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成呵呵一笑:“好,说的好,等下诸位可要好好招待唐大人,莫让唐大人笑话了我白云无人才好!”众人笑着哄然应诺,唐子玉心中暗自警惕,脸上却笑意盈盈的和众人一起干了这杯。苏成见他饮罢,便将唐子玉拉到他的席位安排在了右首边坐下了,他点着身旁的人,一个个说道:“来,让老夫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白云学政,谭泽大人,这位是白云郡的虎威将军宗府,统领白云陆军,这位是……”

唐子玉笑着一一敬酒,这些人显然是已得了苏成的安排,一个个脸上都是笑意斐然,举止之间颇有礼仪,只是在一个不经意间却往往流露出几分敌意。

此时这大厅之中已是坐了约有四五百人,一百多个个席位在大厅四周散布,中间空出老大一个场子,时不时的有歌伎舞女,戏子伶优上来献艺。唐子玉看了一会,他在秦淮阵中厮混打磨惯了的,因此并不觉得出众,便开始拿眼神在众人之中搜索胡无双和赵芳的身影。却见这二女正在对面不远处心有灵犀的看了过来。

赵芳看见唐子玉的眼睛,脸上微微一笑,胡无双正在饮酒,笑嘻嘻的招了招手,招完手却又是回过头去拉着同席的一个女子喝酒。

唐子玉摇了摇头,对赵芳打了个眼色,让她多照顾着点胡无双。赵芳微微点头,含笑应了。唐子玉见这二女在那一席也是吃得甚欢,放下心来,继续向场上看去。却见此时场中的歌伎舞女已是撤了,空出一片场子。一个女子,头戴着一对双股金凤嵌玉簪,一身火红缎子的流云七彩服,婷婷袅袅的走入了众人的眼帘。

这女子一出场,众人说笑的声音便小了许多,一些人交头接耳的开始说道:“当世公孙,扈三娘来了!”

扈三娘长相不见得有多么出色,但是身材高佻,腰细可握,两条腿占了身体极大一部分比例,显得十分窈窕。她手持一把长剑,旁若无人的在大厅中间站立了,微微垂着眼帘,半晌没有动静。

周围众人看见这女子站在场中央,虽然没有出声,但是却已是有些先声夺人,便纷纷停了筷子,转头望去。四周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却不见伴奏伴舞之人上来,唐子玉正觉得奇怪,却见这场中的女子突然动了!

这女子长剑一挥,在空中发出凛冽的风声,剑至中途,陡然转向直飞额顶,扈三娘单足而立,后脚高抬过头,一记倒踢紫金钟,正踢中剑尖,发出一声清响。这剑受力,荡开来去,发出霍霍风声,扈三娘叠步,折剑,挥带,每一下都带着不同的声音,逐渐形成不同的节奏。唐子玉细细一看却见这女子足下踩的软步绣花鞋似是脚底编了铁片,每踩一步便发出清亮的声音在这大堂之内回荡。若是闭目不看,便听得这大厅之上,甩袖声,剑风声,叠步声,击剑声,交织缠绵,汇成一种独具韵味的节奏。若是睁眼细看,便见着女子身子极软,身姿随着这节奏翩翩起舞,手中长剑时而叱咤作风云变色之响,时而喑呜作山岳崩颓之声。

再看众人,已是寂静无声,个个凝气屏息,脸上或陶醉万方,或咬牙切齿,或瞠目结舌,或口角垂涎。

唐子玉已是惊得呆了!

这世上竟有这等不需伴奏,自起节奏的舞蹈!

说这舞无声,却是有声,只听场中的各种声音如山涧淅淅沥沥的小溪,从山上流淌而下,渐渐的汇成一条小河。这小河流淌的声音碎碎淙淙,别具风韵,形成一种极佳的韵律。说这舞有声,但场上一无伴舞,二无伴奏,只有这个身材窈窕的女子在众人眼中默然起舞,仿佛这个世界就只有她一人,再无他人。

扈三娘剑越舞越快,突然双足在空中拔地而起,一记“嫦娥奔月”长剑回眸,似一只九天翱翔的彩凤蹁跹起舞,待她落地时,身上的彩带依然飘扬,身子已是稳稳的停在了众人的眼中,恢复了她起舞前的姿势,仿佛就像她从未动过一样。

唐子玉长吸一口气,起身大喝道:“好!”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纷纷鼓掌大喝,一时间大厅之内掌声如潮,呼声雷动。

扈三娘在众人欢呼下提剑下了场,脸上却是淡淡的,似乎这欢呼与她并不相关。苏成起身相迎,笑着招呼她来到唐子玉这一席,道:“三娘,剑器浑脱舞越发的精湛了,恭喜啊!”扈三娘嘴角微微一提,算是个笑,微微弯身算是个礼,眼神只瞥了唐子玉一眼便在席间坐了,任何人都不理睬。席间不住的有客人过来敬酒,其中不乏当地豪门望族,官员权士,扈三娘虽是一概不拒,但也是统统一言不发,只是端起酒杯略微碰了下嘴唇便放下了。偶有无法推拒的也是皱着眉头浅尝辄止。

唐子玉只觉得这女子行为甚奇,只拿眼神上下打量不住的观察,心中却道:为何这女子方才落地时会皱眉呢?苏成看在眼里,便起身拉着唐子玉对扈三娘道:“三娘,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位年轻俊杰。”说着指着扈三娘对唐子玉说道:“这位是当代剑舞大家,人称当世公孙的扈三娘。”说完又对扈三娘指着唐子玉说道:“这位是新任白云水师督统,唐家少主唐子玉!”

