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衾见这萱萱公主简直是油盐不进水火不侵,说话语调平和,但是语意却是暗藏锋机,心想:难怪唐子玉会在她这里吃上老大一个亏。他也不恼,只是一躬,在矮台上放下一枚令牌,说道:“我家家主,想见你。你若是同意,便拿这块牌子给苏府的管家福叔,他会领你进去的!”

萱萱公主一愣,看着这牌子,眼神中犹疑不定:“你说的可是苏文绾?”

苏文衾见她竟像是有几分心动的样子,笑了笑,说道:“正是!”

萱萱公主盯着苏文衾,说道:“苏文绾为什么想见我?”

苏文衾却是一笑:“他为什么不能想见你?”说罢,一拱手,告了声辞,便转身离去。只留下萱萱公主手中细细把玩着这块玉牌,沉吟不语。

大楚,广云州,白云郡。

“大人,都准备好了!”说话之人獐头鼠目,面相极丑,却是丑男。

“唐子玉他们到什么地方了?”说话的是白云郡的郡守,苏成。这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长眉髯须,身体略矮,有些削瘦,两眼开合之间双目精光四射。

“他们已经进入白云郡的地面了,大概还有两个时辰就能进城了。”丑男说道。

“好,人都联系好了么?”苏成负着手,沉声道。

“都联系好了,大人一声令下便可动手!”丑男在一旁陪笑道。

“好!待他唐子玉进城,老夫就来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让他这次逃都没地方逃!”苏成一只手在空中用力一挥“唐东正没能要得了唐子玉的命,这个便宜就让老夫来拣吧!”

“大人神机妙算!那唐子玉一行人在跃马小镇遇袭,唐银枪葬身火海,唐斩重伤在身,正是借此机会除掉他的大好时候,此乃天赐良机啊,大人当机立断,真是令小人佩服万分!”丑男在一旁马屁拍得山响。

苏成一手捋着胡须,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眼中却看着远方。

苏文绾,你这个黄口孺子,老夫会让你把属于老夫的东西都还回来的!

“报,大人!”一名下人飞扑到他跟前,急喘喘的说道。

“什么事?”丑男喝道“看你的样子,平日大人怎么管教你们的?要处乱不惊!”

这句话让苏成十分受用,他摆了摆手,十分和蔼的说道:“无妨,起来吧,发生什么事了?”

这下人被一吓一哄,弄得脸色涨得通红,道:“唐子玉在城郊停住了。”

苏成顿时惊道:“什么?他不肯进城?”

这下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小人不知,只是远远的见着唐子玉一行人在城郊的一个小茶摊歇住了,已有一个多时辰了,看样子一时半会都没有要进城的意思。”

苏成惊疑不定,沉吟道:“莫非,他察觉到了什么?”

丑男在一旁观颜察色,小心翼翼的说道:“要不,派人去把他接进来?”

苏成转头盯着他,看了一眼,点头道:“甚好!”说罢转头对那下人说道:“你去告诉驿馆长,让他去把唐子玉接进城来,凡事顺着他的意,不要让他发现什么!记住,事情不要声张,把他领进驿馆,就说先在那里委屈一天,次日老夫亲自去迎!”

这下人点头应了下去了。苏成转过头来,透着窗口望向城外,脸上阴晴不定:唐子玉,你在想什么……

白云郡郡城十里之外官道的一个小茶摊上。

这时天色晴朗,万里无云,茶摊旗杆上挂着的一面布帆懒懒的垂耷下来,无精打采的注视着茶摊上寥寥无几的几个客人,偶尔有一点微风吹过,漫舒一下帆角,这才隐隐约约的露出一个斗大的茶字。

这茶摊极为简陋,一个竹棚搭起的一个凉台,上面扎着稻草,阳光细细碎碎的便从这稻草叶的缝隙中漏了下来。茶棚之中有五张桌子,几张长凳和一个卖茶的老汉。

唐子玉端起手中的茶碗,只见上面还缺了一道口子,几片茶叶伶仃的在碗里面飘着,差不多都是茶杆。他饱饮了一口,对那老汉说道:“店家,你这店为什么开在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会有客人来呢?”

这老汉身材佝偻,满面皱纹,见唐子玉问话,起身叹了口气,道:“客官有所不知,这白云郡倭寇闹得厉害,您别看白云城城池高大深厚,但这些倭寇总能溜进去杀人放火,倒霉的全是小商小贩和我们这些穷苦的百姓,大户人家他们是一户都不动啊!这附近的渔村已经被他们洗掠得差不多了,灾民全部都往城里面跑,有些被倭寇又杀了出来,四处流亡。老汉我死了老伴,唯一一个女儿又早年失散了,孤家寡人无以生存,城里面要开茶摊还要收税,老汉自己都养不活,哪里来的钱缴税,所以这才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开个茶摊,偶尔赚点茶钱,聊以度日。”

他这一番话说得唐子玉身旁的赵芳和胡无双都是面带不忍,胡无双道:“难道官府就任凭这些倭寇烧杀抢掠么?”老汉缓缓抬眼,满目的沧桑,如枯树皮一样的脸上挤出一道戏谑的笑容:“官府?他们只顾着保住自家的身家性命,哪里有什么心思来管我们这些草民。嘿嘿,这乱世之中,兵贼一家,官匪勾结,老汉已是看得惯了!”

