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上天如此优厚这个唐子玉!

为什么他一生下来就被视为唐家的接班人!

为什么连宋晚秋都对他另眼相看!

为什么他煞费苦心培养出来的杀手在唐子玉的手下面前竟连一回合都走不上,而他的手下却倒下一个又站起来一个!

我恨啊!

唐东正心里面又恨又痛,仿佛被刀子千刀万剐一样,流着血,滴着泪!真是既生喻,何生亮啊!

唐东正脸庞扭曲,在他身后的小二也是满口牙齿都险些咬碎,瞪着眼握着拳紧紧的盯着场下。

此时,唐银枪回首看了一眼唐斩,心中愤怒得仿佛连身上都燃起了火焰一般,长衫衣角无风自动。便在他回首那一刹那,身前立刻一阵风起,一股寒意直透胸口。

唐银枪看也不看,手中长枪立刻便似长龙一样,龙头乱摆,瞬间便扎了出去。便听见叮的一声,铁器相交,冒出一丝火光,一柄长剑瞬间便顺着枪尖滑了进来!

唐银枪心中顿时大惊!

这长枪虽是百兵之王,但是也有着自己的致命弱点。那便是当枪的劲力被对手听到的时候,顺着枪身劲力直攻进来,那简直就是像有百万雄狮在外,却被人劫了中军营帐一样,无奈到了极点。

此人是谁!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听到他的劲力,瞬间便破了他下面所有的后招!

眼见这长剑似一股轻骑一样,速度极快的向他的帅营杀去。只需眨眼功夫便能将他持枪的手指全部削断!

便听见那边一阵大喝:“撒手!”

唐银枪见这长剑奔袭而来,迫不得已只能松手,长枪立刻便掉落下去。只一合,他便被对手逼得丢了武器!

便见唐银枪此时就要束手就擒,那人大喜,长剑顺势便向唐银枪的胸口奔去。唐银枪脸上却突然一笑,枪在落地的瞬间,足下飞起一脚,踢在长枪的正中。这长枪便似呼啸的飞箭一样横飞着向那人扑去。正是宋晚秋传给唐家的“破天枪法”中败中求胜的一招“脱手回枪”。这招难在这一脚踢的位置与力量,位置稍偏这枪受力不对便会似飞轮一样飞出去,不仅打不到人,枪反而会飞到更远的地方,力量稍小便没有威力,力量太大则不容易控制位置。唐银枪练这招便练了足足三年有余方才大成!

那人见这长枪眨眼便扑到胸前,又是横着飞来,避都没法避,若是当胸打中,便似挨了一记横鞭一样,胸骨都要尽碎,无奈之下只得抽剑而回,劈在这长枪上,这枪身受力立刻便似弹簧一样又弹了回去。唐银枪却是一个转身像是与对手练了无数次一样,反手接下这枪,枪身弯了一个大圆弧,从左腰到右腰,似毒龙探水,一样枪尖乱摆的又扎了出去。

这一来,这枪受了那人反击之力,速度极快,枪头又是乱摆,红樱晃得眼前都是花了,都不知道要从哪里扎下去。那人长剑挡也不敢挡,枪快得又听不到劲力,顿时被这枪扎得浑身冷汗直冒,眼见这枪冲着胸口扎过来,大喝一声,长剑劈出,恰恰劈在枪尖上,自己借着着力量飞退了回去。

那人轻飘飘落地,脸上一片煞白,正是向云。他勉强一笑,道:“唐家枪绝,名不虚传!”唐银枪冷面冷声,道:“就是你伤我大哥么?”说着,一张俊脸煞气逼人,提枪便要重新又上。

向来连忙伸手,满脸阴笑道:“别着急!回头看看唐斩!”唐银枪冷冷喝道:“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么?”向来提起手中长剑,阴侧侧的一笑,道:“你不觉得,我这把剑有些异样么?”

唐银枪放眼看去,却见这长剑在光亮下蓝光湛湛,竟似涂了毒!他顿时大惊,连忙退步回首,却见唐斩此时已是满脸乌黑,毒气已是快攻入心脏。

“我承认,你比我厉害!但就算比我厉害又如何呢?当初那么多比我厉害的,还不是一样死在了我的剑下?你看看,此时此刻,你是要继续来杀我为你大哥报仇呢,还是运气帮他逼毒呢?”向云将手中长剑在手掌之中轻轻把玩,阴冷的声音在蒙面的黑巾之后透了过来,疹人心肺“哎呀,这个问题真是让人头疼啊!”

唐银枪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额头的冷汗顿时便流了下来!

救人,还是,自救……

生或死,这是一个绝大多数人都难以抉择的问题。

单纯的就这个问题选择生或者死,其实并不难。或卑躬屈膝的求一生,或引颈就戮的求一死。二选一,远没有想象的那样困难,相反而言还比较单纯简单。

但是人生是无常的,世事是难以一言而尽的,要分明白生为什么而生,或死为什么而死,生存下来将以何种目的为动力继续生存下去,若是单纯为生而生,那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又与死亡后的一堆腐肉又和区别?若是死去,那死去后自己的亲朋好友又该如何?自己的死是不是会给他们带来痛苦或者不幸?

