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怎么就走啦?俺还没说完哪!”胡二麻子好不气馁,掂脚伸手,望着两人飞速逃离的背影叫嚷道。

他却也不想想,这阮红玉虽不是名门闺秀,大家千金,但也是名动一方的人物,平日里交游的全是风流倜傥,儒雅俊秀,相貌端庄的人物,哪里见过这等相貌丑陋吓人的人?

听说到这个打油诗是唐子玉写的也还罢了,却没想到这长相堪比钟馗的人竟是唐子玉跟前的侍卫。

有仆如此,主人会好到哪里去么?

阮红玉惊魂未定的想道:花若兰莫不成只是单单看中了他的权势背景么?

她此时正心中暗想,却听见城门方向传来一阵喧天般的鞭炮锣鼓声,中间还夹杂着吹拉弹唱的声音,四周的百姓立刻便汇做了一股人流向那个方向涌去。

只听见周围的百姓一阵兴奋的吆喝:“唐大人,唐子玉来了!走啊,乡亲们,去看看去啊!”

阮红玉心中越发的厌恶:追名求利,沽名钓誉!

她转身对小玉一声喝道:“走,我们回去!”

小玉本还想去城门看看热闹,听见阮红玉这番一说,只得脚下跟着,眼睛不住的回头凝望。

天下第一家族的少主唐子玉,究竟会是怎样的人呢?

阮红玉带着小玉低头一路快走,快要走到软香红玉楼的时候一不留神却恰好撞到一个人怀中,只觉得一阵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抬头一看却是一个男子,身长八尺,其貌甚伟。阮红玉满脑子乱成一片,却不料跟这么一个男子撞个结实,顿时脸上浮起浅浅的一片绯红。旁边有人看见纷纷哈哈大笑,这个说是“蓝桥会”,那个说是“撞天婚”,“欢喜菩萨”,“风流道场”,插科打诨一片胡嘈。

小玉在一旁冲着他们跺脚啐道:“胡说八道什么哪!乱嚼舌根子也不怕被狗吃了去!”周围人们一片哄笑,有胆大的站出来与他调情对骂,却见小玉也不含糊,站在大街口上叉着腰一个一个骂了回去。

周围热闹异常,阮红玉躺在这男子怀中仰头看去,却见这男子不仅容貌英俊,而且眉宇之间气度不凡,眼神温和中带着英气,让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她在白云阅人无数,却也没见过如此人物,一时不禁呆了,睁着一双美目,目不转瞬的盯着这男子。

这男子怀香抱玉,见这美人儿已是有些呆了,搂着她的双手只觉得触手温暖柔软,于是脸上便带了几分笑意,道:“这位姑娘,你欠我的一千两银子什么时候还啊?”

“啊!”阮红玉顿时呆了,眼皮子眨巴了几下,连起身都忘记了,吃吃的说道“什么,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你看,你已在本少爷的怀中躺了有几息的功夫了,这街边摆摊还要缴纳税金场地费,你是不是该多少意思一点啊?”这男子脸上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容,声音十分不羁。

“啊……”阮红玉嘴巴张了一下,却说不出话来。

两人四目相对,彼此都闻得到对方的体味与鼻息,互相都是有些醉了,这男子见阮红玉两片红唇粉嫩红润,诱人异常,身上风流习性发作,伸出一只手在她下巴上轻轻一捉,脑袋俯了下去,轻轻说道:“不如,让本少爷尝一口妹妹涂的胭脂什么味道,两相抵债,如何?”说罢,低头便吻了下去。

阮红玉只觉得这两片唇印了上来,脑袋顿时像被电击一样,浑身酥麻,身子软软的便瘫在了这男子怀中。周围的人顿时看得越发的鼓噪起来,吹口哨的,鼓掌的,吆喝的,乱叫的,直把这街当口弄得比城门口还要热闹几分!小玉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已是呆了,痴痴的说道:“小姐,你……”

阮红玉被这男子亲吻得浑身有些燥热,突然见这男子的舌头便要顺着双唇伸进来,顿时神智一清,猛然想起自己竟是在当街之上!她一急便在这男子的舌头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使劲一挣扎,脸上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头也不回的飞一般的去了。只留下小玉在后面大声道:“小姐,等等我!”

这小玉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正捂着嘴巴哎哟叫唤的男子,还不忘跺脚啐了一口:“呸,登徒子!活该!”

周围人嘻嘻哈哈,围着这男子一阵哄闹,这个说“白云花魁倾心情郎”,那个说“红玉仙子动了凡心”,声音闹哄哄的直透软香红玉楼之中。直把躲在窗户后面偷偷窥视的阮红玉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将窗户一下关了,坐到了床上,听着心跳砰砰乱响,双手捂着脸,不停的想:这个男子,究竟是谁?

白云城,郡守府邸。

“混帐!”

