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少年此时已是气得手都有些抖,只是强忍着怒气问道:“这王三不是已经得了一些钱么?他为什么不把他的婆娘埋了?”这男子满脸的不屑,望了王三那边一眼,说道:“这个人啊,狗改不了吃屎,您看好了,待会他还会拿这钱去继续赌!”

这边三人正在说着,那边少镖头已是一脚把王三踢翻在地,脸上尽是恶心不屑的神情,丢下一锭十两的银子,恨声道:“虎毒尚且不噬子,我今日跟你这卑贱到了极点的人说话真是让我感到耻辱!银子给你,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说着一甩袖子,骂了句晦气,带着一众少年骂骂咧咧的走了。

这王三见了银子,连少镖头和儿子都不顾了,连忙扑了上去,一把抢过地上的银子,双手紧紧的攒住,似这银子是一只长了翅膀会飞的小鸟一般。他小心翼翼的将这银子捂在了怀中,走到他儿子跟前,见他此时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已是不动了。王三两手捂在怀中,只偏了偏头瞅了一眼地上的儿子,见他没动静,只拿脚踢了一下,说道:“别装死了。快起来!”

这少年受了他这一脚突然抽动了一下,身上有些颤抖,哇的一声吐出口鲜血,满脸惨白,半晌才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欲坠。王三抬头看了看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少年,咧嘴一笑:“就知道你没事!”说着拍了拍他胸膛,只把这少年拍得咳嗽不止,说道:“怎么样,没事吧?没事就上码头干活去,我还等着你工钱下锅哪!”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竟连禽兽都还不如?竟然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样?”此时英俊少年已是带着身边又矮又胖的随从走了过来,一把扶着这少年,一边将一股纯正的内力渡了过去,他身边矮胖的随从咬牙切齿的说道。

王三斜着眼,吊着眉,满口的痞气:“我家的事情,轮得着你来管么?你以为你是谁啊?告诉你,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哪!”

矮胖随从见自家的主人此时正在运功助这少年疗伤,因怕影响到他,也不敢多开口和这王三争吵,只是恶狠狠的瞧了他一眼。只过了一会,这少年便悠悠的转醒过来,一口又浓又黑的鲜血吐了出来。

“好了,淤血吐出来了。性命是保住了!”英俊少年收回手掌,脸色有些发白。

这王三见这主仆二人竟像是个有武功的,也怕他们一时恼起来一拳将他打死,便陪笑道:“多谢这位公子,您真是大慈大悲啊,改日我一定在观世音菩萨面前为您多烧几柱香,为您祈福!”

矮胖随从满脸恶心的说道:“你不是要卖你儿子么?多少钱,我们买了!”

这王三一听到钱,顿时满脸的笑从心窝里要绽放出来一般,眼睛一阵乱转,点头哈腰道:“两位公子真是菩萨心肠,肯搭救我儿子出这阿鼻地狱!您看他体格健壮,最是能干力气活,您要买回去当佣人使唤,一个能顶两三个呢!您看二十两如何?”

矮胖随从立刻便掏出二十两银子丢给他,拿出张纸,说道:“把卖身契按了指印,快滚吧!”王三见他如此爽快,心中暗自悔恨没有再多要点钱,正在犹豫要不要反悔,却见这矮胖随从一脚踢过来,将他踢翻在地,抓着他的手拿着小刀一划,痛得他杀猪般大叫,在纸上一按。

矮胖随从收好了契约,看了他一眼,一口痰啐在地上:“真不知道怎么有你这样的人!”王三见木已成舟,钱到了手里,又不敢发作,只得大声叫道:“这谁知道,你怎么不说我怎么能生出这样的儿子来?我和我婆娘都长得这样矮,怎么可能生出他这样高大粗壮的儿子?肯定是我那下贱不要脸的婆娘在外面偷了人,让我戴了这绿帽子,做这冤大头?你去问问,这附近哪个不这样说?我冤哦!”

说着已是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撒起泼来。这英俊少年此时已是厌恶这王三到了极点,只恨不得一掌将他拍成肉泥,只是碍着他儿子在跟前这才忍住了没有下手。他脸上似挂了层霜一样,看也不看王三一眼,只是专心打理着眼前这少年的伤势。矮胖随从见他的神情,盯着王三冷冷的说道:“你再不滚,我便杀了你!”王三吃了这一吓,立刻便收了声,抬起头来,脸上一滴泪也没有,悻悻的笑了笑,转身便走。

这个时候,这个高大少年忽然追着王三的背影挣扎着喊道:“等等!你到哪里去?”

王三听见他喊叫,回过头来,道:“你老子我到哪里去,兔崽子你管得着么?天底下有儿子管老子的道理么?你现在已不是我儿子了,以后好好跟着这位公子吧!日后若有出头的一天,不要忘了你的父亲便是。”说着假惺惺的抹了抹眼眶。

少年冷冷道:“你又是去赌博,是不是?”

