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要出第十八招,却听见脑后叮的一声响,突然脊椎一痛,竟已是中镖了!

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

谁偷袭我!

唐无计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体内流转的真气顿时被这一镖打得乱成了一团,外伤加上内伤一起发作出来,鲜血喷得胸口一片赤红!他缓缓的回过头,却见背后的放着的一口铁锅上又是多了一小块凹陷地方,这才恍然明白方才那一镖竟是弹在锅的背面弹了回来,这才打中他的脊椎!还没待回过头来,胸口又是一痛,扭头一看却是插着一把明晃晃的鬼头刀!

却见胡二麻子躺在地上,一只手投掷而出后仍然是僵在原地,气喘如牛,额头汗如雨下,一边笑一边骂道:“直娘贼,你若是还能打,老子便死给你看了!”

唐无计此时便是大罗金仙也是救不了性命了,他哇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黑巾已是飘落地上,露出一张英俊消瘦的脸,他颤抖着伸出手去抓着那刀柄,用力一拔,胸口鲜血似喷泉一样喷得四处都是,把胡二麻子看的都是呆了。

“你,你干吗?想死得快一点么?”胡二麻子见他这番速死的举动,有些吃吃的说道。

唐无计英俊的面孔在火光下显出几分凄凉哀怨的神情,他挣扎着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一口鲜血将这洁白无暇的玉染得鲜红,他边咳边喃喃道:“兰……香,对……不起,我,我……不能来接你……做我的娘子了!我……本……想赚完这笔,我们……就,就……远走高飞,对不起,我失约了……”

“对不起,我,我总是失约,这次,你,你可……可能要等很久,很久了……”他的声音渐渐的低沉了下来,双膝跪倒在地上,双手将这玉佩捧在怀中,似抱着天底下最珍贵的事物一样,身子蜷成了一团,慢慢的不动了,鲜血沿着他的身下汩汩的流淌,与这地上的鲜血混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胡二麻子呆呆的看着他,只觉得此人已不像方才那样可恨,他挣扎着爬了起来,慢慢的踱步到了这人跟前。却见唐无计虽死,但是脸上却是挂着几分淡淡的笑意。

原来,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而死,竟是这样的幸福开心的么?他临死前,想到了什么?自己爱的人么?

如果,方才死的是我,我又会想什么?

胡二麻子呆呆的想着,已是痴了,半晌突然长叹一口气,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轻轻的披在唐无计的身上。转身举步走回去时,又突然停了下来,回首凝眸之处,却转了回去,将唐无计捧在怀中的玉佩给取了出来。

想来这便是他与她的信物了吧?

胡二麻子看着手中的玉佩,这玉佩晶莹剔透,竟没有一丝瑕疵,上面刻着一个飞天和一个唐字,下面打着一串同心结。

“这块玉,想来能卖不少钱吧……”胡二麻子这样想道。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我煞费苦心,耗费无数钱财时间精心准备的这一切,竟然每每到了关键时刻便会功败垂成!

为什么会这样?

父亲,你不是从小便教导我,谋事在人,事在人为,人定胜天么?

难不成,你忘记教我的下半句,成事在天,才是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所在么?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与生俱来便能做英雄,便会成功的人!

我不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无法弥补!

我不相信人一生下来就是不同的!

我相信的是,只要我努力,只要我抓住机会,我就能成功!

我相信的是,只要我不惜一切,舍弃一切!

亲情、友情、爱情、金钱、时间……

这一切的舍弃,全部都是为了击倒这个夺去了我一切的男子。

唐子玉!

我将亲手焚尽这一切,让你的一切都随着我的野心之火燃烧,地狱的红莲会在你的埋骨之处盛开,这妖艳鲜花会成为我盛业开创的吉瑞。

唐东正已经崩溃了,无限的接近胜利,又接二连三的远离胜利。唐斩、唐银枪、赵芳、胡无双、胡二麻子的拼死搏杀让他的一切成为了镜中花,水中月。他已经无法再承受失败了。

胡二麻子惊骇得看着唐东正,只见他拿着火把从二楼各个房间走出,在他的背后燃起的是熊熊大火!这火势在这木质结构的房间中燃得极快,似乎这木质平时又浸过了油,一点便烈火燎原一般燃成了一片。

胡无双和赵芳此时已是从伙房中联诀冲了出来,里面浓烟滚滚,火光翻腾,显然这火已是烧到了一楼。向来也随着冲出,身上已是着起了火,一边怪叫,手中长剑一边挥舞,状若疯虎的向外冲去。只见他冲出去后,一个火团便渐渐的越来越远,只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

跃马镇此时已是沸腾了起来,四处叫喊着“走水啦,走水啦”的声音,却不见多少人来救火。想来是被唐东正的手下给挡住了。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真的没有料到你们能击败我所有的手下,让我不得不动用了这最后一招!”唐东正脸上带着一种充满了毁灭与病态的笑容“烧吧,烧吧!”

