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摆尾!

唐斩刀举过头,胸口露出老大一个空门,几名黑衣人衔尾乘虚而入。唐斩转身后撤一步,双足顿时发力,脚踝像弹簧一样,立刻又返身一刀砍了回去。一股力量从足跟至膝盖,至腰部,至双手,至手腕,最后至运力于破阵刀,这股全身而来的力量由地向脚生力,每一块肌肉的力量似一股小溪,汇成了小河,小河又汇成了大江,最后大江奔涌至浩瀚无边的大海,便成了这一招无可匹敌的一招!破阵刀虽然又沉又大,但是在唐斩的手里挥舞起来,快得吓人!几名黑衣人眼见这个破绽似磨盘一样巨大,刚刚挺刀至胸前,不料对方一个转身便躲了过去,紧接着便是转身一刀。几人吓得猛退,惊魂未定的退了老远,落在地上却发现自己已是矮了一截,放眼望去却见三截齐腰而断的下半身正直挺挺的立在他们眼前。这几人才意识到这一刀已是将他们连腰斩断,顿时发出凄厉的嚎叫声,在这寂静的夜晚之中传出去老远,令人心头发疹。

唐斩一刀毙命三人,停也不停,巨刀汹涌似崩颓的山岭一样向赴死一样的黑衣人涌去。山崩颓!

天崩地裂鬼见愁!

唐斩的将这巨刀舞得密不透风,黑衣武士们每每觉得眼前空当明显,往往欺身进去,便是有去无回,这客栈的大堂之上唐斩的吼声混杂着呜呜的破空之声将这里变成了一个修罗地狱。

破天兽!

唐斩的刀已是疯了,刀似怪兽,锋似獠牙,往往沾着一点边便是筋断骨折,黑衣人不断的被这恐怖的漩涡吞噬,然后再一个一个的肢解,散成满天的血雾,洒落在这个客栈的每一个角落。

奔雷吼!

一个黑衣人终于欺身近前,长刀猛劈在唐斩背上,唐斩一声怒吼,背上顿时出现一条血沟,剧痛引发了更加强大而狂暴的力量,破阵刀似奔雷一样,回头猛甩!

沙场秋!

唐斩刀下再劈一人,厚重的破阵刀上鲜血淋漓,他此时已是成了血人,浑身上下混着自己与敌人的鲜血,在他的脚下,鲜血混杂在一起向客栈之外缓缓的流淌开去。客栈四周已是一片狼藉,尸体四处横飞,栏杆破碎零星挂着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便是在唐东正的脚下也是遍布血块内脏。这哪里还是一个商贾云集的小镇客栈!这分明是杀气重重,残忍可怖的沙场战阵!

唐东正已是有些痴了,方才发生的一切不过只在短短的几息之间,眼前这个狂暴的男人便瞬间摧毁了他几乎所有的手下!他呆呆的看着唐斩这个似鬼神一样男人,嘴里面呆呆的念道:“这是什么武功!太可怕了……”

他却不知道,方才唐斩几招龙抬头,虎摆尾,山崩颓,天崩地裂鬼见愁。破天兽,奔雷吼,沙场秋,这几招合起来便是宋晚秋传给唐家霸皇刀中的绝招:“八方风雨会沧州”!

这霸皇刀与霸皇拳一脉相承,最是天底下霸道不讲理的刀法,这套刀法也只有在唐斩使出来才有这等惊人的气势!

“好对手啊!”在唐东正身后站着的一名蒙面黑衣人此时眼中放光,盯着唐斩,喃喃自语,另外几名黑衣人双手叉胸,眼中精芒大闪,丝毫不为眼前此景所动。

唐东正手下的黑衣人此时已是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个黑衣人形单影只立在场中。这黑衣人此时似做了一场最恐怖的噩梦,他左右环顾了一下,方才还并肩作战的伙伴,此时都已或成肉泥,或成两段,四处血腥弥漫,这等地狱景象令人肝胆俱裂。他双股战栗,张了张嘴,干嚎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声音来,抬眼看去却见唐斩手提破阵刀冲他一声大喝,顿时把他吓得浑身乱颤,扔了手中长刀,扭头便跑。

这人还没跑出去多远,便忽见着颈部突然断裂,头已是掉了下来,只身体还冲出去客栈老远才扑倒在地。

唐斩心中一凛,抬头而视,却见一名同样打扮的黑衣人正在缓缓的收刀入鞘。这人轻飘飘的从二楼直下到唐斩的跟前,也不多言语,只是缓缓的弓起了身子,一只手抓着放在腰间的刀鞘,一只手虚握着刀柄,一副东瀛刀术中拔刀术的架势,一双眼睛似猎豹一样紧紧的盯紧了面前的对手。

这人是个高手!

唐斩只觉得此人刀还未出,浑身便像一柄出鞘的利刀一样,锋芒毕露,气势迫人!

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么?

唐斩心中想道。

方才见楼上这四名立于唐东正身后的黑衣人唐斩便觉得他们与其他人不一样,果然,真正的战斗此时才刚刚开始!

“呀!”

