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斩依然不敢松懈,只是眉宇之间有几分欣赏的神色:“你为什么不用内力和我打?”

鬼田一刀已是转过了身,将背露给了唐斩,淡淡的说道:“九州国的勇士不喜欢恃强凌弱!唐斩君中毒在先,在下怎可占这个便宜!”

这话说得众人一呆,都想不到这倭国的武士竟有如此武德。只向云大声道:“你脑子有屎啊,我们是来当刺客杀手的,不是来讲江湖道义的!有便宜不占是蠢材!”鬼田一刀勃然大怒,顿时拔刀,刀罡喷薄而出冲着向云扑去。

向云此时像一片树叶一样轻飘飘的飘起,躲过这道威猛之极的刀罡,在空中吐了吐舌头,落地后笑嘻嘻的说道:“好吓人,差点头便没了呢!你这人,是想要倒戈么?”

鬼田一刀在这三人隐隐而成的包围之中傲然而立,道:“四个打一个,这种事情不是九州国勇士的所作所为!”

唐斩静静的听着这几人的内讧,忽然仰头哈哈大笑:“鬼田兄,你虽然是个东瀛人,但是却强上我大楚一些自认高手的人许多,我交了你这个朋友!如果改日有命再见,我们以武会友!”

鬼田一刀弯身一躬:“能结交唐斩君这样的朋友,是在下的荣幸!”

唐斩淡淡一笑,道:“你也不要客气了,跟他们一起出手吧!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唐斩的真正功夫!”

鬼田一刀悚然而惊:“你方才竟没出全力么?”

唐斩此时深吸了一口气,眼眶中的眸子慢慢的从黑转成暗红色,再从暗红转成了一片赤红色,浑身的肌肉不断鼓胀,沾濡着血水看起来如同正在锻炼的赤红钢铁,巍峨魁梧的身躯缓缓的又似涨大了几分,浑身散发的杀气沉重得竟要似将人压得透不过气来。这四人看得无不倒吸一口冷气,纷纷运气相抗,这客栈大堂之上的杀气顿时又重了几分。

此时,唐银枪、胡无双、赵芳和胡二麻子等人正在盘腿运功,面色潮红,显然已到运功的关键时刻,而唐子玉此时倒在地上,浑身笼罩在一团雾气之中,看不清模样。

小二忽然一声大喝:“快上!他们快运功完毕了!”唐东正脸色也是一变,厉声道:“等他们醒来,以唐家睚眦必报的手段,你们以为你们能逃脱得了他们的报复么?”

这一句话说得向来、霍贺峒、唐无计等人顿时色变,三人气势立变,缓缓的沿着三个方向围了上来。便是鬼田一刀也又重新缓缓的走了上来,语带歉意:“抱歉,唐斩君,在下身不由己!”

唐斩此时上身的衣服已经被肌肉涨得全部裂开,头发胡子似钢针一般竖起,一对铜铃一般的眼睛一片血红,宛如地狱最深处嗜血魔兽的眼睛,他一声震天狂吼,沉声一笑道:“没关系,放马过来吧!”

向来几人相视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

忽然,向来足下一顿,轻飘飘的在空中飞起,身子竟似一片浮萍,飘忽不定,令人琢磨不到他的方位。霍贺峒在一旁弯身错步前进,身子蜷得像一只猫一样,步伐诡异无比。唐无计一袭黑衣,双手拢在袖中,衣角无风自动。鬼田一刀方才与唐斩对决,深知他的厉害之处,此时丝毫不敢大意,刀已是出鞘,双手高举,摆了个大三段的架势,这架势正是他家传武学鬼田御剑流中最惨烈一招“修罗破”的起手势。

“看招!”向来飞在空中,腰部一扭,竟猛然下坠,向唐斩头顶扑去,手中长剑剑芒四射,似一个天外流星一般呼啸着向唐斩袭去。

唐斩嘴角一翘,破阵刀一招“举火燎天”带起一阵残影瞬间将向来吞噬。

向来眼见这一刀后发先至,猛然提气,身形竟然一顿,身子硬生生的被这巨刀给拍飞了出去,直飞上二楼的一间客房。唐斩这一刀挥出,心中却是一凛,只有他才明白,方才这一刀看似威猛异常,一刀建功,但是实际上却是向来在半空之中硬生生的将一身的刚劲转成了至柔之力,身子似一片树叶随着这刀劲顺势飞了出去而已!受的伤实质上并不大!瞬息之间将至刚之力转成至柔,这向来的武功看来竟是这几人中最高的!

这个时候他却已经完全没有时间想多余的问题,因为此时唐无计的暗器已是扑到了眼前,唐斩根本没有任何闪躲的空间与时间,只能是勉强躲过要害,顿时腹部和胸口便被铁蒺藜打中,汩汩流淌出鲜血。几乎中镖的同时,鬼田一刀的刀罡到了。

“里,十三式,修罗破!”

鬼田一刀浑身真气勃发,身上的黑衣似被鼓风机狂吹一样,烈烈作响,手中刀罡一道接一道隔空向唐斩劈去。唐斩一声狂喝:“来得好!”

