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红玉回眸一笑,眼角依稀可以看见泪痕:“是,回车上去补妆!”

唐子玉一笑,自己便进了大厅。

阮红玉看着唐子玉的身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孽障!这莫非便是我这辈子的冤家么?为什么每次遇着他,我总是要被他压得死死的,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还是,我不想反抗?”

眼见唐子玉进了大厅,想来今夜应该也是宴客中人,阮红玉突然对这本无兴致的晚宴生出了几分兴趣。她长叹了口气,笑着摇了摇头,道:“冤家,你究竟是谁……”

“来来来,子玉,尝尝这个,这可是白云的名菜蟹黄金茸膏。此时正是海蟹生黄之时,肚中蟹黄最是滋补,子玉携美而来,可要多吃点哟!”苏成十分客气的招呼着唐子玉,脸上挂着浓浓的微笑。一番话惹得周围人一片调笑之声,唐子玉在众人的坏笑声中淡淡一笑,捻起了一块做成了各种各样形状的蟹黄膏,正要放在嘴里,忽然听见门口随从一声唱喏:“阮红玉,阮大家到!”

唐子玉含笑抬头,放眼看去,心道:你终于来了!一看之下顿时停了著,蟹黄膏停在嘴边,人似凝固了一样。心中却是喟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原来这个女子竟是这般的美貌……

阮红玉白天与他相见,只是淡抹素妆,又是惊魂未定,匆匆一面未免有些仓促。方才在院中相遇又是夜晚,借着烛光灯火,隐约看得不是十分真切。此时灯火通明,四周烛光照得四周有如白昼,唐子玉此时遥看之下,顿时已是痴了!

只见,这女子头戴着一个粉红色的百花彩凤冠,冠上侧坠金色细铃,一张鹅卵型脸,脸色白皙中透着红润,额上描了一朵粉红色的梅花衬在眉宇之间显得眉如远山,目似秋水。她穿着一件水青色的宽身连衣袍,身上披着粉红色天蚕巾,一条水红色腰带将身子束出一个窈窕身影,里面是一件金黄。这衣服低领,露出了她修长而优雅的脖子。这脖子上面戴着的是与这贴身肚兜颜色极相近的一件镂空金丝项链,耳旁戴的是淡青色的明月铛,衬着她绝美的身子贵气逼人。

阮红玉娉婷的立在门口,背后挂着几分皎洁的月光,两只手托着披肩丝巾,显得优雅脱俗。她在门口立了一会,眼波流转,眼睛只一瞬便似将这大厅之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有在门口的宾客,无论男女都已是收了声,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仪态万千的女子。一而十,十而百,逐渐的众人的沉默似一个波浪,迅速便蔓延至整个大厅。所有的人都已是寂静无声的看着这个立在门口的绝色女子。

阮红玉眼波再一流转,眼神妩媚,似在微笑,微笑中又带着几分期盼,似在寻人,待看到那个气宇不凡的男子端坐在席间目瞪口呆直视着她的时候,阮红玉突然绽放一个笑容,在那背后皎皎月光之中嫣然一笑。

这一笑,众人齐齐的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这笑似是对他而笑,又似不是,弄得心头痒痒。阮红玉在众人的眼眸中微微抬步,背后淡淡挂着的月光渐渐远去,身子步入这通明透亮的大厅之中。阮红玉每一步,头顶上戴着的百花彩凤冠上的金铃便会叮当清响。这声音在这寂静无声的大厅之中,显得格外清脆。只听见叮令叮令的声响,这声音由远及近,似在沙漠中的一丝驼铃声,在众人心田顿时灌入了几分清甜的泉水。

阮红玉款款行至苏成这一席,侧身一礼,丹唇轻启:“阮红玉拜见各位大人,赴宴来迟,还请恕罪则个!”这声音犹如空谷杜鹃,又有如深山云雀,清脆明亮让人听了好像吃了一个人参果,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无处不透着舒服。阮红玉盈盈一拜,款款的向着堂正中放着的一个无人而坐的席位去了,那是特地为她安置的一个席位。

唐子玉呆呆的看着这女子远去,只见那优美的背影微微挂着点红色的光晕,似仙子一般显得超凡脱俗。只听见叮当一声,唐子玉手中的银筷已是不自觉的掉落在盘子上,发出一声清响,蟹黄洒了满地。却无人来笑话他,因为这大厅之上所有的人,都已被这女子的美貌给震慑了三魂六魄,痴呆了。

只阮红玉听见这声响,微微回头,看着那目瞪口呆的冤家,抬手微微掩嘴一笑,嘴角勾勒出一道绝美的弧线,留下了一个回味无穷的微笑。

这,便是白云第一名妓,阮红玉!