唐子玉默然不语,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果然如若兰所料,这群倭寇果然和当地官府有所勾结。

他正沉思,却见赵芳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轻声说道:“子玉哥哥,我们要在这里等多久?我们已经歇息了一个多时辰了。何时进城?”

唐子玉偏过头,看了看她清秀的面容,笑道:“现在进城?这不是羊入虎口,找死么?”

赵芳惊道:“这话怎么说?”胡无双在一旁也是一惊,插口道:“唐大哥,你有尚方宝剑,又是朝廷钦命的命官,大大方方的进城,他们敢拿你怎么样么?”

唐子玉微微笑了一笑,摇头道:“你们初涉世事,不懂这世间鬼蜮伎俩。这地方不同于其他地方,这是苏家的财源重地,最是势力雄厚的地方,苏成在此地只手遮天,他若是毫不声张的将我们安置到一个寂静偏僻的地方,然后跟我们说,府邸还没有安置好,麻烦在这里先安顿一夜,次日便亲自来迎,你会不会多想?”

赵芳和胡无双又惊又疑的相视一眼,都摇了摇头。

唐子玉笑道:“那便是了,更何况他官大我们几级,虽说我们有尚方宝剑在手,那也是不能强来的。更何况,他若是在今夜派出大批高手敢死之士,将我们一举围剿,然后将这个杀人的黑锅丢给倭寇,你说他做不做得出来?”

赵芳已是呆了,看了看在一旁冷漠不语的唐斩,喃喃道:“小四已是殁了,唐斩大哥伤愈未好,我们若是进城后遇袭,那真是瓮中捉鳖,虎落平阳了!”胡无双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群贼子,迟早有一天姑奶奶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赵芳回过神来,脸色已有惊惶之色:“那该怎么办?”唐子玉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神坚定自信,笑了笑,说道:“放心,我早有对策!”胡无双和赵芳两人看着唐子玉的眼睛,心中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是啊,有这个男子陪在身边,便是刀山火海,去一遭又何妨呢?

几人正说话间,见一人骑马扬尘而来。这人纵马至近前,一拉缰绳,这马匹个头高大雄骏,两踢一扬,在空中翻腾踢了两下。这人在马背已是坐不住,苦着脸连爬带滚的下来了,却是胡二麻子。

胡二麻子揉着屁股,哭丧着脸对胡无双说道:“少主母,您这神马,俺可是承受不起,再也不敢坐了!这一路上,俺这屁股可是被它折腾得开了花啊!”胡无双听他话语不雅,脸上微微一红,却面有得色,道:“那是自然,这可是辽海国重金买来的千里马,你没看它能认主的么?我赶它走,它却跟在我们后面竟自己找来了,这样的神马,岂是福薄之人能消受得起的?若不是看你有要事要办,我才不让给你骑咧!”说罢,已是起身,温柔的抚摩着黑风的马鬃。

黑风鼻子里面一个响鼻,盯着胡二麻子看了一眼,看得他有些发毛,这才转过头来亲热的拿脑袋不停的在胡无双怀里拱。

唐子玉看在眼里,有些酸酸的给这匹马起了个名字:色马!他转过头来,对胡二麻子说道:“胡二,事情办的怎么样?”

胡二麻子点头正色道:“还请少主宽心,都办好了!”

唐子玉点头道:“那他们人呢?”

胡二麻子拿眼睛偷偷瞧了一眼黑风,道:“俺骑着少主母的神马先赶回来给少主报个信,他们随后便到。”

唐子玉道:“那好,你一路上辛苦了,坐下喝碗茶吧!”

胡二麻子在前些日子的激战中,屁股连遭重创,方才又是一番磨砺,早已是痛不堪言,只能似大家闺秀一般捻着凳子的一角,轻轻的坐了。饶是如此也是痛得龇牙咧嘴,汗流浃背。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只见一群人人影绰绰的行了过来。茶摊老汉放眼一望,大吃一惊:“啊,莫非是强人来了?客官快走!”说罢便要收拾软佃弃摊而逃。

唐子玉眼尖,早已看出这群人有的衣衫褴褛,手持打狗棒,有的手中拿着小鼓,五花八门,形形色色。他拦住老汉,笑道:“店家莫惊,这群人是我找来的,万不会叨扰到店家,还请放心!这是茶钱,您请收好了!”

老汉见他找来这么大一群人,吓得哪里敢收茶钱,连忙推辞,在唐子玉的一再坚持下,这才小心翼翼,心惊胆战的接过了。

唐子玉见这群人走到近前,略一看,约有四五十人,他上前去,说道:“你们来了,便是我找你们来的。”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