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名手持唱鼓的男子大声道:“这位大爷,不知道您找我们这些说书卖唱的来干吗?是不是像方才那位小爷说的一样,来了便有赏钱?”这话一说,众人立刻便大声鼓噪起来,吆喝着要钱。

唐子玉微微一笑,开口说道:“莫急,人人有赏!一人一两!”他说话不见得声音很大,但是却在众人耳边细语一样,顿时把众人的声音给压了下去。众人相视一眼,有识货的面露惊色,已是闭口不语。

唐子玉见众人已是安静了下来,便道:“我这里有一件事情让你们去办,若是办得好,我一人赏银十两!”

十两银子,在这些贫苦之人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这群人一听便眼中放光,群情激动起来:“干干干!大爷让我们干什么都可以!”

“大爷,您看看我,孔武有力,您是让我去杀人么?就算您要小人上刀山下火海,小人眉头也不皱一下!”

“大爷,您别听他胡扯,您看看他细胳膊细腿的,能顶什么用?您看看我,一套棒法使出来那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啊!”

“去去去,你个叫化子,懂什么?你看看人家大爷斯文儒雅,面带贵气,岂是需要我们这些下人干这等粗活之人?大爷,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下来,小人虽然是个唱小曲儿的,没什么其他本事,但是大爷若有吩咐,小人拼了性命也要为您办到!”

这群人一阵叫嚷,个个挽胳膊,拍胸脯,恨不得剖心沥胆以表衷心,只把这小小的古道茶摊弄得跟菜市街头一样,喧闹不堪。只看得胡无双和赵芳等人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

唐子玉含笑看着众人,双手伸出虚按一下,顿时众人便安静了下来,眼巴巴的望着他。唐子玉道:“就你们这样,还杀人?被人杀还差不多!”唐子玉笑着一番揶揄,让众人面有赫色,一个个低下头来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少爷我让你们做的事情,正是你们拿手擅长的,简单之极。”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叠写有字的纸,说道“哪,这里有一份文书,你们拿去仔细的看了,呆会在城里面给少爷我挑城里面最热闹繁华的地方说唱,会说的大声说,会唱的大声的唱,越多人越好!当然,你们也可以把这个拿给你们的亲朋好友一起来说唱,你们多传一个人来说唱,我给你们五两银子,说唱的人也是十两。说唱得次数最多,表现最佳者,少爷我还有重赏!”

这群人一听是让他们唱戏说书,顿时心中的大石落下,个个眉开眼笑,叫嚷道:“大爷,这不就是我们饭碗里面的事情么?还请大爷放心,小人管叫这白云城全部都听到!大伙儿说是不是啊?”众人哄然应诺,哈哈大笑。

唐子玉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张银票,在他们众人眼前晃了晃,却是一张在任何银号都即对即现的一千两龙头银票:“看清楚了,能拿多少,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这些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顿时眼睛都红了,只死死的盯着那银票,周围一片粗重的喘气声。

唐子玉扫了众人一眼,将银票和文书递给胡二麻子,道:“你收着,等下跟着他们,待事成后第二日给他们分钱!”胡二麻子张大了口,指了指自己,说道:“俺?”唐子玉瞥了他一眼,道:“废话,不是你,难道让少爷我自己去么?”胡二麻子黑脸一红,有些扭捏道:“那,少主,俺也跟着唱,算不算啊,能不能领些赏银啊?”

这一句话说得这群人已是有些微怒,却不敢言,个个在肚里腹诽:你娘个西皮,跟在这样有钱的一个主子跟前还来跟我们这些穷人抢生意,真是天生贱骨头!

唐子玉显然也没想到他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一脚踢了过去:“娘个,你若是好好给少爷我办差,还怕少了你的赏银么?快别给少爷我丢这个脸!拿好了,丢了我唯你是问!”胡二麻子脸色赤红,见赵芳和胡无双已是在一旁嘻嘻哈哈的笑,唯唯诺诺的接了银票揣在怀中,凸胸凹腹的在唐子玉身后站定了,一副狐假虎威的模样。

唐子玉转过头来,看着拿血红的眼睛直瞪着胡二麻子的众人,已是收了笑,把腰中的长剑拿了出来,在众人眼前一晃:“少爷我知道你们这些狗才中肯定有些人此时在打着一些要不得的主意,是不是想把少爷我的从人杀了,好自己独吞这一千两啊?”唐子玉冷冷一笑,让这群人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接着说道:“看清楚这是什么?”

众人放眼一看,却见这把剑在阳光下金光闪闪,剑鞘上面刻着一条磐龙。唐子玉把剑拔出一截,露出剑柄上的八个字,胡无双在一旁笑道:“你们好造化,这当今天子御赐的尚方宝剑,你们竟有机缘见到,还不下跪!”

