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微微一笑,说道:“你们真是聪明一时,却看不到更深一点的地方。也不想想,我若是在这里成功剿寇,胜利回府,一万个这种折子也参不倒我,就算参倒我了,于我唐家也无甚影响。若是失败,甚至把命丢在这里,那就万事休矣,什么都不要说了。所以说,两权相害,取其轻。若是不把你们的身份亮出来,说句晦气不好听点的话,到时候被刺客暗算了都是白饶。还不如把你们的身份亮出来,让那些想对你们下手的人不得不顾忌一下你们家族的背景。”

赵芳缓缓点了点头,道:“我懂了!”说罢,拉着胡无双道:“无双姐姐,走吧,我们去洗洗,梳妆打扮一下。”

唐子玉看着两人的背影离去,喊道:“打扮得漂亮一点,可别丢了本少爷的脸面!”说罢哈哈大笑。赵芳回首嫣然一笑,胡无双却回头叉腰道:“本姑娘难道现在不漂亮么?”说罢扯着赵芳扬长而去。

白云城,软香红玉楼。

“哎呀,女儿啊,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干吗不开门啊,不开门也说个话啊!让妈妈急死不成吗?”软香红玉楼的妈妈姓刘,人称刘二娘,约莫四十来岁,面容身段保养得也还不错,只脸上涂得一片雪白,有些惨不忍睹。这刘二娘年轻的时候在白云倒也是一方的名妓,自己存了点银子,又怕嫁错郎受那无尽的委屈,于是便拿出了全家的身当,买了几个根骨好的姑娘,细细调教,开了这家软香红玉楼。

几个女儿倒也争气,有四个在这白云青楼勾栏之中脱颖而出,人称软香四朵金花。第一朵便是这堪称顶梁柱的阮红玉。这阮红玉名震八方,白云的名门贵族,文人墨客除非是她看中了眼邀请相见,若不然便是千金求一面也是不可得。靠着这个摇钱树,便是刘妈妈也不敢得罪于她的。

刘妈妈急得在门口团团转,道:“女儿啊,你倒是说句话啊!”

里面突然传来阮红玉不悦的声音:“不去,不去,都说了不去了!”

刘妈妈见她开口,面露喜色,连忙拍门道:“女儿啊,你道这是寻常人家的酒宴请你去么?这可是郡守苏大人设下的酒宴啊,指明点姓要你去作陪的!别说是你了,其他的扈三娘,宋小意也是要出席的!”

阮红玉在里面屈膝坐在床上,有些发呆,脑海中一时荡漾的全部都是方才那个轻薄可恶男子的身影在晃来晃去。

为什么,为什么?

我阮红玉阅人无数,见过天底下多少大好男儿,为何独独就记住了这个可恶的登徒子?她一只手托着头,用力的晃了晃,似乎想要将这人的身影从脑海里面驱逐出去。

小玉在旁边有些无助,一会抬头看看门口,一会低头看看自家的小姐,有点小心的开口道:“小姐,苏大人的夜宴,若是不去……而且,他这次是设宴是为了新来的水师督统唐子玉接风洗尘,小姐你不去的话,同时开罪大楚这两大家族,这恐怕……”

阮红玉抬头看了她一眼,呆了一阵,突然长叹一口气,皱眉道:“唐子玉……”小玉在旁边劝道:“小姐,你别这样想嘛,说不定唐子玉不像你想象得那样糟糕呢?”阮红玉眼神动了一下,道:“也罢,去看看吧,也省得我老去想那个登徒子!”小玉在一旁掩嘴笑道:“这真是孽障,白云郡的花魁便这样被一个无名男子摘了芳心!”阮红玉已是起了身,坐在了梳妆台前,开始细细的插着满头琳琅满目的发钗发饰,只拿眼角瞥了她一眼,笑道:“你这小蹄子,越发的没规矩,改天我去找妈妈让她给你寻个恩主开了脸,看你还笑!”

小玉一听,吓了一跳,连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阮红玉梳妆打扮,撒娇道:“小姐,你不要吓唬小玉嘛!”阮红玉笑了笑,不再言语,只是仔细的对着镜子描着眉。

门口的刘妈妈听见里面有说话声,也十分机灵的收了声,把耳朵贴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听了一会见里面又没了动静,心中一急刚要起身拍门,门突然一开,却见一个极美的女子已是走了出来,正是阮红玉。

刘妈妈一见她已是梳妆打扮完毕,脸上顿时堆起满脸的笑来,直叠出几道褶子:“哎哟,我说我的好女儿最懂事了!快,快,酒宴都已经开始好一会了,苏大人派来的马车在楼下都等了好一会功夫了!”

阮红玉此时正装出门,架子已是端得极高,只是拿眼角瞥了一眼刘妈妈,见苏家的两名仆人正站在楼下等候,只微微点了点头,在其他姑娘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眼神中轻移莲步的去了。

一到楼下,阮红玉见一个头矮小的男子听见背后的脚步声转过了头来,她立刻便是一愣,疑道:“竟然是你!苏大人派你来接我,有什么事么?”