唐东正已是走到二楼走廊尽头的一个窗户处,将手中的火把扔进了最后一个没有着火的房间,顿时里面便燃起一片火海!

整个客栈此时已是四处都被火包围了,赵芳咬着牙守在唐子玉和唐银枪的跟前,将靠近的火苗扑灭,落下的火星挑开。但是此时正值夏季,正是气温炎热,木材干燥的时候,这火势一旦蔓延开来,又岂是人力所能阻挡?

“你们都得死!”唐东正哈哈大笑“他们没一个有用的!到头来,一切都还是要靠自己!”

胡无双提剑冷冷的注视着他,道:“你以为,你自己又跑得出去?”

唐东正一笑,道:“你们能做到这一步,很不错了,只可惜!你们永远要比我慢一步!”说罢突然从窗口跳了出去,外面响起一阵马匹的嘶鸣声,传来小二的大声叫喊:“快走!”

胡无双一惊,听出这马匹的嘶鸣声极耳熟,门口闪过两骑身影,其中一匹竟是她的坐骑,黑风!

赵芳抬头大声道:“无双,贼子跑了就不要去追了,快来护着子玉哥哥!不能让他被惊动!”却听见胡二麻子忽然大叫道:“直娘贼的,那两个家伙什么时候跑的?”却是鬼田一刀和霍贺峒早已是不见,显然是见事不成,暗自先逃了。

胡无双回头应了一声,转过头来看着唐东正远去的方向冷笑道:“马上就会回来一个人陪我们!”说罢,手指放在唇边吹了一个极响亮的口哨。这口哨便是在这个此时已是沸腾如滚水的小镇也是远远的传了出去,不远处便响起了一阵马匹的嘶鸣声。过不一会,便见一个黑色马匹如风一般闯进店中,上面还驼着一人,正是唐东正!

胡无双此时已是站在门口,将路给堵住了,冷笑道:“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唐东正满脸惨白,怎么也没想到这马竟然认主,方才在马背上只一个犹豫,这马便又把他给驼了回来!他从马上翻身滚下,脸色苍白的吓人。

胡无双吹了声口哨,把黑风唤到了跟前,说道:“你先走吧,我等下便来!”说罢一拍黑风的臀部,便喝令它离开。

黑风极通灵性,一对眼睛盯着店里面燃起的熊熊大火,嘴里咬着胡无双的衣角,怎样也不肯离开!

胡无双无奈,长剑在马臀用力一拍,轻声道:“你先走吧,我要去陪我的唐大哥!”黑风吃痛,无奈之下,一步三回头的款款而去。

胡无双逼走了黑风,回过头来长剑遥遥指着唐东正,步步逼去。唐东正在胡无双长剑威逼下不停后退,一直退到身后的柜台里面。

胡无双长剑遥遥指着他的咽喉,恨恨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唐东正此时已是无路可逃,他突然一笑,手扒着柜台中放着的一个碗,用力一转!

“我想说的是,大家一起死吧!”唐东正突然脸上现出疯狂的神色,身子用力一扑,向胡无双的长剑扑来。胡无双想不到他竟会寻死,一时来不及抽回长剑,顿时将唐东正穿了个对透。

唐东正双指如勾,死死的扒着胡无双的裤脚,眼神直勾勾大看着胡无双,恐怖之极:“我,家,主人,会替,我报仇的……”

胡无双武艺虽是高强,但哪里见过这等景象,一时间竟被唐东正临死前疯狂的眼神给吓得呆了,好半天回过了神来,正要追问,却见唐东正伏在地上,已是不动了。

此时,只听见客栈四处咔咔做响,四周咚咚的声音响彻不绝。赵芳一声惊呼:“门!”

胡无双抬头望去,却见客栈的大门之处竟然落下一面铁墙,将他们出去的路给封死在里面。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胡无双顿时全身都凉了,纵然在这大火包围之中却似觉得掉进了冰窟一样。

赵芳突然抬头,大叫道:“快,看看窗户!”胡无双闻言,立刻便挺身长剑向窗户刺去,只听得叮的一响,竟也被铁板给拦住!胡无双又气又急,四处乱砍乱刺,长剑所及之处,无不是露出厚厚的铁板!

完了!

胡无双瘫坐在地,脑中一片空白,木然的将眼光投向唐子玉。

“不要费力了!唐东正如此工于心计,他费尽心思,布下这么精心的一个局,不会给我们留下破绽的!”说话的却是唐银枪。

胡无双眼前一亮,身子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小四,你什么时候好的?”

唐银枪一手持枪,一手负在背后,缓缓的沿着四周看了一圈。稍微走得近了一点,这火将他的衣角顿时就燎起了火星子。唐银枪随手一掸,将火星扑灭,叹了口气,说道:“唐东正,真是个人物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