王三见打动不了他,又被说中,索性也撕破了脸皮,一笑:“哟嘿,你还真管起来了!还真反了你了,方才一顿打还真打得活该!我是去赌又是如何?”

这少年睁着眼睛,睚眦俱裂,似一头发狂的幼狮:“你答应过我,这钱是给娘下葬用的!”

王三嘻嘻一笑,道:“不这样说,你能答应和少镖头比武么?”说完哈哈一笑,转身便走。

少年一对眼睛顿时一片血红,十分恐怖,他浑身的伤竟似好了一般奋力挣扎着追着王三的身影赶了几步,不料才走出十米远,一口鲜红的鲜血便狂喷而出,昏迷倒地。英俊少年带着随从连忙赶到他的身旁,叹了口气,将他负在了背上。

“回去吧,这一趟没白来。……”英俊少年回头看了一眼惨淡凄凉的人市和这些难民们面无表情的面孔与麻木不仁的眸子,发出了一声长叹“我们去把他母亲葬了吧。”

“你好造化!我家少主替你疗伤的时候帮你打通了任督二脉,还不快拜师?”矮胖随从带着这少年从母亲的坟头磕完头回来指着英俊少年笑道。

少年木然抬眼,机械一般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

英俊少年受了他的礼之后,将他扶起,温言道:“你以前叫什么名字?”

少年沉默了一会,缓缓道:“王五……”

英俊少年点了点头,带他来到一间练功房中的一排武器架跟前,说道:“选一样你觉得顺手喜欢的武器。”

王五这时抬眼看了看旁边的这个矮他一个头的英俊少年,又看了看这一排排的武器,犹豫了一会,终于挪步上前。只见这一排武器架刀剑枪棍斧戟叉,流星锤,金丝盘龙鞭,长矛,冷艳锯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王五一个个瞧过来,忽然看见一个兵器架上面就放着一个兵器。这兵器是把巨大无比的刀,从刀尖到刀柄长两米多长,刀身宽近一米,厚达一寸有余,便是刀柄也是粗得寻常人一手都握不拢。王五盯着这武器看了一阵,便拔脚向它走去。

矮胖随从笑道:“你想用那个么?别做梦了,除了我家少主运功的时候,还没人能拿得起它……”话还没说完,他脸上突然便似被大白天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眼珠子。

只见王五也不言语,一只手勉强握住刀柄,试了试,长刀微晃,便换成双手握刀,两只如小山一般满是肌肉的胳膊猛然发力,这巨刀便拔空而起……

王五拖着这巨刀站到了英俊少年的跟前,也不言语,只是一双眼睛盯着他死死的看。

英俊少年笑道:“破阵刀?两百三十八斤,世上用这个刀的已经绝迹了……为什么要选它?”

王五看了一眼手中的刀,握得紧紧的,又抬眼看了一眼这少年:“因为它最重。”

英俊少年含笑点了点头:“好,既然你已经拜入我的门下,那就等于投入了我唐家,要跟我唐家姓,你可愿意?”

王五木然点了点头。

英俊少年道:“那好,从今往后,你便姓唐,也不要叫唐五,这不好听,既然你选了刀作为你的武器,那就叫你唐斩吧!”

“快,上上上,一起上,一起上!”唐东正疯狂的吼着,背上汗如浆涌。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料到唐子玉会轻骑简从抄快道入白云,他料到了他经过跃马小镇的时候必定在这里修整,他料到了唐子玉入住这家客栈之后的一切反应,他也让唐子玉自从师成下山以来第一次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这一切种种他都料到也都做到了。但是,他却没有料到,唐子玉用尽最后一点内功将唐斩的内力全部震散,这化功之毒化完了体内的内力,毒性自然而然的也便随之消散了。唐斩天生神力,即便是不运内力也有力举千斤的能耐!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料到江湖上盛传的“迎风一刀斩”竟威猛至斯!

此时便见他护着唐银枪等人慢慢的退到了客栈的一个角落,他手持破阵巨刀,似铁塔一样站在角落之中挡在唐银枪等人的前面。四周的黑衣武士纷涌而上。俗话说,猛虎架不住群狼。但是,这话到了唐斩的身上便成了一个例外。

眼见这男子手中巨刀挥舞起来客栈之内顿时狂风大作,任何沾上这飓风一点边的事物顿时便被碾得粉碎。他见这群武士一拥而上,上下左右,无孔不入。他冷笑一声,脸上的虬髯根根挺直,显得威武异常,他双手持刀,后撤步,一个转身将巨刀藏在了身后,深吸了一口气,山岳般巍峨的身躯似金刚力士一般,一声大吼,双手猛然发力!

龙抬头!

大刀猛然上撩,似一条巨龙,汹汹然吞噬掉眼前的一切。从上方攻来的两个黑衣武士眼见黑影一闪,身子像被万马奔腾的洪流撞击了一样,飞了出去。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