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二麻子眼中已满是崇拜之色,立刻拍马道:“少主,俺对您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唐子玉一听,顿时有些头疼,连忙挥手:“打住,怎么王子安不在了,你又开始了?少来这套,我也是来看看你差使办得怎么样的。方才一看,倒是让少爷我,十分满意啊!”

胡二麻子顿时脸上放出光来,道:“那,少主,俺的赏银?”

唐子玉笑骂着踢了他一脚:“你这个狗才,怎么两眼就瞧着这黄白之物了?”说着他带着胡二麻子向驿站走去,边走边说:“方才我看见你在发这纸书,是怎么个回事?”

胡二麻子一听便笑道:“俺方才得了少主的差使,自然是要帮少主办好的。但是俺想,少主是要越多人知道越好,就怕还有人没来得及听到,便找了一批专门在天桥底下帮人写状纸的老秀才把这个反反复复誊写了几百遍,然后见一个人发一个,见一个街口便帖一张。怎么,少主,俺做得不妥当么?”

唐子玉缓缓点了点头,用扇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表示嘉慰:“嗯,你看似粗莽,但却心细如发,这是很好的!我以前竟没瞧出来!不错,不错!不过,你先别得意,我们此次只是暂时赢得了一点时间缓上一缓,实际上情势却仍然不容乐观,你要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武艺,上次在客栈之中你对阵唐无计,我本不看好你,没想到你会赢的。但却没想到你鸿运通天,活了下来。这就是你的第一道关卡,你闯过去了,接下来还有第二道,第三道,你要打起精神来,一个一个的闯过去。你只要坚持下来了,少爷我会送你一场大富贵的!”

胡二麻子听得已是心头翻江倒海,脸上涨得紫红,呆立不语,见唐子玉已是往前去了,突然心头一动,追着他的身影,大声喊道:“少主,在客栈之中,你一直没有昏迷,你一直是醒着的,是么!”

唐子玉脚步一缓,头也不回,语气渐冷:“若不是这样,你和胡无双、赵芳会拼死搏杀么?你们会有长进么?”

胡二麻子像是听见一个晴天霹雳一样,身子晃了一晃,喃喃道:“就因为这样,俺便没了师父……”

唐子玉身形猛顿,稍微一停,又继续前行,声音在夕阳之中冷冷的传了过来:“一将功成万骨枯!人,总是要死的,你若是害怕,可以不用跟过来!你若是不怕,便快点跟上,走得慢了,我是不会等你的!”

胡二麻子见这个年轻的男子在渐渐西垂的斜阳下拉出一个老长的黑影,在这已是人去街空的街道中显得有些孤单,脚下一步不停,已是快步的去了。他立在街中,微风顿起,吹得他心头思绪百转千回。

当年在九龙山的日子虽然说暗无天日,但却也无忧无虑,不用每天为性命担忧。而眼下的这条路却是他自己选的,闯过去了,名留青史,天下扬名,闯不过去,便是那堆积如山的万骨中的一砾不起眼的尘土而已。

平凡的生,或壮烈的死?向前走,还是向后走?

胡二麻子立在他人生的又一个关卡之处,沉默良久,已是痴了。

白云驿站。

“唐大哥!你回来了”胡无双一眼瞧见唐子玉已是在侯豫满头是汗的陪笑下进了门来,掩住嘴,忍住了笑,偷偷的转过了身子。赵芳和唐斩见他进门,一同起身相迎。

侯豫方才一不留神便被唐子玉放了一个空城计,吓得遍体生津,唯恐交不了差。他一个芝麻大点的小官被卷入这两大家族的倾轧之中,稍有不甚便是丧命之险,两边都是不敢得罪,此时见唐子玉与这些人相见了,想来有许多话要说,便想早些告辞了出去,好让他们说话,于是便陪笑的说道:“唐大人,不是小人嘴多。您出门在外,怎好一个人在外面连个护卫都不带?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便是诛了小人的九族,那也是赔不起的。唐大人您要出门,跟小人打个招呼,小人也好回报我家大人,还望唐大人看在小人家有老母还需奉养的份上,就当疼怜小人了!”说着已是跪倒在地,磕头不已。

唐子玉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倒也十分体谅他这样的微末小官在这其中的难处,道:“我知晓了,你且放心,苏大人若是有怪罪下来,少爷我一定帮你撑腰!”侯豫听着他这话似乎还要捅什么篓子,张大了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一张脸苦得快要挤出胆汁一般。唐子玉挥了挥手,道:“好了,你下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侯豫无奈,只得起身,可怜兮兮的告了个辞,出了门去。

胡无双见他出去了,便上来笑嘻嘻的说道:“唐大哥,你方才是没见到他那个着急的样子,上窜下跳的,比街头耍的猴子还要机灵呢!”唐子玉看着她,笑道:“就你嘴利!快点收拾收拾东西,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今夜是最难熬的一夜了,要多加小心!”赵芳心思较细,问道:“胡二呢?他没跟子玉哥哥一起回来么?”