人生是复杂的,生或死的抉择也不是这样简单的。

唐银枪面对这个两难的抉择的时候,他几乎没有细想,立刻便坐到了唐斩的身前,长枪放于身前,双掌抵在唐斩的丹田与气海两穴,头顶上源源不断的冒出白气,已是在运功为他逼毒。

唐斩此时已是毒气攻心,仅余一丝清明,他勉强挣扎着开口说道:“别,别管我……杀敌护卫,护卫少主……”

唐银枪沉声道:“别说话!安心运气!”唐斩透过唐银枪的身躯看着向来笑着持剑走近,心中大急,一口污血咳了出来,一股气喘不上来顿时便昏了过去。

“你还真是够胆啊,居然想也不想就做出了选择!是瞧不起我,还是是兄弟情深啊?太让我感动了!”向来走到唐银枪跟前,啧啧的说道“就让你们一起下地狱吧,路上也好有个伴!”

说罢一剑劈下!

眼见这一剑便要将唐银枪劈成两半,这电光火石之间,变故骤生!一把长剑横空而出,架在向来的长剑之下。

向来顺着这剑望去,却是一个女子手持长剑,横眉冷对,正是胡无双!胡无双冷冷道:“凭你也配伤我唐大哥!”向来眼见这女子美貌异常,穿着一身淡紫色连身武士服,胸耸入云,腰细可握,一条裙子沿着腿外侧开了极长一条缝,无比撩人!不仅看的得他咽了一口口水,便是二楼看得紧张异常的唐东正和小二也心头一动。

向来正要说话,却觉得旁边锐利风声顿起,大惊之下却是一把长剑向着他的面门奔来,他挥剑将这长剑击落,脚下一点,已是退出老远。

他轻轻落地,便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疼成一片,一摸之下顿时大惊,却是面门上的黑巾已是不见,脸颊之上也被方才这一剑的剑气所伤,划出老长的一道口子。他悚然而惊,再睁眼望去,却见一个穿着明黄色衣服,鹅卵脸型,秀眉大眼的女子翻身接住他击回的长剑,落地后冲他怒目而视。这女子与方才的胡无双又不一样,却见她胸前微微坟起,一对眼眸明亮异常,脸庞娇柔中透着秀气,让人不忍心有半分伤害。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赵芳!

她此时持剑挺身上前,娇声道:“恒山派定凡师太旷笙韵座下赵芳在此!杀贼!算我一个!”

向云突然见这两名绝色美女横空杀出,已是看得呆了,口水咽个不停。正要说话间,却听见一个破锣似的声音响起:“也算俺老胡一个!”却见一个秃顶的彪形大汉,满脸麻子,胸口黑毛似杂草丛生,大勒勒的拍着胸口说道。

其实,这胡二麻子内力十分浅薄,所中之毒不仅是第一个化空的,而且还是第一个恢复的,但他眼见唐子玉、唐银枪等人都是在闭目运功疗毒,而身前不远处唐斩正是惊天动地的抗敌,情况凶险异常,早已是吓得呆了,连忙继续闭眼做装死状。眼见此时对方只有一个用剑的向云和一个站在不远处默然不语的唐无计,用刀的鬼田一刀也是功力耗尽正在运气,霍贺峒吃了唐斩一记头槌,生死不知。而这边唐银枪、胡无双、赵芳都已回转,而唐子玉此时也是身上雾气缭绕,似乎随时可以醒转,似乎已稳占了上风。心中便想,此时若不再挺身出出风头,那便更待何时?心中打定主意,便一跃而起,做大无畏英雄状。

胡无双和赵芳自然是不知这胡二麻子心中百转千回的鬼蜮计量,望了他一眼。尤其是胡无双,她曾与这粗才动过手,知到他有几分功夫,此时也算是又多了几分战力,眼中已是露出了几分欣喜之色。胡二麻子自然将这变化和情形瞧在眼里,身上顿时显得有些轻飘飘的。

向来哈哈一笑,道:“峨嵋派和恒山派两位老尼姑武功不怎么样,出来的姑娘倒是颇有几分味道,待我尝尝怎样再说!”这话说得淫亵异常,赵芳心中暗怒,斥声挺剑便刺,胡无双不敢离开唐子玉和唐斩等人跟前太远,长剑横胸,一双美目警惕的盯着已和赵芳接阵的向来以及不远处双手插袖的唐无计。

赵芳初入江湖便遇到这等性命攸关的危难关头,不仅没有外援,就连心中以为依靠的唐子玉此时也是昏迷不醒,心中一点底气也是没有的。她含愤出剑,力量与威势虽然有了,但是不免出招混乱,加上又缺乏江湖经验,怎能与这向来想比?只见向来满言浪语,手中长剑又是专往胸口下阴等地方钻,弄得赵芳面色绯红,银牙暗咬。胡无双在一边旁观者清,忍不住出声道:“紧守灵台,心神合一!”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