黑衣人一个踏步,身形顿时欺到唐斩跟前,唐斩只觉得眼前刀光一闪,眼前一亮,背上一股寒气顿时从脊椎一直蔓延到头皮。他猛一咬牙,破阵刀拉前一挡,便听见当的一声,唐斩后撤一步,长刀挥动,却打了个空,这人已是飞快退回原地,长刀依然在鞘中,连姿势都没有改变半分。

唐斩遇见了真正的对手,眼中顿时似燃起了火焰一样,浑身战意昂然,他上前踏了一步,长刀仍是摆在后,弓步侧身,虎视眈眈的盯着眼前的黑衣人。

两人此时都不敢随便出手,这黑衣人出刀极快,而唐斩一刀挥出便有空门,这空门若是遇到普通高手还可回刀而救,但是若是遇到顶尖的江湖高手,便是致命的弱点。而这黑衣人也知道两人交手,这第一刀至为重要。虽然此时唐斩毫无内力,发不出刀气,但若是实打实的接实了他这一招,那虎口要被震裂不说,手臂只怕都要被这巨力折断!

此时,这大堂之上一片寂静,四周的烛光已是早已在唐斩的刀风之下熄灭,只有二楼几个点着的火把依稀的将楼下照亮。这昏黄的光亮下除了唐斩粗重的呼吸声,便听见唐银枪等人运气疗伤时悠长细密的呼吸声。这客栈之中四处鲜血,只有这个地方似沙漠之中的绿洲一样,依然平静安好。

“呵,你再让他拖上一阵子,他身后的这几个人就要恢复功力了!”唐东正身后的一个黑衣人忽然冷笑了一下,说道。

唐东正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小二猛然回头,道:“怎么可能!夜兰香与南海鲸脂之毒无药可解!”他这一说,也觉得有些失言,便低下了头,将锐利的眼神深深埋藏了起来。

这黑衣人个头偏矮,不胖不瘦,一双手洁白如玉,一看便知道是个使剑的好手,他看了小二一眼,嘿嘿一笑:“你没听方才唐子玉说的么?这毒解起来却是天底下第一容易解的毒,只需要将全身内力运至丹田,让这毒把内力化得精干,这只能存于内力之中的毒便像失了水的鱼,自然而然的便解了。这几人早已将内力化光,此时正在运功,只待他们再拖延一阵时间,体内真气便会慢慢恢复,那个时候就一如往初,生龙活虎了!”另外一人在一旁冷冷道:“破而后立!好办法!”“这唐子玉也真不愧为不世出的奇才,这天底下无人能解的化功奇毒,竟让他如此快的想到这样一个解毒的方法!”说话的却是一个又瘦又高之人,一双手枯瘦如柴,只骨关节突出,显是长于擒拿与鹰爪一类的功夫。

这几人便是唐东正花重金请来的杀手,他也不敢过于开罪,只是回头,不悦道:“我请你们来是让你们在这里说风凉话的么?”这使剑的黑衣人笑道:“早说了你的手下没用,偏偏不信,早让我们上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

“不要说了!”唐东正本是极为自负的人,他自以为凭着他手下这些长期训练出来的杀手就足以应付,却没想到这些平日里看似凶狠的杀手此时在唐斩的面前竟如草鸡泥人一样,被轻轻松松的屠杀殆尽。他原本和善的面孔上黑气顿起,看着楼下那个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上,都给我上!能杀死唐斩的人,我赏银十万两!杀死唐子玉者,我赏五十万两!”

使剑的黑衣人吹了一声口哨:“哇,这可足够我干上好几票的钱了!我今天要发了!”这人口气轻浮,浑然不似将唐斩放在眼中。在他身旁的一个黑衣人不冷不热的说道:“小心牛皮吹过了头,反把性命送了!”使剑的黑衣人抓起随身带的剑,嘻嘻笑道:“就他?连内力都没有,也配跟我斗?”说着便下了场。另外两名黑衣人相互望了一眼,也纷纷下了场。

“我叫向云,是个无名小卒,近来缺几个钱花花,所以要借唐兄和你几个伙伴的人头换几杯酒钱!还请唐兄万勿见怪!”向云拔出长剑,蒙着面站没站像,声音痞里痞气,他指着此时下场的另外两人说道“这两个一个是唐无计,蜀中唐门的,说不定和你们正是一家,嘿嘿,却不知道他怎么会来淌这趟混水!这个人叫霍贺峒,大力鹰爪功十分了得。你可都记住了,不要到了下面是个冤死鬼啊!”

霍贺峒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向云,你的话有点太多了!”

向云看了他一眼,捂了捂心口:“你别吓我,我胆子很小的!”

唐无计穿的黑色衣服十分宽大,双手拢在袖中,蒙着面,只是盯着唐斩的几处要害,一言不发。

向云看了看仍然在和唐斩对峙的用刀的黑衣人,大声喊道:“小鬼子,你行不行啊?不行就下来,不要拦着小爷我发财之路啊!”

这人听了这话,眉头一跳,眼中露出几分杀机,突然撤了姿势,弯身一礼:“唐斩君,你的威名,在下早有耳闻!今日得罪了!在下叫鬼田一刀,请记住在下的名字!”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