苏成一拳将跟前桌子上的茶碗全部震翻,茶水流了满桌。他儒雅的面孔有些扭曲狰狞,脸色白得有些吓人。

丑男在旁边大着胆子抬头看了一下,小声道:“大人,那我们还要不要……”

苏成回身怒目而视,看得丑男连忙跪倒低头,浑身颤抖不已。

苏成疾步走到窗口,一把扯开窗户,外面便传来一阵响亮的说唱声,正是在短短一个多时辰便传遍白云城的《唐子玉誓剿倭寇檄》。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报!”一个下人满身是汗的跑了进来。

丑男低头抬眼瞥了他一眼,心道:你还真是会挑时间进来。却见苏成低着眉毛,死死得盯住了这个下人,声音中透出一股阴冷之气:“什么事?”

这下人被苏成的声音弄得有些心惊胆战,咽了口口水,强自镇定了一下,说道:“唐子玉进城了!”

苏成眉毛一跳,将声音拉得老长:“哦?”

这下人眼看苏成面色难看,眉宇之中隐有杀气,身子已是吓得有些发抖,只能强撑着说下去:“白云城的百姓大多都自发的去城门迎他去了……”

“够了!”苏成再也按耐不住,一声断然大喝“滚!给我滚!”

这下人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下去了。

“撤!”苏成的脸色比暴雨前的乌云还要阴沉“把所有的布置都撤了!”

丑男在一旁点头应道:“是!”接着犹豫了一下,抬了抬眼,大着胆子说道:“那唐子玉一行人安置于何处?”

苏成还要大怒,却突然一眼看见挂在房中堂前的一幅字:戒急用忍。他闭起了眼睛,胸口不住起伏,深吸了几口气,调息了约莫一会,紧握的拳头已是慢慢的松了下来,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已是一片平静,他沉声道:“先安置在驿站,过两天送去尚白门原来的庄子!尚白门的婆娘不是还在里面么?留给他去处理吧!”

丑男心想:尚刘氏(尚白门的夫人姓刘)一心想为亡夫报仇,赖在府中不走。郡守大人对这个朝廷追封钦命的一品诰命夫人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头疼之极,这一来便将这个难题顺手便丢给了唐子玉,大人果然老辣,在一旁连忙拍马随上:“大人机智过人,反应快捷,小人佩服啊!”

苏成冷冷的笑了一下,再看向窗外的时候,眼中已是带着几分钦佩的神色:“唐子玉的反应才叫快啊!”

“都说他纨绔子弟,游手好闲,浑浑噩噩,只知斗狗玩女人,哼!市井之言,果然不可听信!”苏成缓缓的捋着胡须,赞赏道“这样快便识破老夫的计划,并能迅速的利用民心脱离险境,他此刻已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好,很好!这样的人才够资格当老夫的对手!”

苏成转过身来,对丑男说道:“传老夫的令下去,在府中设宴,请所有的同僚和地方望族的人都来,老夫要亲自为他接风!”

话又说回来,这厢这个男子见众人还围着不散,拱了拱手,掏出一把碎银子洒了,说道:“多谢各位乡亲,在下初到贵宝地,还请多多见教!这点小意思,图各位一个开心!谁能告诉在下,方才那位姑娘是哪家闺秀?”众人见他豪爽客气,一个个低着头忙着拣钱,有的拣了钱抬起头来笑道:“这位大爷,您初到白云,不认识她,咱们不笑话您。但若是您要是个白云人,不认识这花魁阮红玉,那咱们可是要使劲儿的羞他的。这白云郡,甚至整个广云州赫赫有名的花魁,这可是咱们这里天下青楼榜排名最高的名妓,阮红玉,有谁不知又谁不晓啊,各位乡亲父老,你们说是不是啊?”众人笑着哄然而应。

这男子笑了笑,从袖中掏出一把折扇,啪的一下打开,显得风流潇洒:“那这阮红玉在哪儿屈尊啊?”

那应话的人,点头哈腰的指着他背后,道:“您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背后不就是嘛?”

这男子回头一看,却正是一幢楼宇,雕阑画栋,飞檐斗拱,气派不凡,上面挂着一块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软香红玉楼。他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字是不错,就是多了点粉脂气,笔意太过妩媚,不知可是这阮红玉的手笔?”他回过头来,正要说话,却突然听见一个粗豪声音大声道:“少主,你怎么在这儿?”抬眼看去,却是一麻脸大汉,正是胡二麻子。这男子自然便是唐子玉了。

唐子玉见他走近,便对周围众人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各位散了吧!”众人见此间已没有热闹可看,便一声哄笑齐齐的继续向城门口涌去。胡二麻子瞪着眼睛看着他,说道:“少主,你不是,不是……”他指着城门口的方向,话有点说不下去。

唐子玉摇扇一笑,道:“不是什么?我就不能来个金蝉脱壳么?这么多人围观,人潮汹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若是有人暗中下手又如何?本少爷虽是不惧,但是唐斩伤势未愈,却是不得不顾虑的。他们发现我若不在了,自然就不会下手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