破阵刀如一头狂暴的野兽向这股刀罡迎头撞上,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客栈之内似地震一般顿时一颤,唐斩毕竟吃亏没有内力,体内筋脉险些尽碎,破阵刀硬生生的将这股刀罡接了下来,手持巨刀的双手此时也是虎裂,鲜血四溢。唐斩一口气还没喘上来,鬼田一刀的另一道刀罡便是已经到了,唐斩狂吼一声,挺身挥刀再接!

每一道刀罡便似开山巨斧,这真气沿着唐斩体内的筋脉,一路杀伐,每接一下唐斩便震一下,口中便喷出一口鲜血。

我的身后便是我要保护的少主和我的朋友伙伴,此时他们脆弱的像一个孩子,我不能后退!

绝对不能!

唐斩此时已经快被这汹涌癫狂如海啸一般的刀罡之气给淹没,只凭着体内一股悍勇之气强撑着连接了十三道刀罡!这轰然如雷鸣一般的声音震得客栈中的人头晕目眩,也震得唐斩浑身发抖,手臂上的的血管爆裂开来,顺着破阵刀流淌而下。

鬼田一刀此时全身真气几乎已是耗得尽了,手中长刀插在地上勉强支撑着身体,勉强笑道:“唐斩君名不虚传!在下佩服!”唐斩还没来得及回话,便见眼前又是两枚铁蒺藜飞到,他身上又中两镖,唐斩怒极正要出刀上前怒劈唐无计,却发现自己的一只执刀的手此时已是被霍贺峒抓在手中。

只见霍贺峒枯瘦得像树枝一样的手,深深的陷入了唐斩钢铁一般的肌肉之中,唐斩便觉得胳膊一痛,手中的巨刀便再也握不住,轰然倒地!

这正是河东霍家擒拿手中的杀招:暗定乾坤!

唐斩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手臂便被霍贺峒给卸脱了臼,眼见霍贺峒一声阴笑,双手顺着他的肩膀就爬了上去。唐斩一口钢牙险些咬碎,提脚一个弓步抢入了霍贺峒的怀中,一拳照着他的胸口呼啸轰出,若是打中了胸骨立刻便要粉碎。

霍贺峒手臂立刻似蛇一样避开了他的拳锋,沿着唐斩的胳膊便缠了上去。

“你死定了!”霍贺峒目光阴冷,双手发力,便要将唐斩另一条胳膊卸下来。

却见唐斩不屑一笑,一个头槌,带着千斤之力砸在霍贺峒的脑袋之上,便见这霍贺峒硬生生吃了这一下,顿时浑身一震,口中鲜血狂喷,如稀泥一样便软了下来。

唐斩抬脚便要将此人踩成肉泥,却见眼前又是风声响起,几枚铁蒺藜阴魂不散的又是打在了他的身上。唐斩几次都是被这唐无计暗器暗算,此时简直是疾怒如狂,他一只手抓着胳膊一送,将胳膊送回关节,大吼一声便要扑向唐无计。此时却见唐无计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道:“你中计了!”

唐斩一愣,便听见“哗啦”的一声,二楼的楼板顿时塌下一块,一个人在唐斩的背后从这洞之中从天而降,一把长剑直扑向唐子玉!这却是方才被打得飞入二楼房间的向来从二楼在唐子玉头顶的位置直接凿了个洞,飞身而下。

唐斩方才同时接战四大高手却仍然面不改色,心无怯意,反而越战越勇,但此时看见眼前此景,却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手脚都凉了!他一声大吼,想也不想便一个飞扑到了唐子玉的身上:“不要伤我家少主!”

这一刻时间仿佛都变慢了……

向来的长剑直飞而下!

唐斩魁梧的身躯如彗星一样飞扑到唐子玉的身前!

鲜血在火光之中翻飞……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聚焦在这长剑的剑尖,闪着阵阵寒芒的剑尖……

唐斩在一瞬间飞身赶到,长剑沿着他的胸膛透身而过,唐斩一口鲜血顿时喷在了唐子玉的怀中。

向来起身抽剑,狞声道:“死吧!”

长剑再次照着唐斩的心脏插去,眼见便要连着唐子玉一起洞穿!

此时,众人都仿佛窒息了!

唐家这个神勇无双的少主,便要这样结束他的生命么?

唐东正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他的心脏都缩成了一团!他身后的小二眼中厉芒四射,双紧死死的抓着栏杆,背上全是冷汗!

我就要成功了么?我将要成为唐家真正的少主了么?

鬼田一刀的一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似乎都不忍见到这个令他尊敬的对手的死去。

这一刹那,时间都仿佛停滞不前。

这小镇客栈瞬间就要定格成为一个能左右天下大势的历史标签!

时间的沙漏缓缓滴落第一滴沙砾……

顿时,时间如同大坝放闸的洪水,飞速流逝,眼见这长剑只差半寸便要刺入唐斩的心脏,突然,便见一杆长枪横空杀出,翻飞着朵朵樱红的枪尖将长剑震开。一名男子双手持枪,长身而立,雄姿英发的立在众人眼中。

他一声清啸:“唐银枪在此,谁敢伤我家兄弟!”

四周一片肃杀……

唐东正满脸扭曲,霎时间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男子一把掐死!

眼见一切就要成功,眼见一切就要成功!可,可,可为什么,为什么唐斩倒了下去却,却又站起来一个唐银枪!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