“阮大家,今夜姗姗来迟,待会可要罚酒的哇!”苏成起身以主人的姿态对已经在入座的阮红玉笑道。

阮红玉盈盈一笑,道:“红玉不胜酒力,自罚一杯,如何?”正说话时,旁边已有仆人端酒而上。阮红玉端起一看,细细一闻,竟是四煞的玉泉露春!这酒专取秦淮玉泉水而酿,仅供皇宫内专用的,酿一斤一煞的玉泉春要费粮食百担,两煞则两倍之,四煞则要费粮食四百担!最是天底下费粮食的酒,因此这酒不仅少,而且极贵!酒又因为是四煞,味道辛辣暴烈,便是寻常男子也受不了。

阮红玉微微抬眼看了一眼苏成,心想:这郡守大人今日真舍得花本钱!她也不计较,端起酒杯先自饮了,用丝巾微微沾了下唇,又端起了一杯,说道:“郡守大人今夜真是狠心,这玉泉露春这样狠的酒也拿出来给红玉喝,不怕红玉失态,扰了大人的宴席么?”

苏成呵呵一笑,道:“如此,正中老夫下怀,这在座诸位,谁不想看看平日端庄优雅的阮大家酒后失态是个什么样子啊?”众人哄然大笑,都知道这个阮大家平日只是难见,但见了面却是个性情温和的女子,极少发脾气,且又博学多才,最是能解忧开怀的解语花。

阮红玉独自一人坐在正中席位,已是有些反客为主的姿态,她举杯对苏成笑道:“这杯敬大人,一来赔罪,二来祝大人满饮此杯延年益寿,诸事顺心。”她举杯又是饮了,将酒杯倒转,一滴也不曾流下。

唐子玉在一旁看得暗暗惊佩,这四煞的玉泉露春,他自然是知道的,最是像刀子一样的烈酒。酒一入喉,便似锉刀一样沿着喉咙一直锉到胃部,然后化成一团烈火,从胃里面开始燃烧,逐渐烧便全身。酒量稍微弱一点,一杯下去便要立刻倒人。便是酒量好的猛汉,这酒刀子入喉也鲜有面不变色的。唐子玉也曾尝过,以他的酒量,三杯如不用内力驱逐酒气,那是过不了多久就要倒下的。这阮红玉面色如常谈笑风生的连饮两杯居然若无其事,而且看她的架势竟还要再饮一杯!

果然,阮红玉又自斟了一杯,双手平端,对苏成笑道:“听闻今夜大人宴请新任的白云水师督统,不知人在何处?”说着眼睛却是的在苏成旁边的唐子玉身上一扫,微微的显出几分疑色。

苏成一拍唐子玉的肩膀,呵呵一笑:“来来来,都忘记给你们介绍!这位便是前途无量的唐家少主,白云水师督统唐子玉!”

这声音不缔于在阮红玉的的脑海里面炸了一个响雷!

进门之时她已是看见他入座在苏成那一席,心中已是暗自惊疑,隐约猜到了什么,心中只是不愿意去承认而已,现在听苏成这样一说,身子微微一抖,手中的酒都洒了出来。

她只听见心中仿佛响起了一下低低的叹气声:“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啊,冤家!”这个声音仿佛低声的呻吟在她心头百折千回的响起,一颗滚烫的心也随着这声音渐渐的变凉,慢慢的沉了下去,一直沉到最深的地方。

阮红玉身为白云第一名妓,平日里待人接物不知凡几,自然是圆滑变通极出色的人物,她立刻一只带袖的手轻轻遮住了酒杯的前面,袖管处的丝带在有酒渍的地方轻轻垂下便掩住了。阮红玉眼中神色仅变了一瞬,露出极复杂的一个眼神,但立刻便恢复自然,笑道:“果然是风流人物,少年英杰!这杯,红玉敬唐大人!”

唐子玉与她已是相识了,眼下却都装作是初次见面的样子,也端起酒杯笑道:“不敢让阮大家独饮,子玉一同作陪,如何?”这番话说得有些暧昧,周围的宾客们都哄笑起来,看着阮红玉如何作答。

阮红玉见这冤家仍然是步步进逼,语言暗含挑逗,霸道异常,心中滋味万千,脸上微微陀红,也不知道是被酒力熏得还是因为有些羞涩。她道:“既然是自罚,怎能让唐大人端杯而饮?”说完抬手已是一饮而尽。

唐子玉见她这般海量,已是暗暗喝彩,只得坐了下来,心中想着怎样再寻着机会跟她接近一下。却见苏成在一旁说道:“阮大家素有千杯不倒的海量,老夫与她同宴十数次,每次都是见她满饮,却从没醉过。子玉若是能灌得倒她,也算是一桩快事啊!”

唐子玉心想,若是用内力逼出酒气,迟早也能灌倒她,只是那样未免有些胜之不武。他道:“酒中也有巾帼英雄,这阮大家怕是能在天下排得上号了!”苏成哈哈一笑:“阮大家的酒量是不是天下排得上号的,老夫不知道。但是老夫知道的是,阮大家的琴艺可是不会比秦淮的萱萱公主逊色的!”

两人正说话间,已是有侍女丫鬟捧香,捧炉,捧琴的一排上来一一在阮红玉的席前放好。

苏成笑道:“不知道,阮大家今日又有什么曲目奉献呢?”阮红玉微微一笑,只是拿手微微试了下弦,发出几声清响。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