这男子此时已是转过了身来,微微一笑,正是丑男。他替阮红玉撩起马车的车帘,道:“这个,我们上车再说!阮大家,请了!”

这边唐子玉带着胡无双赵芳等一行人来到苏府已是金乌渐堕,快没入了天边。此时苏府张灯结彩,无数盏灯笼将整条街都照得透亮。门口停满了软轿马车,一直从街头排到街尾。

唐子玉带着赵芳等人骑马而来,下了马来,让胡二麻子将请贴递上,便听见门口的迎宾大声唱喏道:“白云水师督统一等子爵唐子玉到!”

一行人进了府,便见这郡守府中的仆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或端果盘,或端菜肴,一些熟识交情好的官员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还有一些平日里不得意的官员上窜下跳的四处钻营。眼见这一行人进了府,便有官员过来巴结问好。不一会儿,旁边过来一个锦衣仆人,躬身一礼道:“大人,您的随从请跟小人来,我家大人在偏殿安置了酒席!”

这其实也是大楚的规矩,唐子玉指着胡无双和赵芳两人对这仆人说道:“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说着便让唐斩和胡二麻子跟着这人一起去了,只在唐斩临走前在一旁喊住了,叮咛了一句:“小一,你伤势未好,不要多喝酒!”唐斩眼中露出几分暖色,点了点头便去了。

唐子玉见两人背影已是不见,便带着有些拘谨的胡无双和赵芳两人慢慢的走入大堂之中。却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在门口传了出来。

“如果老夫没有认错,莫非这二位是胡重山和赵宜的女儿?”说话之人站在门口,身穿一件黑白混杂的长袍,鬓角微白,梳得十分整齐,慈眉善目,若不是腰中别着一个金丝白蟒卧蟾袋,根本就会觉得这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

唐子玉已是认出来,这便是在白云郡说一不二的一方霸主,郡守苏成。赵芳和胡无双也已是回过神来,大大方方的上前拜道:“赵芳、胡无双见过大人!”苏成连忙将两人扶起,执着她们的手,笑道:“都长这么大了,想当初,你们满月酒的时候,老夫都还去喝过哪!现在都出落成大姑娘了,亭亭玉立啊!真想不到今日能在这里见到你们!”

赵芳在一旁笑道:“苏伯伯过奖了,我曾听家父多次说起苏伯伯,今日一见,果然也是风采过人!”胡无双仔细打量着苏成,心想,这想致我们于死地的便是此人么?眼见苏成满脸微笑,气度雍容,举止之间颇有仙风道骨,实在不像是个歹人。她却不知,在这种家族利益两大集团对抗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善恶好歹之分。

苏成跟二女聊了几句已是回过头来,亲热的拉着唐子玉道:“真是羡煞老夫啊!子玉好艳福,老夫若是再年轻个二十岁,必定跟你抢!”一番话说得唐子玉哈哈大笑,道:“苏大人真是风趣。这白云郡地产丰富,位居海运陆运要冲,最是鱼龙混杂之地,只看这白云郡治理得井井有条,欣欣向荣,便知道苏大人果然不愧是当今名流能吏啊!”

苏成含笑摆了摆手,道:“今夜不谈公事,一会老夫带你见一下你的同僚,便一同喝酒享乐,老夫听闻子玉乃风流人士,特地邀请了我白云郡的三大名妓相陪,如何啊?”唐子玉拊掌大笑:“正如我意,想不到苏大人亦是同道中人,于我心有戚戚焉!”苏成也是大笑道:“这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嘛,真是托子玉的福了!”

两人寒碜了几句,苏成招来一名仆人说道:“来,把胡姑娘和赵姑娘带到老夫人那一席去。”说罢转头对唐子玉笑道:“来来来,我们进去!”

苏成领着唐子玉进了大堂,站在正中鼓了两下掌,这大堂之上本来在吹奏乐曲的戏子伶优们便纷纷停了下来,一些已在划拳喝酒的官员客人们也纷纷住了手,将眼睛望向他们。只见苏成满面红光,满脸笑容,拍着身旁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说道:“好叫各位知道,这可是未来的国家栋梁,将来必定是我大楚的中兴之臣,也就是来接替水师督统一职的唐家少主唐子玉!”众人一起起身,举杯相迎。一名华衣仆人端着一个玉盘,上面乘放着一个酒杯和一壶酒来到了唐子玉跟前。唐子玉端起酒杯,高举过头,声音清亮,道:“子玉初到白云,今日初见各位同僚,来不及一一拜见,子玉后进晚辈在这厢先干三杯为敬!”说罢,自斟自酌的连饮三杯。

苏成在一旁大声喝彩道:“好,好豪气,果然是当年千里救驾的少年英雄!”一番话说得在座众人看向唐子玉的眼神有些变化,一些不清楚唐子玉事迹的纷纷交头接耳,一些铁杆苏派的官员眼中却流露出不善之意。唐子玉心中暗自一凛,笑道:“陈年往事,不堪再提。今夜我们不说国事,只谈风月!”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