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芳闻言顿时心头一跳,眼中恨色渐消,眼见这向来蒙面的黑巾早已被他扯掉,一张面孔倒也俊秀,只是眉角带着几分淫邪之气。她心头怒气渐消,手头出招便稳了许多。恒山剑法向来以细密绵长为长,赵芳武功虽然还未大成,比之胡无双而言较为逊色,但在江湖上却已是拿得出手的了。她此时一套“两仪剑法”施展开来,内力贯通,长剑挥舞过处咝咝做响,架势已与方才含恨出手大为不同。然而此时向来却已为赵芳的美色所迷得神魂颠倒,长剑专门挑刺衣服,却不已伤人杀敌为目的,时不时的伸出一掌向赵芳的胸口拍去,姿势模样下流之极。

赵芳见向来一剑向她肋下刺来,剑至半途中,剑尖似蛇头一样突然跳起划向她胸口的衣服,她脸色微红,提剑撤步,手腕一翻,长剑顿时暴起两朵剑花将这来犯的长剑荡开。向来却在此时猛然提步上前,欺着赵芳长剑横胸,一时摆不上来,长剑立时又翻了回来,紧紧的压在她胸口令她无法出剑,一只手却趁着此时直摸向赵芳的胸口。

眼见这双手便要攀上赵芳的玉胸,她双眉顿时一竖,杀气勃发,顿时侧步翻身躲过这只手,反手便是一掌朝着向来的脸颊打去。这一掌若是打实了,立马便是一记货真价实的耳光。

向来见这一记耳光来势极快,手掌之中暗中突起一指,掌击之中还带着打穴,也不敢大意,只能老老实实的退了回去。这耳光来势汹汹,也亏得他轻功了得贴着他的脸颊躲了过去,落地之时便觉得隐隐做疼。再看向这个女子的时候,眼中已是没有了轻视之意。

唐东正在此时心中已是隐隐约感到不妙,唯恐夜长梦多,恨不得自己下场操刀把那唐子玉剁了,一了百了,但是他却是个未曾习武的,只能在一旁作壁上观,他大声道:“向来,你在干什么?好好的把这娘们收拾了,想怎么弄你就怎么弄,现在出什么天花噱头?唐无计,你想坐山观虎斗么?银子不想要了?”

向来眉毛一挑,一声轻笑:“你也听见了?你虽然美貌,但是这天底下如你这般美貌的也挺多,花花银子便要多少有多少,我虽然怜香惜玉,但是也不想和银子过不去。你看你还是不要浪费力气了,束手就擒了吧!”

赵芳也不答话,俏脸如同挂了一层寒霜一样,挥剑便攻了过去。

向来此时已是用尽全力,出手再不留余地,只见他身影乱飘,长剑如风,攻得赵芳额头冷汗淋漓,所幸是恒山剑法破绽极少,防强于攻,勉强将他防在身外,但是却已是疲态渐显,渐渐的不支起来。

胡无双在一旁看的暗暗着急,拿眼睛瞥了一眼一旁的胡二麻子,便出声道:“喂,胡二,你看住唐大哥他们,我去助阵!芳芳妹子快顶不住了!”胡二麻子看了看在那边眯着眼睛看不清深浅的唐无计,暗自背上有些发凉,但是美女在前,输人不输阵,便硬着头皮,将胸口拍得山响:“交给俺老胡了!少主母放心的去吧!”

胡无双一跺脚,嗔道:“呸呸,满口胡言!”说完也不及和他计较,便抽剑上了场,只留下胡二麻子摸了摸脑门,弄不明白她到底是在骂他说的不吉利还是面子薄。

峨嵋派的火云神尼本是江湖中十大高手榜中名列第七的高手,德高望重,武艺登峰造极自是不需多言。胡无双出身名门,背景极深,又是极好的习武苗子,自打投入峨嵋派后便倍受火云神尼的青睐,亲自收为关门弟子,又不惜耗十年功力为她打通全身筋脉,全身绝学尽数相传,因此这才学了将近十年的武功便能一跃成为江湖的一流好手。她一下场,场上的局面立刻便大不相同。

眼见她一套“金顶剑法”使出来,长剑金光闪闪,一剑刺出似金阳射目,刺得人眼睛都有些疼痛。这二女自幼便深交,同为闺中密友,默契自是不用多说,峨嵋剑法与恒山剑法又同是走的八卦两仪的套路,暗含相生相合之意。向来仗着身法极快,这才不被二女压着两面夹攻,长剑于稳守之中突然暴起一剑,也令二女一阵手忙脚乱,冷汗丛生。

三人都是出手极快的人,转眼之间便已是厮杀了十余个回合,胡无双和赵芳已是渐渐的熟悉了向来突进突退的套路,两人心意相合,顿时改变了打法,胡无双长剑主攻,一手金顶剑法快若迅雷,舞得风生水起;赵芳长剑力守,两仪剑法守得水泄不通,固若金汤。向来顿时压力顿增,眼见他此时被胡无双肆无忌惮的压着狂攻,长剑招招不离要害,去势又猛又狠,自己反击一剑却立刻被赵芳接下,甚至收得稍微慢一点便被这剑顺势而入近了身。

向来勉强支撑了十几招,背上已是汗如浆涌,大声骂道:“我妈的唐无计,你想一个人独吞赏金么!我告诉你,老子我要是死了,你以为你能拿下这两个妞么?你看看那边,正主儿头顶冒的气是什么?那是三花聚顶!日你娘的,还不出手!一个人吞那么多钱,不怕噎死么!小心小爷我釜底抽薪,我不干了!让这两个丫头去找你的麻烦,老子在一旁躲着为你收尸!你若是没死,老子便跟着你,你防得了初一,防不了十五!”

