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芳此时摸了摸唐斩的脉,见他体内已是气象平和,脸上也是红润正常,只是脱力仍然昏迷。

胡无双恨恨道:“再是个人物也死在我剑下了!”

唐银枪瞥了她一眼,摇头笑道:“你以为这人是唐东正?”

胡无双一惊,连忙走到唐东正跟前在他脸上细细查看,伸手一剥,竟在他脸上剥下一层脸皮来!却见这人面目极生,只是依稀有些像这面具上的人。胡无双、赵芳和胡二麻子看着都已经是呆了,胡无双吃吃的说道:“难不成,这人是假的!”

唐银枪叹了口气,说道:“狡兔三窟,就算是在绝对上风的情况下也仍然做了好几手的退路!唐东正,这个对手,太可怕了!”

客栈之外,小二骑在马上,已是驻了足,在十名黑衣人的护卫下,回首眺望着在黑夜之中烧得天边都泛白光的太白故居客栈。他伸出手,在脸上搓了两下,露出一张脸来,却见这脸微胖,面容平和,眼中炯炯有神,正是唐东正!

“主人,下一步该怎么办?”一名黑衣人跪倒,问道。

“把正门的弓箭队撤了吧,等火停了,去收尸!”唐东正冷冷一笑。

赵芳突然道:“小四,我看你竟像是有脱险的办法!快点说出来!你看这火,再过一阵,不说先烧死了,呛也呛死了!”

正说话间,四周浓烟滚滚,火光熊熊,似阿鼻地狱一般。

唐银枪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办法!”

赵芳惊道:“那你还如此镇定!”

唐银枪道:“我没有办法,但是,我相信,少主他有办法!”说罢回头望向唐子玉所在的地方。

几人随着他的目光望去,这一望之下顿时浑身凉到了极点!

却见二楼楼板烧着火,从唐子玉头顶坍塌了下来……

“不!”胡无双惊骇欲绝,两眼一黑,险些便晕了过去。赵芳眼睁睁的看着那坍塌的楼板将唐子玉所在的地方轰然掩埋,上面燃起一片烈焰,心中便觉得好像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全身的力量都随着这道缝隙流走了去,她身子软软的便要坐下,眼中的眼泪已是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好妹子,你哭什么?”赵芳软软的靠在一个人怀里,一个声音极熟悉的在她的耳边响起。

这声音!

赵芳又惊又喜,猛然回头,却见一个男子含笑看着她,不是唐子玉又是谁?

这从大悲到大喜,从绝望到希望,赵芳宛如从地狱瞬间又到了极乐世界一样,两只手颤抖着伸了出去,仔仔细细的在唐子玉的脸上摸着,声音犹然带着犹豫:“子玉哥哥,真的是你,你方才没事?”说着也不待他说话,两手在他的嘴唇上来回抚摸,只觉得触手温暖,这才相信眼前这是真的,脑袋已是埋在了唐子玉的怀中,身子不停的抽搐:“方才,我好怕,我好怕你会离开我!若是,你不在了,我也不活了……”

“傻丫头!”唐子玉正要温言安慰,却见又一个人影又哭又笑的投入了怀中,正是胡无双。

胡无双一只手死死的搂着唐子玉,另一只手在唐子玉的背上使劲的又拧又掐,险些没打出个蝴蝶结来。只把唐子玉痛得龇牙咧嘴:“臭丫头,你这样揪我,跟要我死有什么区别!”胡无双破天荒的没有顶嘴,只是笑着大叫:“死人,死人!让你吓我!”眼中却是流出泪来。

在一旁的胡二麻子看得眼热,想起了黄素秋那婆娘,唐银枪却是看不下去了,干咳了一声,说道:“来日方长,先想办法渡过眼前这关再说吧!”唐子玉含笑将两女放开,走到唐银枪的跟前,深深的和他对视了一眼,抬头望道:“我想,这个办法,你大概也想到了!”

唐银枪微微一笑,说道:“是的,还是少主了解我啊!”

唐子玉眼波一闪,语气变得沉重无比:“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唐银枪将眼神投到唐斩魁梧的身躯之上,笑了笑,说道:“方才向来刺向你的一剑,唐斩做出了他的选择,现在该我做出我的选择了!”

唐子玉盯着唐银枪看了一会,突然伸出手掌来,唐银枪用力和他紧紧握住。

“小四,要活下来!”

“少主,要保重!”

两个男人突然之间似乎临死诀别一样的对话,语气斩钉截铁。这只把胡无双和赵芳弄得一愣,胡无双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怎么听不明白?”

唐子玉瞥了一眼周围的火势,见四周浓烟已是密得几乎难以呼气。他断然道:“时间不多了,你们听我说!”