这群人抬眼看去,只见唐子玉背着光,手持金光闪闪的宝剑,身上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威,有眼尖的看见那剑身上果然刻着:尚方宝剑,如朕亲临,八个字,顿时一声尖叫:“果然是尚方宝剑!”说罢连忙跪倒在地,三磕九拜,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此时再无怀疑,一个个心惊胆战的跪倒叩拜,便是茶摊的老汉也已是吓得如稀泥一般扑倒在地。

这群人平日里便是连郡守知县都见不到一个,今日里却突然见到京城里来手持尚方宝剑的钦差大人,又是有求于他们,要他们办事,一个个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唐子玉收剑入鞘,缓缓的说道:“少爷我这次来便是要来清剿倭寇的,乃是朝廷钦封的白云水师督统。你们若是糊弄本少爷,便是逃到天南地北,不要以为我砍不得你们这些人的狗头!”说罢,对胡二麻子说道:“去,把东西给他们分了。”

这群人已是呆了,被唐子玉又赏又吓,如搓泥人一样,浑身软绵绵的,已是不知东南西北,神魂颠倒的接过了这张纸。有的人拿起一看,却见上面第一排便龙飞凤舞的写着几行大字:唐子玉誓剿倭寇檄!

众人见这字意气风发,正气凛然,下面却是一首琅琅上口的打油长诗,便是不识字之人在旁人教上一两遍之后也能随口唱诵。

看着看着,众人忽然不约而同的静了下来,一片肃然,只拿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唐子玉。

“大人!”一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的男子突然抬头道“您莫非就是即将要来接任我们白云郡海防的督统大人么?”

唐子玉盯着他看了一眼,道:“正是!”

这男子激动得起身上前两步大声道:“大人,您真的要清剿倭寇么?”胡无双和赵芳两人在一旁警惕的看着他,已是暗暗的上前将唐子玉两旁护卫住。

唐子玉一笑:“若是不为清剿倭寇,那我来这里干吗?”

这男子激动不已,泪流满面,转过身来,对着众人大声道:“乡亲们,你们听见了么?我们的恩人来了!朝廷终于派人来清剿倭寇啦!”说罢已是转过身来跪倒在地,面朝黄土,呜咽难声。

众人此时有的人已是嚎啕大哭,有的人捶胸顿足,有的人黯然落泪。这男子哭了一阵,强忍着哭声,抬起头来,说道:“大人,我们这里面许多人都是被倭寇害得家破人亡,这才沦为乞丐,四处漂流。我家十三口,在倭寇刀下逃出的,就只我一人啊!大人,您看!”说着背过身来,撩起衣服,却见他背上一道又粗又深的刀疤,骇人之极。

唐子玉看得有些心酸,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的衣服放下,想说点什么,却觉得喉咙有些哽咽,却又说不出来。

“大人可要为我们报仇血恨啊!”这男子拜倒在唐子玉脚下,叩头如捣蒜。

众人群情激昂,纷纷大声道:“对对对,大人,莫说您要我们唱个小曲,就是现在让我们上阵杀敌,我们也是绝不含糊!皱一下眉头的,不是爷们!”

“说的好,大人,这些赏银我们不要了,只要您能把倭寇剿除,为我们这些人报仇血恨,为白云郡的父老乡亲还一个清净世界,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整个白云郡都会感谢您的!您莫说是要我们唱小曲,就算是要我们的命也是在所不辞的!哪里还能要您的赏银!”

“是啊,大人,我们就算再没良心,猪狗不如,也知道这善恶好歹。这赏银我们不要了,我们这便进城,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白云郡终于来了个可以杀倭寇的大人了!”

“大人,我们与倭寇不共戴天,您说吧,您要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唐子玉不断点头,扶起了这个,又跪倒了那个,这个年轻的少年城府纵然再深沉,但是在这赤裸裸的血泪面前也是难以平静。他仰头,深吸了一口气,喟然长叹道:“好好好,你们都起来吧!我必定不负你们,也望你们不负于我!去吧,把事办好,赏银我照给!加倍的给!”说罢,又抽出一张银票,递给胡二麻子。

胡二麻子也是性情中人,见到眼前这个景象也是有些情动,突然想起在客栈火场之中葬身的唐银枪,眼圈一红,转过身去偷偷的擦了后,领着众人对唐子玉拜了三拜,便向白云城的方向去了。

赵芳望着眼前的男子,见他对这群人许之以利,晓之以义,动之以情,一顿饭的功夫便让这群人已是心甘情愿的为他抛头颅洒热血,心中顿时感慨万千:子玉哥哥,我的郎君,你真是天生便是要统率众生的人么?

胡无双却是没那么多心思,一只手在眼角抹了把眼泪,笑道:“这样一来,满城皆知我们的到来,想来苏成就算想加害于我们,也要顾忌三分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