玉,你知道你败在什么地方么?”掌柜负着双手,不待唐子玉答话,便接着说道:“你败在你太引人注目了!你的敌人太多,你和宋晚秋为唐家带来了太多的敌人。你的敌人能够从容不迫的把你钻研琢磨个透,但是你却始终不清楚你究竟有多少敌人。”

“你以为这是一家普通的客栈?”掌柜侃侃而谈“你可知道我为了这一天布置了多久?我料定你会经过这里,所以在一个月之前便开始经营准备,你刚才看破的破绽都是我故意露出来的,甚至你房中的夜兰香也是我花重金从沙国买回来专门对付你的!不错,以你的才智能看得出这家客栈有问题,甚至以你还能料得到我会用这些破绽来掩人耳目,而实际上是用你房中的那盆花来企图迷醉你。宋晚秋文武双全,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三教九流奇门盾甲无一不晓,医药五毒无一不通,他的弟子会不认识沙国的国花夜兰香?所以,那盆花也是我故意露出来的破绽,而你一定能看破这个破绽,也肯定能知道夜兰香这花能醉人的功用。”

“天底下的无论是谁,识破计谋大概也就在这里打止了,却绝对没有料到这夜兰香其实也只是药引,它能醉人三天三夜是不假,但是吸入它香气的人若是再吸入北海鲸脂燃烧后散发出来的气味,便会全身筋骨酥软,无法提气。这才是我真正的杀招所在!”掌柜眯着一双眼睛,脸上挂着微笑“你们居然自作聪明的点上了蜡烛,真是省去了我好大一番的功夫,自作孽不可活啊!”说完仰头大笑起来。

“宋晚秋若是知道他的得意弟子会这样落到我的手上,他不知道该是如何表情?”掌柜的忽然一阵狂笑,双手发抖,脸上露出癫狂的表情,在通明的灯火下看的众人心头发毛“当年你说我天资驽钝,不适合做你的弟子,可我就要偏偏证明给你看,我才是唐家最好的传人!只有我,能带着唐家一统天下!我将会向你证明,我比唐子玉更加优秀!”

此时众人已是呆若木鸡,只唐子玉脸色不改,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唐东正!我早该猜到你会对我下手的!”

唐东正冷笑道:“不错!今天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到了下面别忘了告诉阎王爷,是谁杀了你!”说罢,手一挥,狞声道:“杀,一个不留!”

“慢着!”唐子玉的打断他说话道。

“你有什么遗言?”唐东正将手一摆,止住手下,冷冷道。

“你的心计很厉害,我认栽了!不过……”唐子玉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还有些话想说,要不然我这样年纪轻轻就入了阴曹地府可就要成个冤死鬼了,将来若是缠上了唐兄(唐东正年纪远比唐子玉大,但是辈分却是一样),只怕唐兄的日子过得也会不开心。你说是不是?”

“你究竟想说什么?”唐东正的脸色逐渐难看起来。

“我想说的是,唐兄能不能写一封遗书带给我家人?也好让他们知道是谁杀了我”他话一说出来,后面本是愁云惨淡暗自心惊的胡无双顿时噗哧就是一笑,也真是,哪里有让仇人带信给自己家人的道理?好让他们来报仇么?正想着,心中的担心与害怕却是不知不觉少了几分,看着唐子玉宽厚的背影已是勇气渐生,智慧渐起,眼珠子不停的四处打转,思量着一会怎样应敌。唐子玉却不知道她小女儿家的心思,仍然漫无天际的胡扯:“放心,唐兄,我在信中必不提你的名字,我只说是乌龟王八蛋用诡计害了我,是万万跟唐兄没有关系的,我写这封信主要是想要化干戈为玉帛,我们本是一家,不可为这种小事而伤了和气,自毁墙角,更何况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唐东正听着已是额头青筋渐起,一张笑脸上已是渐渐藏不住怒气:“说你的遗书吧!”

唐子玉摇头叹道:“唉,本想和唐兄饮茶论道,好好畅谈一下此事,无奈唐兄如此猴急!好吧,那我这便说了,你可听好了!”

唐子玉负着手,在四周刀光剑影之中摇头晃脑的踱步,一副悠然自得的钝书生模样:“呓吁兮,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竟是李太白的千古名诗!胡无双忍不住又是噗哧一笑,这次连一直沉着脸暗自调理体内乱成一团真气的赵芳也忍不住莞尔一笑,看着唐子玉已是不禁倾倒:这才是真丈夫,大英雄,面对危局却仍然面不改色!

唐东正勃然大怒:“你竟敢戏耍于我!给我上!”一声大喝,周围的刀手们顿时就要上前。

却见唐子玉一声大吼:“慢!”

唐东正已是七窍生烟,狞笑道:“让你说最后的一句话!”

唐子玉在众目睽睽之下咽了口口水,嘿嘿一笑,道:“我刚才说了很多话,有点口渴,想喝口水,成么?”

“他在拖延时间!”站在唐东正身后的小二忽然厉声道。

“杀!”唐东正大声咆哮。

“慢!”唐子玉忽然一声震天大吼,如雷鸣一般震得店中的诸人都有些耳鸣眼花。

唐东正顿时收起怒气,凛然道:“唐子玉果然不凡,中了这化功之毒居然还能做此狮子吼,不过,这种毒,内力越是深厚的人,中毒便越深,内力化得越快!”

唐子玉一声大吼之后,体内已是汹涌翻腾,难受异常,他勉强一笑,道:“我还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

唐东正狞笑道:“你想拖延时间么?”

“不是!”唐子玉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想问的是……你妈贵姓?”

唐东正被唐子玉作弄得气极而笑:“唐子玉,你山穷水尽了,想不到你居然会这般姿态来苟延残喘!你以为你拖的这点时间能让你把毒逼出来么?我告诉你,你的内力越深,就化得越快!现在你全身的真气应该不剩下两成了,你越拖得久就越不利,你以为我会看不出来你这点小小的伎俩么?”

唐子玉立于刀光剑影之中,收了满脸的嬉笑,身上带着点烛光,神情冷峻:“你以为我是在逼毒么?这毒只在丹田之内化功,奇筋八脉的功却化不了,我之所以要拖延时间便是要将所有的气全部都运到丹田来!”

唐东正哈哈大笑:“唐子玉,你吓得傻了么?明明知道这毒专化丹田之气,还把气全部运到丹田之处?”

唐子玉瞥了他一眼,不屑而笑:“我们用力之所以会浑身剧痛,是因为我们习武之人在用力的时候不自觉的会运气于四肢,毒力便随着气侵蚀到四肢,因此剧痛而无力举起兵器。但是若是将气全部运到丹田化得干干净净,这样便不会因用力而引起剧痛。”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