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不成,这辈子连媳妇都没娶着,就要先成太监了么?

胡二麻子脑海中闪过一丝绝望的念头,眼前突然出现了黄素秋的身影。

那小娘皮现在在干什么呢?

她可曾有想起我?

胡二麻子在这生命悬于一线之际,突然将大锅用一只手扶着背在背上,转过了身来。刚一缩头转身,便听见背后叮叮当当似打铁一般响个不停,中间夹杂着噗噗的肉击声,却是暗器欢快的钻入了胡二麻子的屁股。

这也算是两权相害取其轻了,命保住了,只是这屁股却是成了替罪羔羊。唐无计放眼看去,那两瓣屁股似八宝羹一样,左右两边五颜六色,什么暗器都有。

胡二麻子痛得两眼险些飙出泪来,连忙回身,一只手颤抖着伸到臀下咬着牙一件一件暗器的拔下,每拔下一件便飙出几分血来。唐无计见这粗汉竟然将这必杀的满天花雨挡了下来,又是用如此不雅的方法,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我很不高兴,但是不得不说,你挡得好,普天之下能这样挡下我的满天花雨的,你算是第一人了!”

胡二麻子又痛又恨,红着眼盯着唐无计,吼道:“日你娘,有本事真刀真枪的来过招!”

唐无计似乎总有叹不完的气,声音似含了黄莲一样,又苦又涩:“可是,我就会使暗器,怎么办?要不然,你也用暗器?”

胡二麻子见他语气认真,竟似调戏于他一样,险些抓狂:“放你娘的狗屎仙人屁!你他妈的怎么不把暗器丢了跟老子过来玩刀片!看老子不把你大卸八块,斩得你开花!”

胡二麻子一边口中乱骂,他山贼出身,污言秽语自然是出口成章,两片嘴唇上下一碰,漫天价似的脏话便含着愤怒喷薄而出。如果脏话也能压死人,只怕唐无计这厮此时早已是被压得该投胎重新做人了。只可惜,这唐无计却像个没半点脾气的,虽然是蒙着面,看不清表情,但是眼神却总是淡淡的,手里面一点也不停,暗器一枚接一枚的打了出去。

胡二麻子两手并用,一手刀一手锅,手舞足蹈手忙脚乱,一边哇哇乱叫口若悬河,一口铁锅只能专挑身体重要的地方先护卫着,饶是如此,大腿手臂也中了不少暗器。

唐无计的暗器十分难缠,不像武林中一些暗器好手,暗器出招的时候总有规律和节奏可以揣摩,而唐无计的暗器虽然并不涂毒,力道也不见得多大,但是打出来尽是在最难防的地方,角度刁钻古怪,暗器一下快一下慢,让人十分难受。胡二麻子被这暗器打得束手无策,只能苦苦支撑,一边盼着胡无双和赵芳赶紧结果了向来过来帮手,一边盼着师父和少主赶紧醒转。

这不过几息的功夫,在胡二麻子来说,简直有如地狱一般难挨。眼见唐无计暗器层出不穷,却也渐渐的少了起来,他不禁狞笑道:“直娘贼的,暗器快用完了吧!”

唐无计闷声不语,两手拢袖,却突然洒出一把牛毛针!胡二麻子一看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连忙故伎重施,背着个老大的黑锅,缩头缩脑的背了过来,只听见后面叮叮当当如细雨一样连绵不绝,屁股早已是痛得麻了。

胡二麻子苦苦撑过这阵针雨,又惊又怒,一声狂吼:“老子跟你拼了!看老子的明器!”说罢,把手中的黑锅猛力一甩,向唐无计扔去。这口锅用力甚猛,在空中乱转,呜呜做响。

唐无计叹了一口气,说道:“丢人现眼!”眼睁睁的看着这口锅飞到眼前,脑袋只一偏,便擦着脑袋飞到了身后。胡二麻子气得跺脚,张口一阵乱骂,声音响彻大堂,吵得人好不心烦。唐无计摇了摇头:“你太吵了,安静一点吧!”手中暗器刚要发出便突然觉得脑后生风!

他一惊,连忙弯身,便觉得头顶一物呜呜乱转贴着头皮飞过,连发髻都被打散了,长发披头散发的落在了肩上。他一看,却是方才胡二麻子飞出的铁锅!胡二麻子眼见这铁锅竟然在空中飞了一道弧线又飞了回来,大喜,连忙伸手接住,哈哈狂笑:“枉你精如鬼,还是要喝老子的洗脚水!”

唐无计以暗器大家自诩,眼见此时竟被这一流氓土匪也似的人物如此戏弄了一回,眼中已是杀气渐生,飘落在肩上的长发微微浮起。唐无计缓缓的抽出手来,一双洁白如玉的手在客栈大堂的火光中显得晶莹剔透,他冷言沉声道:“胡笳十八拍!”