他这一番乱骂,不仅让赵芳和胡无双心中暗凛,眼中余光一边不停的向立在一边袖手旁观的唐无计瞄去,手中却是越发的加紧,两人一剑快过一剑,一招猛过一招,向来顿时便身上连挂三处彩,险象频频。

唐无计听了这番话更是两只眼睛在黑巾后面眯成了一条缝,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说完,上前走了一步。

他这一步走的看似轻巧简单,但是于场上情形却十分微妙,便是他多走了这一步,立刻便将全场的所有人都包入他的暗器射程范围之内,让赵芳和胡无双两人压力陡增。

胡二麻子在一旁眼见这局势要转变,立刻便大声道:“你也姓唐?你可是唐家的人?”

唐无计本已是要扬手出镖,听见他这番话却是又收手回袖,望着他,慢吞吞的说道:“是。”

胡二麻子大喜,道:“那你干吗帮着外人?莫非是被他们蒙骗么?我们也是唐家的人!”说着便指着唐子玉说道:“这便是我家少主唐子玉,你还不拜见?”

唐无计叹了口气,弯身拜了下去。

胡二麻子喜得眉开眼笑手舞足蹈:“哈哈,俺三言两语便策反一人!师父,师父,你看见没有?”回头看时却见唐银枪与唐斩此时两人头顶都是白气蒸腾缭绕,显然已是到了运功的关键阶段。

便在此时,突然听到胡无双一声大喝:“小心!”

胡二麻子便觉得背后冷风突起,背后一痛,已是中镖,背上鲜血淋漓,疼痛异常。也亏得他毛深皮厚,将这一镖硬生生的扛了下来。胡二麻子抽刀转身,怒不可遏:“日你二大爷!你敢偷袭老子?你不是唐家的么!”

唐无计冷声道:“是!”

胡二麻子越发的恼怒:“是你还出镖!你做死么!想反出唐家么?”

唐无计默然不出声,抬手又是两镖,胡二麻子只觉得眼前一花,长刀只是凭感觉一挡便听见当当两声,手头一震,刀背上便跌落两朵铁蒺藜下来。胡二麻子又不敢离开唐子玉等人跟前,一时又恨不得上前将此人乱刀跺成肉酱,左右为难之下不免七窍生烟。

胡无双却道:“他是蜀中唐门的,跟唐大哥的唐家没关系,呆子!把桌子立起来,挡在身前!”

胡二麻子闻言立刻环顾,不一会便苦笑道:“哪里还有桌子啊!”却见四周一片狼藉,血迹斑斑,尸体肉块随处可见,桌椅早已支离破碎,无一完整,却是唐斩一人的杰作。

赵芳和胡无双两人联手,渐渐的将向来逼入了死角,眼见两剑一上一下,将他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刹那间便要将他钉死在原地。却见向来却突然转身,长剑在背后的木墙上猛力一挥,身子用力便破墙撞了进去。

赵芳和胡无双两人对视一眼,齐声喝道:“哪里逃!”便联手追了进去!

一时间便听见里面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只把大堂之上的胡二麻子一个人孤零零的丢在外面,好不凄凉。

胡二麻子大恐,大声道:“少主母!救命啊!这人会使暗器,俺又走不开!没地方躲也没东西挡!怎么办啊!”

话音刚落,便见里面黑黝黝的飞出一物。胡二麻子大喜之下,连忙抄在手里,沉甸甸的一看,却是一口大锅!

胡二麻子讶然抬头,却见那破洞里面只听见呵斥声和击剑声,什么也看不清楚,莫非是伙房不成?

不过,此时能挡一下的东西总算是有了,胡二麻子稍微放下了一点心,但是转念一想,嘴里像是含了黄连一样苦不堪言,脸上黑得像手中的这口锅的锅底一样。却见这口大锅虽是不小,但是也只是能遮住身上一半的地方,遮了上半身就不能遮下半身,能遮下半身就遮不住上半身……

唐无计一声轻笑:“你以为这口破锅就能挡住我吗?”说话间,手中已是抓了暗器,扬手便是一记满天花雨的打了过来。

胡二麻子一手持刀,一手持锅,魂飞魄散!

到底是挡上面还是挡下面?

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眼见这暗器有铁蒺藜,观音子,铁菩提,牛毛针,朴石,乱七八糟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只把胡二麻子弄得手忙脚乱,也真幸亏这口大锅个头也颇大,举在手上足足将上半身全部遮住,只是下半部分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