这扈三娘眼睛只在唐子玉脸上打了个转,眼皮便垂了下来,脸色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只听见面前这个容貌俊伟的男子竟是当今第一世家的少主,更是苏家的死对头,于是便又抬了眼,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唐子玉,脸上带起个淡淡的笑,算是见过一礼,只眼神里面冰冷依旧。苏成在一旁笑道:“来,三娘何不敬子玉一杯?你若是得了子玉的支持,那是大楚哪里都能去得的哟!”正说着,旁边已是有下人端着酒盘在一旁等候。

唐子玉观察极细,眼见面前这个女子一听说又要饮酒,眼神中便闪过一丝无奈而又厌恶的神情,双手端起酒杯便要饮。唐子玉见她虽是跳完舞,但是脸色却是十分苍白,又观察了一下她的气色,心中已是有了见教,便对旁边的仆人说道:“把这个酒撤下去。去取一杯水,里面放一勺红糖,二钱枸杞,三枚红枣,烧滚了再冰至温水拿上来。我与扈三娘以茶代酒!”

这红糖、枸杞、红枣都是补血之物,唐子玉却是看出这扈三娘今日正是月红来的时候,想来方才也是强忍疼痛不适跳的剑舞。月红来时,不能沾凉又不能沾酒,偏生这酒宴上两样都沾了,扈三娘又推脱不掉,只能无奈的饮了,心中烦闷可想而知。

唐子玉这一番话一说完,转头回来时,却发现扈三娘正在目不转睛的看他,一双细长的美目里面隐约流露出几分温暖之意。苏成在一旁含笑不语。不一会,这茶便已是上来了,显然是在冰块之中冰过,茶杯有些凉,茶水却是温的。唐子玉端起这杯茶递给扈三娘,笑道:“愿三娘满饮此杯!他日有机会再看三娘的剑器浑脱舞!”

扈三娘微微一笑,接过这杯茶水,一滴不剩的饮了,冲着一旁的苏成微微点了点头,便自顾自的离席去了。正一如她匆匆的来,去之时也是头也不回,只留下一缕清香和一抹倩影。苏成看了看扈三娘离去的背影,转头对唐子玉笑道:“想不到,子玉还是惜花之人!”

唐子玉看着扈三娘的背影,微微一笑道:“真乃奇女子!”苏成笑了笑,带着他回席而坐。

席间忽有一仆人近前来在苏成耳旁轻声细语一番,只见苏成皱眉道:“宋大家来不了了?那阮大家呢?”

那仆人道:“阮大家随后便到!”

唐子玉此时已是酒过三巡,很有些要小解的意思,便起身告了个辞向门外走去。

唐子玉在仆人的指引下来到茅房,一清存货,顿时浑身上下神清气爽,一身轻松。原路回来之时,眼见还两个转弯便要到大厅,谁料方一转弯,便突然与一个女子打了个对面,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这女子正是阮红玉。

阮红玉怎么也没想到心中思之念之的人竟能在这里相见!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了,她此时愣愣的发呆,盯着唐子玉的脸眼睛都直了,低声叫了句:“皇天菩萨。”便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唐子玉毕竟是久历花丛的,回神倒也极快,一把便搂住了她,低头在她耳边轻声温柔道:“姑娘今日真好狠心呢!都还没告诉在下芳名,让在下好生寻找!天可怜见,让在下又遇到了姑娘,这莫非便是缘分么?你跑不掉的!”说罢,便吻了上去。

阮红玉脑中乱成一片,被唐子玉搂在怀中,两片唇吻了上来,顿时便软得跟下了汤的面条一样软倒在唐子玉的怀中。片刻功夫,阮红玉猛然一把把唐子玉推开,脸色潮红,胸口剧烈起伏,让人好生怜爱。

“不,不能这样!”阮红玉眼中突然簌簌的落下泪来。

唐子玉最见不得女人落泪的人,连忙好声劝慰道:“怎么了?是在下唐突冒犯了么?”

阮红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自己用丝巾小心翼翼的把眼泪擦了说道:“公子一定把红玉看成了随意放荡的女子了吧?”

唐子玉摇头道:“不,红玉姑娘虽是名动白云的名妓,但还是处子之身,在下一看便知!”

阮红玉一笑,神色已是正常,道:“看样子公子还是个老手,难怪如此轻薄!”

唐子玉微微一笑,岔开话题说道:“红玉姑娘可是要进去么?一同进入如何?”

阮红玉仰着头,深深的看了唐子玉一眼,慢慢的往回走去。唐子玉苦笑道:“红玉姑娘,莫非你要回去么?”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