胡二麻子一听,顿时大笑,道:“哎哟,要唱戏么?这个你老子我可没听过,不如唱个十八摸吧!刚好凑个数!”正说笑间,却见唐无计眼中此时已是精光大作,再无半点懈怠的神色,手指一弹,一枚铁蒺藜带起一阵尖锐的破空声,竟似铁胎弓射出的利箭一样,刹那间便飞到胡二麻子的胸口。

也亏得胡二麻子手中的大锅便在胸口,若不然便已是魂归地府了!这一镖他竟是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便听见当的一声,身子一震,手都被这铁蒺藜震得麻了!

胡二麻子大骇,脸色都变了!只见唐无计双手连挥,铁蒺藜一个接一个的向同一个地方撞来。这小小的铁蒺藜在他手中发出,竟似飞箭,似投枪,一下接一下的撞在同一个地方,像是要将眼前这口铁锅生生击穿一样!

胡二麻子咬着牙,只觉得这小小的铁蒺藜每一击都似开山巨斧砸过来一样,虎口都震得裂了,单手已是抓不住铁锅,他眼见这一下重似一下,这铁锅已是凹了下去,迟早要被击穿!他一声大吼,眼见一个空隙,将大锅用力一甩,故伎重施的向唐无计甩去。

胡二麻子眼见唐无计此时已是隐有警惕的神色,刚要得意大笑,却突然似被人在脸上打了一拳一样,扭曲得满脸麻子都被挤成了一团。唐无计已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却是胡二麻子方才一下只追求了力量,却没有照顾好方向,这铁锅竟直飞向唐无计的身后一方,当的一声撞在了墙上,落在地上咣当转了几圈,心不甘情不愿的盖在了地上。

唐无计冷笑了一下,双手伸展开来,似大鹏展翅一样,口里面缓缓吟道:“雁南征兮欲寄边声,雁北归兮为得汉音。雁飞高兮邈难寻,空断肠兮思喑喑。攒眉向月兮抚雅琴,五拍泠泠兮意弥深。冰霜凛凛兮身苦寒,饥对肉酪兮不能餐。夜闻陇水兮声呜咽,朝见长城兮路杳漫。追思往日兮行李难,六拍悲来兮欲罢弹。”正说间,这大堂之上破空声不断,风声大起,竟似边塞呜咽的风声一样。

他每吟到一拍便有一枚铁蒺藜发出,每一拍的力量都比前一拍要大,胡二麻子没了铁锅,只得拿着鬼头刀硬接。这鬼头刀不似铁锅,铁锅还能往下凹陷,稍微能缓冲一点力道,这钢刀背面硬邦邦的没一点存力的余地,全部是自己硬扛了下来。

“十五拍兮节调促,气填胸兮谁识曲?处穹庐兮偶殊俗。愿得归来兮天从欲,再还汉国兮欢心足。心有怀兮愁转深,日月无私兮曾不照临。子母分离兮意难任,同天隔越兮如商参,生死不相知兮何处寻!十六拍兮思茫茫,我与儿兮各一方。日东月西兮徒相望,不得相随兮空断肠。对萱草兮忧不忘,弹鸣琴兮情何伤!今别子兮归故乡,旧怨平兮新怨长!泣血仰头兮诉苍苍,胡为生兮独罹此殃!”

唐无计本是唐门之后,因为触犯家规被逐出家门沦为杀手。他本是唐门极优秀的后起之秀,文武皆长,这套融合了蔡文姬流传千古的《胡笳十八拍》的招术是他自创的得意绝学,每一下都融合了己身的内力,去势又猛又快,无论是硬接还是躲闪都极为难当。

胡二麻子本是一山贼,虽说有几分武功,但和江湖中一流好手比起来却不知道差到了哪里去了。他不敢躲闪,怕这暗器伤了后面的师父和唐子玉,只能硬接,连接了十五招之后,眼鼻口耳已是流出鲜血来,十分骇人。他的三魂六魄此时已是只剩下了一魄,勉强提起心头最后一丝清明,暗中道:“这狗贼暗器太霸道,再接上两招,就要被活活震死了!”他勉强提起全身所有劲力,一声大吼,已是放开手脚,空门大露,双手握刀,准备做拼死一搏!

“十七拍兮心鼻酸,关山阻修兮独行路难。去时怀土兮心无绪,来时别儿兮思漫漫。塞上黄蒿兮枝枯叶干,沙场白骨兮刀痕箭瘢。风霜凛凛兮春夏寒,人马饥荒兮筋力单。岂知重得兮入长安,叹息欲绝兮泪阑干。”

唐无计的“胡笳十八拍”已是吟到了十七拍,手中的铁蒺藜似流星一样汹汹然向胡二麻子奔来。胡二麻子一声狂吼,浑身紧绷,浑身肌肉炸起,满脸红光,一刀照着这镖来的方向全力一挥!

便听见“当”的一声,这镖竟被他似击球一样猛的打了回去。而此时胡二麻子却是被震得双手虎口全部爆裂,肌肉已是不堪重负,身子软泥一样瘫了下来。

这边唐无计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脸颊一痛,躲都来不及躲,这镖便已是连皮带肉的擦着过去了。唐无计又惊又怒,背上密密麻麻的爆起了一层冷汗,看着已无还手之力的胡二麻子,越发觉得不能再拖下去,免得夜长梦多!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