唐子玉正要说话,便见一个人已是推门进来,正是情绪有些低落的胡二麻子。胡无双这些日子已与他混得烂熟,对他的相貌已是习惯了,知道这个人虽然有些粗俗,但也是个极有趣的妙人,便上前大勒勒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喂,老胡,死了老娘么?哭丧着个脸?”胡二麻子心情虽有些低落,但也是个调解能力极好的人,见胡无双上来打趣她,便十分凑趣的吊丧似挂着个苦脸,道:“是啊,我老胡的老娘死了,小胡你这么开心干吗!”

这话一说出来,正在端杯喝茶的唐子玉顿时一口茶全部吐在身上,赵芳也是笑得一下便软倒在椅子上,唐斩满脸的凝重也被逗得破颜一笑。胡无双一愣,已是反应过来,一边挥手便打,一边笑骂:“你占我便宜!”

眼见胡无双拳头如雨捶下,胡二麻子哇哇乱叫道:“少主母饶命!俺这张臭嘴乱说,下次不敢了!”

唐子玉笑盈盈的看着这两人说笑打闹,却突然见门口有人轻轻叩门。胡二麻子见了唐子玉一个眼色,上前开了门,却见一名男子,个头矮小,吊丧眉,鼠目,朝天鼻,兔唇,豁嘴,长相比他还丑的人,手捧着一个玉盘,里面摆放着一张烫金拜帖站在门口。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成身边的仆人丑男。

胡无双一见这丑男与胡二麻子面对面站着,顿时就乐了,自来熟一样,上前拍着胡二麻子的肩膀,说道:“哟喝,敢情今儿个见着自家兄弟啦!你们找个镜子寻个没人的地方比划比划,看是你胡二麻子的长相威武,还是这位仁兄的长相凶猛?”

赵芳在一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见她不知深浅的说话,已是有些过了,便将她一把拉了回来,对那貌丑男子一礼道:“这位先生莫怪,我姐姐口直心快,没有坏意,万勿放在心上。”

这人便是丑男了,他见眼前这身材火辣,相貌美艳的女子调笑他,也不生气,只是咧了咧嘴,故做懵懂状,道:“为什么要寻个没人的地方呢?”赵芳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却见胡无双已是抢着说道:“这还用问,自然是怕吓着人贝!”

丑男一笑,道:“哦,原来如此,我说我爹娘怎么死得早呢,敢情是被我吓死的!今日这位小姐一解我心头之惑,谢谢了!”

胡无双见这人说话风趣,已是笑得在赵芳怀里乱颤,气都喘不过来。赵芳也是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掩嘴而笑。胡二麻子虽然心情有些不好,但是眼见这出现一个跟他相似的妙人,也是有些乐不可支。

唐子玉在一旁看在眼中,不动声色的收了笑容,正色道:“你是谁?来见本将军,有什么事?”他不日便即将走马上任,见此人反应快捷,机智过人,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必定不是普通人,想来是苏家的门人,便端起了官威架子。

他这一端起架子,这房中气氛顿时一滞,赵芳第一个收了声,拍了拍胡无双,让她也是渐渐的收了笑,一时间房中几人都是正色端坐,气氛沉凝。

丑男似是感觉不到一样,笑嘻嘻的走到唐子玉跟前,说道:“想来这位便是名动天下的唐子玉唐大人了,小人乃郡守大人苏成府上的管家执事,特送请帖而来。我家大人今日夜晚在府中设宴,宴请白云郡同僚望族为唐大人与诸位接风洗尘!”

唐子玉微微颔首,吩咐胡二麻子接了帖,道:“知道了,你下去吧。回复苏大人,我唐子玉一定赴宴!”

丑男弯身一礼,目不斜视的去了。

赵芳在一旁看着他出去后,说道:“子玉哥哥,我们都要去么?”

唐子玉点了点头,说道:“都去吧!”

赵芳说道:“可是我和无双姐姐以什么身份出席呢?”

唐子玉微微沉吟了一会,说道:“就以你们自己本来的身份出席吧,正好把身份亮出来,让其他人动手的时候也好投鼠忌器。”

赵芳黛眉微颦:“这样好么?”

唐子玉哈哈一笑,道:“有什么不好,你们是本少爷未过门的媳妇,带媳妇出来大不过也就是违反朝规而已。”这一句话说得胡无双和赵芳两人都有些面红耳赤。胡无双在一旁插口道:“可是你不怕挨参么?”

唐子玉瞥了她一眼,笑道:“怎么着,现在开始瞻前顾后起来了,当初吵嚷着要来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啊?”胡无双脸上微红,没有说话,赵芳在旁边脸蛋红扑扑的接道:“就算是以子玉哥哥未过门的媳妇出席,按照本朝律法,将军携带家眷赴任是要被问罪的啊,那不是正好给苏派的官员参劾你的机会了么?”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