说着他指着高约六米左右的房顶,说道:“这客栈四周都是钢铁墙壁,唐斩不在,我功力未能全部复原,无法强行破开。唐东正四面八方全部都料到了,也全部都用钢铁机关封死了,但是却忘了我们的头顶却是木头做的。”说罢,他双手拾起唐斩的破阵刀,全身发力,一声大喝,将破阵刀猛然向房顶投去。

却听见一阵哗啦的声音,破阵刀在房顶顿时开了一个两人大小的口子。唐银枪长枪挥动,将落下的瓦砾拨开,然后马步持枪站定了,说道:“踩着枪身,我送你们出去!”

胡无双大喜,赞道:“真是绝妙!”话才说完,却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脸色煞白“那你自己怎么出去?”

唐银枪笑道:“我自有办法!快走,来不及了!”

胡无双大声道:“你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出去!”

唐子玉已是背起了唐斩,沉声道:“无双!快点走,小四自有脱身的办法!等下落地不要回头,赶紧走,沿着河畔走,一里之外见面!”胡无双惊道:“不,我不走!我要跟你一起走!”

唐子玉脸色立刻便沉了下来,却见赵芳已是拉住了胡无双在耳边温言道:“好姐姐,我们走吧,不要成为子玉哥哥的负担!”说着回头盯着唐子玉,说道:“子玉哥哥,你会出来和我们回合的,对吗?”

唐子玉缓缓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君子一言!”

胡无双咬了咬牙,说道:“快马一鞭!”赵芳温柔一笑,说道:“我相信子玉哥哥,那就一里之外河畔见!”

唐子玉笑了笑,转头对胡二麻子说道:“你很好,方才很让我高兴!你先走吧,我送你一段力。”胡二麻子咬着牙一个小跳步,跳到枪身上。那枪身吃重,弯了下来,唐银枪一声大喝,双手用力,将人挑了起来。唐子玉在胡二麻子被挑飞的瞬间怕他身子无力,又在他脚掌上助了把力。

胡二麻子便似飞鸟一样从这洞中飞出,直落入河中,直把他灌得七昏八素,拼着命游上了岸,一阵牛喘。正喘气中,却见两个人影从火光之中冲出,落在了地上,一把拉起了他,说道:“快走!”正是胡二麻子和赵芳。这两人此时也不及避嫌了,连忙架住了胡二麻子便走,唯恐唐东正还有埋伏在此。

此时客栈已是烧得摇摇欲坠,栋梁着火发出吱呀呀的声响,岌岌可危。四周的火光将两人的面容烧得又红又亮。唐子玉负着唐斩,看了看唐银枪,交换了一个眼神,微微一笑,便一个小跳步踩了上去。

唐银枪一声大喝:“起!”长枪挑起,将唐子玉挑了起来。

两人在分别的瞬间,唐子玉背负着唐斩低头一望,却见唐银枪手持长枪立在大火之中,正仰着头看着他。

两人目光隔空相望,那十年相交的兄弟之情便化在这尽在不言中的一缕微笑之中。

唐子玉方一落地,还没来得及赶两步,便听见后面传来一阵客栈坍塌的声音……

“方才向来刺向你的一剑,唐斩做出了他的选择,现在该我做出我的选择了!”

小四,这便是你的选择么?

唐银枪的音容笑貌不住的在他眼前回荡,唐子玉头也不敢回,负着唐斩一路狂奔,在一里之外的河畔与胡无双、赵芳以及胡二麻子等人会合。

胡无双和赵芳看见了他,高兴得立刻便飞身入怀。唐子玉伸手抱住,勉强一笑,却听见胡二麻子惊疑的一声道:“我师父呢?”

唐子玉沉默不语,缓缓的将胡无双和赵芳两人松开,背负着唐斩,不敢回头:“走吧,该上路了!”

胡二麻子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大喊:“我师父呢!”

这个平日里有些嬉皮笑脸的男子,这个正经起来英姿勃发,玩笑起来吊儿郎当的男子,这个亦师亦友的男子,已经完全降服了这个粗豪的汉子。

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个真心关心自己,照顾自己的人,就这样又消失了么?

师父,你说过,你会把我教成江湖中顶顶有名的高手的啊!

师父,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师父……

胡二麻子嘴唇颤了颤,不可置信的望向客栈的方向,挣扎了一下一步一拐便要向那里行去。

一路上,赵芳、胡无双与唐银枪也是相交甚欢,对这个武艺精湛的男子颇有好感。尤其是方才客栈大战,心中早已是将其接受成为自己的伙伴朋友,可此时说见不着便见不着了,心中顿时觉得一片酸楚,眼眶中的泪水不停的打转。

“不要哭!”唐子玉的声音冷酷得吓人,只是尾音的时候有些不易发觉的颤抖“我唐家儿郎流血不流泪!”

赵芳听了这话更是哽咽难声,只强撑着不放出声,胡无双突然大声道:“你在一开始就知道他一定逃不出来,对么?”说话间也已是泪流满面。

唐子玉负着唐斩,背对着他们,沉默着。

胡无双还要大声说话,便被赵芳死命拉住,眼神不住引着他向唐子玉的手望去。胡无双一看,却见唐子玉一只垂下来的手,微微发颤,地面上滴答滴答的落下几滴泪水,砸在地上。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